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户小额借贷秒下1000的有吗 目录共8575章

首页

黑户小额借贷秒下1000的有吗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2626章 醒来后

黑户小额借贷秒下1000的有吗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太阳才一落山,呼啸的北风就把茫茫原野抽打的周天寒彻,医巫闾山下的荒村野岭便都在这冷风中变得越发朦胧起来。然而那北风又似乎吞不尽后山草房中的点点火光,虽然是在后山背风处的一所茅屋中,可前山一闪一闪的红光却仍然依稀可见。片刻后,轰天而起的炮声猛然间就将山岭震得微微发颤,韩大肚子才把一口半生不熟的烤羊肉撕到嘴里,被炮声一震又掉在火炭里,让韩大肚子心疼不已。他不甘心的将羊腿肉从火炭里拎了出来,左吹右吹,可那上面的火灰已经沾在了羊油上,死活抱着羊油不撒手,让韩大肚子一点办法也没有。正这个功夫,又是几声凄厉的炮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好在韩大肚子早有准备,手里的半截羊腿总算是保住了,可浓眉大眼下的一张猪肚子脸却在炮声中涨红起来赧然骂道:“他妈个巴子的!这还没完没了了呢!”起身摸了摸腰上的杀猪刀,一扭头:“你还吃啥呀?”他这话是问向对面的田豹子的。火光下,田豹子清朗白皙的脸上横竖画着几条黑道,眉宇间那种淡定自若的神情与他二十几岁的年纪显得极不相称。炮声中,他正捏起一把花椒面均匀的撒在羊腿上,又放在火上反复薰烤,喂炮了花椒面的羊油被火一熏,顿时香气扑鼻。但田豹子仍不罢休,又抓了把盐面撒在羊腿上,嘴里却可惜的说道:“还是差点事啊,没孜然,味不够啊!”韩大肚子吃东西从来不象田豹子这么讲究,对他而言,有的吃就不错,就算再没有味,可毕竟是肉啊。以前虽说韩大肚子是个杀猪的,可同昌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韩大肚子一年到头除了头蹄下水外,也吃不到几斤猪肉。“我说,外头这鬼子的小钢炮可就没消停啊!”韩大肚子心里早已火烧火燎,拿眼睛往外面扫了扫,可他们的位置是老爷岭的后山,勉强能看到一点点火光,能听到一点声音,但山前到底打成什么样了,韩大肚子却根本搞不清楚。“我说,一会儿你上厨房看看,没孜然了,整点面酱也行。”田豹子的眼睛里只有羊腿,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还是摇了摇头,“味不够,吃上了也不是那么回事。”田豹子忽地觉得不对劲,一抬头,看着抽出杀猪刀的韩大肚子,转身向外走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站住!把刀放下!看把你急的,鬼子也不是头一回来,王老道那个老油条啥时候吃过亏呀?”“嗯,到也是……”韩大肚子也点了点头,把刀复又别在腰上。算算日子,这王老道带着人打鬼子,也小半年的时间了吧,但鬼子一直没在王老道身上占着便宜。尤其是去年年底的时候,王老道还带着人在牵马岭下打了个埋伏,把鬼子过冬的粮车给载了,听说气得鬼子直冒烟,可照样也没把王老道怎么着。“但是吧……”又是一阵炮声传了过来,韩大肚子却越发的不放心了,翻了翻眼睛,盯着田豹子说道:“头几回鬼子来的时候,可没这么开过炮啊。你听听外头,少说得有百八十门小钢炮吧?照这么打下去,打到天亮的话,山头可就给轰平了。”“你就替小鬼子吹吧!”田豹子没好气的看了韩大肚子一眼,“你别听着外头响,最多六门炮,而且只有两门步兵炮,剩下四个全是掷弹筒,说实话连炮都算不上。掷弹筒这败家玩意就专门蒙你们这帮外行的,那玩意打得快,要是熟练炮手的话,一分钟能打四到六发炮弹出来,听着可不就响?其实屁用没有。”“啊?”韩大肚子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脑袋却晃得溜圆,“你可别逗了,小鬼子鬼精鬼精的,你说的啥筒要是光能听响却打不着人的话,小鬼子还能一口气弄这四门?弄两挂炮仗不更响?”“到也不能说一点用没有。”田豹子略有所思,“掷弹筒这玩意,说是攻城拔寨吧确实不行,可要是到了对攻战场上,那就成了步兵克星了。那玩意缺德就缺德在能拐着弯打人,让它瞄上了,猫在墙边树后头都不好使,有时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我操!还能拐着弯打人咋的?”韩大肚子顿时把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这得是多缺德的人才能弄出这么缺德的炮来呀?”这样说着,韩大肚子心里越发的没底了,只是拿眼睛不停的往外头瞄,可惜这里是后山,再怎么瞄他也看不清前山的情况,“我说,听你说得头头是道的,要不咱也别在这猫着了,要上前头……”“上前头干啥去?送死去?”田豹子却不理会韩大肚子这份心,“这仗还没开打呢,看把你给急的。就你这样的,上了前头也是吃枪子的命。”“你可拉倒吧!”韩大肚子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现在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你听听外头,这驴粪弹都是炸成八瓣了,还没开打?你耳朵里面塞羊毛了吧?”“哟呵,不服是吧?”田豹子正慢条撕理的将一缕羊肉从羊腿上撕下来,扔到嘴里品了品,可能觉得味还是不对,便又摇了摇头,继续把羊腿架在火上烤,“行啊,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今天本道爷就免费教教你啥叫打仗,尤其是小鬼子是咋打仗的!”“你就吹狼皮去吧!”韩大肚子一张嘴差点撇到后脑勺去,“王老道都说了,一本《上善经》你背了三个月都没背下来,就你还懂打仗?你懂打仗,人家王老道的‘穷党’咋没把你给招去?你也就是个偷羊腿的贼道。”“唉呀!来劲了是吧?你把羊腿给我放下!”田豹子伸手就去抢韩大肚子手里的羊腿。韩大肚子一边躲,一边连连求饶:“田道爷,我错了,我错了不行吗?你说,你说吧,都听你的。”“你个完蛋样吧!”田豹子这才坐整了身体,“好好听着。这小鬼子打仗有个规矩,象你这脑袋我多说了你也听不懂,就一句话: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韩大肚子挠了挠脑袋,“那你这意思是说,现在就是炮兵轰的时候呗?鬼子的步兵还没冲呢?”“这不废话吗?”田豹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前边响着大炮,步兵还冲个屁呀?”“也对。”韩大肚子到是没脾气,“也不能自己人炸自己人那。那照这么个意思,一会儿炮声停了,开始响枪了,这仗才刚打起来……”韩大肚子话音没落呢,果然山前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而炮声果然停了。韩大肚子顿时对田豹子一脸的佩服:“现在开打了是吧?”哪知连问了好几声,田豹子却不说话,仿佛在听着什么,连羊腿的一面发出焦糊味都没有发现。“我说!”韩大肚子觉得不对劲,别的到好说,好好的羊腿烤成焦炭,那可太白瞎东西了。“不对呀!”田豹子却突然说道,“鬼子咋还先打的蜈蚣沟呢?”“啊?”韩大肚子闻言也是一愣,“蜈蚣沟不是李白脸的地盘吗?哎……你咋知道鬼子打的蜈蚣沟?你……你别告诉我,你光听听枪声就知道鬼子打哪!”。原来这声音是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居然是这种感觉,到底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胡耀祖心里骂着,知道自己永远回不来了。“都站好,和刚才一样,手搭着前面人的肩膀往前走。”零零幺在喊,胡耀祖也只好跟着走,因为他清楚,逃跑就是找死。几分钟后,零零幺说,“现在,你们可以摘下头套了。”胡耀祖高兴地一把将头套扯下来,两秒钟以后,他失望了,因为,车厢是封闭的,根本看不到外面,他们同样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编号坐下。”零零幺又喊一声。“是。”然后整个车厢寂静无声,大家就像僵尸一样,低头默默寻找自己的位置。没人问要去哪里,没人聊天,到点就有人送吃的来,吃完还有人收走,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火车开了两天两夜,除了轰隆隆的车声,车厢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时不时地,胡耀祖会产生一种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感觉。终于,零零幺说话了,“现在,大家戴上头套,开始下车。”话音刚落,火车停了下来,胡耀祖他们一群人下车,转乘汽车,汽车又开了一天,“我们到了,可以把头套摘下来了。”胡耀祖摘下头套,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他将手放在额头稍微遮挡,看向周围。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得刺眼,面前是一片湖泊,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却看不到边际到底在哪儿,偶尔几只大鸟从水面掠过,不知道是否捉到了鱼,很快又飞向高空。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树林,稍微往里走一阵,就能看到林间有大大小小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木板或者竹子搭建的,属于吊脚楼一样的干栏式建筑,底部腾空抬高了一部分,没有直接着地,这样就避免了蛇虫鼠蚁进房间,也减少湿气侵袭。总算回到正常的世界了,总算不用暗无天日地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了,胡耀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稍微感慨一下,“所有人,快速找到自己的房间,十分钟后集合。”零零幺大声命令道。胡耀祖找到自己房间,不再是一群人住一间了,是个单间,配置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简陋的洗澡间。床上用品齐全,已经铺好,都是全新的,房间里还有一套小木桌和小木凳,另外还有一个木质洗脸架,两层,上下两层分别放着脸盆和脚盆,顶部的支架上还搭着一块纯白色的毛巾。胡耀祖没时间多想,看一眼,就马上出去集合,没有行李,不需要整理,到了操场,有一部分人已经站好了,他找一个靠后的地方站着。不敢明目张胆地四处打望,他一直用余光瞟着周围环境,希望能找到逃跑的机会。不过,没多久,他就绝望了,发现树林里偶尔有东西在闪光,说明有人,而且有武器。人都齐了,零零幺开始训话,“你们在这里要呆两年,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靠自己,没人能帮你们,明白没有?”“明白。”队列不整齐,没人管,但又要把他们军事化管理,胡耀祖实在不明白,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不过,他知道不能问,只能回答明白两个字。伙食开得不错,一如既往,天天都有肉吃,而且顿顿都可以吃饱吃好,这是胡耀祖能得到的唯一安慰。每天的生活,仍然和原来一样,吃饭、睡觉、跑步,日复一日。每一天,到了晚上,大家都累得和死狗差不多,睡到床上,连身都不翻、梦都不做,就一直到天亮。但是经过一个月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大家也慢慢适应了,好像这点量也无所谓了,强度就开始一点点加大。这天早上零零幺训话,“都站好了,从今天开始,以后不再只有跑步了,跑步只是每个人的基本功,是为了提升你们的身体基本素质,以后,我们还要学习翻墙、擒拿、开锁、射击……每一项都是必修课,每一项都必须过关,今天的训练主题是逃,人只有活着才有价值,所以,要先学会逃。”“是!”大家虽然心里感到气馁,但没人敢提出反对。零零幺给大家做示范,如何曲线逃跑,如何利用周围物品做掩体保护自己,最后翻上三米高的墙跳出去就算逃跑成功。示范结束,大家便分组练习,有人逃,有人追,追击的人手里还有枪,当然枪里不是真的子丨弹丨,是颜料弹,被击中的人身上会出现颜料,训练结束,身上有颜料的人都会受罚,特别是要害部位有颜料的更是重罚。逃,对胡耀祖来说不难,他有顺包子的经验,不仅跑得快,翻过三米高墙也不是难事,所以基本上没中过颜料弹。每一天的训练,强度都很大,而且很残酷,起床,搞完自己的内务工作,大家都是只穿着条丨内丨裤,统一在湖边洗漱。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不再提供热水洗漱,每个人端着自己的盆,在湖边就着冰凉的湖水刷牙、洗脸,天气热的时候还好,虽然湖水都是冰凉浸人,但总能忍受。到了冬天,光是揉搓和拧干毛巾就让人感到痛苦,总是将毛巾打湿了,还没拧干就冻得忍不住扔了出去,经过几回扔和捡,才算是把脸给洗干净了。想洗澡的人,头天晚上训练结束就得用木桶提水回到自己房间去,过一夜以后,这水也差不多能达到室温了,虽然还是冰凉浸人,但至少比湖里能高几度,在简陋的洗澡房擦洗一下,就饿着开始跑步。跑累了,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又开始跑步,再跑完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大汗淋漓,教官说这只是热身而已……接下来开始各种擒拿格斗的训练,教官示范动作,大家自己练习,逐渐掌握要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两人一组对打。每个人都浑身是伤,又疲倦又痛,教官却好像并不体谅任何一个人,还觉得力度不够,便出了新规定,对打的时候输了的人,当天训练结束后还得再接着跑步一个小时。因为有了这个新规定,原本大家累了痛了,对打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互相让着随便打打就算了,但后来,为了不被罚跑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希望赢,就真打起来。越打越厉害,偷袭的功夫也用上了,总之就是要赢,一段时间下来,每个人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当然,每个人身上的伤也更多了。没有时间养伤,再痛再累,第二天照常出勤,虽然每天都极度疲惫,但这些对胡耀祖来说,都还好,他年轻,体力充沛,只要能吃好睡好,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即使今天把力气全用光了,睡一觉,明天又跟没事人一样。至于疼痛,吃点药,搽点药,忍忍就过去了,总会慢慢好起来,日复一日的练习,大家都不再是几招就能打倒的人了,个个身强力壮,全身肌肉。对胡耀祖来说,最头疼的是后来加的文化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晚上不再训练到很晚了,而是给他们时间来认字。。  李扬这句话把我吓了一大跳,这一点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又是怎么会想到张萍会跟我去开房?女人不可小瞧,有时候她们的敏感和观察力令人叹为观止。这让我想起老爷子多次向我强调的一句话,父亲说:在江湖上混,你要最小心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小人,一种是女人,女人和小人最有可能做到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也是破坏力是最大的。所以他宁愿得罪大人物,都不愿意得罪小人和女人。我掩饰道:“你可别瞎说啊,这种话传出去是要出人命的,别搞得我和王斌反目成仇。”李扬轻蔑地笑了笑,说:“我就是随口说说,看把你吓的,难道被我说中了?”我说:“你越说越不像话了,这个玩笑到此打住啊。”李扬不屑地说:“没劲,连个玩笑都开不起。”我正准备问李扬她昨晚和李玉去哪了,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张萍的电话号码,干脆利落地掐断。李扬纳闷地问:“怎么不接电话,掐掉干什么,是不是我在旁边不方便啊。”我说:“我可真服了你了,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一个神经病,老打电话找我说一些不着边的屁话,所以不想接。”李扬“哦”了一声,没有再问什么。这个时候百盛广场也到了,我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停好,和李扬一起从车上下来。李扬纳闷地问:“怎么,你要陪我逛商场吗?”我笑着说:“有这个想法,不过我得先去办点事,就在这附近,那里不好停车,我就先把车停在这。”李扬说:“哦,那好吧,你忙你的,我去里面买点东西,一会见。”李扬说完扬扬手就转身走了,我站在原地有点愣神,她刚才说一会见是什么意思?我以为把她送到这里就完事了,怎么听她的语气似乎一会我还要送她似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往风和日丽广告公司走去。风和日丽广告公司在天庆商务写字楼的三楼,我没有坐电梯,从楼梯走了上去。我走到风和日丽广告公司门口时,正碰到叶琳挎着坤包准备出门,叶琳看到我满脸的吃惊之色。我一般来之前都会给叶琳打电话,这次却想来个突然袭击,看看他们平时到底是怎么工作的。叶琳是个很漂亮的熟女,三十岁,虽然结过婚又离了婚,但身材保持得很不错,皮肤很白,腿长胸大,可以说是个标准的美人。去年因为撞破老公带情人在自己家里,一怒之下和老公离了婚。还好他们没有孩子,现在叶琳过着快乐的单身生活。叶琳这样的美女,真不知道她前夫为什么还要找小三。我看着叶琳狐疑地问道:“准备出去啊?”叶琳说:“是啊,正准备去一个客户那里。既然老板您来了,那我就明天再去。”我说:“那去你办公室聊聊吧。”叶琳转身带着我进了她办公室,我路过公共办公区时,看到员工们都在玩游戏,心里有些不高兴。虽然快下班了,也不能在上班时间玩游戏啊,或许这也说明,近段时间业务很少,否则他们怎么会有心情玩游戏。叶琳走进办公室,坐在茶几前烧水泡茶,我低头看着她修长的手指,又抬头看到她脸上的愁容,心里的火忽然消了一半。叶琳泡好茶,给我倒了一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赞叹道:“味道不错啊,你喝茶的品位越来越高了。”叶琳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喝茶的品位提高了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我善解人意地说:“干嘛垂头丧气的,是不是因为这个月的业务量比以前少了?”叶琳惊愕地抬起头望着我问:“你怎么知道?”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满面愁容,员工都无所事事,业务量不是减少难道还是增加了?”叶琳沮丧地说:“是啊,这个月的业绩很惨淡,我们的几个大客户都被别的广告公司抢走了,新客户又没开几个。尤其以前我们做的路桥广告,也被凌河拿走了,我正想问问你这个事呢,凌河的后台老板到底是谁,能从我们手里硬把那片区域抢走。”我惊讶地说:“又是凌河?看这架势这家公司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叶琳沉吟片刻,点点头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他们还挖了我们公司的人过去。”我急忙问:“谁被挖走了?”叶琳说:“一个是我最得力的客服,还有一个平面设计师,凌河给她们出的薪水是我们的一倍。”敌人来势汹汹啊,我想了想安慰道:“你也别着急上火,凌河的事交给我来办,你先把公司内部管理好,争取多开拓几个新客户。这个月业绩不好没关系,下个月补回来就是了。”叶琳感激地望了我一眼,说:“老板可真是善解人意,我都有点感动了。”我笑了笑,说:“那我就再让你感动一把,晚上我请你吃饭,鼓舞下士气。”叶琳高兴地说:“真的啊,太好了。”我站起来说:“走吧,我们去郑大厨饭店。”叶琳像忽然想起什么,为难地说:“不好意思,我刚想起来,我答应了我妈今晚回家吃饭的,我都快一个月没回家了,我妈都跟我生气了。”既然叶琳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勉强她,大度地说:“没事,那你就回家吃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叶琳连忙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开车去。”看叶琳如此强烈的反应,我又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在找借口推脱跟我一起共进晚餐,说不定回母亲家根本就是在撒谎。不过人家既然都撒了谎,我也不好拆穿,只好说:“那好吧,你自己去,开车小心点。”叶琳送我从广告公司出来,经过综合办公区时,我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四十了,往常这个时候都下班了,可今天居然没有一个人离开,都在假装很忙碌地在忙着什么。我心里觉得好笑,憋着笑从广告公司出来,坐上了下楼的电梯。我步行到百盛广场楼下取车,走到车前居然看到李扬提着一个衣服袋在我车旁边,似乎在等着我。她看到我,露出了满脸的笑容。李扬说:“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我纳闷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等我?”李扬说:“当然是等你,不是等你我站在这里干什么?”我更惊讶地问道:“我们约了去哪里了吗?”李扬笑了起来,乐不可支地说:“你的样子像是见了鬼一样,谁说一定要约好啊,你难道不知道相见不如偶遇这句话吗?”我说:“这好像不是偶遇吧,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李扬说:“你这个人真是的,一点情趣都没有。我晚上没事,正好到了饭点,我们找个地方一起去吃顿饭,这有什么问题吗?”我说:“问题倒没有,只是我怕李玉知道了多想,那我可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李扬不屑地说:“李玉又不是我老公,他管得着我和谁一起吃饭吗?你这个人年纪不大,思想倒挺封建的。”。白姐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说:“你说出你的观点,要是最后证明你错了,你就要跪在地上,给胡将军磕三个响头,承认错误。”我说:“要是我对了呢?”白姐说:“你对了,算你小子有一号,今后大家都认识你了。”虎子一听乐了,说:“我们稀罕你们认识我们,干脆这样好了,老陈错了,老陈磕头。要是老陈对了,你磕头。”“我磕头,知道我是谁吗?”虎子说:“我管你是谁,你要是没尿儿,就别出来拔横。你想巴结胡将军,就要付出点什么吧,想空手套白狼,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白姐看看胡将军,胡将军在那边点点头,一笑说:“行,要是我看错了,白皙小姐就给你们磕头。不过我不会看错的。”虎子看看我,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别怕,大不了磕头嘛,又不要钱。”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磕头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又不要钱又不要命的,我刚好试试我的《入地眼》灵不灵。我看着胡将军说:“那可不一定,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这次你真的看错了。”有人哼了一声说:“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哪里是不自量力,分明就是哗众取宠。”等这帮人说完了,我说:“胡将军,你先说吧。”我和虎子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无产阶级能失去的只有脚上的锁链。我们只是两个毛头小子,无名无分的,才不在乎荣辱得失。即便是这次输了,无非就是跪下给胡将军磕三个头而已。我和虎子都是从村里出来的庄稼人,受穷挨饿都经历过,甚至从来没喝过城里的自来水。也不知道要喝凉白开,不管冬夏,总是用水瓢从水缸里舀水就喝。为了几块红薯,我能把门口一堆粪送给别人。为了一口吃的,我能端着瓢站在别人家炕沿下说尽小话,只要能借给我一瓢白面,让我磕头也没问题。现在这点事,在别人看来是面子问题,是很严重的大事。但是在我看来,能吃饱穿暖才是最大的事情,面子一文不值,里子才最重要。我让胡小军先说,胡小军听了之后笑了,说:“我先说可以,我最担心的是,我说完了,你照猫画虎。”我说:“要是我和你说的一样,算我输。”有好事之徒又指着我说:“简直太狂了。”“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胡小军伸出手来,让大家不要说话了。随后他点点头,看着我不屑地一笑说:“好,我今天就和你较这个真儿了。我先说。”他这时候一指东方,娓娓道来:“这宅子的问题出在东面,这东面是一条小河,有青龙之势。但是一旦你出去看看,你就明白,这河水污浊,里面扔了大量的动物尸体,有小猪崽子,有狗崽子,还有猫。最关键的,这河滩里埋了很多死去的婴儿。凡是有孩子死了,都会来这里埋。所以,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青龙冲煞,正对着这宅子。两个办法解决,第一种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东边的大墙要加高,但是这大墙加高,势必离着房檐太近了,这就是以次为主了,不吉利。所以只能用第二种办法,那就是在院子里修一道影壁。挡煞。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立竿见影。”这番话一说出来,大家纷纷鼓掌。“好啊,太精彩了。”“佩服,简直就是精辟。”“我行走江湖数十年,也没能看穿这青龙煞。惭愧啊!”“是啊,我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那条河。”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尤其是那些女人,都对着胡小军露出了异样的眼神。那个叫白皙的女人,这时候到了我身前,说:“弟弟,你说说吧。”我点点头说:“我没出去看,也不知道东边有这么一条河。”白皙说:“这么说,你是认输了吗?”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身体和头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她又说:“弟弟,你要是认输,就乖乖跪下磕头。”我说:“我虽然没看那条河,但是这宅子和那条河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东边的院墙足够高了,青龙煞是水煞,不可能跨过那么高一道墙的,那墙有三米来高了吧,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院子的煞,是破军夹煞。”我看着四周说:“堂中最要象窝,穴后须防仰瓦。更看前官后鬼,便知结穴虚花。”白皙这时候死死地看着我说:“什么意思?”胡小军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穴?不可能,这阳宅之内怎么会有阴穴。平洋须得水,山谷要藏风,莫把水为定穴。”我说:“我能断言这宅子内有穴,而且我还知道,这穴里埋着的是一尸两命。两个孩子之所以哭,是感受到了里面的煞气。里面的婴儿成了血葫芦了。要想这宅子安宁,需要把这血葫芦拉出来,一把火烧了。”白皙顿时呵呵笑了,说:“开什么玩笑,能看出来有穴已经实属不易,你能看出穴里埋了个孕妇?还能看出来孕妇肚子里的婴儿成了血葫芦。我是闻所未闻。要是你真的看准了,我还真的要给你磕三个头了。”我信誓旦旦,把话说的很满。众人虽然有质疑,但是也都被我说傻了。一个个直目瞪眼看着我。有人说:“口说无凭,你能告诉我,穴在何处吗?”我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你看穴在何处呢?”胡小军这时候脸一阵红,一阵白。对我来说,这是再小的一件事,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他在这里折了面子,而且是被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给赢了,那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胡小军说:“没有穴,你不要故布疑阵了。我不会上你的当。”虎子这时候突然站了出来,说:“要是有呢?胡将军,我们打个赌吧。要是我们赢了,你把将军令交出来。”尸影这时候趴在了胡小军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随后她说:“要是你们输了呢?”“要是你们输了,我要你们说出一个秘密!”尸影随即连忙说道。我说:“什么秘密?”尸影说:“你们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我和虎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虎子随后拉着我到了一旁,小声说:“老陈,他们是想知道那块牌子的来历。明摆着,他们是想去盗墓。你想想,一块牌子就价值一万美刀,要是找到大墓,那里面的价值难以估量啊!”我嗯了一声说:“我知道。”虎子说:“老陈,你有把握赢吗?”我这时候趴在了虎子耳边说:“我没把握啊,那本书我就看了三天,这是我第一次试验。我也不知道灵不灵,但是我感觉八九不离十。对了,你要他将军令有啥用啊?”虎子说:“没啥用,我就是好奇,也许那东西能值几个钱啊!到时候他肯定不乐意给,会和我们讨价还价,我们可以敲他一笔。那可是祖传的令牌,他不敢输给我们的。”我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虎子是想讹一笔。不过这胡小军和尸影都不是傻子,提出来要我们说出秘密。现在我仔细想想,这大墓应该就在大龙沟上面了,顺着河道往上走,一定能找到的。,邱大姐伸手拍了拍董云霄的后背低声劝慰道,小董啊,你父亲也是县里有头脸的人,有事说事,咱们不能胡来,你说你今天要是把小秦给打死了,自己还得搭上一条命,为了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不是吗?再说,你说是和秦书凯,那么有证据吗?邱大姐的话正好说到了董云霄的心里某个点上,他默许的点点头,冲着邱大姐说,那成,今天我给邱大姐面子,不闹了,不过这对狗男女的事情,你们单位可一定要给我个说法,我董云霄也是堂堂七尺汉子,不能受了这样的侮辱,连个屁都没有。邱大姐大包大揽的口气说,董云霄,我和你父亲而是认识的,放心吧,这种事情,就算是你想有心放过他们,我们单位也不会放过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的,你回去等我消息就成了。邱大姐跟董云霄低声沟通的时候,办公室外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站在外围的人有本单位的,也有外单位的,都是听说了动静过来看热闹的,大家都在焦急的低声询问着,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什么?小秦跟王娟有一腿?连孩子都有了?王娟不是结婚了吗?哎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众人的窃窃私语不时的传进秦书凯的耳朵里,他感觉自己心中有团火燃烧的越来越旺,恨不得立即点燃某个炸弹之类的物件,把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一帮人全都炸飞到九霄云外去,整件事他自己还没回过神来,身上却已经被众人贴上了诸多标签。可以预见的是,经过了这件事后,他秦书凯立即成为发改委甚至是县政府大院里的知名人物了,只是这名声不是什么好名声,在这种声誉的影响下,要是还能找到好姑娘愿意跟自己处对象,那才真是奇了怪了。女人真是不能碰啊,摸了一次,就是这样的麻烦。难怪上班的时候,父亲对自己说,做人一定要正,千万不要和女人不干不净,世上最难说的事情,就是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当时对父亲那是不屑啊,一个土八路懂什么,漂亮的女人都没见过,谈什么经验,现在想来,父亲还是有远见的。这个时候,邱大姐像是哄小鸡似的两只手围成一个弧形张罗着,说,大家都散了吧,都不要上班了?赶紧的各自回自己办公室去,这有什么好看的?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倒真像是一群小鸡被主人赶走一般。人走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里面只剩下三个人,邱大姐,陆长生和秦书凯。邱大姐走到秦书凯的办公桌对面椅子上坐下,低声安慰秦书凯说,小秦啊,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要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组织上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秦书凯听邱大姐的话里竟然也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心里的委屈愈加强烈了,平日里,邱大姐是科长,对自己说话还是信任的,现在,连邱大姐都对此事有了疑心,可见外头的人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秦书凯一想到这里,不由心灰意冷起来,自己可是连媳妇都没找好呢?王娟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啊?可是,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要摸人家的腰。***,报应,谁让你碰女人。秦书凯还是那句话,我和王娟没有任何事情,董云霄这么闹,我不会放过他的,必须给我道歉。邱大姐问,那个董云霄为什么怀疑你,他和你也没有仇恨,再说,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女人和别人有那个事情,哪个男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要找找原因,打打闹闹不能解决问题。秦书凯也很是不能明白,说,邱大姐,我也是不能明白,这个董云霄还说王娟都承认了,我那是说了说不清,关键我真的没有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邱大姐当着秦书凯的面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后,转脸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这一声叹息倒是点醒了秦书凯,此时此刻,能证明自己清白的人只有王娟,自己一定要找到王娟,让她当众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王娟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她跟自己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两人除了每天在办公室见面外,私底下连一起吃饭都没有过,怎么可能就有了那层关系,还怀上了孩子呢?可是,要到哪里去找王娟呢?***,当董云霄和自己闹事的时候,王娟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看不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难道要陷害自己?()王娟此刻也在班上,不过是在发改委副主任刘大明的办公室里。刘大明今年四十多岁了,因为谢顶的缘故,头上少有几根头发,有人说,谢头顶的男人**往往比较旺盛,谢头顶顶的男人没有阳痿的,这话用在刘大明身上倒是恰如其分。刘大明对女人方面的喜好的确比一般男人更加强烈些,年轻的时候如公狗,每天回家都要抱着女人做几次,现在四十多岁了,也是**旺盛,每天晚上不熄火,不过不是和家里的老太婆,而是和别的女人。王娟肚子里的孩子正是副主任刘大明的,不是别人的,她跟刘大明之间的这一段孽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王娟高中毕业,到县里的化工厂上班,刘大明作为县领导,一次去工厂检查工作,厂领导为了接待好上面的领导,刻意的安排的几个漂亮姑娘当接待员。社会上说的接待也是生产力,接待也是润滑剂,很有道理。对于做官的,只要接待好了,那么一些的优惠也就来了,包括扶持的资金、优惠的政策、大的项目等。工厂安排的姑娘中,其中最漂亮的就属王娟,刘大明一眼就看中了这长相出众的姑娘,没有想到这个厂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那时的王娟不到二十岁,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一双美目含水般勾人心魄,刘大明只看了一眼,脚底下就再也挪不动步子了,恨不得立即把这个女人压在下面好好的日日。那天,晚上的接待王娟就成为刘大明口中的话题,厂领导那是心知肚明,酒席结束后,安排了一场误会。理所当然,王娟就是刘大明的舞伴。搂着女人在旋转,刘大明的手却很不老实的在女人的身上乱碰,因为厂领导的吩咐,王娟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陪着刘大明。考察结束后,刘大明那是无法忘记这个女人,私下几次想请王娟吃饭,被王娟拒绝了,作为一个长相比较漂亮的姑娘,王娟对周边男人的奉承早已习以为常,在她心里,尽管刘大明是个领导,可毕竟有家庭有孩子,年纪也比自己大了很多,这样的男人肯定是不能作为交往对象的。越是得不到的女人,那越是让人难受。刘大明想到了很好的解决办法,那就是给这个女人实际的东西,也许就可以得到这个女人,于是请中间人传话给王娟,承诺可以把她调动工作到发改委上班,只要王娟同意。《幻想记世录》《罪金1》《岳两女共夫》《冷小月的纯真时代》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黑户小额借贷秒下1000的有吗》。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85467_705884.html
黑户小额借贷秒下1000的有吗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