返回

一定牛足球竞彩网 目录共7811章

首页

一定牛足球竞彩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5872章 醒来后

一定牛足球竞彩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牛大娟听了也很紧张,问张富贵没有怎么你吧?牛大娟知道,以瘦小的吴龙的体格肯定不是那个体格健壮的张富贵的对手,从力气上来讲,张富贵如果想怎么教训吴龙,那是太容易了,因为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有!”吴龙摇摇头,心里也在奇怪。假如要是自己看到一个人在后面跟着自己,想抓住把柄,肯定会以力气去教训几下的。张富贵只是很冷淡的说几句,这就使吴龙很不安,越是看不透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牛大娟看出吴龙的不安,就安慰说,不要考虑的过分多,以后和张富贵等人少接触,不要听信刘大明的话,做这些事如果被人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到最后倒霉的是自己。你说哪个领导会大胆使用一个整天如特务一样跟踪别人的人。吴龙很颓废的说,只能这样了,可是以后又怎么面对刘大明的催问,这个老家伙一天抓不住张富贵的**,一天就不放过,如果不是这个老家伙最近催得紧,今天晚上也就不会去跟踪,也就不会发生很多事。吴龙对刘大明是又恨又爱,恨的是这个老家伙都是在背后,而让自己如枪一样在前面冲锋着,受伤的都是自己,上次举报的无果而终,这次的跟踪被张富贵发现…..,爱的是,这个老家伙还是能为自己解决很多问题的,这次如果不是刘大明和余副局长的私人关系,单位不要说万,估计万都不会出。农业局不是没有钱,可以说是一个大单位,很有钱,下属的种子站、土肥站等每年都有很大的创收,但是那些钱是领导用的,不是给下属用的。领导为了巴结更大领导或者做什么面子工程一掷千金,却不会去为扶贫什么的花上点。牛大娟就说,以后不能继续跟踪了,真的把张富贵惹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有来路的人。但是要应付刘大明,那么就像模像样的整天到浦和的县城去逛逛,告诉刘大明说是跟踪,反正刘大明也不会跟着你去看实际。吴龙听了牛大娟的话,就感到牛大娟比自己狡猾多了,也许是旁观者清吧,自己当时为何就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糊弄刘大明?那天晚上,牛大娟和吴龙两个人虽然很多天没有见面,吴龙难得的对牛大娟的身体没有兴趣。对吴龙来说,和牛大娟做那是一对准夫妻,玩的旧东西,没有了新鲜感。没有女人的时候当成是无上的宝,真的有别的女人了,即使长相不如牛大娟,也会感觉到别的女人好。何况是专门吃男人饭和青春饭的小姐,很会知道如何博得男人的高兴,很会挑起男人的兴奋。男人在这个方面就是下贱,就有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的说法。古代一般是先有妻后有妾,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小妾,小妾又是天天能看到,天天都能尝到的,因此很多人都会寻找一种刺激的感觉,于是就到了卖肉的,这可比小妾有更多的选择,燕瘦环肥任你挑,但是卖肉的来的太容易了,只要付钱就能上,于是,就有了偷情。很多人明明自己有老婆却总喜欢往别人老婆身上瞄,就是这个原因。吴龙是一个男人,这个方面也不例外,刚从小姐哪儿吃完大肉,吃的很饱,没有力气再吃了,现在再让他去吃每天都要吃的糟糠,即使有力气,也没有了兴趣。何况在小姐那儿是玩的吊蛋精光。那天晚上,吴龙怀里抱着的是牛大娟,心里想的却都是小姐那**的身材,还有那在小姐温柔处带来的刺激。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对了,应该尽快的忘记,可是孤独的时候就在慢慢的回味。本来,张富贵晚上和刘小娟约好,到浦和那个租的房子里享受两人世界的。听秦书凯介绍说,吴龙有那个夜间能摄像的照相机的事,两个人还是小心的,官场的人怕的就是不小心被人抓住什么把柄,有了**被人抓在手里,做官就不能得心应手。所以刘小娟一下班就走了,因为是周末,很多人就认为刘小娟那是回县城的家,回家和老公过周末去了。到了浦和租的那套住房里,刘小娟就张富贵发给短信说自己到了。下班后,正当张富贵收拾准备出门的时候,姜照光打电话对他说,有急事,要张富贵下班后在办公室等他。张富贵想到刘小娟正在那儿等着自己,就说今晚有点事,能不能明天再谈事情呢。张富贵虽然知道姜照光在码头镇是说一不二的主,对张富贵来说,这些权威根本不用考虑,也没有必要顾虑,姜照光就是再大的官,也不能影响他什么,知道张富贵和常委组织部长的关系,姜照光也该知道如何做人。所以,姜照光和刘小娟比起来,就很不重要。姜照光的威信根本抵不上刘小娟身体的诱惑。“张处长,这件事肯定要你参与,还比较急,所以麻烦你等一等,我马上就到。”姜照光电话里介绍说,心里却骂道,不***,管不大,架子不小,不过是市里的一个小副处长,级别也就是副科级,摆什么谱,可是想到求人办事,只能低下头。“好吧,那我在办公室等你!”后来,张富贵就给刘小娟打了个电话,说姜照光临时找有点急事,可能晚点到她住房那儿,让她慢慢等,不要着急。刘小娟听了张富贵的电话后,笑着说,那你要早点过来,人家想你已经发狂了,能慢慢的等吗,很希望立即就有东西塞进去。张富贵笑着回答说,等一会过去,你就会哼唧的说不出话。刘小娟就在电话里嗲声嗲气的说,来啊,我正脱光衣服等着呢。如此的问答一来一去的说,张富贵下面就有了感觉。心里就暗骂***姜照光不是一个好东西,有什么事,要让自己等,这不是折腾人嘛,下面的家伙早就摇摇欲试,昂首挺胸的把裤子前面顶成了帐篷,弄的很难受。那天晚上,张富贵在办公室等了大约过把小时,姜照光才到了张富贵办公室,说下周一想陪县委副书记到市财政局去拜访一个副局长协调点事情,没有底实的人到了市财政局,肯定不能把事情办妥,于是就想请张富贵下周一能带着他们一起去市里,由张处长带领,这样说话谈事情也能取得成效。姜照光自从上次因为队长的事被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婉转的批评了一下,虽然当时看清形势转过头顺着副部长的话自我批评了一下,表示赞同组织部领导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做惯了一把手的姜照光什么时候受过人的气。官场上,有些话不能明说。那天,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等人送走后,姜照光就让党政办主任赵大海动员所有的关系,去查查这个张富贵到底有什么来历,为什么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都要维护他?把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放在这儿,那是不明智的,官场要的就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赵大海等到姜照光的指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络,很多天后,从市里风尘仆仆的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办公室,关上门谈了半天。赵大海告诉姜照光说,书记,张富贵这个人千万不能惹,只能哄着顺着,否则,那就是得罪了大人物。姜照光就很奇怪的看着赵大海。。“阿海,干嘛呢?今天不是轮休吗,起这么早干什么。”杨海城和我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哥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科。“林哥你上次不是说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城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么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默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随口应下的邀请,当时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应了下来。“去去去,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了,对了,其他人呢,我记得李昌武,赵平年不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是林默的舍友,也是军校里要好的兄弟,李昌武身高和林默差不多,将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是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东人,身高有一米八是个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默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现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来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间走去,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回走,林默赶紧往卫生间走去。洗完脸回到宿舍,将军装穿戴整齐就一起向门口走去,到了校门口,向值班人员出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出去。由于是军校,学校里学生出入都受到限制,街道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周边一片繁华的景色,但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铺,都是本地人家自己经营的。“走起,我们到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了吧,天天在军校里嘴都快淡出鸟了。”杨海城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头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我请客。”虽然军校里的饭菜并不难吃,而且在这个时代来说,军校里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了,但天天吃一样的饭菜,多好吃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厌烦。众人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早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层,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虽然如此,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们往里面走去,边跟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周围摆着一些石椅,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算吃些什么?”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出来说道。“郑老头,照往常来一份。”杨海城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原名郑昌华,大儿子在家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儿子在上海做生意,听说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是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官也倒了,他就没了去处,最后回家开了一个早餐馆,当然了,林默他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去。“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都快饿死了。”杨海城冲郑老头孙子说道,郑老头孙子叫郑文祥,现在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城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会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餐,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小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子和各色糕点。林默一行人看到餐点上齐了,立马开吃起来。林默先扒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鲜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加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汁,加入上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汤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是汁水的味道,拿起粽子解开外面的粽叶,一股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鼻腔,却又不让人产生不适,火腿就是后世有名的金华火腿。咬下一口,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块吞下去,其他各色糕点都有各自的特色,甜而不腻,软而不松,让人味口大开,一桌人狼吞虎咽,将满满一大桌美食消灭得干干净。吃饱喝足,几人都不想动了,就交谈了起来,林默对杨海城说道:“今天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今天你不去图书馆了。”李昌武在旁问道。“不去了,以前差不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馆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路认全,今天就和你们一起到处逛一逛。”林默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京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和外国消息的报纸,甚至从外国运来的报纸,以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东西,林默也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有用的消息。“那要不咱们去中山路吧,我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去了。”赵平年问道。林默也不迟疑,直接回答道:“行啊,我上次和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路就回来了,这次得好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去娄叔那边一趟。”林默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南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叫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的管家,林默兄弟姐妹从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大的,前几年林默偷跑出来考了军校,林默父母不放心,就让娄绍光过来照顾产业和林默,林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一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道:“那倒没问题,不过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不好玩吧。”“是啊,在学校周围倒没什么,反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可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太显眼了,咱们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李昌武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个人穿着军装,那也太显眼了。想到这,林默开口说道:“不用回去换,咱们那衣服放着都多长时间了,都快发霉了,咱们去娄叔那边成衣铺置办一身新的吧,到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到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从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校去。”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平时出校门的时间本来就少,穿便装的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在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上很少有机会穿便装,林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与枪械这些学完了,重点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的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军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桌上了。”林默说着便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杨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银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是贵啊,我每次过来都得肉痛半天。”林默三人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吃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不看看那材料,可半点都没省,再说了咱们也不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个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去在军校里的伙食费,每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二十几元的补贴,在学校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后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为二十几元不多,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能赚五到十元,这已经够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十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几人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店,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向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手,几个黄包车夫连忙拉着车走了过来。“林老板,还是要去图书馆吗?”一个年纪大点的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黄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的林氏商贸行就行了。”。  “好的,林老板你快坐好。”说着连忙将坐垫擦了擦,将林默请了上去,林海城几人也上了其他黄包车,车夫连忙拉上车向前走去。拉林默的人叫黄海生,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已经拉了十几年的黄包车,平时经常在这片拉人,一来二去就和林默认识了。林默坐着黄包车,身边的景色飞快往后跑去,林默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对于已经习惯了后世那高楼大厦的城市景观的林默,这个时代的南京对比后世并不繁华,但是看着周围属于这个时代的建筑,还是有着一般特殊的韵味,有西式洋楼,也有中西合壁的楼房,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中式建筑,现在的南京还不是后世的样子,还保留着各种各样的百年建筑,无数风格的建筑,无不诉说着这座古都的沧桑。看着周围的一切,林默的内心没有了因为身处异世的消沉,反而泛起一丝丝的欣喜,林默内心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反正前世的父母有大哥在,自己上了大学,最后却并没有学到多少东西,与其在后世里默默无闻的虚度光阴,远不如在这个世界里为这个国家留下一些东西。在前世,自己至多找个小公司,一个月拿着几千元死工资混吃等死罢了,自己也想像自己看的小说里的主角一样,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里,活出不一样的精采。虽然自己穿越了没有那些主角一样有各种系统和金手指,但自己毕竟是从后世那种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过来的,还知道这个时代的历史,相信自己一定能在这个时代活出不一样的精采。“林老板,商贸行到了。”黄海生的话将林默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抬起头来,眼前是七栋相连的三层楼房,在一片老式建筑中显得格外显眼,现在车子就停在最中间那栋,门前是用白色的大理石垒起的台阶,宽敞明亮的大门,显得格外有气势,门上面一块大大的牌扁上写着林氏商贸行几个大字,这里就是林家在南京的总部,专门负责南京及周边地区事务,总部两边是林家的成衣铺和百货行,其他房子则用来出租。“行了老黄,我们就在这里下了,不过我今天没带零钱,你跟我进去领一下车钱吧。”说话的功夫,几人都下了车向商行走去,黄海生连忙跟其他黄包车夫说了一声追上林默等人。几人刚到门口,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便迎了上来,对林默说道:“大少爷,您来了,娄经理在楼上办公室呢,需不需要我带您上去?”林默中年男子摆了摆手,又指指了指黄海生道:“黄叔,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帮我把车钱给他付一下就行。”林默说完便向楼梯口走去,黄叔本名叫黄胜明,是南京林氏商贸行专门负责在大厅迎接贵客的,相当于后世酒店的大堂经理。林默到南京上军校后,有时间都会到林氏商贸行来,一是来看望娄叔,二来也是为了让家里人放心,一来二去,就跟商贸行的人熟悉了起来,一路上都有人跟林默打招呼,林默一边回应一边带着杨海城三人向三楼走去。林默等人到了三楼,林默在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牌子的门上敲了敲便带着几人走了进去。在办公椅上坐着的娄绍光听到敲门声便将目光从办公桌上的文件上移开,向门口望去,便见林默几人走了进来,娄绍光便放下手中的笔向几人迎了上来。“少爷,您过来了,您在军校没什么事情吧。”娄叔笑着对林默问道,又转头看向林默身后三人说道:“海城,昌武,平年别站着了,坐下吧。”“谢娄叔。”三人对娄叔点头谢过之后便坐了下来,三人和林默是同学和舍友,陪林默来过很多次,对这里并不默生。几人坐定后,娄叔又向林默道:“少爷,木仁和毅轩怎么没和你一起来。”木仁叫乌力吉木仁,是新疆的学生,第九期第一次向新疆西藏等地区招收学员,乌力吉木仁就是这时被招收的,毅轩本名刘毅轩,是四川学员,听他说是四川刘家本家的,他们两人也是林默的舍友,平时六人都是一起行事的,只是今天两人有事便没和林默等人一同出来。“娄叔,他俩有私事,今天不跟我们一起。”还没等林默解释,杨海城便冲娄叔嚷嚷道,娄叔恨恨瞪了杨海城一眼,“我又没问你,叫什么叫。”听到娄叔的语气,把杨海城吓得脖子一缩,瞬间没了脾气。娄叔从小便在寺庙长大,十三四岁的时候师傅去世了,寺院只有娄叔和他师傅两人,他师傅去世时托人找了林默的爷爷让他还俗跟了林默的爷爷,多次帮林默的爷爷脱险,后来林家生意扩大了,林默的爷爷不愿让娄叔再冒险,便让他跟着保护和教林默父亲和叔伯练武,后来林默父亲等人稳定下来后娄叔又来南京这边照顾了林氏产业一段时间后又回杭城督促林默等人练武,杨海城小时候非常淘气,经常惹事生非,他父母和林默家是邻居,看到娄叔收拾林默他们,便请娄叔一块教导杨海城,每次他一惹事便会被娄叔收拾,现在长大了还对娄叔存在极大阴影,只要听到娄叔的语气不善便立马嫣了下来。娄叔在林家己经五十多年了,己经成了林家的人,对于很多林家人来说,娄叔己经是林家的一份子了,林家年轻一辈对娄叔都很尊重。林默看着娄叔发丝间又多了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一股莫名的情绪勇向心头,这时的林默明白,自己不仅仅只是继承了这具身体,同时也继承了这具身体所要承担的责任,在这个世界他要负责的是这具身体背后的整个家族,林默暗暗下定决心,既然无法孝敬前世父母,那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这个世界的亲人,决不让父母、娄叔等亲人受到任何伤害。突然,林默这些日子在脑海中的各种负面情绪一扫而空,大脑一片清明,思维也更加敏捷,感觉连对身体的撑握都更加的流畅,穿越过来这些天的不适感也消失了。林默这时才明白,自己这些天的不适,并不是因为对这具身体的不熟悉,而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留下的执念对自己的抗拒,若自己不接受这个身份的一切,自己永远也无法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不过,随着不适感的消失,林默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丝怪异的感觉,林默总觉着继承的记忆好像有些古怪,可又不知道古怪在哪里?林默摇了摇头,不想深究。林默觉得可能同今天一样,今后会自然而然的度过,不会有什么影响。不过让林默没有想到的是,今天这件事,会在未来,彻底改变林默的人生轨迹。林默几人与娄叔闲聊了一会,便起身告辞了,林默前来也只是看望一下娄叔,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没有再打扰娄叔办公。到了一楼,林默便找到黄胜明说道:“黄叔,我们几个打算置办一身便装,你带我们去成衣铺那里看一看,我对那里不熟。”“行,我带你们过去,正好前几天刚从上海发来一批新货,有很多款式正好适合你们。”说着便带着几人向门口走去,几人快到门口时,一个中年男子从门外迎面走来,看到黄胜明便非常礼貌的向其问侯到:“黄经理,早上好,不知我要的货到了吗?”林默闻言便定睛看向中年男人看去,眼前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戴着一幅金丝眼镜,一身西装领带,给人一种文质斌斌的感觉,不过语气中带着一丝东北话的味道,给林默一种怪怪的感觉,什么时候东北人这么斌斌有礼了,应该是时代不同吧,林默并没有深思。。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陈啊,一定要努力啊,我相信你行,这样吧,你先跟小刘去宿舍,安排好住的地方,再去办公室,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啊。”说这话的时候,她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胸前那鼓囊的东西有些摆动。我看着张指导的脸,点头说好。然后跟着刘姐出来,出门的时候,我在心里骂了一声**。为毛线我这么说,因为我刚才一进去,就从那张指导的眼镜片上看见反射的图像,居然是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这尼玛到底是有多寂寞,大白天的,居然在办公室里看毛片?那张指导虽然跟我聊天的度把握的很好,但是眼里偶尔流出异样的光芒,让我心知肚明,这老女人八成是思春了!都说这女子监狱里多么糜乱,我这才见了一个指导员,居然就遇到这事,有意思,这真他娘的有意思啊!都说这三十如狼四十虎,看着这话一点不假啊。我住的宿舍不知道在哪,跟着前面的刘姐走,期间路过一个用铁丝网围住的校场,那刘姐从前面对我说:“别往校场那边看啊。”她要是不说,我还或许不看,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偷瞧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这仔细一看,那被铁丝网围成的校场中,有几个穿着深颜色的衣服的人,仔细一看,我去,那不是女囚么!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囚,而且是在那类似于笼子里面看见的女囚,我看见她们,那些女囚也同样看见了我,就算是我不扭脸,她们也看见了我。对于这些女犯人,我是比较好奇的,本想多偷瞧几眼,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也想不到了。那校场上离我比较近的那些女犯人,居然嗷嗷叫着朝我跑过来,那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见村里的那疯子跑一样,愣头愣脑的,嘴里还撕心裂肺的喊着:“男人,是男人!”你们见过疯子或者神经病吗,或者说,你们见过动物园的笼子里的猴吗?那些女犯人像是疯了一样,嗷嗷朝着我跑过来,跑的最快的那个已经到了铁丝墙边上了,她使劲从那铁丝的窟窿里赛出胳膊,那棉衣都被撸铁丝撸了上去,露出白花花的胳膊,疯狂的摇晃着胳膊:“男人,男人啊!”更多的犯人都围了过来,有的学着第一个人把手伸出来,有的拽着铁丝网,哗哗的摇晃着,还有女犯人,直接手脚并用,开始爬那铁丝网。我丝毫不怀疑,我现在要是落在她们手里,这些人会把我直接撕烂。在我身边的刘姐冲着那些犯人喊道:“滚,发什么浪,看看你们这些贱货,见到男人就浪起来了,在叫唤,一人扣一分!”我不知道这一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概念,但是刚才还像是磕了春药一样的女犯人,听见要扣分,都不叫唤了,也不闹腾了,但是她们还眼睛红红的,看的我心里直发毛,虽然没了动静,但更像是暴风雨前面的宁静。刘姐又骂了一会,对着我说:“都是你害的,一个大老爷们,来什么女监狱,看看她们骚的!”说完就在前面带我继续往前走,我不时的偷偷看着铁丝网里的那些女犯人,我们往前走,她们在里面扒着铁丝网,一直跟我们往前走,虽然不说话,但是眼睛是通红的,手都要被铁丝网勒破了。我一直喜欢女生主动,但是第一遇见这事,我还是被吓的不轻。终于是离开了那个校场,又从几个很高的楼旁边绕过,到了管后勤的地方,那发东西的大妈看我像是看鬼一样,发给我被褥还有洗漱用品,我和刘姐走的时候,那老大妈还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又走了三分钟,就到了监狱后面的宿舍楼,这里基本上住的都是监狱里的工作人员,刚一进楼,我就闻到一股味,说不出来是什么味,反正是上学时候进女生宿舍能闻到。一楼还好点,等到了二楼,我就有流鼻血的冲动了,这走廊里面,居然三三两两的挂着几个小丨内丨裤和胸罩,我估计是走廊向阳的原因,这小丨内丨裤各种颜色的都有,虽然不是丁字裤那种的性感内衣,但是花花绿绿,还有的带着蕾丝,看的我都有偷几条回去的冲动。不过那刘姐不合时宜的说着:“看看看,小心长鸡眼!德性!”因为是冬天,这宿舍门都是关着的,所以直到我进了我自己的宿舍,都没有撞见有什么**妹子之类的,不过那内衣丨内丨裤倒是让我看了个够。宿舍是两人一间,但因为我是男的,所以我自己住一间,屋子里两张床,一左一右,有一张桌子,俩板凳橱子什么的一一俱全,甚至还有空调暖气,比我租的房子条件都要好。我把东西放在左边的那张床上,屋里暖气足,我把外套脱了仍在床上,那刘姐冷着脸冲我喊:“干什么,看不见有女士在这,耍流氓啊!”我去,我想狠狠的把这张臭脸给踩在脚底下,但是我刚来,不想惹事,我不知道怎么惹到这狗ri的了,一直针对我,等我熟悉了之后,一定给这王八蛋好看。我也没理她,开始收拾起床铺,刘姐哼了一声,指着墙上贴着的一张白纸说:“这是卫生条件标准,你按照这个来打扫卫生,要是不合格,扣分!不对,扣钱!”我抬头看了看那贴在墙上的条文,点了点头。那刘姐等我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把我重新带回到那个办公楼,这监狱里面的建筑不少,我看见围着铁网的那种真正关押犯人的监狱都有好几幢,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不同监区,还有几个好像是厂房一样的建筑,虽然好奇,但是我也没问。刘姐没带我去张指导那,直接把我带到二楼,到了标着心理咨询的房间门口,对我说:“这就是你办公室,没事不能乱跑,只能在办公室里,下班之后不准乱逛,吃饭后直接回宿舍。”说着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这办公室不小,就在靠玻璃窗户的那块有一张办公桌,一个人的话,这办公室显得空了一些,不过在北面,有一张很大的桌子,一边一个椅子。刘姐从靠窗户的那个抽出一本书,厚厚的,上面写着女子监狱守则,对我说:“你仔细看看这本书,你想知道的是i去哪个,在这上面都有,桌上有电话,但是只能打内线,桌面玻璃上压着所有科室的联系方式,你的警服我待会给你送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说完这话的时候,她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我赶紧说没有,她扭头就走了。等到那刘姐走了之后,硕大的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抬头看了看窗外那还不曾长出嫩芽的树木,心里没有来的发慌,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么,仅仅是来了半天,我对这个地方居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我到底是来工作了,还是来坐监了。我想给大长腿发个短信,但是手机被收了上去,我在通讯录上找有没有什么茹的,但是上面科室比较多,具体叫什么茹的,还真没找到。好在这里还有一个电脑,我打开电脑,开机之后,打开网页,还好,能上网,可是等我上qq之类的聊天软件,我去,居然提示不能上,这东西都被限制了,而且就算是上网,限制的也很多,别说是上黄网了,就算是看黄色图片都不行!,“要……要都脱吗?”“当然……呃,不用,只需要露出小腹就可以了。”能让一个强势蕾丝边脱光光的机会可不多,萧晋险些说秃撸了嘴,好在及时兜了回来,否则待会儿要是让这娘们儿发现根本就不用脱光,恼羞成怒起来,生意有可能就黄了。听见只需要露出小腹,董雅洁的心就放下不少,用力扶着桌子站起身,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到后腰,指尖刚刚碰到一步裙的拉链,她苍白的脸就升腾起一抹红晕。虽然裸露的范围跟穿露脐装低腰裤没什么区别,可这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大男人面前,而且,还要像任人宰割品尝的商品一样躺在桌子上,强烈的羞耻感甚至一度盖过了疼痛,让她险些落荒而逃。但最终,她还是将一步裙的拉链往下拉了少许,连着裤袜一起褪到腹股沟处,然后闭上眼躺在了桌子上。不得不说,董雅洁很美,桃花眼,樱桃口,肌肤洁白如雪,双峰高耸如山,腰肢虽不如少女那般纤细,但搭配上浑圆的臀线,却是再完美不过。病态的虚弱混合起她强势的性格,再加上成熟到极致的身体,让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魅力,即便萧晋早已过了痴迷熟妇的幼稚阶段,在看到她腰间露出的那抹洁白时,心脏还是忍不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深吸口气压下内心的躁动,萧晋走到桌前,捏住她衬衫的下摆,正要往上掀,手却被董雅洁用力握住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你敢趁机对我不轨,我……”“一定不会让我踏出龙朔市半步,对不对?你刚才说过了,大姐,我不聋。”萧晋很不客气的打断,甩开她的手,一把就将她的衬衫掀到了硕乳下边,连蕾丝的文胸都露出少许。自从十二岁那次事件之后,董雅洁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助过,强烈无比的耻辱感就像是一群蚂蚁在啃噬着她的心脏一样,脸红似火烧,大脑也一阵阵的眩晕,至于小腹的疼痛,似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闭眼等了半天,不见小腹上有什么感觉,她睁开眼一看,就见萧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下身,顿时就火大了起来。“姓萧的,你……”“别激动,放心吧!有丨内丨裤挡着,我什么都看不到。”萧晋说的一脸道貌岸然,只是偷偷咽口水的动作还是出卖了他。娘咧!那么小的蕾丝内内,居然什么都没露出来,这娘们儿是天生白虎?还是说她喜欢刮的干干净净?阿弥陀佛真主安拉,这样的极品居然喜欢女人,真是暴殄天物啊!如果董雅洁能够听到萧晋此时的内心活动,百分百宁愿疼死,也得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龌龊归龌龊,病还是要治,山里还有个小寡妇等老子赚钱回去好心甘情愿的侍奉呢!以萧晋的风流经验,他很清楚像周沛芹那样内媚的女人,如果半强迫的吃了,肯定会滋味大减,如果不能让她全身心的放开接受,那才叫不可饶恕的暴殄天物呢!强行收摄好心神,萧晋慢慢将《养丹决》内息运转到掌心,然后轻轻的摁在董雅洁平坦的小腹上。“嗯……”也不知是太紧张还是什么,在萧晋的大手接触到董雅洁肌肤的那一刹那,她就发出了一声如泣如诉的娇yin。声音一出来,董雅洁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自己怎么会因为臭男人的抚摸就发出那样的声音?不过,那家伙的双手就像是暖炉一样,看来还是有点水平的。她脸红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偷偷睁开眼,见萧晋正一脸凝重的看着她的小腹,双臂微微摆动,幅度不大,一股股的热流却通过他的掌心不断的涌入体内。烫烫的,仿佛置身温泉,让人懒洋洋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说不出的舒爽。董雅洁的病因是寒气入体,如果十几年前及时治疗的话,只是针灸就能拔除,但现在寒气已经在她体内积郁了十八年,经脉早已气滞血瘀,正所谓“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萧晋必须先用内息将她的血淤化开才行。随着热流在体内的来回流转,董雅洁已经渐渐感觉不到疼痛了,于是那种说不出的舒爽感就越发强烈起来。特别是每当那些热流回转到小腹下时,她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挠自己的痒痒,越挠就越痒,越痒就越想让多挠几下,似乎……内内已经有些湿了。我居然对一个男人的抚摸有了感觉?这个事实让她羞不可抑,想躲开,却不敢乱动,只能强自忍耐,拼命的让自己去想工作上的事情,好分散注意力。可是,这毕竟不是单纯的身体接触,体内那些热流正在像小蛇一样来回乱跑,岂是能简单就忽略掉的?于是,她越是想要摆脱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反而越清晰。渐渐的,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双峰的起伏也越来越大,在萧晋的双手又一次向下移动了几公分之后,她的意志终于败给了身体本能,那种能腻死人的娇yin再次从她的鼻腔中发出,而且一出来,就停不掉了。一个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的女人,在近乎半裸的情况下呻吟,此情此景,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不可能把持得住。原本靠着囚龙村的贫穷惨状,萧晋还能勉强抱元守一,冷不丁听到董雅洁的动静,心防就像是豆腐渣工程一般,瞬间垮塌了。当然,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个就忘了东南西北,把董雅洁就地正法,但双手内息输送不停的同时,稍稍往下挪一点点还是可以的,权当这次免费治疗的福利了。说是挪一点,可这货直接就把手覆盖在人家的内内上。细细一体会,没有那种胡茬般的针刺感,说明不是刮的……卧槽!这娘们儿该不会真的是白虎吧!萧晋的动作,董雅洁自然是能感受到的,可她以为这也是治疗的过程,所以并没有出言制止,况且那种感觉实在让她有些欲罢不能。这下可好,一个心怀鬼胎下手毫无顾忌,一个食髓知味只想随波逐流,快感的涌动登时就没了阻碍,只一会儿,便积累到了顶点。就在萧晋还在考虑要不要再往下挪一点点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董雅洁的身子陡然绷紧,后臀都离开了桌面,抬起如弓,足足好几秒之后,一声一听就知道是尖叫被压抑在喉咙里而变成的叹息出来,才软绵绵的落下去。萧晋扭头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只见董雅洁满头大汗淋漓,面红若桃花盛开,星眸迷离,红唇微张,就像是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有心假装没看见,继续工作,可不知怎地,一股邪恶的念头升上来,就怎么都压不下去了。要对付董雅洁这样的强势女人,似乎打破她的自尊,提升她的羞耻接受度,才是最便捷的方法。于是,从来都不知道绅士精神为何物的萧晋就直接坏笑道:“喂喂,大姐,要不要这么夸张?就算你从来都没跟男人亲密接触过,可咱也只是摸了几下肚子而已,你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么?”在咖啡馆的桌子上,被一个刚见面不到半个小时的男人给摸高丨潮丨了,再一听萧晋的话,董雅洁就恨不得直接死掉。《灵安传》《一言可合汝》《岳两女共夫》《梦书星辰》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一定牛足球竞彩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49533_785926.html
一定牛足球竞彩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