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心8下载 客户端 目录共3773章

首页

开心8下载 客户端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4200章 醒来后

开心8下载 客户端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林文峰看了一下大致明白了意思,商家为了促销,只要买价值元的东西,可以免费抽奖一次,奖品是十万元。此类广告大街上经常看到,但是这一家的规则却不同,商家准备个盒子,里面只有一个能中奖,而且每人每次抽完奖若没中,商家打开全部盒子以证明某个盒子内奖品确实存在。商家精明的认为%的几率抽中大奖,也就是次中一次,但是次的抽奖机会是十万元的销售额带来的,这十万元销售额的成本是多少就耐人寻味了,反正广告效应有了,也不会亏本。林文峰想通了里面的弯弯道道,走进去看看,正好有一人消费了多块,正准备抽奖。一个大托盘上满满摆放整齐的个首饰盒,每个首饰盒上贴着-的标签。准备抽奖的那个人笑嘻嘻的看了周围的大伙,然后闭上双眼双手合十拜了拜,随后睁眼看着托盘上的首饰盒,伸手去取了一个。林文峰此刻盯着端出托盘的店老板,那老板看了看抽奖人,又笑眯眯的环顾后面的众人,其中就有林文峰,眼神对上的一刹那,林文峰意念中传来店老板的心思:“上次大奖就是放在号盒子,连续次号盒子了,没想到这次还会是号盒子!我就是赌你们认为我不敢放了,哈哈,你们能猜到个鬼啊!”林文峰忍住头疼,狂喜不止,但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一丝丝。只见那抽奖人手里拿着号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店老板随手一个个打开了首饰盒,等到打开第八个的时候众人“哇”的同时喊出声音来,果然号首饰盒里有个写着“十万”的标签贴在底部。老板把托盘端着走进后面办公室准备下一轮的抽奖,林文峰转身去了柜台那边,在一堆银元里面随便捡了一个。银元的正面写着“壹圆”二字,上下均有长须龙浮雕;钱币的背面则写着“大清银币,宣统三年”几个繁体字,一眼看上去就像高仿的钱币。林文峰估计这银元最多值个几百块吧,在这里却标价元一个,正好能抽奖一次。等付完款,店老板端着托盘又出来了。老板还是笑眯眯的环顾着大家一圈后盯着林文峰说道:“小伙子,看你头上有伤,最近运气应该不大好吧。”林文峰盯着老板的眼睛,意念中再次传来老板的心思:“你们以为我还放号,哈哈哈,绝对猜不到我把大奖放在号了,你们追我号码,我还追你们号码呢。”林文峰心里嘀咕一声“操,真奸诈。”刚刚号没有中奖,%的人不会再去选号的,而且连续出了次号,这一次有没有可能是号呢?林文峰伸手去拿首饰盒,手从号盒子上方慢慢移到号,又往后移了几个,在老板的注视下,手又移到号上,看上去犹豫不决啊,几秒过后林文峰像是下了决心,一把抓住号盒子迅速打开,果然首饰盒里有个写着“十万”的标签贴在底部。老板神情一下子僵住了,不过看着周围一脸惊愕的众人,明白这是一次最好的广告,马上变过来脸笑呵呵的说:“小伙子,转运了,恭喜啊,十万现金可能不太方便吧,你提供银行卡号,我让财务马上转给你。”林文峰压着自己狂喜的心情对老板说:“就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狗屎运来了啊,祝老板生意兴隆啊!”随后和老板安排的女财务对接好卡号转完账,等到钱真真实实的到了自己银行卡里才觉得这不是梦,对着众人祝福几句便走出这家店,随后打车回了家。刚到家没一会,周婷美也回来了,银行下班的早,不过她约着周慧一道去逛了一下前几天新开的千盛广场,还给林文峰打包带了一份扬州炒饭。林文峰刚从赚钱的狂喜中回过神来,对周婷美还真是矛盾的很。他宁愿相信那晚看到的画面是假的,但是那顶绿帽子真真切切的存在,他接受不了,退一万步给自己找理由:男人能同时爱几个女人,如果手段高明的话,这几个女人之间关系也是能和平相处的。换位一下女人同时交往着几个男人,那么一旦这几个男人相互知道了,不可能和平相处的。这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一个表现吧——我的钥匙可以开几把锁,但是你的锁不能让几把钥匙都能开。林文峰想到自己的这把锁,不只有自己的钥匙能开,别人的钥匙也能开,这锁必须得扔,理由还不能是别的钥匙也能开这把锁了,头疼啊。吃完饭,去书房看资料到点多,洗刷完毕,和周婷美草草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林文峰装作头疼发作,盖上薄被睡觉去了。又是没有交流的一晚,第二天林文峰早早起床,出门跑步去了。在林文峰学生时代就是个长跑爱好者,工作后跑的少了,但也起码每周都要跑二三次的,经常跑步的人几天不跑步浑身会难受的。结婚后在周婷美的要求下,早晨跑步被禁止了,林文峰想跑只有晚上去跑,因为早上容易把她吵醒,即使没吵醒等周婷美醒来时旁边的被窝里空荡荡时,她心理也觉得空荡荡的。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有个公园,这个点都是大爷大妈们,几个年轻人在遛狗,纯锻炼的年轻人没有。林文峰踩着轻快的步伐缓慢的跑动着,速度也只有平时的一半,一想到周婷美他就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哑巴吃黄连,说还不能说,有必要抓紧离婚的步伐了,找什么样的借口呢?林文峰仔细的回想起自己有哪些周婷美难以忍受的习惯,跑步算一个,在家抽烟算一个,还有偶尔的不讲卫生,还有不喜欢吃肥肠、螺蛳粉、臭豆腐、榴莲等带气味的东西。带了包子油条和豆浆回家,林文峰吃好后对着刚刚起床的周婷美打了招呼就去上班了。到了公司,部门的其他同事还没有来,林文峰把窗户打开透气,拿了抹布把办公桌都擦了一遍,又去卫生间拿了拖把拖起地来。这样的事情他以前经常做,有一次还被老总孙刚正看到呢,拿着拖把的林文峰在楼梯口,喊了一句“孙总早上好”换来的是孙刚正点头致意,不过后来好像也没翻起什么涟漪,如果当时能读懂孙刚正的心思,对症下药肯定事半功倍。包括李大国的办公室都搞完卫生后,同事们陆陆续续到来了。赵伟冲着林文峰竖起来大拇指:“文峰一来,咱办公室就一尘不染了,辛苦辛苦了。”“正好锻炼身体,有助于伤口恢复呢,不辛苦。”林文峰客气的回了一句。等到李大国来了,叫林文峰和范萱萱一道到他办公室。“我昨天下午和广州那边联系了,他们周一开例会,约好了下周二上午点去他们公司再谈,那我们下周一就过去,这一次萱萱也一道去一下,文件上的有些报价和条款等我们到了后再调整,萱萱你有没有问题?”范萱萱极少出差,何况这么远的长途,听到李大国的安排不经一愣,“哦,没有问题。”“文峰,你回头盯一下成本和市场,务必后天上午把最终数据拿到手。”。红山市北郊,建筑工地。工地大楼已经起了六七层高,上上下下建筑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突听得小工头程河一声吆喝:“孟浩你搞快点,今天这堆砖不搬完,就不能提前下班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男子答应一声,更加用劲推着推车来回奔忙。谁知他跑得快了刹不住势子,差点儿撞到正从前方走过的一个砌匠师傅身上。那砌匠随口骂道:“你他妈眼瞎了?一个瘸子腿不在家待着养病,居然跑出来打小工,真不知程河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把你留下来!”孟浩在老家的时候,曾经被人打断过左腿,康复之后稍微落下一点残疾。这点残疾其实不耽误干活,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太容易看出来,但还是会有很多眼高手低的人喊他“瘸子腿”。那砌匠姓赵,是整个建筑工地最厌恶孟浩的人之一,他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抬起一脚将推车踹翻。孟浩气得眼眶泛红,可他身为小工,真要跟砌匠师傅闹僵了,这个活儿也别想干了。最终他只能忍气吞声,等赵砌匠骂骂咧咧走开了,他才蹲下身来扶正推车继续忙活。他今年二十四岁,个头儿不太高,只有一米七三。长相不丑,但也说不上帅气,就是那种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大众脸。两个月前他来工地找活儿干的时候,清瘦的身板加一身洁净的衣衫,实在不像是能干小工的样子,是他再三恳求,程河才留他试用几天。没想到他干起活来很能吃苦,比其他小工要踏实许多。更加上他对工钱并不十分计较,程河这才将他留了下来,并且允许他晚上早点走,早上晚点来。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孟浩匆匆忙忙将最后几块砖装上推车,却发现砖下边竟有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箱。打开箱子看,里边用黑布包裹着一本旧书。随手一翻,书里全是空白,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是谁的箱子,有没有人要的?”孟浩喊了一声。程河立刻走了过来,看看箱子里边不过是一本旧书,而且书上还没字,便摇头说道:“谁会要这旧东西呀,八成是人扔掉的垃圾吧!”说着便转身走开。孟浩也没在意,就把小铁箱放在了一边。快手快脚将最后一车砖送到升降机上,孟浩跟程河打声招呼,便匆匆忙忙在工地换身干净衣服,又洗了一把手脸。突然想起那只小铁箱,忙又拎起那箱子,骑上他的一辆摩托车往家赶。别看他不过是在建筑工地打小工,他住的地方却是高档社区内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别墅。那是他跟本地富户向家的女儿向思思结婚的时候,向老爷子送的礼物。不过在孟浩的坚持下,这栋别墅的产权全部落在了向思思名下。方一走近别墅,孟浩便暗道不好。因为他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但却不是他老婆向思思的车,而是向家其他人的车。果然一推开房门,他就看见岳父向玉柏跟岳母陈幼莲、以及去年才结婚的向思思大姐向念念跟她男人葛运强。“爸,妈,姐姐姐夫都来了!”孟浩赶忙打招呼。“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开口就骂,一张脸拉得比驴还长,“你大白天跑出去干什么,不会是去找女人了吧?”你看这话说的,大白天他不跑出去,难道晚上才出去?不过孟浩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我是在家闲得慌,出去看能不能找个事情做!”他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是背着向思思的,自然向家其他人也不知晓。他会求程河允许他晚到早退,正是为此。“找个事情做?你何必呢!”向念念冷笑,“思思不是一个月给你一万零花钱嘛,难道还不够你花?再说你能找个什么事情做啊,做业务?做人事?还是再去找个财务,然后挪用巨款买股票?”这番话直戳孟浩心窝。两年前孟浩刚来红山投靠爷爷的老战友向老爷子的时候,向老爷子说他眉心发亮以后会有大出息,当时曾半开玩笑问两个孙女有没有谁愿意嫁给孟浩。向念念一口拒绝。向思思在考虑一夜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主动要求跟孟浩结婚。向老爷子乐见其成,向玉柏夫妇却只骂向思思疯了。但是在向思思的坚持下,又有向老爷子主持大局,最终向思思还是嫁给了孟浩。并且从向家大屋搬出来,住进了向老爷子送的这栋小别墅。而在结婚之后不久,向思思便让孟浩去了她名下的一间公司上班。孟浩其实很努力,可他只不过是专科毕业,在大公司做管理实在是力不从心。做业务,整整半年没有发展到一家新客户,反而老客户一个一个被其他公司挖走。做人事,人事部乱成一团。因为所有人都不听他的,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一个靠女人的窝囊废,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向思思不得已又把他转到财务部,就算他不懂财务,只要他肯学就好。孟浩确实肯学,而且渐渐能够独立做账。可就在那个时候,公司有一笔款子不知去向,经调查发现,是孟浩挪用出去买了股票。孟浩完全懵了,他根本没有挪用过公款,更没有买过任何股票。可那些股票确确实实在他名下,只不过已经暴跌成了一堆废纸。孟浩跳进黄河洗不清,而且根本也没有人听他辩解。包括向思思都对孟浩失望透顶,直接让他离开公司,每月给他一万零花钱,让他待在家里吃软饭就好。孟浩不是一个没骨气的人,可他舍不得离开向思思,纵然跟向思思只不过是挂名夫妻,他也想尽量维持这段关系。何况他妹妹孟馨正在上大学,如果他离开向家,孟馨在学校里的生活,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不差钱了。所以孟浩只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向家,白天闲着没事,他就去建筑工地当小工。可向家人认定他是闲在家里吃软饭,三天两头找来小别墅,让孟浩炒菜做饭地伺候他们。今天时间已经不早,向家人居然饿着肚子一直等着。孟浩只能在向家一家人冷嘲热讽之中,快手快脚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正好向思思也从公司加班回来了,向家一家人坐下吃饭。孟浩明知坐在饭桌边只会被向家人侮辱,索性躲在厨房吃。就听见外边陈幼莲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非要嫁给这样一个瘸子腿窝囊废!你要是听妈的话,跟聂家三公子聂枫结了婚,哪用得着你天天加班到这个时候?要我说早点跟这瘸子腿离了婚,聂枫还等着你呢!”聂枫是红山市名门望族聂家的三公子,生得仪表出众胆识非凡,在整个红山市都很有名气。但向思思却对聂枫很不感冒,任凭聂枫将向玉柏陈幼莲哄得只认他好,向思思却连跟聂枫单独约会都不肯。“我的事不用你们管了行不行?孟浩是窝囊,你们少来见他几面不就行了嘛!”向思思被说得烦了,索性撂下饭碗上楼去了。。  我笑了笑,忙站了起来,用装衣服的纸袋遮挡着后面,急匆匆地去了卫生间。我打开纸袋,见里面放着两个崭新的服装盒,除了一条黑色的高级西裤,还有一件白衬衫,另外还有一条鳄鱼皮带,竟是全套的装束,这让我心里感觉暖暖的。把衣服取出来,我躲在卫生间里面麻利地换,在镜子边看了一下,却见里面的人精神奕奕,神采飞扬,自己也有些臭美,摆了好几个POSS,才转身回到办公室。回到办公室时,却看见高启荣居然来了,前几天被他老婆厮打的疤痕还没有褪去,脸还残留着一些青肿和指甲划痕。而他这时正在我办公桌旁边,询问着宋嘉琪什么,那双眼珠子色迷迷的在宋嘉琪身来回打量。看他那副模样,像是恨不得一口将宋嘉琪吞下肚子里去。我暗自一激灵,心想这老家伙可不是啥好鸟,不行,得赶快将宋嘉琪支走,省的老家伙打她的坏主意。“高局,这是这次安全检查的名单,张局长让先给你过个目,你看过之后,我让小潘去……”我正琢磨的时候,潘奕欣跟着局办主任贾胜走了进来。贾主任话说到一半,抬眼突然看见高启荣脸的伤痕,愣了愣,脱口而出道:“高局,你脸怎么受伤啦?”“啊?没……没什么,前几天酒喝多了,走路碰了一下,快好了……”高启荣被突然问及此事,老脸登时一红,他吱吱唔唔的解释了两句,想转移话题,这时看见我一身新衣站在旁边,他眼前一亮,赶忙笑呵呵的道:“哟,小叶啊,你这身衣服真是不错,怕是花了不少钱吧?”我微微一笑,偷瞄了宋嘉琪一眼,见她正一脸喜滋滋的看着我,点头道:“是一位亲戚送的,她很时尚,会买衣服。”高启荣走了起来,啧啧赞道:“真是不错,当然了,主要还是你长得帅气,稍微这么一捯饬,变了样子了。”说着,她还笑眯眯的在我的肩头重重地拍了几下,向一旁的潘奕欣调侃道:“小潘呐!看见没,大帅哥啊!听说小叶还没女朋友,你们得赶快行动,要不然被外面的美女抢走了。”不巧他那巴掌刚好拍在我伤口,我“啊”地发出一声喊,疼得脸色惨白,高启荣愣了愣,询问道:“小叶,你肩膀怎么了?不会是次和歹徒搏斗,受的伤还没好吧?”我脸色一变,忙说是自己昨天不小心撞的。高启荣不信,说道:“小叶啊!我看看,要真是受的伤还没好,那你可不能班,得回家歇着。”这下轮到我吱吱唔唔的搪塞起来,我刚想学他一眼将话题转移开,但没想贾主任竟然撩开我的衣服,抬手把纱布解开……随后,贾胜愣了愣,紧接着哈哈大笑道:“高局、小潘,你们快看,这哪里是撞的啊,分明是被牙咬的!”高启荣看了朝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看不出来啊,小叶,我刚才还以为你没有女朋友呢。”说完,他摸着我肩头的伤口啧啧叹道:“这小娘们真够骚的,居然把你给咬成这样。”我知道这时候辩解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无奈之下,也只好顺着他的话道:“是啊,是挺骚的。”这时,我脚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一旁的宋嘉琪已经涨红了脸,用尖细的鞋跟狠狠地踩住我的脚,用力碾压,我大声痛呼道:“快缠,快缠,肩膀又疼了。”下班之后,我想到英阿姨家里去找宋嘉琪,但是又怕宋叔叔气还没消,犹豫了一会儿,只得无精打采的打道回府。在车站意外的遇张晓芬,这个小少丨妇丨看见我时一脸的惊喜,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我去她家里吃饭。吃饭?我心里暗自嘀咕:你是想吃我吧?要是搁在以前,我对这容貌俏丽,说话羞怯怯的小少丨妇丨确实挺有兴趣。可这两天我多年的心愿得偿,才和宋嘉琪有了亲密关系,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女人。看见我婉拒了她的邀请,张晓芬心里有点失落,垂着脸,淡然的“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了。晚吃了饭后,我躺在床,想着宋嘉琪的一颦一笑,心里痒痒的似百爪挠心,实在忍不住了,我摸出手机,给对方打了过去,“嘉琪,宋叔叔气消了没?我想你了,过来看你好不好?”宋嘉琪红着脸,轻轻摇头道:“你别来,老爷子还没有消气,吃晚饭时还骂了我半天呢!”我听了,嘿嘿地笑了起来,小声道:“嘉琪,都怪我,这次太不小心了。”“知道好!”宋嘉琪娇嗔地一笑,摸着发烫的面颊,羞恼地道:“怎么,偷吃了一次,连姐姐都不肯叫了?”我心里痒痒的,忍不住调笑道:“那当然了,以后‘嘉琪姐’这三个字是不能再叫了,叫你‘小浪蹄子’好了!”宋嘉琪啐了一口,说道:“小坏蛋,还在说风凉话,你是运气好,逃得够快,要不然,被爸逮到,非得打断你一条腿不可!”我哈哈一笑,摸着鼻子分辨道:“我看不见得,泰山大人哪舍得下狠手把未来姑爷打成残废,也是吓唬一下罢了。”宋嘉琪俏丽绯红,撇嘴道:“哎呦!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不像话,早知道不拦着了,害得我还大哭了一场!”我心头一软,压低声音道:“我又没受伤,你哭个什么劲儿!”宋嘉琪哼了一声,悻悻地道:“好啦,这次是个教训,下次千万要记住,不能再乱来了。”我听到‘下次’两个字,不禁心花怒放,悄声道:“嘉琪,下次去我那儿吧,我屋子里安全,肯定不会有人来棒打鸳鸯的。”宋嘉琪满面晕红,咯咯地笑了起来,忸怩着道:“不去,你还瘾了呢!”我点了点头,轻笑道:“是瘾了,你不喜欢吗?”宋嘉琪大羞,娇嗔地道:“当然不喜欢了,都肿了,现在走路还疼着呢!”我摩挲着下巴,嘿嘿一笑,道:“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好了。”宋嘉琪扬起俏脸,赌气地道:“少来,别想有以后了,咱俩这断交!”“断交?”我咧了下嘴,笑着问道:“你舍得吗?”宋嘉琪嫣然一笑,撇嘴道:“有什么舍不得的,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我嘿嘿地笑了起来,暧昧地道:“那你还叫得那样大声,房顶差点都要被你掀开了!”宋嘉琪面发烧,耳根红透,一跺脚,啐道:“臭小子,别说那种下流话!”“说的是事实嘛!”我想起两人在床颠.鸾倒凤,翼齐飞的样子,如同吃了人参果,心里美滋滋的。宋嘉琪却有些生气了,忿忿地道:“不和你说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该引狼入室。”我连连摆手,不无得意地道:“嘉琪,那可不是引狼入室,咱们俩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宋嘉琪‘扑哧!’一笑,一撇嘴道:“去死吧,谁和你两情相悦来着,还不是你仗着力气大,欺负人家!”我面带笑容,悄声的道:“嘉琪,我想欺负你一辈子。”宋嘉琪心头一荡,却咬着嘴唇,温柔地道:“小泉,别乱说,咱俩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皱起眉头,诧异地道:“为什么?”。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我咬了咬牙说:“扯淡!”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中午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这个女人一夜未睡,居然如此的精神饱满实在令我吃惊。看来生理年龄确实是一道谁都无法逾越的坎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和过了三十岁人生大关的人不一样,他们的精力和体能正处于最好的人生阶段,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彻底恢复。我揉着眼睛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张萍扬了扬手里提的袋子,说:“我来给你送吃的呀,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讲过嘛。”我哦了一声,转身往回走,走到炕边又躺下睡觉。张萍走进来把门关上,打开电视机后坐在炕沿上,拉着我的胳膊说:“大懒虫,都点了,别睡了,起床啦。”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张萍不依不饶地说:“你再不起来我下午也不上班了,陪你一块睡。”张萍这句话对我还真有点威慑作用,我勉强睁开眼睛,说:“你还没个够了,做人怎么可以像你这样贪得无厌。”张萍嬉笑地说:“我就是贪得无厌,怕了吧。”我又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了。”张萍媚笑着说:“你知道就好,快起来洗脸刷牙,我给你打包老包家的鸡汤,大补的。”我苦笑了一声,下炕进茅房间洗脸刷牙,洗漱完毕我从茅房间出来,张萍已经把打包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还有一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老母鸡汤。闻到这股香味我还真感觉到饿了,嘴巴里一股口水涌动。,这姑娘脸蛋长的一般,那身材真是惹火,诱人犯罪。发育的好像成年的少丨妇丨。我说晚上有事吗,一起出去看电影吧,我可能很快就从这里毕业了,她有点惊讶,这么快吗?是啊,我已经来了两个月了。然后和她约好晚上在校外汇合,吃完晚饭,我刷了牙,还喷了点香水,剪完了平头显的更成熟一点,他们都说比以前精神多了。点多一点,张来了,我直接拦了一部出租车,心里想着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拿下她,尽量往远一点的地方跑吧。她上了车问我去哪,我说去市区电影院吧,那里晚上还有夜市,很繁华。看到出她也是精心打扮了一下,涂了口红,还穿了一双半高跟的皮鞋,露出肉肉的脚背,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来到了电影院。其实我根本就没心思看电影,脑子里想的是怎么和她说,我们认识才几天啊,你就要拿人家的第一次,他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兴致,那我们就逛夜市吧,夜市很长,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完,我们走到一家招待所,我拉着她的手能感觉她很紧张,手心出汗了。我问她,你喜欢我吗?“嗯,喜欢你,不喜欢就不会跟你出来了”我说;今天晚上我们就不回去了吧,找个地方我陪你促膝长谈。她很纠结的看着我,说;我怕你欺负我,你是坏人。我一看有戏,趁热打铁的说;不会的,我们最多打个KISS。不会对你怎么样。墨迹了半天,她不情愿的和我来到招待所,我开了一个单间,房间不大,就一张床,还有一个楼道那么宽的淋浴,电视也没有,便宜没好货啊。进了屋里只能坐在床上,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应该有预感吧。我看她情绪好像不高,也没多说什么,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处境,我想到了我的第一次,想到杨,那时候我们开的房间比这好多了,我有一瞬间想退房重新开的冲动。最宝贵的东西不该这么草率,我看着手臂上的梅花烟疤,想的出了神。好半天她问我,你在想什么,怎么还傻笑呢,她拉过我的手,问我烟疤的事情,我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烟疤的故事,包括我老婆我都没说过。我又想起了苗苗,想了那个学电脑的妹子,到现在我早就忘了她叫什么了,想到了妲己,出来一年多,我已经和四个女人有关系了。气氛很尴尬也很诡异,我说玩游戏吧我们,真心话大冒险,那一刻我想到了一部港片,里面的女主就是这样和男主上床的。我掏出一枚硬币,轮流抛硬币猜正反面,猜错的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我输了两次,回答了她个问题,她第一次输的时候选择大冒险,我让她把外衣脱了,她也没赖皮。后面大家轮流输,基本都是大冒险了,我让她亲我,她也让我亲她,气氛很快就被我搞起来了,等到最后的时候我要她脱了牛仔裤她不愿意了,我说你耍赖是吧,扑上去解她的纽扣,她不愿意,可是比力气她又怎么是我的对手,三下五除二,我把她牛仔裤脱到了脚跟,拔掉鞋子,继续脱。里面是一条橘黄色的丨内丨裤,她有点害怕,我安慰她,并顺势亲住了她的嘴,一会的功夫,上衣的扣子也被我解开了,粉红色的内衣包裹着诱人的山峰。我有点激动,死死的压住她,从下面伸进去占领了高地,头子不大还有点陷进去,她说太快了,我们慢慢发展好吗?这时候她已经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了,开始求饶,我并不理她,只管自己活动双手,把她翻过来,拉去外衣,像剥笋子一样上面剥了个干净。我那时候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她不停的反抗,紧紧守着最后一块遮羞布,双手死死的拉住,我就开始进攻上面,她上下难顾。她力气不小,我也很累,有点索然无味,起身走到床下,点了一颗香烟,问她;你不愿意是吧?我不勉强你,你走吧!然后自顾开始抽烟,拿眼角观察她的反应。她很为难只是在说,我们认识不久,太快了。我说不用说了,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快走吧,我们到此为止。我不喜欢强迫别人。沉默了很久,她没走,只是拿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说;我跟了你,你要一辈子对我负责,你能做到吗?我说可以,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然后她双眼看着天花板说;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搽 这和你爸爸妈妈有什么关系。我被她弄得忍俊不禁。她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头也埋进去了,我看了看把自己衣服脱了简单冲洗了一下,拉过被子钻进去,她像触电一样弹起来。吓我一跳。我说你要不也去冲一下,刚才一番抗争也出了汗,放心,我一定对你负责。她进去了,几分钟以后,脑袋伸出来,让我给她搽一下背,我心说这妹子还挺有意思。打开论坛,继续更新,看的人不多啊。早上有人莫名其妙的申请加我好友,都这么闷骚吗?如果你想看我写下去,就给点动力,别整那些没用的。我喜欢交真性情的朋友,每次朋友圈发约酒去啊,下面响应的人几十个,男人就该这样,瓢都要瓢的理直气壮。有贼心没贼胆注定了你碌碌无为。我准备把之前隐藏的前面一段复制过来到这里,不然没看过的人会觉得没头没尾。不要说什么道理,那些谁都懂,谁不是金钱的奴隶,谁能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百人斩,千人斩了。接下来从头开始写。我出生于中部省份一个小县城的农村,我的高祖是个清朝的地主,传到曾祖,祖父手里开始没落,上百亩良田没了,只留下几间大院。年冬月申时,我出生了,据母亲回忆,奶奶接生的我,一边吩咐爷爷烧热水,一边让我父亲拿剪刀配合她,那画面想想挺恐怖。又没有麻药,消毒也就是放火上烤烤。感恩我伟大的母亲!我要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副好皮囊,的身高,年轻时的我颜值一点不输现在当红的那些流量小生,无论到哪里上班,喜欢我的妹子都有一个排,我纵横在花丛中游刃有余却从不追求结果。年我来到上海投奔表哥,人生地不熟的拿个地址就来了,那会也没手机。运气不错我找到表哥所在的公司他正好在门口和人闲聊,他是送货的,骑三轮车。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不到千一个月,年算可以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才.见到表哥他很惊讶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读高中吗”’是啊,如果不出意外我那会应该还是学生,在学校一次打架把人同学屁股扎了一刀那是我第一次进去留下了案底,学校也把我开除了,那个同学的姑姑是老师,姑丈是副校长。父亲为我东奔西走也没能留下我。《生死狙击学院第二季》《我混账不是你黑化的理由》《岳两女共夫》《深入骨髓的自卑》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开心8下载 客户端》。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20126_824844.html
开心8下载 客户端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