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诚信娱乐会员手机版 目录共2390章

首页

诚信娱乐会员手机版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8400章 醒来后

诚信娱乐会员手机版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也就你这一脑子浆糊的能听不出来。”田豹子白了韩大肚子一眼,“虽说李白脸和蝎虎子现在都投靠了‘穷党’,但毕竟王老道的老营是在牵马岭,这鬼子于情于理都应该先打牵马岭才对。难不成是声东击西,引蛇出洞?想先佯攻李白脸,把王老道的人马从牵马岭老营给吸引出来?”这番话象是在问韩大肚子,又象是在自言自语,更何况这么深奥的问题韩大肚子哪懂啊?田豹子抽了抽眼角:“可蜈蚣沟那地方九曲十八弯,大白天进去都得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了。鬼子真要有这劲头,还不如去打白石沟,好歹白石沟还是很适合炮兵发挥的。”“那不能!”韩大肚子仿佛突然明白过劲来了,“白石沟的许三姑虽说也和王老道联手过,但是那个老娘们阴不阴、阳不阳的,到现在也没正劲八摆的加入‘穷党’,算不上是‘穷党’的人,鬼子就算是真的去打白石沟,王老道也未毕出手。尤其这回鬼子还带了这么多小钢炮,要我说啊,王老道真能保住牵马岭老营就算不错了,哪还有功夫去帮别人啊。可李白脸就不一样了,他是和王老道喝过血酒的,他要是出事了,王老道不能不伸手。”“嘿嘿!”田豹子看了韩大肚子一眼,“就你这点心思,这辈子也达不到王老道的境界。”“达不到就达不到呗!”韩大肚子却蛮不在乎,“人家都说了,王老道那是太上老君座下的童子转世,专门来救苦救难的,我一个杀猪的,哪比得了啊!”田豹子到没心思和韩大肚子斗嘴。自从王老道拉起队伍打鬼子之后,这民间的风声四起,说啥的都有。不光是太上老君座下童子,还有人说王老道是关帝爷的马前周仓呢,反正就是瞎白话呗。田豹子虽然也穿了一身道袍,但对这种事是从来不信的。“不对劲,肯定不对劲……”田豹子仍然在摇着头,“就算是佯攻蜈蚣沟,可牵马岭老营也不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你听听,现在枪声一直在往蜈蚣沟里面推,就凭李白脸手底下那点人马,肯定顶不住鬼子这么打。再说,哪怕是王老道看透了鬼子的诱敌之计,但蝎虎子是李白脸的把兄弟,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那谁知道啊!”韩大肚子可真懒得去想这些事,又咬了一口羊腿肉,“我说,你要真能打,我就陪你你就去前面看看,别光说不练,在这坐着光动嘴有啥用?”“我?”田豹子突然脸色一白,讪讪的笑了笑,“我现在就是一个闲人。王老道心眼好,让我在圣清宫挂个单,我可不是打仗的材料。”“你这说得不是挺明白吗?”韩大肚子追问了一句,可再看看田豹子的脸色,知道再着急、再往下说啥也是白费劲,便只好说道,“算了,吃吧。你那还有酒没有?”“有个屁!”一说到酒,田豹子又来劲了,“有多少酒能架得住你这大肚子?我上回好不容易带回来半葫芦小烧,可到好没等我闻着味着,你到是先……”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田豹子却猛然的屏住了声息,小声说道,“不好,有人来了!”牵马岭是辽西医巫闾山的余脉,绵延数十里分为大小牵马岭,由老爷岭圣清宫的院监王子仁道长创建的抗日武装“穷党”的总堂就设在了大牵马岭的老营之上。往日里牵马岭老营由王老道亲自坐镇,又有蝎虎子、李白脸、曾氏兄弟等一众干将为其左膀右臂,着实让同昌城里的鬼子和伪军头疼不已。而今天却大不相同。牵马岭下面的炮声已经停了一会儿了,就连枪声也都已经渐渐弱了下来,估计一场大战将将结束。可让人奇怪的是,从头至尾,做为重中之重的牵马岭老营,却是一枪未发,甚至连一点人喊马嘶的声音都没有传过来。到是由李白脸把守的蜈蚣沟枪声大作,虽然大伙都知道蜈蚣沟那地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今天鬼子是有点发疯了,愣是把李白脸的人马堵在蜈蚣沟寸步难行,气得李白脸哇哇大叫。但叫也没有用,鬼子的小钢炮虽然炸起来不说土崩石裂,可缺德就缺德在那炮弹象长了眼睛似的,居然能绕过石头直接把炮弹砸到事先挖好的战壕里。李白脸还有心思和小鬼子拼命,但他手下的兄弟们可就受不了了,一个个也不等李白脸指挥,就从战壕里跳出来往蜈蚣沟深处钻,把蜈蚣沟前面的阵地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了鬼子。“这帮王八犊子!”李白脸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这大冬天的硬是让李白脸出了一身的汗,那张小白脸上除了土就是泥还有冰茬子,李白脸眼看着鬼子和伪军守住了蜈蚣沟的山口,一时半会儿是没有往里冲的打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这蜈蚣沟是出了名的九曲十八弯,就算是有熟人带路,大白天的都容易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小鬼子哪敢往蜈蚣沟里面进?“不行!”李白脸还是摇了摇头,他这蜈蚣沟距离牵马岭老营不远,这边打得热火朝天,老营那边咋一丁点动静都没有?李白脸估么着王老道那边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的话王老道绝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带着手下的兄弟投靠了王老道的“穷党”。“李白脸!”就在李白脸正琢磨着呢,突然外面山口有人喊了起来,那声音又尖又细活象个太奸,不问可知正是同昌侦缉队的队长人送外号小阎王的阎震,“李白脸,死了没有?没死就给老子个动静!”“小阎王,你死了老子我也死不了!”李白脸喊了一声,“咋的?今儿个突然长卵子了,想和李爷单挑吗?”“少他娘的废话!”小阎王回骂了一句,“姓李的,老子今天来是给你条活路。实话告诉你,王老道已经被黑田太君带人抓了,蝎虎子也已经投降了皇军。等一会儿黑田太君再带人收拾了许三姑,这整个牵马岭可就剩你李白脸一个刺头了。你是打算自己麻溜投降啊,还是等着皇军给你剃平了啊?”还没等李白脸说话呢,蜈蚣沟里已经“嗡”的一声乱成一团。那王老道就是“穷党”的主心骨,此时一听说王老道被抓,蝎虎子投降,李白脸部下的一百多人可就全乱了套了。便有人悄悄的对李白脸说道:“大哥,要不咱……”“别听小阎王放屁!”李白脸怒道,“王老道睡觉都睁了一只眼,凭鬼子那两把抄儿还想抓他?我大哥蝎虎子更不可能投降鬼子,你们他娘的长点脑子行不?”被李白脸这么一吼,人心算是稍稍静了静,“哼,再者说了,我李白脸敢带着人和鬼子干,可就没想过投降这么回事。谁要是再敢提这两个字,别说我李白脸翻脸不认人!”虽说这几句话把大伙都给镇住了,可黑暗中却谁也没看清楚,李白脸的一张白脸越发的没有了血色。他招了招手,叫了几个心腹过来,让他们带着人守住山口的几处要道。他知道这三更半夜的小鬼子不敢攻进蜈蚣沟来,只要守住这几条要道,蜈蚣沟就丢不了。而李白脸自己在安排完防守之后,却趁着黑夜悄悄的潜了出来。别看山口处连鬼子带伪军还有侦缉队的人总共得有百十来号,还架着两门小钢炮,但这蜈蚣沟毕竟是李白脸苦心经营的地盘,想拦住他李白脸的话,这小阎王还得再练个百八十年再说。。我来到了县城,打算坐火车去东北。因为那个时候东北是个很诱人的地方,听人说金银遍地都是,很多在家里过不下去的人都拖家带口的去了东北。我不知道县城火车站在哪里,虽然我在这个县城上了近三年的高中。我看见在路旁有个打扫卫生的大伯,便走过去问路。他很和蔼的告诉我如何走。我谢过老伯之后,按照老伯所指点的方向,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人山人海的火车站。战前人群攒动,比肩接踵。我好不容易挤到售票口,买了张去东北哈尔滨的车票。这花去了我大部分钱。我把车票握在手里,生怕丢了,被别人抢了去。这个时候正好是年初春,在这时发生了很多大事,国际上印度前总理夏斯特里逝世,飞往纽约的印度航班在阿尔卑斯山坠毁,死了人。国内邢台发生了.级地震,也死了好多人,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在百忙中前去慰问。火车内的人们都在谈论上面的话题。有些年纪大的人坐在座位内抽着自带的旱烟,整个车厢内缭绕着刺鼻的烟味。我是第一次坐火车,感到有些刺激,有些兴奋。慢慢地忘记了失去亲人带来的痛苦,加入到人们的谈话中。坐在我身旁的是个妇女,她的左脸上有一颗黑色的胎记,大约三十多岁,怀里抱着个孩子。她好像对于我们的谈话无动于衷,她扭头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黄河”,有人忽然喊道。我看见众人都趴在窗户上向外看。我看见有一条河,特别浑浊,河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宽阔。也许是还在初春的缘故。我记得上学时曾学过关于黄河的诗句,好像是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该是那种很气势磅礴的河流。火车很快过了黄河,进入沧州境内。我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人推我。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身穿警服的人站在我的前面,要我出示火车票。我急忙找车票,我记得车票在我的手里攥着的,可是发现没有了。难道是落到了车厢里,或是被小偷偷了。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我没找到我的车票。列车员让我补票,不然就让我下车。我极力争辩,说我确实买过车票。最后列车长来了,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我说明了情况。列车长是个很和善的人,他用他的钱给我重新买了张车票。一路无话,我紧紧握着手里的车票,感到热呼呼的。出了车站检票口,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时不知道干什么好。不过来的时候,听县城一个同学说他的一个表哥在呼兰镇一个林场工作,叫林青。我还就此事专门详细的问过。我凭着记忆,用剩下的钱买了去呼兰镇的汽车票。到达呼兰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首先映入眼脸的是一座高耸的教堂。主体由左右对称的两个钟楼构成,共五层。据说是由法国传教士戴治达主持修建的。这个镇比我上初中时那个城镇要大些。这里的住房看上去要比我家乡的房子矮小些。这里出过一个著名作家萧红,我曾读过她写的一本书《生死场》,里面内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通过对赵三,王婆,金枝的描写,反应了那个时代农民尤其是女性悲惨的命运。我在一个老头的指点下,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艰难的爬过一座小山岭,然后我看见在山脚下,有一个院子,里面有几排房子。我想,这些房子也许就是我要找的林场住处。我来到一个房子面前,这时天色已经黑了。我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便敲了敲门。有人把门打开,这个人大约三十多岁,身材魁梧高大。他看了看我,问我有什么事。我急忙把我的来意说了一遍。这个人转身叫过来一个人,个子矮小身材瘦弱,他看了看我,然后把我让进屋子里。我想这个矮小的人一定是我同学他表哥林青了。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他得却是林青。在林青的帮助下,我被安排在他的小分队里。我说我饿坏了。林青带着我来到一处房屋里,我看见这里是个伙房。在一个大铁锅里,有些吃剩下的饭,我用火热了会,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我就跟着林青他们几个人一起去山上砍伐树木。我所在这个队是第一队。我第一次使用砍刀,感觉特别豪爽。我握着锋利的砍刀把,和林青砍起树来。中午的时候,是在林场内吃的带来的饭。吃饭期间,林青告诉我,不要独自在树林里游逛,万一看见什么,赶紧大声喊叫。在天色快黑的时候,我们回到住处。起初的几天我对于原始森林感到刺激又有些紧张。我肩膀感到很累,顺下力气来之后慢慢的好了些。我想起我在学校念书的情景,我真的好想回去念书,我更想我的父母。想到这里,我的喉咙被什么堵住了,憋得透不过气来。大约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我把林青对我的警告忘记了。有一天傍晚,快停工的时候,我去小解。我在一棵大树旁看见远处有一只兔子,是粉红色的,它正趴在地上吃草。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颜色的兔子。它特别大,比一般的兔子要大一倍。我想东北原始森林里的兔子真大,逮回去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打打牙祭解解馋。我蹑手蹑脚的从兔子后面走过去。当我就要扑上去的时候,这只兔子忽然凭空消失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一只这么大的兔子说不见就不见了。我想说不定附近有兔子洞。我在近处找了个遍,也没有看见兔子洞。当我提着砍刀转身要走的时候,一个人影在我眼前闪了一下,消失不见了。那个人影走动的时候似乎是脚不着地。我有些害怕了,由此想起林青的警告。我慌忙转身向回走,这时我看见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站着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她披散着长发,背对着我。我想这个女子也许是附近村子的,来采山蘑菇的。这么晚了,她为何还不回家。我慢慢地靠近她,当我来到她的身旁时,这个女子蓦然转过身来,我看见她的嘴唇快速的裂成三瓣,脸上的皮肉一块块炸开来,两个眼向外冒血。我登时吓坏了,惊叫了一声,这太可怕了,我头皮发麻,一股凉嗖嗖的寒意遍布全身。我大喊大叫着,撒腿就向林青那里跑。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想着白天在树林里发生的事,一直睡不着觉。那个女子究竟是谁。也许林青知道她,他曾经警告提醒过我注意森林里的那个什么。那个时候我们睡得是通铺,睡在我旁边的是王哥,他大约有五十多岁了,也是从山东逃荒过来的,算作老乡。他见我睡不着觉,便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便附在他的耳边把我白天看见的事说了一遍。王哥看上去有些紧张,他抬头看了看关紧的大门,然后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小声对我说:“那是个女鬼,在这树林里有些时间了,只要不是晚上去山上砍伐树木,她是不会下来害人的。”。  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碟子,顺手在柜台上的自动筷子机里抽出一双筷子,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坐下便吃起来。吃到一半我才想起来——这家店没有开灯,我怎么还能看得一清二楚?虽说我视力没毛病,但在一家没开灯的店里,我没有理由能看得清一切啊,那老板娘夹菜还开着手机的灯!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想多了,还是我真的具有了夜视能力?!我匆匆把碟子里的拌面扒拉完,扫码买单,便往水北新村公交站走去,虽然没有路灯,但我对脚下的路、身边的事物、旁边花店的招牌,看得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天光与远处的路灯的缘故吧。我走到公交站台,坐在石头长凳上,等路公交车,七八分钟后,路公交缓缓驶来,车上很多老人——因为这趟车终点站是市民广场,很多老人去那里跳广场舞。我在车后门旁的一个角落站好,一只手扶着吊环,一只手拿着手机。我右手边是一个足有两百斤重的老爷爷,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突然一个机器人般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起: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不懂事,都不懂得为老人家让位子。这声音很奇怪,之所以说像机器人的声音,就好像是腾讯读书里那种机器读出来的感觉,语气没有轻重快慢,一直都在一个调子上。音质也很奇怪,就像金属撞击发出的回声,听得我脑袋疼。我再看向我的左手边,是一个漂亮的妹子,长得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女主角,齐耳齐刘海的短发,上身黑色小皮夹克,下身穿着黑色皮短裙,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野性活力。我感觉到她的眼梢的余光似乎也瞟了我一眼,然后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妈蛋,看什么看,臭流氓!我一下子做贼心虚地低下头,但转念一想,我也没干什么啊!老子是抱着欣赏的眼光看啊,很单纯的好不好!但也只是心里想想,便没有真的理论,毕竟只是我脑子里听到的声音,是我脑子里的幻听还是真的她的心声,还未可知!你们想象过捡到金子的感觉吗?如果你想象过,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兴奋(老子发财了),也很慌恐(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还很担心(相信这么不靠谱的事,难道是我脑子进水了吗?)越想越觉得可疑,什么夜视眼、什么读心术,这恐怕就是我的幻觉吧!按我的专业知识来说,神经病与正常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正常人有幻觉后,他能区分出来,哪一部分是幻觉,哪一部分是真实;而神经病,不能区分幻觉与真实,他可能会把真实当幻觉、把幻觉当真实,也可能把把所有的幻觉都看着真实发生的。按这个标准,我不是标准的神经病吗?心中有事,便无心再看旁人了,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人影,虽然晚上七点多了,但窗外灯火通明,因为只要驶过那一段老社区,路公交就进入了惠城区最现代化最像大城市的一个区域——江北CBD,这里有惠城最高的写字楼佳兆业中心,也有惠城最好的商业中心华贸天地。佳兆业中心不仅有写字楼,还有公寓与商场,我就住在佳兆业公寓楼的室。大约分钟后,我下了车,走上佳兆业中心的前广场,前广场白天人不多,晚上却非常热闹。有很多人在踩那种三个人骑的车子,一般是一家三口玩;还有那种小孩子骑的电动车,好像是十块钱绕着广场转一圈;还有很多年青人在玩滑板。还有几个女孩子在拍抖音视频,两个女孩子在假装一边走一边吵架,有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孩在给她们拍摄,一边走一边往后退。他离我大约有三米远。本来那两个假装吵架的女孩,走得很慢,所以这倒着走拍摄的男孩也走的很慢,但好巧不巧的是,那两个女孩子突然像遇到抢动犯一样,突然往前猛冲。那倒走男也飞也似的往后退,本来就离得近,他又是突然加速,我闪躲不及,那倒走男的后背一下子撞到我身上,我倒没事,只是往后一踉跄,便稳住了身形,但倒走男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那两个疯女子也一下子收不住脚撞上来,还好,她们应该是条件反射地收住了脚,要不然恐惧要踩在这倒走男的头上。我下意识地走过去,扶起那倒走男,那倒走男没说什么,站起身时,手机依然紧握在双手里,看来这是个相当敬业的摄影师。那男子站起来,看起来足有一米八,比我要高出一个头,他脸上稍稍有些怒意,但没说什么,而是先看向手里的手机屏幕,然后抬头对那两个长发女孩说:“不好意思,我没保存住!”声音里满是歉意。一个微胖的女孩说:“没关系,再重拍就好了,倒是你,额头有事吗?要去看医生吗?”我也看向那男子的额头,红红的,往外渗了一点红色的血液,应该是擦破了皮。但那个高瘦的女孩,立码大声吼起来:“哎呀,都拍了好多遍了,我脚都走疼了,好不容易录了段有感觉的,哎呀真是~”说着一个大大的白眼瞪给了倒走男。这高瘦女孩说完,倒走男迟疑了一会儿,迅速地转过身来,朝我骂到:“你踏马没长眼啦,没看到老子在拍摄!”我虽然我从来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但也从来不会怕事儿,谁敢犯我,我必让他自食其果(这种反应模式,恐怕与我与父亲的关系有关。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个人与父亲的关系,是以后他与权威相处的模型。)。我心里有点发怵,但并未退缩,而是朝他走进一步,说:这广场又不是你家的,你在这儿像开火车般地跑,撞到了我,你还怪我,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哎哟,你踏马还嘴硬,怎么着我都是被你撞倒的,你踏马就得付出代价,说着一拳向我挥来。我这人嘴巴虽然硬,但真的是没打过什么架,经验少,凭本能地向后一闪,竟然成功闪了过去,他一拳挥空,因为用力过猛,身子便往前一倾,差点扑倒在地。我朝右侧躲去,他顺势一个恶虎扑食,再次向我冲来,近两百斤的一跎肉向我袭来,我一个躲闪不及,被狠狠地摁倒在地,所幸在倒下的过程中,下意识地双肘往地面上一撑,要不然我后脑勺都要撞在了坚硬的地上。我双肘处传来钻心的痛感,身上的恶徒一下子坐起,骑在了我的身上,挥着右手拳头,向我脸上砸来,我哪里还能躲闪,只能任他攻击了,我下意识地闭上眼,任凭那一拳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所幸,这时那两名女子拉住了这恶霸样的男子,这男子便借坡下驴,放开我站了起来,我也狼狈地爬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这名男子,在我瞪他的过程中,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哇拷,这弱鸡还要干啊,当街跟人干架,这让我老娘知道了,还不气死,她老人家的音波攻击还不我给灭了,怎么办?要是不跟他干,我这面子往哪挂。我寻思着,跟他硬拼,激起他的狠劲之后,恐怕受罪的还是我自己,反正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我还是快点溜吧!我尽量装着凶狠的样子,狠狠地说:“好小子,有种你就别走!”,说着便大踏步地走开。。“各位团友,快一点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开始练歌了!”指挥老师大声地喊道。张强轻轻地推了推赵倩,笑着说:“团花,上去吧,指挥叫了!”“你说什么呀?”赵倩镇了镇说:“谁叫了啊?”张强微笑着说:“指挥老师叫咱们回去继续排练啊!走吧!”“哦,我没听到呢!走吧!”赵倩跟在张强的后面走上舞台。团友们回到合唱台上,等着指挥发话。张强不时地转过头去含情脉脉地看着赵倩,赵倩只对他笑了笑!两个人的心似乎开始贴近了,爱情星星之火慢慢地开始燎原了!指挥一脸严肃地说:“今天晚上,我们继续练唱《美丽的彩虹桥》。根据我们平常唱的情况,我发现‘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这几句唱的不够到位!赵倩老师,你来示范一下吧!”“好的!”赵倩从合唱台上走了出来,站到队伍的对面,声情并茂地唱着:“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指挥老师说:“赵倩老师唱得非常到位!她的表情和腔调高度融合,大家学着她的唱法再唱几遍!”赵倩站在田若琴的旁边和队员一起唱着。张强边张嘴唱歌,边向赵倩投去赞叹的目光,两人对视而笑!练唱结束后,指挥老师田若琴叫赵倩留下来,探讨一下如何把握这首歌的感情基调。过了半个多小时,赵倩走出戏院大门,发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广场上,车内传出熟悉的声音道:“美女老师,上车啊,我送你回去!”赵倩猛然转过身去弯下腰低头看车内,原来是张强坐在小车驾驶室里。赵倩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吧!谢谢你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啊?”“我在等你啊,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都十点多了,等你走到家要十一点多了,快上来!”张强笑意满满地说道。赵倩向张强投去感激之色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你啦!”赵倩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室上。张强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你在城南小学教音乐吗?你的歌真好听,能经常唱给我听吗?”张强已经开始发起攻势了。赵倩却明知故昧道:“不是啊,我教语文的呀!”张强有点不相信地说:“不是吧?我还以为你是大学音乐系毕业的音乐老师呢!你的气质就是艺术的气质啊,怎么会是语文老师呢?”赵倩笑了笑说:“事实上我就是语文教师啊,难道音乐教师有特别的标志吗?那你还是机关干部呢,你怎么也会来参加合唱呢?”张强故意放慢车速,摆弄着方向盘,笑着说:“哈哈,我也就是来凑个数的,五音都不全!”赵倩转过头去闪了去一个媚眼开玩笑道:“你过分谦虚了吧!你知道吗?过分谦虚等于骄傲啊,哈哈!”张强并未感觉到赵倩一闪而过的爱意,看着前方满脸遗憾地说:“真的,我不是学音乐的,连识谱都有困难。那个时候,学校的音乐课都被语文、数学老师挪用了!说起来有点遗憾!也怪老师,一周才一节音乐课都不上!”赵倩睁大勾魂眼说:“难道你是在乡下学校读书的吗?怎么连音乐课都没上呢?”张强摇了摇头说:“唉!我从幼儿园就在城里读书了,城关的老师也挪课啊!”赵倩笑了笑说:“那你们城关的学校还不如我们乡下的学校呢,我小学在玉壶中心校就读,我们学校很正规,啥课都上!”十分钟左右,车就开到城南小学了,赵倩摆摆手说:“张强同志,谢谢你啦!我先下车了,再见!”赵倩回到宿舍,带着疲劳的身子走进浴室,但她心情却非常愉快,便哼着:“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赵倩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正想躺到床上美美的睡一觉,就听到微信提示声了,打开手机一看,是张强。“赵倩同志,我到家了!”张强微道。赵倩回他道:“好的,谢谢你了!张强同志!”张强对着手机屏幕笑了笑问:“你在干嘛呢?不会是在想我吧?”赵倩迅速码了一个字答道:“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你的微信了,不是在和你说话吗?”张强试探说道:“我还以为你和男朋友聊天呢!”赵倩苦笑了一下,连忙说:“我哪里的男朋友啊?如今还是光棍一条呢!”张强发了一个激动的表情说:“太好了!”赵倩发了一个笑脸过去,说:“太好什么啊?”张强也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我有机会了啊!”赵倩故作没看懂他的话说:“你有什么机会啊?”张强笑了笑调皮地说:“你没有男朋友,我不是就有机会追你了吗?”“你不会这么快就喜欢上我了吧?哈哈!”赵倩笑哈哈地说。张强得寸进尺道:“是啊,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呀!一见钟情也可以啊!更何况,我们都一起合唱了好几个月了!也算老熟人了吧?”赵倩赶忙说:“张强同志,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晚安!”张强说:“好吧!为了给你休息,我只好梦里找你了!希望你也能来找我哦!晚安!”赵倩没有继续发微信给张强,但她有点儿兴奋,也有点儿饥渴,因为她已经三个多月没有男朋友了。张强放下手机,闭着眼睛,赵倩的影子爬满了他脑袋的所有细胞,尤其是赵倩勾魂的眼神和胸前鼓鼓的玉兔包,让张强无比震撼,被子突然被撑高了很多。赵倩把手机静音了,关了台灯,想静心睡觉,无论如何强迫始终无法入眠,不断的放映着他们相处的情景。赵倩想,此时此刻,若能依靠在张强健壮的臂膀,投入到张强偌大的怀里该有多好啊。张强强忍着膨胀想,这个时候如果赵倩在该有多好啊,时不时地把手伸向被子底下不断地搬动着玩具抢。这个晚上以后,张强每天都找赵倩聊天,偶尔赵倩也会找张强,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赵倩和张强都会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偶然间还会发出不由自主的笑声,犹如婴儿天使般的微笑,甜甜的,傻傻的。张强每天清早都会第一时间发微信给赵倩,变着方式向她问好!晚上到点总会道声“晚安么么哒!”“晚安好梦!”“晚安想你!”“晚安梦里见!”“晚安!记住梦中找我,我等着你哈!”……让赵倩常常心花怒放,找不着北。他们就这样聊了三个多月,但张强却始终没有提出单独见面的要求。其实,赵倩倒是很想找张强,或希望张强找自己,但女人毕竟矜持些,始终都在等着张强主动,也许张强是在“饥饿销售”。三个月之后,也就是九月,到了比赛的时间,县里统一派车,规定不准自驾,深怕出安全事故。,“阿海,干嘛呢?今天不是轮休吗,起这么早干什么。”杨海城和我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哥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科。“林哥你上次不是说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城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么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默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随口应下的邀请,当时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应了下来。“去去去,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了,对了,其他人呢,我记得李昌武,赵平年不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是林默的舍友,也是军校里要好的兄弟,李昌武身高和林默差不多,将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是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东人,身高有一米八是个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默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现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来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间走去,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回走,林默赶紧往卫生间走去。洗完脸回到宿舍,将军装穿戴整齐就一起向门口走去,到了校门口,向值班人员出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出去。由于是军校,学校里学生出入都受到限制,街道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周边一片繁华的景色,但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铺,都是本地人家自己经营的。“走起,我们到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了吧,天天在军校里嘴都快淡出鸟了。”杨海城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头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我请客。”虽然军校里的饭菜并不难吃,而且在这个时代来说,军校里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了,但天天吃一样的饭菜,多好吃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厌烦。众人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早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层,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虽然如此,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们往里面走去,边跟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周围摆着一些石椅,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算吃些什么?”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出来说道。“郑老头,照往常来一份。”杨海城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原名郑昌华,大儿子在家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儿子在上海做生意,听说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是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官也倒了,他就没了去处,最后回家开了一个早餐馆,当然了,林默他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去。“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都快饿死了。”杨海城冲郑老头孙子说道,郑老头孙子叫郑文祥,现在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城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会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餐,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小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子和各色糕点。林默一行人看到餐点上齐了,立马开吃起来。林默先扒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鲜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加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汁,加入上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汤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是汁水的味道,拿起粽子解开外面的粽叶,一股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鼻腔,却又不让人产生不适,火腿就是后世有名的金华火腿。咬下一口,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块吞下去,其他各色糕点都有各自的特色,甜而不腻,软而不松,让人味口大开,一桌人狼吞虎咽,将满满一大桌美食消灭得干干净。吃饱喝足,几人都不想动了,就交谈了起来,林默对杨海城说道:“今天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今天你不去图书馆了。”李昌武在旁问道。“不去了,以前差不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馆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路认全,今天就和你们一起到处逛一逛。”林默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京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和外国消息的报纸,甚至从外国运来的报纸,以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东西,林默也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有用的消息。“那要不咱们去中山路吧,我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去了。”赵平年问道。林默也不迟疑,直接回答道:“行啊,我上次和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路就回来了,这次得好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去娄叔那边一趟。”林默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南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叫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的管家,林默兄弟姐妹从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大的,前几年林默偷跑出来考了军校,林默父母不放心,就让娄绍光过来照顾产业和林默,林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一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道:“那倒没问题,不过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不好玩吧。”“是啊,在学校周围倒没什么,反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可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太显眼了,咱们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李昌武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个人穿着军装,那也太显眼了。想到这,林默开口说道:“不用回去换,咱们那衣服放着都多长时间了,都快发霉了,咱们去娄叔那边成衣铺置办一身新的吧,到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到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从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校去。”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平时出校门的时间本来就少,穿便装的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在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上很少有机会穿便装,林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与枪械这些学完了,重点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的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军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桌上了。”林默说着便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杨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银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是贵啊,我每次过来都得肉痛半天。”林默三人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吃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不看看那材料,可半点都没省,再说了咱们也不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个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去在军校里的伙食费,每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二十几元的补贴,在学校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后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为二十几元不多,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能赚五到十元,这已经够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十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几人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店,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向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手,几个黄包车夫连忙拉着车走了过来。“林老板,还是要去图书馆吗?”一个年纪大点的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黄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的林氏商贸行就行了。”《少女暗恋日记》《斗罗之纯情小少爷》《岳两女共夫》《不过仙凡》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诚信娱乐会员手机版》。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58251_796324.html
诚信娱乐会员手机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