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胜赌城 目录共5928章

首页

百胜赌城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1050章 醒来后

百胜赌城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门上的玻璃早已稀碎,而姑娘似乎还不想停手,蛮横霸道的正用脚死死的踹门。哐哐哐。又是几声。“哪里来的疯婆子,给我滚!”苏芮毫不客气,现在家中出事,她估计是不想节外生枝,碎了几块玻璃,不想多事。可那姑娘却依旧不听苏芮的话,手中砖头朝着苏芮的身前就扔了过来。我眼疾手快,一把拉过苏芮,这才逃过了砖头的袭击。“好一个蛮横无理的姑娘,再动手,可别我不客气!”我愤愤的朝着她瞪了一眼,却引得她冷笑不止。“怎么个不客气?我还真没见过敢打我的人!”别以为你是个女的老子就不敢打你!我心里腹诽了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这些天来,被玉尺经滋养着身体,原本生锈的关节也早已灵动起来,似乎玉尺经还有调理身体的功效。就刚才那个箭步,若是普通人,根本跳不了那么远,而我,也只是一步而已,就已经来到了门口。身后苏家父女也看的十分惊讶,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有如此敏捷的步法。“好身手啊!”我不理会他们,直接开门,一把扼住了姑娘的双手。“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已经攻击上来,双手虽然不能动,但脚却十分犀利。一招撩阴腿直接朝着我的双腿之间踢去。我双腿一夹,直接把她的腿给夹在了中间。“这么阴险!那就别怪我无情了!”我双手立马变幻了姿势,朝着她的胸口袭去。她吓得不行,可跑又跑不了,本能的想去护住胸口,而我却早已一把抓住软糯。那手感,可真是不错。这可不能怪我,谁让她先对我动手的。哼!“流氓!”她脱开的双手就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我左躲右闪,双脚一放,她就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干嘛还这么亲热呢,咋的,摸了一下就要以身相许啊,那可不行,我还没答应你做我女朋友呢。”我调戏了她两句,气得她直接从我身前逃开,逃离出去好几步。她此时绯红的脸上十分好看,微微皱起的眉头,就连生气都如此动人。“臭流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哥的死你们一定要负责!”说完,她就气呼呼的上车绝尘而去。她哥的死?难道说……张家的人!我立马转头,朝着苏满城紧张的问道:“张家除了那个大哥,是不是还有一个小妹?”虽然我也能算出来,但如果苏满城能早知道,这事也就能快点办掉。况且,我也想要知道我跟张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苏满城沉吟了一下,回答道:“有确实有,不过我听说在国外啊,怎么回来了?”我心中一凛,苏满城这家伙,你好歹把事情查清楚点啊。我们的人还没进去,却发现不远处已经有好几辆车子开了过来,速度之快,恐怕不及时躲避,就要撞到门上来了。我一把推开苏满城和苏芮,几辆车直直的撞击在门上,直接把门撞的凹陷下去几分。车内,好几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居然敢对我们小姐动手,活的不耐烦了!”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彪形大汉朝着我说道。正当此时,我的脑中玉尺经无风自动,原本还合上的书页一下子打开,一页页翻了过去。书上那些动作如同印刻在我的脑中一般,根本不需要我学习,我就已经融会贯通。原本面对这些彪形大汉,我还有些抵触,但现在,小菜一碟!不过,我要使出这些招式,那可就得加钱了。我看了眼身后的苏家父女,耸了耸肩说道:“好像是来找你们的,这个就和我没关系了吧。”苏满城一听,顿时紧张不已,一把抓住我,抖得不行。“方大师,您别丢下我们不管啊,这样,我加钱!”“行吧,看在钱的面子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唐晨咧嘴一笑,重新看向彪形大汉,双手一张,挡在了两人面前。“小子,你居然还敢出头?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苦头!”车内,张家小女也跟着就走了出来,狠狠的瞪视着我,似乎要把我吃了一般。彪形大汉在张家小女一挥手之下,便朝着我的面前冲了过来,速度相当快,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已被打的七荤八素了。但他们的拳头到达我的面前时,却没有任何作用,我的身体如同自己在寻找轨迹一般,居然自然的就躲过了他们的挥拳。而后,我的眼中似乎也能找到他们的破绽一般,在他们伸出拳头的一刻,我的拳头直接攻击到了他们的薄弱地位。腋下和裆下成了我攻击最多的地方,那几个彪形大汉连一拳都没能打中我,却都已经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起来。我拍了拍手,喃喃自语道:“可以,我居然如此厉害!”张家小女见状,也是有些怕了,躲进了车中,可没人开车,她又跑的到哪里去。我缓缓走向车子,拍了拍她,问道:“喂,还要不要打我了?”她愤愤的盯着我,似乎到现在都不肯认输。“你是张家的小女儿?”“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谁让你帮苏家的!”她还理直气壮,十分嚣张。我一把捏住她粉粉的脸颊,扯了一下。疼得她捂着脸害怕的看着我,却又不敢对我有任何造次。“我现在问你,不是你问我!”“是,我是张家小女儿,那又怎样!苏家和我张家有仇!”“好,那我再问你,苏家是不是用了什么风水之术?”“哼!你最好别帮,要不然,郑叔不会放过你们的!”郑叔?原来那名地师姓郑啊,既然如此,那我还真得好好和他斗上一斗!“这样吧,我今天就放了你,明天我亲自登门拜访,怎么样?”苏家小女思索了一番,点头答应下来。我几脚就把地上的彪形大汉踢到了张家小女的面前,几人抱头鼠窜,一个个的上了车。“喂,你叫什么名字,我明天来总不能不知道吧。”“张敏韵,那明天我恭候大驾!”说着,张敏韵别着头就被车子带离了苏家门口。这时候,苏满城跑了上来,似乎是他打败的对方一般,气喘吁吁,对着汽车远去的方向破口大骂。“方大师,你怎么能放跑他们呢!”“难道还绑架在这里?你们两家的事我是不是得知道一些了。”我目光深邃,朝着他看去,看的他浑身都有些颤抖,最终还是重重的叹出口气来。“方大师,您里面请。”苏满城说着,随即把我请进了屋中,经过他的一番叙述,我也终于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原本苏芮是要嫁到张家的,当时说的是嫁给大哥张子峰,后来因为张达明一直恳求张家爷爷,所以爷爷到最后答应他,把苏芮嫁给他,不过张达明这家伙确实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就算是张家人,也知道这件事。。我微微一愣,诧异地道:“捣乱?是些什么人?”小芳皱着眉头,忿忿地道:“还不都是那些街面的混子,其有个叫大勇的,看了嘉琪姐,三天两头地往咱们这店里跑,赶都赶不走。”我胸口的火气逐渐升起了,沉声问道:“有那个人的电话吗?”小芳摇了摇头,赶忙道:“小泉,大勇在这边挺有势力的,你可别去招惹他。”我摆了摆手,微笑道:“小芳,你别担心,我是想和他聊聊,劝他别闹事儿。”小芳连连摇头,有些害怕地道:“不行,他们那些人都不讲道理的,别到时候打起来,那样你会吃亏的。”我微微一笑,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小芳,没关系,你尽管打电话好了。”“还是不要……”小芳刚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变,拿手指着不远处,焦急地道:“真糟糕,他又过来了,这人可真是麻烦。”我抬起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见斜对面的街角处,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冷冷一笑,轻声道:“没事儿,来得正好,倒省得我去找他了。”小芳顿时紧张了,拉住我的衣角,忙不迭地劝道:“小泉,千万别冲动,你要是真得罪了大勇,咱们这服装店可开不下去了。”“那不一定!”我冷笑了一下,回到店里,坐在桌子后面,拿起一张报纸,随手翻了起来。那混混很快走了过来,站在门口,往里面瞅了几眼,皱眉问道:“小芳,你们老板娘呢?”小芳赶忙陪着笑脸,道:“大勇哥,我们老板娘生病了,这几天没有过来。”“生病了?”那混混满脸不悦,一把推开小芳,拉了把椅子坐下,骂骂咧咧地道:“切!怕是在装病吧,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不相信,她还能一直躲下去!”这时我把报纸放下,淡淡地道:“你找老板娘有什么事情?”那混混转过头,斜眼睨着我,语气不善地道:“你他妈算是哪颗葱?我凭啥要告诉你?小子,少管闲事!”我笑了笑,气定神闲地道:“我是老板娘的弟弟,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是一样。”那人撇了一下嘴,满脸不屑地道:“那可不一样,我劝你快点打电话给你姐吧,告诉她,说她再不来,这服装店的生意可要干不下去了,准备关门吧!”我一扬眉毛,厉声的道:“你什么意思?”那混混站了起来,走到桌边,双手扶着桌面,恶狠狠地瞪着我,道:“什么意思?意思是让你传个话,明天午之前要是再见不到她,我把这个店给砸了,让她喝西北风去!”我腾地站起来,但还强压着怒火,以尽量和缓的语气道:“朋友,别做得太过份了,要给自己留一点退路!”“留一点退路?”那混混嘿嘿地冷笑了几声,拿手敲打着桌子,轻蔑地道:“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这条街,有哪个敢不卖我大勇哥的面子?”我不动声色的走前,猛地抬手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他的鼻梁,怒喝一声,道:“老子敢!”那家伙被我揍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顾不鼻血长流,发疯般地冲过来,抡起胳膊打,大声骂道:“你他妈到底谁?混哪片的,居然敢跟老子动手,不想活了是吧?”我挡了几下,闪过身子,敏捷地绕过桌子,瞅准机会,飞起一脚,把他踹了个筋斗,低声喝道:“老子是谁不重要,不过,你要敢再到这边闹事儿,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那人摔得七荤六素,眼冒金星,好半天才从地爬起来,用手捂着小腹,虚张声势地恫吓道:“小子,有种的你别走,咱们等会见真章!”我点了点头,回到桌后坐下,拿起报纸,擦了下桌子的血迹,轻描淡写地道:“没关系,你尽管去找人,一个小时之内,我不会离开这家店。”“靠!你牛.逼,真有种别跑,在这等我!”那人回头骂了一句,狼狈不堪地跑了出去。小芳在旁边看傻了眼,这时忙奔过来,哆哆嗦嗦地道:“小泉,坏了,你惹大麻烦了,等会他们那些人过来,非把这里砸了不可,这下可怎么办啊?”我微微一笑,没有吭声,而是摸起话筒,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低声说了几句,放下话筒,微笑道:“没事儿,能摆平,等一会我也有朋友过来。”小芳愣了一下,脸色煞白,惊慌失措地道:“这下糟了,等会非闹出人命不可!”我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要是害怕,先走吧,等会我来帮你锁门。”小芳急得直跺脚,赶忙奔到门口,向外张望道:“好了,你既然不听劝,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去隔壁店里等会,要是事情闹大,你记得马报警。”我点了点头,走到门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拿着一张报纸,向外查探情况。约莫十几分钟的功夫,见几个手拿木棒的小混混,大声喧哗着朝这边走来,这些人走在路很是惹眼,路人纷纷停下脚步,向这边张望过来。我微微皱眉,拎起椅子,堵在门口,准备自己先顶一阵子。那个叫大勇的抬手一指,大声吆喝道:“是这小子,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众混混听了,发出一阵叫喊,蜂拥着奔跑过来,刚刚冲到一半的距离,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后发先至,‘吱嘎!’一声停在服装店的门口。“靠!丨警丨察来了,快闪人!”几个混混见事不妙,叫嚷一声,扭头要跑。警车的车门打开,徐海龙跳了下来,向这些人招了招手,大声喊道:“靠!都不许跑,曹军,秦永泰,刘大勇,李辉,你们几个混蛋,给老子滚过来!”被点名的几人面面相觑,都丢下棍子,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徐海龙摘下警帽,拿手往服装店里一指,黑着面孔道:“都滚进去,抱头蹲下,等会再收拾你们,兔崽子,还反了不成!”这几个混混都是打架斗殴的惯犯,进公丨安丨局跟回家一样频繁,自然认得这位刑警队的副队长,因此,也格外听话,众混混早没了刚才的威风劲,都耷拉着脑袋,规规矩矩地进了店里,各自靠着墙边,抱头蹲了下去。徐海龙进了屋子,冲我点了点头,笑着道:“小泉,没受伤吧?”我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还好你来得及时,要不然,这些家伙真能把店砸了!”徐海龙点了点头,走到墙边,拎起刘大勇,左右开弓,啪啪地抽了几个响亮的嘴巴,低声骂道:“大勇,刚出来才几天?你又得瑟起来了,是打算三进宫啊?”刘大勇知道自己闯祸了,不敢反抗,而是低眉顺目地道:“徐队,真是抱歉,是兄弟没长眼,惹了您的朋友,我这给他赔礼道歉。”徐海龙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脑门,厉声道:“记住了啊,下次遇到我兄弟,要绕道走,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剥了谁的皮!”刘大勇缩成一团,连连点头道:“徐队,小泉哥,都是兄弟的错,还请两位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徐海龙哼了一声,转过身子,扫视着其他人,叉腰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再敢来这家店里闹事,被我抓到,一定严办,不蹲个三五年,谁都别想出来!”。  足足数十人之多!乌压压一片,凶煞滔天,仿佛一群西装暴徒,令人胆颤。“大姐,出什么事了?”为首的那名大汉,虎背熊腰,整个人犹如一座铁塔一般,泛着凶煞之气。他,便是血玫瑰手下第一号战将——黑虎!堂堂的地下拳王,江市威名赫赫的狠人。这一刻,酒吧内的音乐,消失了,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尽数聚焦在血玫瑰的脸上。惊骇!疑惑!所有人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会露出这般失态的神情。“快!会所清场!我们的BOSS到了!”什么!听到血玫瑰的这句话,无论是黑虎,还是周围的所有顾客,全部愣住了。BOSS?众人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何种人物,才有资格被堂堂血玫瑰,称为BOSS?哗!一瞬间,整个一楼内的所有顾客,全部沸腾了,一个个骇然欲绝。然而,依旧未止。血玫瑰当下继续说道:“黑虎,派人守着号包厢!严禁任何人打扰BOSS!”!听到这话,一道道目光,纷纷看向二楼的一个包厢。众人的心头更是掀起了惊天骇浪,他们知道,那一个包厢内,竟然进了一条足可轰动江市的一条狂龙。只是对于外面的一切,包厢内的所有人,根本无从得知。而此刻,一道道充满着嘲讽和鄙夷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林凡的身上。“靠!原来他就是我们白伊女神的老公?天哪,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尤其,这牛粪还不新鲜!”“谁说不是呢!你看看他,穿的什么破烂玩意!这不是来丢人的吗?”“……”一道道议论声,在包厢内响彻起来。足足十几名老同学,尽数在暗暗奚落嘲笑林凡。尤其,这些人的声音虽然压低,但是依旧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仿佛林凡这一刻,成了所有人嘴里的笑话一般。看到这幕!温倩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她早就劝这个废物不要来,现在怎样?丢人吧?难堪吧?哼!想到这里,温倩当下一招手,将所有的嘲讽和奚落,压制下来后,对着在座的老同学说道:“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们校花女神白伊的老公——林凡!”轰!话语一落,顿时包厢内的嘘声、嘲笑声,瞬间涌起。然而这还不止,温倩继续满脸玩味的说道:“另外,刚刚来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的车,乃是天龙集团大少徐子恒以及会长独子张天的兰博基尼!而肇事者,便是林凡!”什么!听到温倩的这句话,所有人全部吓懵了。被撞的可是徐子恒和张天的兰博基尼!天哪,谁不知道两大恶少威名?而这个废物,不仅得罪了两大恶少,竟然还大摇大摆,来参加同学会,这不是要连累他们吗?一瞬间,周围的不满声和喝骂声,更是此起彼伏,每一个人看向林凡,犹如再看一个小丑一般。群情激奋!“温倩,你……”白伊的俏脸,惨白一片。刚刚进来之前,她将车祸的事情,告诉了温倩,原本想着让温倩帮自己想想办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闺蜜,竟然转眼便告诉了大家。温倩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拉着白伊,安慰说道:“白伊,不用担心!我们林光耀班长,可是天龙集团的部门经理,和徐子恒大少关系极深,有他帮你说话,自然安全无事!”说着!温倩不由看向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相貌英俊的青年:“我说的对吗?班长!”林光耀!便是以前白伊的班长,同样,也是白伊最为狂热的追求者之一。林凡可是知道,之前很多次,林光耀给白伊送花,甚至光明正大去白伊家,要接送她,都被白伊统统拒绝。听到温倩的话语,白伊的精神一振。她这才想起来,林光耀确实在天龙集团任职,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和徐子恒有交情。当下,白伊不由满脸忐忑的看向林光耀,紧张的问道:“班长,您能帮我和徐大少说一下吗?林凡他真的是无心的!”机会!看着白伊紧张而又不安的神情,林光耀的心头,狂喜至极,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女神还有求着自己的一天。只是,帮那个废物求情?做梦!虽然林光耀心头冷笑不已,但是脸上却浮现出浓浓的热情笑容:“没问题!白伊,这是一件小事,我和大少打个招呼就好!”“真的吗?太好了!”白伊听到这话,俏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喜色,感激的对着林光耀说道:“班长,真是太谢谢你了!”白伊感激莫名。只是,林凡却是看到,林光耀揣着裤兜的手,不断的转动,显然在暗暗发着讯息!不用猜,林凡也可以确定,林光耀在向徐子恒报讯!这一幕,不由让林凡看向林光耀的眸光,阴冷了几分。与此同时!就在林光耀发讯息的时候。整个江市,已经彻底的乱成了一团。政府部门、丨警丨察系统的一辆辆车,在大街小巷,不停的寻找一辆奔驰。天龙集团,一个个高层领导,坐着豪车,满大街的寻找林凡和白伊。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在这段时间内,徐子恒和张天的额头汗水,仿佛打开了水龙头一般,哗啦啦,不断的流淌。他们的老子,每隔几分钟便会打来一次电话,每一次都是骂的狗血淋头,这让两位恶少,简直疯了。“该死!这位林先生,究竟有什么恐怖的背景!怎么会让我爹,吓成这样!”徐子恒的面色,闪烁着惊恐。他老子已经发话!若是得不到林凡的原谅,那么他将被赶出家门,一刀两断,彻底沦为弃少。不仅是他!一旁的张天,更是差点被吓哭了,他看着徐子恒,满脸绝望的说道:“子恒哥!现在怎么办?我老子已经发话,要是得不到林先生的原谅!他真要弄死我!绝对是真的!”恐惧!张天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自己老子如此疯狂,他有一种预感,若是自己没有得到林凡原谅,他真的会死。听到这话,一旁的徐子恒,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而就在他想要安慰一下张天的时候!滴滴!一条短信的声音,响了起来。“玛的!哪个王八蛋这么不识趣!有消息不知道打电话吗?发个屁的短信!”徐子恒心头怒火更胜,骂骂咧咧的拿出了手机。顿时看到,短信来自林光耀。“林光耀这个王八蛋,这个时候给本少发信息,若是没有重要的事,看我不剥了他的狗屁!”徐子恒脸上森然涌动,手指一点,将短信点开!“少爷,姓林的在盛世包厢!速来!”轰!当看到这条消息,徐子恒的身体,不由狠狠一颤。紧接着,无边的狂喜,瞬间涌上心头:。经理这时候似乎是想跑,他的鼻子里一股子阴气慢慢流淌出来,这可让我看的清清楚楚。想跑?连毛都没有!我朝着经理看去,阴气流出的速度更快了,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阴气完全流出,居然在经理身边形成了一个人形来。而经理,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已然是昏厥了过去。人形越来越真实,虽然只是个影子,但依旧还是能看出人的样子。她的身材很不错,化成人形后,我也看清楚了她的样貌。明显是一个女人,而且长得相当不错。那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神幽怨,不停的朝着我磕起头来。怎么回事?怎么还给我磕头呢。“大师,求求您,放了我吧!我是这个KTV里的公主,是他们害死我的!”她说着,就指向了经理,眼中的愤怒看的出她说的话并不像是假话。身后苏芮见到有鬼魂,也吓得不行,躲在我的身后,可依旧还是有话想说。“方易,快!快杀了她,她是个鬼啊。”“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再说了,杀不杀她是我的事,鬼也有好坏!”我愤愤的朝着苏芮瞪了一眼,她也不敢多言了,吐了吐舌头,依旧躲在我的身后。“好,你说说,他们为什么要害死你?”我朝着女鬼问道。“我们身份低下,在这里,就是那些老板的玩物,可为了生存下去,我们也没办法,哪知道经理他根本不是人,居然连一分钱都不给我们,生病了就只能活活等死。”她说完,声泪俱下,整个鬼身都微微淡化,似乎是因为啜泣造成的。听完她的话,我也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徐幽幽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对她的遭遇也是深有体会。“行了,起来吧,以后别害人了,那你们为什么会被封在这里面啊?”女鬼停止了哭泣,随即说道:“你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个人呢,所以,我们出来后就附身到了这几个畜生身上,后来才发现你不是,对不起,我们是被一个和你一样的高人困住的。”女鬼似乎也不知道太多信息,看样子,之后身后的苏芮知道内容了。我偷偷的朝着苏芮看了一眼,发现她眼神闪烁,那我知道该问谁了。“好,你们也是可怜人,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们上路,到了下面,好好做事,争取早日投胎。”我说了一声,他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那个头牌身上的女鬼也紧跟着就出来,跪在了我的面前。我在脑中玉尺经中翻阅一遍,从中找到了照度和转世两条符咒,但是转世这符咒我还画不了,我的能力还没到这个地步。超度符,我却能画出来,比较简单。我随便从地上捡起两张黄纸,用朱砂笔在上面描绘了一番。超度符瞬间成型,在我眼中亮了一下。我扔出超度符,那符箓晃晃悠悠就贴到了女鬼的身上,与此同时,半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圆形的洞口,似乎是在接引她们进去。那两个女鬼再次朝着我磕了好几个头,感谢我的所作所为。“去吧。”我双手掐了个法诀,催动超度符,女鬼化作一缕青烟,飘进了洞中。送走女鬼,洞口便消失了,苏芮深深的望着我,眼中充满了兴趣。“还看我?你难道没有话想对我说?”我反问她。苏芮脸上羞红一片,把我带到这里来,又做了这么多事,胸口还有个小鬼护着,这明显就是想让我做挡箭牌啊。“我……我没有啊。”“没有?那算了,当我没说,你苏家的事以后自己去处理吧,还有这里是张家的地盘,死了这么多人,我看你怎么解释!”她听我这么一说,吓了个半死,哭丧着脸,一把抱住了我。那绵软不停的在我身上蹭着,弄的我都有些心猿意马。“方大师,方哥哥,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们苏家啊。”我冷哼一声,这钱还真不是好拿的。“瞒着我?你觉得我还会帮你苏家?”说完,我朝着门口走去,此时,门已经能正常打开了。“可是……可是这里怎么办?”她指着地上的尸骨还有断臂残肢。她似乎有些惧意,但我还得装出一副风淡云轻,高深莫测的模样:“我会怕一个小小的张家?”我背手走出房间,苏芮也害怕的跑了出来,跟着我就走出KTV,像是没事人一般。而此时,天色已暗,我为了装的像一点,朝着苏芮说道:“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以后别来找我,若是你还敢来打扰我,别怪我对你无情!”说完,我便打了个车,扬长而去。一次次的骗我,我却在帮你,当老子是什么啊!哼!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这个张家是否是我想找的张家,但我自己会去找,苏家在这里面掺和,还是免了。打车回到家中,我径直走进了旧楼里,今天似乎徐幽幽并没有客人。“幽幽,开下门,我回来了。”我拍了拍门,生怕里面有人,所以还是朝着里面喊了一声。也就一分钟功夫,她就出来开了门,见我回来,脸色却不太好。“哟,今天看样子心情不好啊,家里出事了吧?”她十分惊讶的看着我,她就认为我只是个普通的混混,一天到晚在外面无所事事。可她不知道的我其实有了玉尺经后便再也不是个凡人,而是一名真正的风水大师!“你怎么知道的?”她反问道。“从你的父母宫看出来的,你父亲应该生了不小的病。”我随口一说,便走入家中。她听完,更为相信了,那应该我说的没错,我本想进到自己房间的,却被她一把拉住,牵扯到了沙发上坐下。“你快说说,你可真是神仙啊,居然都说准了,我父亲到底怎么样啊,我妈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寄钱回去,我爸现在住院了,可是就没跟我说到底生了什么病。”这我哪里看的出来啊,我要知道是什么病,那我真是神仙了,而且是千里眼,顺风耳!我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可是她依旧不依不饶,一定要我说个清楚。“我饿了,晚上没吃东西。”她赶忙起来,到冰箱里拿了晚上吃剩下的东西送到了我的面前。“你就拿这些东西招待一个大师啊,这也太吝啬了吧。”“那家里只有这些嘛。”她显得十分委屈,见她如此,我也就没再多强求。我一边夹着眼前的剩菜剩饭,一边指了指她的左额头说道:“你看看你这里,昨天还好一点,今天就晦暗了很多,这地方表示你父亲,现在就是他生病了,所以才会这样,懂了吧。”她又十分焦急的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啊?”“这个嘛,我只能看,要解决的话……”我说了一半,话就不说下去了,又想让我白干活,我可不干。她似乎还不明白,居然拿起身边的餐巾纸主动帮我擦掉嘴角的污渍,弄的我都有些尴尬了。算了算了。,他每次看起来都非常疲倦,工作真的那么累吗?累到都不想跟我多说几句话吗?今日的事情,我是真的很害怕。想让他多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可终究是奢望。他对我不过是温柔的慈悲,等这个孩子生出来,我们之间就会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他甚至不会想起,一个叫做林靖雯的女人。我裹着被子缩在床的一边,如同裹住我的心严禁它不由自主地动起来。不行,关于照片的事情,我必须要跟他解释,如果传出去,那是不是会对他造成影响。我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叫醒他,看着他睡眼朦胧的样,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下。“怎么呢?肚子疼吗?”庄逸阳有些紧张地问,没有发火,这让我胆子大了一些。刚刚为所欲为时,怎么不见他担心孩子!但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敢说,将照片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另外许琴跟杨瑞要敲诈的事情,也一并说了。“放心,有人会处理。不会爆出来的!”庄逸阳听完,立刻就打电话,让别人去处理了。可我还是很担心,杨瑞被打断双手,会就此罢休吗?她们会乖乖地将手机照片全部都删除吗?处理的那个人,会不会看我的照片?脑子里全部都是乱七八糟的事,完全没有办法睡。却不敢再问庄逸阳,他都确定的事情,我再问,那就是在质疑他的能力。一连三日,庄逸阳都没有来,我想问事情的进展都没办法。我等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庄夫人。雍容华贵的庄夫人,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卑劣的女人。“几个月呢?”庄夫人看着我微微隆起的肚子,眼神里带着明显的厌恶。这可是她的孙子,怎么跟看仇人似的。我迟疑了一会,她身后的中年妇女立刻吼道,“夫人问话,还不快点说,我看这准不是大少爷的孩子!”“周!”虽然我很不爽这个中年妇女的话,但是面对庄逸阳的母亲,我还是得恭敬,不能带给他麻烦。庄夫人看了看我的肚子,“这看起来可不止周,齐妈联系医院,马上抽羊水检验DNA,我可不允许任何人混淆庄家的血脉!”那中年妇女马上应下,完全没有人问我的意见,立刻就约好医院。然后就要拉着我去做,前几天杨瑞的事情在前,我可不敢再冒险。如果她们是让我打胎呢?“对不起,等庄先生回来,我再去配合!”我喊来梅子姐,哪怕是面对庄逸阳的母亲,我也不能让她来决定孩子的生命。庄夫人很诧异我居然敢顶撞她,立刻怒了,“你们两个拉她上车!”这就等于来硬的了,梅子姐也没有拦住。我就这样被带到了医院,医生先给我做了个B超,非常肯定地对我们说,“胎儿刚满周,不符合抽羊水的标准。等过两周再来,现在风险太大!”听完,我就放松下来。这不是我不配合,是医生说不行。“周就产生羊水,现在周抽不出来,那就是你们没本事,换你们院长来说话!”庄夫人可没打算这样就放手,那是一副今天必须要抽的架势。我偷偷给庄逸阳打电话,手机立刻就被没收了。医院院长也解释了半天,现在如果抽,流产概率非常高。他们付不起这个责任,除非我们自己签署免责书。庄夫人拿着免责书,让我签,我是死活也不肯签。“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好吗?这真是您的孙子,我不能冒险!”我捂着肚子,绝对不能让他们伤害我的孩子。然而我的哀求却没能让他们放过我,那是直接拽着我的手,摁了手印。我趁着护士不注意,抓了一把剪子,直接抵着喉咙。“谁敢动我的孩子,我就死给你们看!”我不是吓唬她们,剪子直接戳破喉咙,血顺着剪子跟手往下滴。庄夫人很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如此刚烈,冷着脸呵斥到,“如果是我们庄家的孩子,就不会如此脆弱。你这是不敢验,骗庄逸阳吗?”呵呵,我冷笑着。“您怕不是庄逸阳亲妈吧!弄死他的孩子,对您有多少好处,让我猜一猜?让您儿子多分点钱?”我在庄逸阳眼中有些蠢,可不代表我真是傻瓜。庄逸阳跟我签那样的合约,也不止一次地说过,他需要一个继承人。如果是庄逸阳的亲妈,那必定会对我肚子非常重视,根本不会如此冒险。“混账!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方式吗?”庄夫人被我撕下伪善的面具,有些气急败坏。“我不记得有你这样的长辈!”庄逸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让我顿时有了支柱,只要他在,那么孩子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庄夫人见到庄逸阳脸色那是更难看,当着这么多人,被庄逸阳弄得下不来台。“我是带着你父亲的命令来的,我调查过她的资料,她是怀孕后离婚的,这孩子极有可能不是你的!”庄夫人指着我的肚子,不屑一顾地说。庄逸阳没有理睬她的话,让护士赶紧给我包扎伤口。他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转身对庄夫人说,“那就请你告诉我父亲,我的孩子我能认出来,他呢?”拉着我,直接大步离开医院。在医院门口,我突然停下,不确定地再感受一下,真的,是真的。“哪里不舒服?”看我停下,庄逸阳也有些紧张。“他动了!”真的动了,我感动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谁?”“孩子!”我话刚说完,庄逸阳居然就在医院大门口蹲下来,脸贴着我的肚子,去感受新生命的神奇。胎动让我跟庄逸阳一路上都充满着惊喜!在车上,他还要伸出手不断地抚摸我的肚子,第一次露出如此纯粹的笑。本↘书↘首↘发↘追.书.帮↘不过小家伙,就在那一刻动了,后面就没有跟爸爸互动。“今天你做得对,无论是谁,都不能伤害我的孩子。”庄逸阳对我今日做法非常肯定,眼神也更加真诚。不再是以往那种看似温柔,实则非常疏离。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一次事件后,他对我有了质的改变。会主动地关心我脖子上的伤口,甚至还会带点女孩子爱吃爱玩的东西。给我苦闷的生活带来许多小惊喜,我对他越来越多了依赖。只要一天见不到他,就会想念,会在他出差的时候担心。这种感觉,是喜欢,是爱。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深陷,明知道爱上这样的男人,无异于飞蛾扑火。可我还是无时无刻不被他吸引。一连几天,庄逸阳都没有来,他打电话说,周思颖回阳城,所以他必须要陪着。他陪着未婚妻,我这个见不得人的小三自然就得藏起来。如果没有第二次,我可以自欺欺人,第一次是意外。可是第二次我明明就是心甘情愿的,我坐在沙发上,拽着一朵玫瑰花。脑海中不断去想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接吻,上床,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奴家有猫初为人》《欲望的迷雾》《岳两女共夫》《西游:开局成为唐三藏》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百胜赌城》。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97215_469186.html
百胜赌城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