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满贯官方app下载 目录共5489章

首页

大满贯官方app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6468章 醒来后

大满贯官方app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正和表哥没说几句,突然一辆货车呼啸着倒车请注意,速度很快,表哥一把拉过我闪到一边,在慢点就被撞上了。车子停在仓库门口,驾驶室跳下来一个女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以后的老婆身高左右,骨架不小,微壮, 马尾辫,气质美女,属于耐看型,年比我大两岁。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有点震惊,一个小姑娘开个米多的货车,太彪悍了,屋里一下出来五六个男的,七手八脚的就忙起来了。表哥倒是不用卸货,跟我介绍说这是何老板的女儿,然后又向她介绍了我‘’我表弟,今天刚来上海‘她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深深的刺痛了我,至今都记得,那眼神里好像是 轻蔑 嘲讽 不屑 还有审视。年我还在长身体,那时的身高明显没我老婆高,到年的时候我的身高才定格在. 在上海的那几个月我们基本没什么交流,她那会是肯定看不上我的。我能对她有想法也是因为表哥的一句话影响了我,他说‘’你要是娶了何老板的女儿,今后你这日子也就发达了”我心说她能看上我这乡下来的穷小子,当时就当是一句玩笑听了,此后年我没见过她.没想到年以后表哥的话应验了,一次偶遇,在我穷追猛打三个月的攻势下,年底顺利追到了老婆,年我们结婚了。表哥下午请了假带我去找工作,他有个朋友在饭店做厨师,缺一个切配,就让我去做。顺便看了一场录像,就是新上海滩,看完以后我也是感慨颇多,不知道我以后会混成什么样,就这样埋下了要出人头地的种子。切配的工作很枯燥,只有两三个女人,唯一好看点的还是老板娘,度日如年。我每天要煮几十斤面,一口大桶一样的铁锅,把面煮好水龙头插进去放冷水降温,再倒进塑料筐等水干了,再倒色拉油用手搅拌,放那备用。那个炒面以前我第一次上班的地方卖不完的就是我们的工作餐,刚开始几次吃还行,吃几个月你试试,我现在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大发脾气,就会想到那不堪的几个月,那个恶心小气的老板,为什么离职是因为有次我实在受不了吃炒面,然后自己花钱到对面去吃饭,老板发现了假意要给我钱,我说好吧,你把工资结清了我走吧,你太让人恶心了。从此以后,终身不吃炒面。然后又去了表哥那里,住在他的宿舍,也没找工作,正好香港快回归了,上海也很热闹,到处都是横幅,庆祝,期间每天都能见到老婆,但是从来都没说过话,周日还能看看拳赛和球赛。然后有次他们阿姨回去了,没人烧饭,何老板让我帮他烧几天还给我块钱一天,我就同意了。就这样偶尔跟着何小姐买菜也能趁机说几句话了,有次还带我去城隍庙玩,给我买了好多吃的,油炸的,煎的各种小吃,她把我当小弟弟了。年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因为闲了有十来天了,也没找到新的工作,我回老家了。我工作个多月赚了块钱,加上我自己的路费都没用完,总共用了不到块在上海,我拿出块交给母亲,又拿出给哥哥。出门的时候哥哥给了我一百块路费。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很不适应,见过大城市的繁华,回到农村心里落差很大,特别是晚上,伸手不见五指,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那时候我发誓将来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到大城市落地生根。每天吵着要出门,父母也很烦,毕竟我年纪那么小,父亲就开始帮我留意,正好隔壁村的表叔回来了,表叔的父亲是我奶奶表弟,算是有点亲的。所以父亲与他老表相称表叔在杭州萧山,算是一个小工头,手底下来个人,他愿意带我去闯一闯,也没说多少钱,就这样我来到了萧山。到了地方一看,这不也是一个小镇嘛,挺失望的,只是比起老家要繁华富裕了很多倍,镇上歌舞厅,菜场,录像馆,旅店,溜冰场,娱乐中心什么都有,既来之,则安之吧!表叔岁,外表忠厚老实,后来我才知道他一点都不老实,他本身是木匠,只是因为姐姐嫁到了当地,姐夫给他拉业务,哪家有新建的房子从毛坯开始就接下来开始装潢,有时候一家的业务能让这帮人忙活几个月,也有短期的几天的,半个月的业务,反正是什么都接,一天的也接,其他的大工是块钱一天,表叔我不知道,起码也要到千一个月吧。就这样我干了一个星期的杂工,搬水泥,扛木头,磨斧子什么的,表叔说我的表现可以拿块钱一天,我插他娘的,你们是我的三倍还不止啊。后来我在菜场找了一个翻油条的活,早上点到点翻小时油条,拿双超长的筷子,熟了就夹起来,每次块钱,临走还赏碗面条或者馄饨让你吃。我看到离我们住的地方百米左右的萝卜干厂在招男女普工。面试的是一个车间主任样子的男人,他看看我说;你力气大不大,我们这个工作很费力气的。就这样我进了厂,捞萝卜。那玩意还真不是力气大就可以,几十个大池子,一个个大池子里面全是黄水,一根大竹子竿头上一个大瓢也是竹子的镂空的。那个原始的年代纯手工,现在我不知道,那时候都是用手抓,个作业线,一个班个人,一个人在窗口下装箱,个人真空机压,其余人装萝卜。基本都是妇女,有三五个小姑娘,而我的初恋,结束我处男生涯的海咪咪就在其中一个组的真空机前。第一次抬萝卜进车间,一眼看到海咪咪,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和她会有事情发生。的身高,微胖,巨乳,脸蛋像钟丽缇,平时不怎么说话,一笑就露出洁白整齐的牙,老天就像安排好了一样,我捞了来天的萝卜,发现真的是力有未逮,那玩意要用巧力,不是蛮力,我捞的很辛苦。效率不行,车间投诉我们了。然后主任找到我了,因为我干活不偷懒,还算卖力,没开除我,把我调到海咪咪那一组车间去装箱了,原来那个大姐调去酱菜车间了,什么辣椒酱啊,萝卜酱啊,各种酱菜。装箱虽然和他们是一个集体,但是每天那么多箱你装不完也没人来帮你,他们干完活洗洗手就下班回家了。那些妇女上厕所前洗手,上完厕所从来没见过有洗手的,那个洗手池就在门口,那么恶心的操作,这辈子我是没吃过萝卜干的。厂里大多数是来自四川的,河南的,我那个省的就几个人,我那个组就我一个。咱们组个小姑娘,其他都是妇女,就我一个男的。海咪咪和小夏来自河南,是真空机上的,装萝卜的有个小辣椒是四川的,她说话和放炮仗一样噼里啪啦的,又喜欢吃辣。所以我叫她小辣椒,模样倒是不错,每次看到我都会脸红,没几天全组都一致认为她喜欢我,我也经常拿她开玩笑,但是她一笑,哎呀,牙齿好黄,拜托好好刷刷。“苏姐不能这么做,你给我的温柔浓情,我担心那一天会掉进你的多情陷阱里,会不小心爱上你。”“可是,我已经掉进了你的柔情陷阱里。”我伤感地说,抓着苏雅的手,揉着,舍不得放开。苏雅抹了一下我的脸蛋,那天晚上,她在我的铺上,压着我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弄我的脸蛋。动作轻柔,眼神里有爱意,就像是在爱她的初恋一样。“安夏,听苏姐的话,回家睡觉吧。忘记对苏姐的情,姐会耽误了你的青春,你会在生活中遇到真正值得你去爱的女孩子。”“我不明白,我的苏雅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姐是结过婚的女人,难道,你会让你身边的朋友们都笑你,你爱上的女人,是一个结婚过的女人吗。姐是为你好,有时候,流言蜚语不光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伤害到你的亲人。”“我不在乎。”“不要再使性子了,快回去吧,别让姐生气。”苏雅说完,把头侧到了另一面,不再理会我。“苏姐,我走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哽咽着,说完这句话,下了车。一步一回头,看着车里的苏雅,有种依依惜别,惆怅万千的伤感。苏雅的车调了头,缓慢地消失在夜幕中。我掏出手机,给苏雅发了一个短信过去。“苏姐,今夜,你又把我的魂带走了,注定我今天晚上会彻夜无眠。”苏雅离开了,我回到家中,脑子里,还是苏雅刚才留下的欢笑和清香。我惆怅地蜷缩在沙发上,没有心思地翻阅着电视,似乎,心中在期待什么。我拿出手机,凝视着,上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原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在等待苏雅的信息,或者电话。夜,变得越来越安静,我对苏雅的等待,让我很失落。苏雅没有给我发来信息,直到我躺在chuang上,无法入眠。此刻,我好想再给苏雅发一个短信,告诉苏雅,我好想念她。好想在这样的夜里,拥抱着她,闻着她发丝里的香味,宽心地睡觉。犹豫了一会儿,我把编辑好的短消息删去,干脆关了手机,钻进了被窝。苏雅不回我信息,一定是不希望我在感情上对她骚扰,为了不影响到苏雅的生活,我只能忍受着对这个女人的思念,压抑着对苏雅的情感。真是上天捉弄,当我快要把苏雅从我的生活中忘记的时候,命运再次让我和苏雅在这个城市中相遇,苏雅的出现,又一次点燃了我对她的期待和向往。想着苏雅,我从chuang上起来,找出一本没有用过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我要把有关我和苏雅的点滴,都写在日记里,写下我对她的感受,写下苏雅的生活。这是我为苏雅写的第一篇日记,合上本子,我想着苏雅迷人的身体,还有被她拥抱亲吻时的舒畅,熬了好半夜才睡去。第二天早晨,闹钟将我吵醒。我想到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安雅公司上班,闹钟响后,赶紧起chuang,认真的洗刷了一番。出门的时候,电梯刚要合上,外面一个女孩大声地叫着。“等等,等等。”我赶紧把快要关上的电梯重新拉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娇美的女孩,拉着一个小拖箱,闪的一下,钻进了电梯里。“谢谢!”她进了电梯,礼貌地对我点了头。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她刚搬到我隔壁两天,搬家的那天,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一面。“你住?我叫安夏,住。”她笑着,迷人的笑,很自然,两边微凹的小酒窝,让这个女孩子在美丽的外面中,带着几分*。说话的时候,她依然轻快地笑着。“我知道,刚搬来的那天,我见过你一面。我叫白颜,以后就是你的邻居。”“有邻居好,热闹。你是要出差吗?”“对啊,我是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出差。习惯了,工作就是这样。”“那你真辛苦。”出了电梯,白颜拦了一辆出租,我帮着将她的拖箱放在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这是我的电话,记住了吗,我叫白颜。”白颜上了出租车,写了一张纸条,递了出来。我接过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条,对白颜挥手告别,“路上小心,我叫安夏,会记住你的名字,白颜。”“邻居,再见。”白颜可爱地笑了笑,随着出租车慢慢远去。我把白颜的电话号码存入了手机,接着给白颜发了一个信息。“我的美女邻居,安夏祝你一路顺风。”“美女邻居记下了你的祝愿。”白颜在信息的后面,还发了一个顽皮的笑脸。我心里乐着,因为白颜的可爱,这个早晨,碰上白颜,她带给了我一份很好的心情。到了安雅公司,我的心情特别的愉快。一个年轻女孩从行政部办公室出来,走到我的身边,当时,我正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先生,请问你是找苏总的吗?”“不,我是来报到的,我叫安夏,是公司新聘用的员工。”女孩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试探地问着:“你就是安夏啊,我知道你的名字,刚才苏总给我来过电话,说有一位叫安夏的先生要到公司上班,原来就是你。”我笑着回答:“是的,我就是安夏。”女孩子热情地笑着,给我一种很和蔼亲近都感觉,似乎第一次来到安雅尔公司,他们就是我的老同事一样。没有给我陌生感,而是亲切和热情。“安先生,苏总上午有点事情,要不你先到我们办公室里坐会儿吧。”“胡总呢,他在吗?”“你是问的我们行政部的胡经理啊,他在,我带你去吧。”女孩走在我旁边,引领着路,“安先生,你以前做什么的呢?”“HR公司。”“原来也是做服装的啊,我叫冉倩,你可以叫我倩倩。”冉倩的性格很活泼,她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很从容。谈话间,我们就像是相处了很久都朋友。只是,她把我安先生安先生的叫着,我听着有些别扭。“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倩倩。”冉倩带着我来到行政部经理室门口,门虚掩着,冉倩敲了几下门,把门推开。我看到胡明坐在转椅上,专注地敲着键盘。胡明异常的热情着,主动起身和我打招呼。我惶恐着,有些失措。“小安,坐,坐。”然后,他又吩咐和我一起进来的冉倩,“冉倩,给小安倒杯水。”冉倩倒来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离开了办公室。胡明挨着我,坐下。“小安,早晨苏总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是你到了公司,她不在,就让我好好接待一下你。看来,苏总对你期望很高啊。”“苏总真是太客气了,她是领导,我只是新来的员工,让苏总这样为我操心,我真是过意不去。”“苏总在公司里,平时是很严厉的,对你,苏总好像是特别的热情。小安,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方便就说,不方便就算了,当我没问。”“胡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事,只管问,大家都是一家人。”胡明嬉笑着,一脸讨好的样子,这个场景,要是在外人看来,我倒成了他的领导,对我恭敬着。。  “什么诀窍都没有,不过是我做梦梦见了中奖号码而已!”孟浩依旧用这个理由来搪塞。三个女人相互一望。孔琳叹息说道:“难怪人说做梦梦见的号码一定能中奖,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我也买过大乐透,知道最后边的两个号码是从一到十二,孟哥既然这么肯定能中奖,为什么不干脆买个十二张?只要把最后一个号码从一到十二全部买全了,那就一定能够中个百万大奖!”“中个百万大奖有什么好?”孟浩微笑摇头,“比如孔琳你跟你老公现在虽然辛苦点,但日子也算过得平淡幸福,倘若中个百万大奖,钱来得太容易了,必定不会很珍惜,到时候免不了花天酒地!等把钱全都花完了,回过头来想要重新回到平淡生活里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孟浩说的是实话。他其实可以将那张一等奖的彩票送给孔琳,只不过在他看来让孔琳中个一等大奖绝非好事。尤其孔琳的老公,甚至有可能因此堕落。男人有钱会变坏,这句话绝非虚言。反而两张二等奖的彩票,仅仅四十几万块钱,不仅能够帮助孔琳解决燃眉之急,同时也不会让孔琳夫妻丢了上进之心。但他这番话小表妹跟孟馨都很难理解。唯独孔琳已经成家,禁不住在心里默默地琢磨了一阵。直到孟浩起身告辞,孔琳赶忙拿起另外两张彩票递给孟浩,说道:“孟哥你刚刚帮我还了十万块,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这两张彩票你还是拿回去吧,好不容易中回奖,总不能全都便宜了我们家!”“说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在红山我跟我妹也就你这一个贴心人,老实说我今天就是来报答你们的!何况彩票已经送出去,那就已经算是你的财物了,我根本没有理由再收回来!”孟浩说。孟馨心里其实有点舍不得,但见她哥坚持,也跟着说道:“是啊孔琳,你别跟我哥客气了!你们家那间小工厂才开业,肯定到处都要用钱,明天拿这两张彩票兑出四十几万,应该可以帮你们缓一缓了!”孔琳见他兄妹俩情真意切,这才收回彩票,暗暗高兴的同时,也庆幸在这兄妹困难的时候,出手帮了一把。孟馨自然留在了孔琳家,跟孟浩约定明天上午在孔琳的奶茶店碰头。孟浩告辞离开,坐上出租车赶回他跟向思思住的小别墅。开门进去,居然看见向思思穿着一件真丝睡裙,正坐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向思思是红山市中上流阶层出了名的美人,细致的皮肤配上明眸皓齿,即便不施粉黛,也比绝大部分电影明星更漂亮。聂家三少爷聂枫之所以在向思思嫁人之后仍不死心,正是为此。看见孟浩进门,向思思淡淡地扫了一眼,便用遥控关了电视,说道:“下次要这么晚回来,记得打个电话说一声!”孟浩听她这话透着担心,禁不住心里暖暖的,赶忙说道:“我去了一个朋友家里,跟他聊天聊晚了,让你担心了!”“我不担心!只不过你才刚出院,我不想你再替我惹麻烦而已!”向思思说。她站起身来要上楼,孟浩忙又说道:“我明天送孟馨回学校,可能要在南江待几天!”向思思点点头,顺着楼梯往上走了几步,回头又问:“朱笑笑跟我说你竟然动手打了她两巴掌,怎么回事?”朱笑笑会恶人先告状,孟浩是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孟浩坦然回答。“还能怎么回事啊,因为我拍了那段视频,朱笑笑扑到床跟前要抢走视频,我就随手打了她两巴掌!她挪用了六十万公款来陷害我,我打她两巴掌不为过吧?”“男人打女人,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对!何况那段视频也说明不了什么,笑笑并没有承认那六十万是她动的手脚!”向思思说。孟浩知道向思思不过是出于本能地维护她的闺蜜,但向思思不是笨蛋,日后绝不可能再对朱笑笑像从前一样那么信任。所以孟浩不作争辩,只是苦笑说道:“朱笑笑只说我打了她,那她有没有说她带了她男朋友张勋、还有两个小流氓到医院来教训我?”“这个她倒没提过,不过……看你模样并没有受伤对吧?”向思思反问。孟浩总不能告诉她自个儿练成了神功,说了她也不会信。既然朱笑笑没有戳穿此事,孟浩也只能保持沉默。向思思摇一摇头,又道:“朱笑笑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吧,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你要去南江,多带点钱过去,别缩手缩脚地让人看不起!”“我知道,你每个月给我一万块,我用不完都攒着呢!”孟浩赶忙回答。事实上他攒的钱都还给了孔琳,不过刚刚彩票点老板往他账上汇了十万块,足够他几天花用了。向思思便不再多说,只道:“我明天要睡懒觉,你早上直接走就行,不用帮我做早餐了!”向思思每周只有周日一天休息,要睡到十一点之后才起床,所以孟浩忙又点头答应。眼瞅向思思走上楼去,从下往上看,一身贴服的真丝睡裙,更将她婀娜的身段,衬托得凸凹有致。孟浩禁不住心如鹿撞,多希望有一天能够跟这个女人,成为真正的恩爱夫妻。以前他只能做做美梦,但如今身怀绝技,他相信那一天不会离他太远了。他进厨房拿一瓶饮料喝了,又找到一只打火机跟一个小铁盆,这才拿着这两样东西上楼。他的卧室也在楼上,只不过跟向思思的卧室之间隔了一间大书房。他将火机跟铁盆先放在地上,进浴室冲过澡,直接光着身子走出来,从床下找到那只小铁箱,拿出里边的古书看。书上依旧没有任何文字,不过孟浩很确定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字天书,书上的文字已经深深镌刻在了他的脑海里。而且在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之后,他已经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本古书。他将书放在小铁盆里,用火机将书点燃。随着书页熊熊燃烧,一种神奇的景观呈现在孟浩眼前。没有烟雾,一丝一缕都没有。倒是有一个一个金色的字体,从火光中发散而出,旋转着向着孟浩扑面而来。孟浩赶忙伸展双臂深深呼吸。就感觉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迅速进入他的身体,再沿着他的经脉进入他的丹田。孟浩盘膝坐下,按照《星空算数》中附带的“星空浣体术”运功修炼。《星空算数》乃是天地间最复杂最深奥的一门神功奇术,要想按照此术进行推算,必须拥有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极其强悍的身体素质。那就跟电脑一样,其运算速度越快越复杂,所需要的硬件配置也会越精密,而消耗的电能也会越强大。否则电脑必然当机,甚至会过热烧毁。“浣体术”不能提供任何武技,却能使修习者在熟练掌握《星空算数》的同时,精神与肉体也随之升华。而随着无字天书焚烧一空,孟浩明显感觉到丹田之内沉甸甸的蓄满了精纯之气。之前他只是身躯强悍,但如今在吸收了无字天书散发出来的金色字体之后,他不仅成了一位内家高手,并且真气之精纯醇正,当世无出其右。。林文峰知道各个行业都有潜规则,像送红包返回扣等等目前轮到他头上的基本没有,他级别不够。“第二点就是合规,也就是符合你们行业的规矩,符合你们公司的规矩,第三是合理,不要逮到一个不太懂行的买家就狠命的宰一刀,做人讲规矩讲道理,这样才不会丢了底线。”林桂平早年上过夜校,以前在厂里也算是半个技术工人,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林文峰还是虚心接受了。下午林文峰拿着医生开的出院小结自己去办理了出院。整理好物品,三人打了一辆车回到了林文峰在河西的家----和平家园幢室。打开大门,虽然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但林文峰还是假装东看看西看看,为了不露出马脚,他随后到小书房开始看资料。林文峰中午在电话里已经告诉过周婷美自己下午就会出院了,让她下班后不要去医院了,直接回家,所以当周婷美下班回来后,梁淑华已经做好晚饭了。一家人已经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林文峰拿出一瓶五粮液递给他爸说:“爸,找到两瓶五粮液,不知道以前哪来的,你顺便喝点。”其实这酒是有一次送给一个客户,最后业务没成,对方给退回来了,正好被他顺回家了,还有几条烟自己给抽光了,平时在家他是不喝酒的,所以一直留到现在。周婷美知道这事,她说道:“这酒是有一次你送给河西二建的一个科长,让他帮忙采购设备的时候多用点你们公司的产品,不过后来事情没办成东西给退回来了,烟酒也就没有上缴给公司了。”林桂平看了看酒说:“我可是第一次喝这个好酒,就这么一瓶抵得上我一个月工资了。”“不是自己钱买的,不心疼,喝吧!”晚饭后林文峰又到小书房看书,其实更多的是在想事情。自己和周婷美如何不声不响的把婚给离了,父母年纪大了,小俩口离婚对老俩口肯定有打击的,一个家庭过日子不是像小孩子过家家,说游戏结束了就结束,明天再来?总得有个能上台面的理由,目前周婷美还没有对自己有过不满,工作貌似也没有太大不满,自己没有和二位老人家住一起,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自己失忆,虽然在一起聊天交流困难了一些,但周婷美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满。对于周婷美那晚的事情,自己没有证据,林文峰也不打算把这个事摊到台面上,四年的感情还是有的,你不仁我不能不义,何况自己凭空得来读心,以后广阔的天空任自己遨游,自己心里面还得感谢周婷美呢。感谢归感谢,底线不容突破,这是林文峰做人的原则,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是传统,是男人的博爱,但一个女人有好几个男人就是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了,最起码自己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这件事必须快刀斩乱麻。对方不能出现过错,那只有自己成为过错方,如果林文峰出轨了,并且让周婷美发现了,这个婚应该就算成功离了吧。但是对象是谁呢?请人演戏还是假戏真做?还有如何去赚钱呢?难道真的去找人赌博?而且只能赌扎金*花、梭*哈之类的,那些比大小靠运气还不行。突然想起来,上次有个朋友说他在投资古钱币古玩,但是这个市场假的太多,如果在一堆假的中找到真的,那赚钱还是很快的。怎么用上读心读出真货呢?想起这些突如其来的烦恼,林文峰的脑袋瓜子就疼,脑袋瓜子嗡嗡疼的时候又想起了读心。这是他正式思考读心,在医院里也就是随意读了那么几下,让他对未来的自己充满幻想。“现在只知道读心的时候头疼,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副作用,还有读心能一直读下去,对所有的人都有用还是只对一群较特殊的人有用?对周婷美有用,基本上对女人有用,对何医生有用,对陌生人也有用的,好像当时他们关注的对象就是我,所以读心的对象也应该是针对我当时的想法,偷偷观察别人去读他的心应该不行,不然的话,这世界对自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读心是间隔施展还是连续施展,这个要尽快搞清楚,否则想要用它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读不出来那就完犊子了。还有就是读心属于自己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以后即使有推不了的酒局也只能意思一下,绝对不能喝多,酒多失言的大有人在。”“要沉稳,务冲动,每临大事要静气。以前的自己很低调,需保持,和同事间的关系有好有坏,就当自己不认识他们吧,重新结交,广州城投的单子也要尽快理清思路,关系到李大国和自己的升迁,该对谁发大招呢?”“今天爸妈都在,自己也是刚出院,没有任何借口不在家,今晚怎么过?周婷美一会该喊我洗澡睡觉了。”果然,周婷美洗好澡后就来喊他洗澡,林文峰用毛巾把头重新包好,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澡,穿好睡衣又想去小书房,周婷美喊住了他:“文峰,刚出院早点睡吧。”“哦!”林文峰从床的另外一侧上去了,和周婷美离了一尺多,斜靠在床上,假装有点不好意思,周婷美往林文峰这边移了移,拉起了林文峰的手从她脖子底下穿过,自己的手抱住林文峰的腰。“文峰,虽然你失忆了,但是只要对我好,我不会不要你的。”“恩,我知道,我是怕我这丢掉的记忆找不回来,对你我都是遗憾,你条件这么好,人长得这么漂亮,就这么睡在一起,我有点紧张。”“当年你比现在还紧张呢,不也过来了。”“我争取尽快适应吧。”林文峰有点敷衍回道,右手轻轻地揽了一下躺在自己怀里的周婷美肩膀,左手试着抚摸着周婷美的脸颊,然后又抬起她的脸让自己正视到周婷美的眼神。林文峰想试试读心,顺着眼神往头颅深处果然传来一股股跳疼,头脑深处传来一股意念:“和以前一样这么羞涩,但只要他和我那个过,就会迷恋上我的身体了,想想我不也是迷恋他的强悍吗?”林文峰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看完电影回到他的租房里,他把刚刚坐下的周婷美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深地堵上她软软的嘴唇,让自己沉醉在她无比诱人的味道中。周婷美感到一阵酥软,心底还想着挣扎一番,可手脚却软了下来,微微的反抗让林文峰发起冲锋的信号。林文峰又飞快的用嘴咬向周婷美敏感的耳垂,同时双手撩起裙子,探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搭扣,一下子就捉住了那对小兔子。周婷美的身体颤抖着,放弃了微微的抵抗,抱着林文峰顺势躺在了床上,随后水到渠成,彼此坦诚相待。此后二人关系迅速升温,得益于林文峰强悍的能力让周婷美非常满意,虽然林文峰物质上还欠缺一点,但最终周婷美还是接受了林文峰。林文峰想到这里说道:“我们之间想要熟悉到从前那样,你先把自己的优点缺点都简单的说一下吧,也省的我去摸索了。”周婷美也一直看着林文峰说道:“优点嘛我想想,我也不知道有的算优点还是缺点,我自我总结一下吧。年轻貌美可以有,聪明贤惠谈不上,有一点点可爱一点点浪漫,还有一点点拜金,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一切让我舒服的东西。”,养母看了我手上并没有拿着笔,她知道我和婉儿的关系不好,以为没借到,她叹了口气说,妈卧室有笔,你要用的话自己去拿吧。我点了点头,说好。这时候,婉儿也出来了,她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后,便不再理我了,跑到养母那撒娇起来。我也没在意,毕竟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要是突然当着养母面主动搭理我的话,我还真不适应。我拿着书包回到房间内,想写作业的时候发现放学的时候太匆忙,作业落在教室了,而自己就装了几本书回来。我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学校还没关门,和养母说了声去教室拿作业后,准备走的时候,养母却叫住了我,给我兜里塞了五十块钱说,你打的吧,要是挤公交的话,估计你还没到学校,都已经关门了。拿着钱,道了声谢谢后,急匆匆的出门打了个的。刚到学校门口,看见几名染着头发的女生和一名男生围在一起,本来我也没想多管,也就看了一眼,但是我却被其中一个人叫住了。“哎,那个……那个谁,你站住。”我一愣,回头看去,叫我这个人竟然是婉儿在隔壁班的好友林灵儿,不过她此刻染着的这个头发可真难看,黄不黄的,紫不紫的,跟杀马特一样。其实吧,刚上高一的时候,我倒是见过林灵儿没染发的模样,也算是挺漂亮的,就是没婉儿好看,但是胸却比婉儿的大上好多。“你叫我?”我指着自己问。“对啊,帅哥,你好像是婉儿那个怎么也甩不掉的同桌吧?你叫什么来着?”林灵儿拍了拍脑袋,想了半天没想起我的名字。呵呵,现在叫我帅哥了,在婉儿那里叫我的可是怂逼男啊,看着林灵儿这个模样,我真想把她按到无人的地方,好好蹂躏蹂躏,但我也就只能想想了。“李玥。”我深吸了口气,说道,也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林灵儿嘻嘻一笑,道:“你别紧张啊,又不揍你,给你弄个好事,你干不干?”我急忙摇了摇头,跟她说我得去学校拿点东西,然后回家还有事呢。林灵儿说,没事,不差这一会儿,等会你就会不愿意去学校拿东西了。说着,还强行把我拉了过去,林灵儿手劲挺大的,我拽不过她,只能跟着她走,这群人把我带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本来还有几名男女学生在这亲亲我我的,一见林灵儿她们过来后,都吓得赶紧跑开。我心里一“咯噔”,林灵儿这把我拉到这,不会要揍我吧,想到这里,我紧张了起来。“灵儿姐,这人谁呀?”刚到小树林,其中有一个穿着暴露,打扮流里流气的女生,嘴里嚼着口香糖说道。看到这个女生,我第一印象就是对她反感,厌恶。老实说,林灵儿虽然染发,也不学好,但是至少穿着挺保守的。“对不起灵儿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张彤眼睛一红,都差点哭了出来。“一句错了就完了?你想找人上我,我今天就找人上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灵儿姐,那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旁边有个女生提醒。林灵儿看着一直没说话的那名男生,道:“秦良,今天我要找人上这贱人,你没意见吧?”那叫秦良的男生尴尬一笑,说:“灵儿,我只喜欢你,这个人是她主动勾引我的,我又没搭理她,随便你怎么弄。”张彤愣住了,她没想到秦良会这么说,她声音发颤的说,“秦良……你不是说你要离开她吗?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你讨厌她这么强势的样子吗?”秦良一听,连忙说道:“张彤,我什么时候说了?你别瞎造谣,挑拨我和灵儿两人的情侣关系,是吧灵儿。”说完,秦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看着林灵儿。林灵儿没理他,而是对着身边两名女生说,“把这个贱人的衣服给我扒开。”那站在一边看戏的两名女生一听后,把原本蹲在地上的张彤一把拉了起来,准备脱她的衣服。“不要!”张彤哭了出来,往后倒退两步,连连摇头说,“求求你们,别这样,灵儿姐,我真的错了,我不敢了。秦良,秦良,你救救我啊。”张彤把目光看向秦良,却发现秦良一脸淡漠的表情,就跟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一样。撕啦——张彤的上衣被她们扒下来后,里面的文胸直接硬生生被她们扯断,露出白花花的上半身。好大。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女性胸部,今天竟然见了两个,一个婉儿的,还摸上了,另一个就是张彤了,看起来比婉儿的大多了,就是不知道摸上去什么感觉。“帅哥,想不想摸摸看看呀?”我正在那意淫呢,林灵儿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放在张彤的胸部上。我连忙摆脱了林灵儿的手。林灵儿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怎么?不想摸摸看看?很大的哟。”我说,你别闹了,我还得去学校呢。林灵儿没理我,她让站在张彤身边的那两个女生好好拉着张彤,不让她挣扎,然后自己过去,把她裤子给扒掉。“啧啧……蓝白相间的丨内丨裤呢,你这么贱,还会穿这么清纯的丨内丨裤。”林灵儿充满嘲讽的意味说道。“人家都说知道错了,何必做那么绝呢?”我有些看不下去了,讲真,其实吧,要是这个叫张彤的不哭不闹的话,我还真有可能顺着林灵儿的意思上了她,毕竟之前在婉儿那里有团火到现在还没泄呢,但是张彤一哭,我心就软了。林灵儿说,轮到你出头了?我说,我没有出头,只是你们做的的确有点过了。林灵儿突然笑了,然后冲我吼着说:“我做的过?之前她让一些男的要强上我的时候,她就不过了?她勾引我男朋友。哦不,现在不是我男朋友了,秦良,抱歉,从现在开始你被我甩了。”最后一句话是冲着秦良说的,她说的很平静,好像不关她的事情一样。“灵儿,我……”秦良刚想说话,被林灵儿打断了。“别叫我灵儿,你不配,还有,你知道我之前那个男友的下场吧?你不想跟他一样就少说话。”林灵儿又对我笑着说,“帅哥,怎么不上了?让你爽爽,你不要了?”我连忙摇了摇头,林灵儿的表情变化太快了,上一秒还对你嘻嘻哈哈的笑着,下一秒就会对着你大吼大叫。“少在哪里假惺惺了,男人不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吗?免费让你爽,你不爽,有病?”林灵儿撇了撇嘴,骂我。然后她让身边的两个女生按着我的手摸上张彤的酥胸,在摸上她胸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张彤身体一颤,便不再挣扎了,闭着眼睛,两行热泪从眼角流了出来。“爽不爽?”林灵儿笑嘻嘻的问我。我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林灵儿,我真不知道为什么婉儿能跟林灵儿这种人做朋友,关系还格外的好。婉儿吧,从小到大,我也了解过,就是那种傲娇的性格,有什么事都不喜欢明说,总喜欢找一些奇怪的借口遮掩,虽然她对我很烦。《姜凝幽怦然心动》《陌上相逢不问往生》《岳两女共夫》《从NPC到魔教教主》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满贯官方app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94662_105395.html
大满贯官方app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