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速提现彩票 目录共6032章

首页

极速提现彩票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5844章 醒来后

极速提现彩票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董小姐喝点什么?”“免了,”董雅洁拿出那件肚兜,冷冷道,“你开个价吧!”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我对你送的礼物很感兴趣,但对你的人没感觉,咱们还是谈价钱的好。萧晋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邪邪一翘,就拿起肚兜在鼻尖轻轻嗅了一口,说:“董小姐倒是爽快,不过,我想问一下,你是只想买这一件吗?”董雅洁一怔,强忍着小腹疼痛和对萧晋行为的恶心,问:“这东西,你有几件?”“你要多少有多少。”董雅洁“哧”的一声笑出来,“菁菁,给萧先生开张一万的支票。”说着,她就起身去拿萧晋手里的肚兜。萧晋躲开,笑问:“董小姐,我有说要把这个卖给你吗?”董雅洁眯起眼,“萧先生,送出去的东西再收回,你这样是不是太不绅士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绅士。”萧晋耸耸肩,似笑非笑道,“再说,‘绅士’这个词,本来就不属于生意场吧?!”“生意?”董雅洁呆住,这才发现萧晋似乎确实和以往所见的追求者不一样,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里面有狂傲,有戏谑,唯独没有倾慕、占有或色欲这样的情绪。难道此人还有别的目的?正要再问,小腹忽然又是一阵剧烈的绞痛传来,令她措手不及的闷哼一声,跌坐在沙发里,瞬间汗如雨下。方菁菁吓了一跳,连忙俯下身急切道:“董……董总,你怎么了?”董雅洁艰难的摇摇头,伸手指指自己的包,说:“止……止痛药……”话没说完,因为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腕突然被萧晋握住了。她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想要抽回来,身体却疼的使不上一丝力气。“你干什么?放开!”方菁菁大怒,刚要打开萧晋的手,却听他厉喝一声“别动”,心头一突,要伸过去的手臂就僵住了。片刻后,萧晋的手指离开董雅洁的动脉,冷冷望着正手忙脚乱的打算给董雅洁喂药的方菁菁说:“止痛药对肝脏副作用很大,她吃了这么多年,已经积攒了不少毒素,如果你还想她多活几年的话,最好把药丢掉。”方菁菁吓的手一哆嗦,连忙问:“你是医生?”萧晋还没来得及回答,董雅洁就喘着气开口道:“这些都是常识,菁菁你不要被他唬住了,快喂我吃药。”萧晋冷哼一声,说:“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十二三岁的时候应该经历过一次非常大的寒冷刺激,以至于寒邪入体,经年不散,如果再这么任由寒气淤积下去,不孕不育都是轻的。”这话一出来,董雅洁就惊呆了。她确实在十二岁初潮时意外掉进过冰湖,自那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比较虚弱,特别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小腹总是疼得她死去活来。各种药吃了不少,可通通都是治标不治本,无奈之下,她也只能靠止痛药来缓解了。当年的事情,除了家里亲近的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所以尽管心里觉得不可思议,董雅洁还是接受了萧晋是个医生的事实。“对不起!萧先生,是我有眼无珠。”为了摆脱病痛的折磨,她只能歉意道,“只是不知我这病……还能不能治?”萧晋的医术得自爷爷真传,虽说还差的远,但起码比电线杆子上的“广州老军医”强得多。“治是能治,只不过有些麻烦。”董雅洁疼的身躯都开始颤抖了,她以为萧晋是想趁机狮子大开口,便咬着牙道:“没关系,萧先生尽管开价吧!”“不是钱的问题,”萧晋摇摇头,斟酌着语气道,“董小姐的病已经延绵多年,要想马上治愈,根本就不可能,中药见效缓慢,我可以给你开个方子,配以食疗,大概半年左右就差不多了。”还要半年?董雅洁一阵头晕,转脸正打算让方菁菁把止痛药给她,忽然反应过来萧晋话里有话,便问道:“萧先生可有见效快的法子?”“有。”“什么法子?”“推拿和针灸。”说完,萧晋嘿嘿笑起来,又道:“这需要你我之间一定的身体接触,以董小姐的性格,恐怕不会同意吧?!所以呢,我还是给你开药方的好。”果然,董雅洁一听萧晋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起身离开,特别是这货坏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猥琐可恶。可是,小腹中仿佛有把小刀子在不停的剌一样,这样的痛苦,她已经承受了将近十八年,一眼就能看出她病因的萧晋,在这个时候,对她来说就是那根唯一的救命稻草,哪还有什么心思去顾虑太多?深吸口气,她问:“一次就能治好吗?”“大姐,你当我是神仙啊!那怎么可能?”萧晋好笑道,“你这病都积郁那么多年了,起码也得三次,七天一次,总共三周。”听见萧晋这么说,董雅洁对他的信心反倒更强了一些,如果刚才那货敢点头,她一定会叫人把他先暴打一顿不可,现实不是网络小说,十几年都治不好的病,怎么可能一下就能痊愈?“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沉吟片刻,她又问道。“你可以不信。”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坐直身子,一本正经道:“既然不治病,那咱们还是来谈正事吧!我这次来,是想与董小姐的公司合作……”就像是拉肚子的人离厕所越近会越憋不住一样,此时此刻,面对能够痊愈的可能,董雅洁的耐心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不等萧晋说完就打断道:“好吧!我暂且相信你。”萧晋眉毛挑起,目光故意挑衅的落在她制服外套下圆滚滚的胸部上,问:“你确定?”董雅洁咬了咬嘴唇,盯着萧晋的眼睛寒声道:“我警告你,如果你骗我,我一定会让你踏不出龙朔市半步!”萧晋撇撇嘴,反唇相讥道:“别说大话,有能耐,你先踏出这个房门半步给我看看。”董雅洁气的险些吐出一口血来,这会儿的她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走出去?强忍着怒火,她解开制服外套扣子,向后靠在沙发背上,说:“来吧!你要怎么治?”“我可以先给你推拿。”说着,萧晋站起身,目光转向一旁的方菁菁,又道:“至于针灸,我事先没有准备,需要这位小姐尽快出去买一套针灸针回来。”方菁菁立马摇头,“那怎么可以?我不能让董姐一个人留在这儿。”萧晋看向董雅洁,董雅洁呼出口气,对方菁菁道:“没关系,你去吧!我不信在龙朔市的地界上,还有人敢对我怎么样。”方菁菁无奈,狠狠的瞪了萧晋一眼算作警告之后,就匆忙跑出了房门。萧晋走过去把门关上,回过身来上下打量着沙发上那个已经熟透了女人,一边搓手一边坏笑道:“董小姐,沙发太小,施展不开,委屈你脱了衣服躺在桌子上好吗?”董雅洁瞪起眼,“还……还要脱衣服?”“那当然,”萧晋眼瞪得比她还大,“你见过什么按摩是隔着衣服的?”董雅洁一滞,想起在美容会所里,按摩确实不穿衣服,可那里的按摩师都是女人啊!怎么能一样?。丁志华像是得到了许可,有些激动起来,开始大胆地在杜睿琪全身摸索起来。杜睿琪心里却想着他能快点进入主题,快点结束。因为她对丁志华真的是一点儿渴望也没有。磨梭了好一阵子之后,丁志华才算进入主题。这次他终于尝到点滋味儿了!丁志华兴奋不已,开始增大幅度,杜睿琪依旧闭着眼睛,正有点感觉的时候,没想到丁志华突然又不动了!“怎么了?”她睁开眼睛问道。“对不起,我——我又没控制住——”他很是懊丧地说道。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懊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丁志华,本想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想想还是忍了。“没事,可能太累了,睡吧!”她推开他的身体说。“唉!”一声沉重的叹息,他滚下她的身体,躺在床沿边。“怎么每次都这样?难道真的有生理缺陷?”连续几次都是这样刚刚兴起就偃旗息鼓了,杜睿琪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疑问,却不敢随意下结论,这可是男人致命的缺陷啊!但愿不会。丁志华背着杜睿琪躺着,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怎么还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这方面不行?不可能,不可能啊!明明是治好了的,为什么总是没开始就结束了呢?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再去那个医生那里看看?可这怎么说得出口?丁志华抱着脑袋,又是一晚挣扎难眠。星期一一大早,朱青云就起床了。吃过早饭,他坐最早一班车赶到了黄麻镇政府。当车子停在政府院子门前时,朱青云才反应过来自己到了。下车后,朱青云有些茫然,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舅舅王建才的办公室在哪里。院子两边种了很多法国梧桐,枝繁叶茂的,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树两边是两排房子,左边是平房,右边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看起来都很陈旧。朱青云想舅舅应该是在楼房里办公,于是就往右边走去。正寻找着舅舅的办公室,前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身材很好,样子也长得标致。朱青云上前问道:“请问王书纪的办公室在哪儿?”“你找王书纪什么事?”女孩很警惕的样子。现在的刁民很多,经常有告状的过来,王书纪交待了,不能随便让人进他的办公室。“我是他外甥。”朱青云说。“外甥?没听说过啊。”女子撇撇嘴说,看他也不像告状的,就朝楼上指了指,“二楼,右边第一间。”“谢谢!”朱青云走上楼,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只好站在门口等。此时王建才正在食堂里吃早饭,回来发现朱青云正提着个箱子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上去很拘束。看着朱青云那一副老实的样子,王建才心想,还好,这小子还有得救!“来啦!”王建才走过朱青云身边并没有停住,只是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嗯。”朱青云跟在王建才的后面进来了。朱青云是第一次来王建才的办公室,原本以为一个镇丨党丨委书纪的办公室应该很气派,没想到却是这么破旧和简陋。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套藤条的沙发,已经有些地方出现了断裂,扶手上也是斑驳不堪,看上去用了很多年头了。办公桌很小,上面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靠墙放了两张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夹。这么寒碜的办公室和杜家庄小学校长的办公室没什么不同,朱青云在心里想。“站着干嘛,坐吧。”王建才说。朱青云在藤条沙发上坐下,他只是把半个屁股放在上面,不是不敢坐,而是怕一屁股坐下去把椅子给坐塌了。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让司机小吴送你过去。”王建才往外走,说:“跟我来!”走在楼梯上,王建才拍了拍朱青云的肩膀,说,“小子,好好干,男人有能耐了,不愁没有女人!”到了楼下,王建才朝办公室探了一下头,说:“小吴,你来一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马上跑了出来,说:“王书纪,要去哪儿?”“你把他送到中心小学辅导站那边去,马上回来。”朱青云看了王建才一眼,本想说“谢谢舅舅”之类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边跟着小吴上了吉普车。黄麻镇辅导站设在镇中心小学里,离镇政府不远。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中心小学门口。朱青云下来车,说了声谢谢。站在大门口,几个妇女正坐在门口的小卖部那儿聊天。朱青云不知道辅导站在哪个楼,更不知道钟站长在哪间办公室,一时竟有些茫然。他便走向那几个聊天的妇女,鼓足勇气说了句:“请问钟站长在哪里办公?”几个妇女马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抬起头,上下看了他几次:“问道,你找钟站长有什么事?”“我是新来这里工作的。”朱青云说。“哦。”胖妇女点了点头,“老钟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这里上去,二楼右边第一间。”朱青云道了声谢谢,顺着胖妇女指的楼房走了进去。此时的他哪里会知道,这个胖女人就是钟站长青梅竹马的文盲妻子钟来凤。朱青云来到二楼右边的第一间,外间空空的,并没有看到钟站长,朱青云呆站着,不敢往里面走,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笑容灿烂地望着他,说:“是朱青云吧!你舅舅说你一会儿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看来四个轮子就是跑得快啊!”说完又呵呵呵地笑起来。“钟站长,你好!”朱青云说道。“好,来,坐吧!刚刚过来,先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我让高竿事带你去到处转转。现在临近期末,各个学校都在进行期末复习和总结工作,你熟悉之后呢,就先跟着高竿事,他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干事干事,就是要干干事情的了!”钟和平笑着说。朱青云听钟和平这话的意思是让自己当干事?可舅舅不是说先打杂吗?转念一想,干事就干事吧,总比打杂强啊!“好,我听站长的安排!”朱青云满心欢喜地说。钟和平是个聪明人,对朱青云的安排其实上面已经说了,以后就留在黄麻镇辅导站当干事,这个月算是临时借调,手续还没有正式过来,可以先安排打打杂。可是这个朱青云是王建才的亲外甥,这个王建才可是个厉害的主,当年他和钟和平一样,也是个民办教师,后来两人在前后一年的时间先后通过招考转为了公办教师。。  很快三个人就找到了一家看起来很有档次的饭店,萧逸也很满意。“哥们儿不错啊,现在都奔着这个档次来了”“哥几个开心就好”前面萧逸和苏少杰开心的聊着,三宝低着头,脸色有点发白。三宝咬了咬牙:“哥,我....我有事和你说”。“行,兄弟你先进去,我和三宝说几句”“怎么了?”“哥,我的钱不够咱们在这里吃饭,还有.....还有就是我妹开学的学费还....”说到这里三宝低下了头,很是惭愧,生怕萧逸对他发火。萧逸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以前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吃饭,只要拉着三宝,钱都是三宝出。三宝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三宝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和一个妹妹相依为命,平时也赚不了多少钱,还要供妹妹上学,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就这个啊,今天这饭钱不用你出”“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以前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挨饿”萧逸重重的拍了下三宝的肩膀,很认真的说。“哥,我信你”三个人点了很多菜喝了不少酒,苏少杰喝的有点多,舌头都大了。“萧逸,够哥们儿,这家饭店我也没来过几次,你能带哥们儿来,你....你这兄弟我认定了。”“都是兄弟,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对...对,不说这些,干”看着苏少杰喝的差不多了,萧逸笑着说:“阿杰,今天这顿饭还满意吗?”。“满意.......满意,相当满意”“那....那哥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啥事?”苏少杰虽然喝的有点多,但是意识还清醒,很是警惕。“哥现在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兄弟啊,不是我....我不借你,我的钱被老爷子卡的死死的,我哪有啊”“这样啊,哥哥也不能为难你”“哥哥哎,你太理解我了”“不说钱的事了,听说家里让你管理着一点生意。”“不是一点好不,我现在管理这好几个门店呢,只是忒没意思,还是和哥哥在一起有意思啊”苏少杰看着萧逸很是嘚瑟。“那现在岂不是你说了算”“当然是我说了算,我说东没人敢往西”“兄弟霸气啊,哥哥正好家里却几件家具,兄弟那里刚好有,放心钱以后一定会给你”萧逸突然拍着桌子大声的喊着,把三宝和苏少杰吓了一跳,周围的人也朝着他们看了过来。“兄....兄弟这.....这”“怎么,你说了不算?”“不.....当然不是,兄弟需要什么,尽管拿”苏少杰脸色涨红强笑着,面对周围人的眼光,要面子的他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好兄弟,哥哥就知道没问题。服务员结账”“您总共消费五百八”“哎呀,出门忘带钱了,这....这”萧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服务员把目光对准了穿着光鲜的苏少杰。“阿杰今天你把账结一下,这钱和家具钱算一起,等哥有了钱一起给你”“没.....没问题”苏少杰感觉心在滴血,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萧逸这王八蛋这么坑。就在苏少杰结账的时候,萧逸一句打包,差点让苏少杰摔倒等结完账苏少杰酒也清醒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萧逸今天请他吃饭就没好事,刚开始什么借钱都是假的,目的是为了拿他的家具。然后家具拿到了,自己一顿饭钱也就没那么心疼了,这是一步步让自己往里面钻啊。要是刚开始上来就拿家具或者让自己结账自己肯定没这么痛快,五百多啊,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这王八蛋。最可气的是,苏少杰却有口难言,谁让他一口一个哥哥兄弟叫的那叫一个亲热。苏少杰这种毛头小子哪是萧逸的对手,就在他们三个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吃顿饭也不让老子省心,到哪里都能看到这破汽水,老子这辈子就毁在了这上面”萧逸心中一顿,停住了脚步。“萧逸,我先走了”“行,我等会儿去拉家具”萧逸内心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也顾不上和苏少杰虚情假意。当三宝把那个人住的地方告诉萧逸的时候,萧逸的猜测果然没错。之前那个人摔的汽水他看了,是八一厂产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是来催款的供应商。九十年代是下岗潮,不少国有企业纷纷倒闭,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八一汽水场的汽水其实并不差,国企有个通病就是经验理念差,管理不完善,设备落后。这个人必须要去见,但是不能以现在的样子去见,需要搞一身行头,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需要改善下自己住的地方才行,这么简陋的住所,萧逸是一天也受不了。很快三宝就从苏少杰那里拉了沙发、柜子、桌子椅子这些家具,这个年代用上这些的人也算是奢侈,特别是沙发。“哥,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呀,你摸摸这手感”“行了,你都说了好多遍了,跟着哥以后这些都是小事,现在把墙刷一下,掉皮的地方要修修”“好勒”萧逸和三宝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有点家的样子了,萧逸看着也不错,三宝更是眼里面充满了羡慕。三宝因为有事就先回去了,和萧逸约定了晚上碰头。小七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其他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这让她心里发慌。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萧逸,只是她推开门的时候,一下子被惊呆了。“妈妈,我们走错了?”丫丫大大的眼睛,看着屋里面。小七也急忙退了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一着急连门都走错了,只是她抬头看着门牌号,没错啊。这和她早上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雪白的墙壁,崭新的家具,看起来很是高档。和之前发霉的墙壁、空荡的屋子完全是豪宅和茅草屋的区别啊。“进来啊,愣着干嘛”“这是你弄得?”“不是我还有谁啊”“家具也是你买的?”“算是吧”小七都忘记思考了,揉了揉眼睛,生怕这一切都是幻觉。“你赢钱了?”“来,你试试这沙发,我感觉坐着挺舒服的”萧逸没有回答小七的话,而是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好漂亮呀,爸爸,这都是你买的吗,丫丫好喜欢”丫丫扑在沙发上打着滚。“你是不是又赌了”小七非但没有惊喜,而是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没,就是找我一个朋友拉了点家具,他家是做家具的”“你还有这样的朋友?”“放心,真的没去赌。”萧逸很是无奈。“真的?”“千真万确”“呼呼,吓死我了。不过还挺漂亮,终于有了家的感觉。”“爸爸,妈妈,丫丫好喜欢。软软的”丫丫咧着嘴很开心,光着脚丫子在沙发上一跳一跳的。小七看萧逸的眼神格外的温柔,这个男人真的是变了。不管这些家具花了多少钱,这个男人总算是知道顾家了。。我还在犹豫究竟去不去时,她紧接着又来了一条短信:小.弟弟,是不是要陪那个服装店的女朋友?不要担心,兰姐是想你,不会坏了你的好事的。我登时无语,对方真是老江湖,消息灵通不说,还那么善解人意,我还能说什么呢。高启荣让司机将他送回到家,一进门,他老婆冷笑着挖苦他道:“哟!局长大人今晚没有应酬啊!还知道回来?”高启荣皱眉瞪了他家那母老虎似得老婆一眼,瓮声瓮气的道:“次人家送来那个箱子呢?”母老虎问道:“什么箱子啊?”高启荣用手一划,大声的道:“还能是什么箱子,钱箱子呗!”母老虎一瞪眼,问道:“你要那东西干什么?”高启荣垂头丧气的说道:“还给人家!”母老虎惊愕的道:“为什么?送来的钱哪还有还回去的道理!”高启荣烦躁的一摆手,厉声说道:“事情没办成!不还回去给人家,怎么交代?”说完,他径直走进屋子,翻箱倒柜的在衣柜里面找到那只皮箱,掂了一下,往外面走。这时母老虎从客厅里跑进来,一把夺过去,死死攥住钱箱子,态度蛮横的道:“不行!我没听说过,吃到嘴里的肉,居然还有吐出去的道理!”高启荣这会儿正在气头,大怒道:“没帮人家办成事,还想拿钱?你以为那些都是善人?不告死我啊,你想害死我是不是?”母老虎听了后,吓得浑身一抖。她虽然蛮横,却也并不是傻,知道一家人现在能吃香喝辣,全是靠他老公当官挣来的,高启荣要是被告倒,他们一家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这么一想,母老虎攥着钱箱子的手劲儿不自觉松了……到了一品香海鲜大酒楼门外,我从出租车下来,准备今晚陪兰姐好好庆祝一番,来个把酒言欢,不醉不归。高高兴兴的踏进海鲜酒楼,按兰姐说的包厢,到二楼,推开门进去的一刹那,见穆婷婷也在里面坐着,我一看见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女孩,登时泄了气。见门推开,穆婉兰和女儿同时抬起头,还不等穆婉兰说话,穆婷婷走前,拉着我的胳膊,笑嘻嘻地道:“哥哥,你怎么才来呀。”我尴尬的笑了下,点了点头,闭门走到穆婉兰跟前,准备拉开椅子坐下。穆婉兰还有点懵,疑惑的看了看我们俩,温柔的笑道:“快坐下来吧,等你了。”穆婷婷撅着粉唇,撒娇道:“哥哥,你坐我旁边来嘛!”我见她一点也不避讳的样子,感觉有些不自在,故作平静的呵呵一笑,道:“坐哪儿都一样啊。”这时穆婉兰一脸疑惑的问道:“婷婷呀,你称呼小叶他……叫哥哥?”穆婷婷倒也挺机灵,看见我的眼色,笑嘻嘻的说道:“小泉哥哥我大嘛,我不叫他哥哥叫什么呀?再说了,你又没给我生一个哥哥,我叫他哥哥喽!”穆婉兰被女儿这么一说,倒有点害羞起来,两颊都泛起了红晕,无奈的皱了皱眉,笑着喝道:“这孩子,胡说什么呢!”穆婷婷毫不在乎的一笑,道:“本来是嘛,小泉哥哥对我可好啦。我把他当我亲哥哥一样看待呢!”将他当亲哥哥?穆婉兰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那我和小泉又保持着情.人关系,我又把小泉当什么啊?穆婉兰心里嘀咕着,觉得这关系有点乱,愣怔了一下,温柔的问道:“婷婷,小泉对你有多好啊?”我心里有点忐忑不安,眼睛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紧张之色,笑呵呵赶忙插话道:“有啥好的呢,只是我自己也没有妹妹,当婷婷是我妹妹啦!”穆婷婷甜滋滋的一笑,又露出了那两颗小虎牙,道:“小泉哥哥,以后周末没事要陪我玩噢。”我摇头苦笑,这小丫头自从和我有过亲密关系以后,居然有点食髓知味了,每隔几天会给我发信息,说想让我陪她。我只能强作镇定,随意的笑着道:“有时间再陪你玩吧,没时间不行喽!”说着,我一只手却溜到了桌下,嘴角闪过一丝坏笑,斜睨了穆婉兰一眼,放在了她的大腿,隔着丝袜轻轻抚摸起来。穆婉兰的大腿被我这么用指尖轻轻划着,感觉酥.麻发痒,有点难受,加女儿在对面坐着,又不敢动声色,只能强忍着,心里像猫爪子在挠一样痒痒的。我一瞧她神色,更加得意了,弯下身子,几乎是趴在了桌子,勾着手伸向穆婉兰裙子里面,直接朝大腿.根摸去。被我的手一触碰到敏感处,穆婉兰整个身子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反而得寸进尺,用手指从大腿.根内内的边缘处伸进去,手指一下子感觉到湿漉漉的。哇!我心里暗自窃笑,看来兰姐已经忍耐不住了,居然溢出这么多的琼浆玉液。穆婉兰乜了我一眼,用高跟鞋轻轻踢了一下我的脚,然后拉开椅子,站起身,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你陪婷婷先聊着。”我见她有点狼狈的匆匆逃离,心暗笑,等她刚一走出包厢,穆婷婷挪到了我跟前,挽着我的胳膊,撒娇说道:“哥哥,我最近可想你了。”我有些慌乱的瞅了瞅洗手间的方向,忙抬手推了推她的后背,低声的道:“婷婷,在你妈面前千万别这么亲密,知道吗?”穆婷婷咯咯一笑,仰头吹了口气,笑着道:“小泉哥哥,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我知道穆婉兰在卫生间那边等着自己,掰开穆婷婷挽着他胳膊的手,说道:“哥也去一下洗手间,你先坐一下,玩玩游戏。”穆婷婷努着嘴,嘟囔着道:“个洗手间居然两个人都去,真是的!”我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径直拉开包厢门出去,来到卫生间,穆婉兰果然站在那等着我,那火辣辣的眼神告诉我,这个风情万种的少丨妇丨已经有点饥.渴难忍了。我弯起嘴,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走到她面前,装糊涂的笑道:“兰姐,刚才踢我干嘛?怎么还不去包厢啊?”穆婉兰翻了我一个白眼,话也不说,转身进到卫生间,推开一扇门进去,幽幽地望着我。我心想兰姐真的是忍不住了,随后跟了进去,锁门。门刚一关,穆婉兰踮起脚勾住我的脖子,性.感的粉唇含住了我轻轻吮.吸起来,那柔软湿滑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被她这急不可耐的举动撩的欲.火升腾,紧紧抱住她纤细的小蛮腰,从她身穿的皮衣下塞了进去。穆婉兰满脸潮红的松开我,眼眸里欲.火熊熊燃烧,在我耳边悄声道:“小泉,姐受不了了。”我心一荡,嗅着鼻端淡淡的幽香,乐得有些合不拢嘴,脸登时露出暧昧的笑容,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在她雪白的胸脯用力揉捏了几下,悄声的道:“兰姐,你真够骚的!”穆婉兰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了,好多天没有闻到过男人的气味了,少丨妇丨那颗骚动的心寂寞的快要爆炸了似得,这一刻澎湃的激.情仿佛泄闸的洪水汹涌而下,她呼吸急促,那对饱满的玉兔下起伏,似乎要从衣服呼之欲出。我边吻着她的脖子边问道:“兰姐,想我不?想我干你不?”“想……想。”穆婉兰扬起下巴微微喘.息,感觉身子已经燥.热起来,那地方已经痒的受不了了,双手在我后背不停地下抚摸,胡乱的抓挠着。“骚.货,把屁股撅起来。”,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庄夫人居然将周思颖带到这里来。、她这是要做什么?利用周思颖,让我去流产吗?我站在那,坐下都不敢,看着周思颖,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之骄女。完美的外形,骄傲的学历,良好的家世,跟她对比,我就是个狗尾巴草。“思颖,我带你来,不是让你跟逸阳吵架!而是怕逸阳被这女人给蛊惑了!”庄夫人拍着周思颖的手,亲密无间。周思颖得体地微笑着,“伯母,逸阳跟我说过了,林小姐生完孩子就会离去。不会影响我们生活的,林小姐,是不是?”她真的完全不在意,换句话说,我这样的根本就不配做她对手。“周小姐,您放心!我跟庄总之间是有合同的。生完孩子,我自然就会离开!”我有些气愤,他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她。这一点自尊都不给我留吗?“一个女人连自己孩子都不要,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卖!既然如此,逸阳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现在就将这个孩子做了,免得生下来受罪。”庄夫人大义凛然地装好人。周思颖没有反驳,而是一脸微笑地盯着我。原来庄夫人不过是她手中的枪,她不是不在意,只不过故意表现出来的。“伯母,这好歹是逸阳的孩子,如此逸阳会难受的。还是让她生下来,我会当做亲生的。”周思颖见我没有说话,接着发力。她要做一个完美无缺,温柔贤惠的女人,这些事情,就由别人做。所以她跟庄夫人之间,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捂着肚子,不管是谁,都别想动我的孩子!“你又不是不能生,等你们结婚后,生三五个,伯母都帮你们带!”庄夫人一副好婆婆的样子,这两个人之间表演得那真是一对好婆媳。个顶个都是演戏的好手,我真得尊称一句戏精。“我的孩子,我做主!轮不到你们来决定,如果庄逸阳让我走,我保证不会多留一分钟。”我自嘲地说,面对她们的打压,我只能坚守那点可怜的自尊。如果不是当初庄逸阳非要保住这个孩子,那早就没有了。不是我死皮赖脸地跟着庄逸阳,他现在让我走,我立刻就走。但是这个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我爸死了,我妈现在不要我,这孩子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是我让你走呢?”周思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终于露出本来的面目。如果是我让你走呢?周思颖这一句话,就将我所有的盔甲击碎。她是他的未婚妻,现在驱逐小三,于情于理都是理所当然。我后退了一步,“周小姐,对不起,我跟庄逸阳是有合约的,我赔不起!”对,我赔不起违约金!这是一个留在他身边非常好的借口,我知道这样做很可耻。可我不想走!“违约金,我给你!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该明白,你的存在,是他的污点。他不需要一个私生子,让别人诟病他的私生活。”周思颖的每句话,就跟刀子一样戳在我的心上。周思颖看我有些松动,让庄夫人先一步离开。客厅就剩下我们两个人,面对她,我太缺少底气了。“庄逸阳是我的未婚夫,你跟他之间的恩怨,他解释给我听了!换句话说,正是因为那份合约,他不好意思来赶你走,毕竟你给他怀个孩子不容易。”周思颖突然又好声好语地拉着我的手坐下来。不好意思赶我走?他是要我来开,所以这些天才没有出现,电话也很少吗?“他说需要这个继承人,已经确定是个男孩!如果他真的不要孩子,可以让他亲自跟我说吗?”我真的不相信庄逸阳会做这样的选择。面对我的坚持,周思颖叹口气,伸出手抚摸着小腹。“本来我是不想打击你,但是你要真相,我就给你。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你的就不重要了,明白吗?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们后半辈子无忧无虑,这孩子的去留你自己决定!”周思颖拿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从头到尾,一句骂我的话都没有,反而做出如此周全的决定。这就是豪门世家选的当家主母的气派跟胸襟吗?原来如此,有了嫡子,谁还在乎私生子呢?可这比打我骂我还让我难受,他要我走,一句话就可以。为什么非要让他未婚妻来?“好,我走!”话都说到这份上,如果我再不走,那岂不是不识相。“需要我叫人过来帮你吗?”周思颖非常满意我的回答,这是迫不及待就要我离开。我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这里的一切都是庄逸阳给我买的。“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现在就走,这卡我就不要了,既然我选择留下这孩子,就有办法养大他!”这是我儿子,不需要接受别人的怜悯。从此以后,这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跟谁都没有关系。“逸阳这样的男人,注定身边的女人不会少。如果每一个我都要生气,那我就不能成为他的未婚妻。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会给你发请帖!”周思颖声音里都透着欢快,显得很高兴。梅子姐看着我,有些欲言又止,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跟她道别后,我没有回头,直接就离开了。我本以为自己会哭,但却一滴眼泪都没有。为母则刚,从此后我就要为肚子里的小人儿负责。没有再去住酒店,而是非常快速地租了一个房子,先安顿下来。租房子的过程中,我还遇见一个熟人,肖媛媛。瑞龙公司倒闭后,她丢了工作,最后只能在一家中介公司做会计。她看我肚子大了,主动帮忙,中介费打了个折扣,还帮我买东西。看着她忙前忙后,我知道她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当日的愧疚。很小的一套公寓房,租金便宜,小区安全,目前是我最好的选择。留着肖媛媛吃了一顿饭,听她说起杨瑞如今的惨况。他双手被废后,许琴第一时间卷走他所有值钱的东西跑路。又被庄氏集团告上法庭,赔偿损失。最后被迫卖车卖房偿还债务,跟他母亲如今住在一个又小又破的房子里。“姐,你当真跟那庄逸阳在一起吗?”肖媛媛又跟以前一样称呼我。但是这话,让我沉默地摇头。“那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你现在一个人,到时候生孩子,坐月子,可都需要人。”肖媛媛说得很隐晦,劝我打胎。毕竟一个离婚的女人,肚子里踹个娃,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我笑笑没解释,她也就没有再追问。当初离婚的那一百万,如今也就落下七十万,我还有六个多月生孩子,再哺乳一年,等到孩子上幼儿园,算起来得要三四年时间。这点钱根本不够花,所以我必须要挣钱。我现在是个孕妇,一般企业是绝对不会要我。找了好几家,才勉强有一家保险公司同意接收我,但是不给底薪,不签劳动合同,只能凭单子吃饭。公司平台上的老客户很多,一个个都要上门服务,才会有开新单的机会。《御本草令》《斗罗之赤瞳斗罗》《岳两女共夫》《疆道红尘》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极速提现彩票》。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10536_277513.html
极速提现彩票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