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怎么投诉竞彩258 目录共8395章

首页

怎么投诉竞彩258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5242章 醒来后

怎么投诉竞彩258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迷彩服瞪了司机一眼,粗声粗气的道。司机看看迷彩服,再看看被扔下车爬在一起的三个光头,张张嘴,又闭上,苦着脸发动了车。对于貌似比光头还暴力的迷彩服与李小亮,车内的人连嘀咕也不敢,只是目光闪烁的向这边看两眼,又慌乱的转到别处。迷彩服坐到了李小亮的另一边,换位子什么的,根本不用迷彩服开口,周围的人不是因为没地方坐,估计早闪开了。林玉芳已坐直了身体,脸红红的向迷彩服致谢。李小亮心里不舒服,自己多少也出力了吧,林玉芳居然没谢他,好象他做这些理所当然一样。迷彩服呵呵一笑,摆了下手,不在意的道:“不用谢,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我叫郑国,哎小子,你也练过吧,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李小亮呆了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郑国瞪大眼睛,一指林玉芳道:“你别说不认识她,那三个垃圾明摆着是找她的,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相信我?”“不是这样的。”说话的不是李小亮,而是林玉芳:“小亮真的是我刚巧碰到的,不过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他们是……”说到这里,林玉芳又吞吞吐吐了。郑国看看四周,似乎明白林玉芳是有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便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啊,小子,你叫小亮?呵呵,你是学生吧?”郑国把话题引到了别处,李小亮当然不会傻的不明白。两人说说笑笑,天南地北的乱侃。李小亮的知识面广,什么都能聊几句,到后来聊到机械车床,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有了兴趣,插起话来。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平罗县城。下车后,几人还约着去喝一顿。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自称是玉江市丰收机械厂技工,叫赵西明。与李小亮谈的火热,一时不想离开,郑国请客他也没客气,也一起进了酒店。对于赵西明,李小亮与郑国倒不反感。在车上,赵西明没有站出来,但李小亮明白,如果林玉芳不是他认识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充英雄。毕竟人有避凶趋吉的本能,人到中年那份热血冲动少了,也明白自己量力而行的道理,赵西明一看就是那种技术型的文化人,没有能力对抗彪悍流氓。林玉芳对众人心存感激,又胆小怕事,期期艾艾的把事说出来,李小亮郑国他们也只听明白了一个大概。大体上就是林玉芳被骗了,对方骗了林玉芳的钱财后还准备把林玉芳卖掉,结果林玉芳找了一个机会跑出来了,后来碰到了李小亮。李小亮暗为林玉芳庆幸的同时,心里又一紧。虽然林玉芳说的模糊,但从今天碰到的这事上来看,对方的组织不但大胆妄为,做事严密,而且能量不小。记的事上那戴墨镜的光头可是说过车站通知的话,如果防人逃走能通过通知的手段来阻止,这些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大人物。骗人钱财的方式又是金字塔式的结构,很有可能是现在刚刚兴起的传销。虽然国家已有打击的趋势,但还没有明文下来。如果这个骗钱方式与黑帮结合起来,那危害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再说,从林玉芳的身份上看,这伙人的目标已瞄上了农民。还好林玉芳上过两年小学,如果她大字不识,连回家的车都不认的,想逃都不可能。现在的农民又有多少识字的?再加上他们本性纯良憨厚,容易相信人,又有些农民特有的狡黠与欲望,很可能人人中招。下林村会怎么样?义父李忠军又怎么样?李小亮突然心里慌慌了……感觉一阵风暴即将来临,而且今天自己也露脸了,以后少不了麻烦。郑国与赵西明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东西,也沉默起来。啪!郑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恼火的道:“原本以为玉江是个很朴实不错的地方,没想到居然有这样肮脏杂碎,这绝不能放过。”郑国并没有说自己的具体身份,只是隐约的说自己是吃公家饭的。从身手上,李小亮已知道郑国不简单,他猜着郑国很可能是丨警丨察机关的人。赵西明看了眼郑国,摇了下头,他大概认为郑国太年轻,便道:“郑国兄弟,这种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有些事虽然令人气愤,但咱们却不是救世主,也没有救世主的能力,能让自己人不受伤害,这才是最重要的。”赵西明明哲保身的话,李小亮有些不认同,不过想想自己现在,也只能把这份不认同放在心底,心里暗暗下决心,如果下林村的人还有被骗的,一定想办法救出来。郑国横了赵西明一眼,语气不善的道:“老赵,我就看不起你这种人,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那些混蛋只会越不越嚣张。他们现在这样,也都是你这种人惯的。”赵西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话对方听不进去,也就不言语了。郑国却不想就此作罢,冷哼一声道:“如果人人都啥事不管,今天咱们也不会在这里喝酒。这事我是管定了,如果把这伙孙子搞进去,还当个屁公务员。小亮,咱们两对脾气,你要不也同哥一起干吧。”李小亮心说,这话杂听着同要入伙梁山似的,也太不靠谱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国哥,只要你说了,我当然愿意跟你干。虽然就我一个人,但咱也不含糊。不过这除黑打恶之类的事,还得动用官方力量比较有效果,毕竟他们名正言顺。”郑国愣了一下,端起酒杯,拍了拍李小亮的肩膀道:“是哥欠考虑,你还是个学生,这事你帮不上啥忙。不过你这兄弟我是交定了。”说完一饮而尽。李小亮也举杯喝掉杯中的酒。之后三人再不谈这事,一顿饭吃的虽不是兴高采烈,但气氛也不错。郑国与李小亮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亲密,赵西明倒也是自始至终面带微笑,没有什么嫉妒或别的想法,他就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李小亮与林玉芳还要有十来里路要走,便向郑国赵西明告辞。郑国本想送李小亮回去,但他酒喝的不少,被李小亮推辞了。不过分开时,郑国拉着李小亮的手说如果有事,让他去县武装部找他。李小亮才知道自己猜的有些出入,没想到郑国不是丨警丨察机关的,而是武装部的。他对武装部没啥概念,只知道与民兵有关,自己找他帮忙的话还真不知道他能帮什么。不过,他觉着这多少也算县城里的一个官方朋友,有事指不定真能用上。去车站的路上,林玉芳紧挨着李小亮,眼睛不住的四处看。李小亮以为她想逛逛,再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便说:“嫂子,要不咱逛逛再回家?我这里有钱。”林玉芳却摇了摇头,有些紧张的道:“小亮,咱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也不太安全。”李小亮这才意识到林玉芳不是想逛街,而是有些紧张。他想起三个光头,不由问道:“嫂子,你是说,平罗县也有他们的人?”。“八点半我看电视剧都来不及,看什么开奖结果!”苏蓉嘴唇一翘,“老赵,要买彩票咱自己买,别占人家两块钱的便宜!”“孟浩既然有心,你们就收着呗!”程河打圆场,从孟浩手里接过彩票,就着路灯看了一看,“咦,两张彩票前六个号码都一样,就最后一个号码我这张是,老赵这张是!”“是!前六个号码我把握比较大,所以我说至少能中个二等奖!”孟浩说。“还二等奖呢,我就不信了!”赵砌匠伸手将孟浩给他的那张彩票从程河手里抢过来,也就着路灯看了一看,“行,我今晚就等着开奖,看看你孟浩是不是真有本事一口猜中中奖号码!”“你敢!晚上我要看那个穿越剧,你敢跟我抢电视!”“我也就是说说,反正彩票是人给的,不要也是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就他那个满脸晦气的瘸子腿,能中奖鸭子都能上树了……”那夫妻二人再不理会孟浩,而是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话,一边先往前边走了。“程哥你租的房子跟他们在一起?”孟浩看着那夫妻的背影,随口一问。“没有,那夫妻的脾气谁敢跟他们住得太近呀,我租的房子离他们老远,只不过是一个方向而已!”程河回答。“那程哥一定要记得晚上八点半,收看央视一台,我确信你这张彩票至少能中个二等奖!”“行,我晚上一定看!”程河呵呵笑着将彩票收起,这才跟孟浩扬手告别。孟浩眼瞅着更前方赵砌匠夫妻快要消失的背影,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他可不是圣人,赵砌匠敢冲他扔砖头,他肯定不能让赵砌匠好过。跟程河分了手,孟浩重新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孔琳住的小区。孔琳跟她老公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房子,目前还没有要小孩儿。不过孔琳一个十几岁的小表妹在她家里住,孟馨晚上只要跟这个小表妹一块儿睡就行。孟浩赶到的时候,孔琳的老公还在工厂加班没回来,一眼看见孟浩,孔琳习惯性地流露出热情的笑脸。孟馨使眼色想问孟浩有没有弄到钱,孟浩只当没看见,从兜里掏出两张彩票递给孔琳,说道:“刚在你们家小区旁边的彩票点买了几张彩票,我有预感至少能中个二等奖,所以送你两张吧!”孟馨没想到他哥说出去找钱,居然是买彩票去了,一时满脸尴尬无话可说。孔琳却笑呵呵地接过彩票,说道:“那敢情好,我这两天正想去买彩票碰运气呢!孟哥既然这样说了,肯定能中个大奖!”她将彩票珍珍重重收进茶几下边的小屉子里。小表妹伸手拿出彩票玩,孔琳赶忙说道:“可别弄烂了,要不然中了奖也无法兑奖!”小表妹嘿嘿一笑,又将彩票重新收进屉子里。正好门铃响起,孔琳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不由得一个愣怔,叫道:“马叔,马婶,我不是说了等几天嘛,怎么你们又来了?”“什么叫我们又来了,你们家欠了我们家的债不还,我来讨债天经地义,你今天再不还,我就坐在你家里不走了!”一个女人尖着嗓门,一边推开孔琳走进门来。那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尖尖的下巴狭长的额头,一看就是个刻薄相。她身后跟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瘦得皮包骨头一样,也不像是个好心人。“怎么回事?”孟浩问。“我们家阿勇不是新接手了一家小工厂嘛,就是从马叔马婶手上接的!本来说好半年之内交清转让费,可这才过了两个月,他们就追着讨债,昨天来了,今天又来……”“孔琳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婶气势汹汹一口截断孔琳的话,“你看哪一家工厂转让能拖半年才交清转让费的?我们能让你们拖俩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当初咱们确实说好了半年之内交清啊!……算了马婶,我先送走客人再跟你说!……孟馨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我就不留你在家里住了,你跟孟哥先回去,改天我再跟你联络行不?”因为孟馨还欠着孔琳五万块钱,偏偏赶上今晚有人上门讨债,那就让孔琳大不自在,生怕孟浩孟馨以为她是跟马叔马婶串通好了在演戏。孟馨更是满脸通红,只能望着她哥孟浩,多希望孟浩能够从兜里掏出钱来。孟浩自然明白孟馨的意思,赶忙上前一步说道:“没事的孔琳,这件事要不让我来解决吧!”“你来解决?你谁呀你!”孔琳还没说话,马婶抢先开口,一边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孟浩,“我瞧你这模样,不像是个有钱人吧?孔琳可还欠着我们家整整十万块呢,你真有本事替他们解决?”“他能解决倒好了,反正今晚拿不出钱来,我们就不走了!”马叔说,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坐。孟浩微微一笑,说道:“我的确不是个有钱人,不过我还欠着孔琳几万块钱,待会儿我直接把钱还给你们就是!”“孟哥,你……有钱?”孔琳一愣之后谨慎发问,“孟哥我真不知道马叔马婶今晚会过来,这本来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要不你跟孟馨先回家吧,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再让他想想办法!”“不用了,我待会儿一定有钱还马叔马婶!”孟浩说。“待会儿?要待多久?”马婶抢口发话,“你有钱就马上拿出来,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磨叽!”孟浩想了一想,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张彩票来。“是这样的马叔马婶,我今天买了几张彩票,每一张都至少能中二等奖,照今晚开奖的大乐透积攒下来的奖金核算,二等奖能有二十三万多!如果两位等不及,干脆用我这一张彩票,抵了两位的十万块欠账如何?这样你们明天去兑了奖,可以尽赚十三万!”他说得平静淡然,满客厅的人却都一脸懵逼。孟馨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她哥会说出这种话来。孔琳则冷下面孔满脸无语。马婶好不容易咽口唾沫,像看傻一样看着孟浩,老半天才问出一句:“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是想拿两块钱的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欠账?”“没错!”孟浩点头。“哥你别说了!”孟馨不得不开口阻拦,恨不得地上有条地缝钻进去。马叔嘿嘿嘿嘿笑起来,笑得一张瘦脸格外狰狞。“你小子还真说得出口呀,敢拿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块钱,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看你是存心想要赖掉我们家十万块钱吧?”“真不是!我可以保证我这张彩票可以兑换二十三万奖金……”“够了!”马婶忍无可忍尖声打断孟浩的申辩,“你这穷酸B真是有出息啊,一张彩票就想抵我们家十万欠账,你是当我傻呀还是当你傻?算了算了,你就是个打酱油的,我懒得跟你说废话!孔琳我告诉你,这小子既然说出这种话来,今晚你要是不把十万块钱全部还清,我老两口干脆就死在你们家算了!要不然再过几天,还不知你们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她一边说,一边果然往地板上一坐,摆出一副死痞活赖的模样来。。  “破产倒闭,有那么严重?”宋建国惊呆了,又拿起材料,反复看了几遍,犹豫着道:“好吧,那我试试,不过,你也别报太大的期望,要时刻记住,你是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要多花一些精力放在学习经验。”“好的,宋叔叔,你放心。”我见终于打动了宋建国,算是没有白辛苦一场,心情也舒展开来。回到家,躺在床,我又考虑了一会农机厂的事情,翻了个身子,放在床头的衣服掉了下去,一张名片掉落出来。从地捡起名片,我突然想起了穆婉兰那个风情万种的小少丨妇丨。张晓芬的味道尝过了,穆婉兰和她相,又是另一种感觉。她张晓芬要更风情一些,打扮也时尚,那感觉很不一样。想到这儿,我竟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一条信息:你好啊。穆婉兰晚约了电厂的负责人在夜总会的贵宾包房里唱歌娱乐,高启荣下班之后也去了,他们一群人在包厢里一边唱歌、一边喝着小酒,闹腾的不亦乐乎。电厂的那几个人,每人都左拥右抱的揽着几个公主,在她们那衣着暴露的身肆无忌惮的揉捏着,穆婉兰和高启荣紧挨着坐在一边沙发相陪。我给她发去的信息,因为包厢里太吵闹,她根本没听见。高启荣午刚喝过一场酒,这会儿又举着酒杯,贼眉鼠眼的盯着穆婉兰,不怀好意的诡笑着,说道:“穆总,来,陪哥走一个。”穆婉兰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说:“高局,黑水镇煤矿开采的那事儿,你怎么还不给妹子消息呢?”这时高启荣已喝的面色油光泛亮,他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穆总,你不要心急嘛,市委、市政府把这个事既然交给资源局一手操办,到时候我高启荣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嘛。”穆婉兰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娇媚的神情,说道:“高局,那这件事现在你们资源局到底搞的怎么样了嘛?你也不给我透露个消息呀?”高启荣一脸红润,已经有点醉态朦胧了,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嘿嘿一笑,道:“穆总,王哥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放在心的,你看,这不是在喝酒嘛,还老是挂记着这事儿干嘛啊。你放心,王哥我帮你盯着呢,一有消息给你说嘛,来,先陪王哥走一个。”穆婉兰见高启荣有点醉了,举杯对大伙说道:“来,大家都敬高局一个,高局今天能过来算是很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碰一下。”夜总会的公主们都善于察言观色,这时一个个端起酒杯,递在搂抱着自己的客人面前,电厂那几个色.狼接过酒杯,纷纷捧场的说道:“高局,今天您能过来真是太给我们面子啦,来,哥几个敬高局一杯。”半醉的高启荣被一众人戴了高帽子,心情春风得意的举起酒杯,说道:“我今天午刚和市委的人喝完酒,晚本来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穆总既然约了我,我说来吧,大伙儿都是给咱们青阳市经济建设做过贡献的,谢谢大家,来,我们一起干了!”一番慷慨呈辞,高启荣举杯豪饮,放下空杯,抹了一把嘴,之后醉醺醺的看着穆婉兰,一脸的色相。电厂的几个人又对高启荣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高启荣虽好.色贪财,但也算是个汉子,别人敬酒他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不老实的在穆婉兰大腿摩挲着。在电厂这几个人跟前,穆婉兰也算有面子了,至少不能在他们面前被高启荣这么吃了豆腐,凑过嘴在高启荣耳旁小声说:“高局,给你也找两个小姑娘玩玩吧?”高启荣晃着脑袋,色迷迷看着她,嘿嘿一笑道:“穆总,怎么啦,你不想陪哥玩玩啊?”穆婉兰看他已经醉了,于是叫来了服务员,让他带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进来。两个小姑娘来了后一脸媚笑,一左一右在高启荣身边坐下来,挽着他的胳膊发起嗲来。高启荣已经喝多了,身边坐着的女人是谁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只觉得对方是个女人,伸手在两个小姑娘身乱摸起来,摸的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尖叫,整个包房里靡色一片,公主们娇滴滴的嗲音此起彼伏。折腾了好久,穆婉兰也喝了不少酒,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见高启荣已经躺在两个公主的怀呼呼大睡,签了单,让服务员将高启荣扶出去、塞进车里,又叫了两个小姐出台,将他们送到了电力大酒店的套房,把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她才驾车回了家。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穆婉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时候才发现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你好啊。看着这陌生的号码,穆婉兰觉得有点怪,这谁发的呢?想了想,她回了过去问是谁。我发了信息之后见对方没回,这时候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听到手机响,我抓起来一看,是穆婉兰回来的信息,问我是哪一位。本来我都打算睡觉了,收到穆婉兰的短信后,想到那风.骚的样子来了精神,忙回信息过去,说明了自己身份。穆婉兰这才恍然大悟,她喝了点酒,知道是我之后,不免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初恋男友林建阳和刘小叶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想到昨天在高局长办公室里,叶庆泉送自己出去时,差点抓到自己大白.兔的事情,穆婉兰觉得这小伙子挺逗,于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我没有预料到她这个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我有点愣怔,半晌,才惶惑的接起了电话。“庆泉啊,怎么想起发短信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呀?”穆婉兰躺在床,慵懒的呢喃道。咦!这娘们挺骚啊,居然叫的这么亲切,我心里暗自揣摩着。“没什么事,当时看见兰姐的名片,想问候一下,唉!哪知道兰姐是个大忙人,现在才想起给我回电话啊。”我轻笑着说道。“晚和你们高局他们一起去唱了歌,才回来,之前没有看到你的短信,怎么啦,发信息给兰姐有什么事儿?”和高局在一起?我一阵吃惊,幸好她当时没看见信息,要是被高局知道他给兰姐发信息,那岂不是死翘翘了。“晚和高局在一起?”我有点胆怯的问道。“是呀,怎么啦?”我听她说话的口气,估计她喝了不少的酒,都有点茫了,试探着问道:“兰姐,现在你是一个人吧?那高局呢?”穆婉兰火辣辣的道:“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高启荣睡啊?唱完歌之后,给他找了两个小美女,送到酒店去啦。”这下我放心了,嘿嘿一笑,试探着问道:“一个人?兰姐,你老公没在家陪你啊?”“老公?哈哈!兰姐没有老公……兰姐是一个人……哎呀!你对兰姐的私生活还感兴趣?”穆婉兰躺在床懒洋洋的和我聊着,她感觉有股子说不出的温馨感。长久以来,她每次应酬完,回来基本是倒头睡,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半夜还给她发信息,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兰姐,你……你没有老公啊?”我吞吞吐吐的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窃喜,这让我靠近穆婉兰的步伐又容易了一些。。但是朱长志毕竟还是厂里的副厂长,一般人也不敢轻易下手,除非朱月茵自愿,但看今天这情形,分明是把朱月茵灌醉了,想要弄到外面去搞她。“嘿嘿!叶哥,这可不怪我们,是她自己来的,她哥哥都拦不住。”呲牙咧嘴从远处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的那个小混混,忍着疼解释道。“朱荣鑫呢?”我皱起眉头。“谁知道去哪儿了,他和周哥喝多了,也许去酒店了吧。”另一个小混混赶紧答道。农机厂的招待所自从改建成酒店,我也隐隐听说都快成周伟和朱荣鑫这一帮家伙的窝点了。一些女工经常出没于那里,究竟干些什么事儿,想也想得到。不过周伟和朱荣鑫这些人都没结婚,而那些女工又都是心甘情愿和别人处对象谈恋爱,这谁又能管得到?“好了,我送朱月茵回家,你们走吧!”我皱起眉头,看着这帮混混挥了挥手道。“叶哥,你看她了?这妞儿长得真不赖,嘿嘿!奶.子又大,像个外国妞一样。”开车那小混混说着,有些遗憾的吞了口唾沫,喉咙处一阵蠕动,像是只癞蛤蟆似得。“扯你妈的蛋,滚!”我冷冷的怒骂了一句,扶起步履踉跄的朱月茵,径直离开,三个小混混惧怕我的名声,面面相觑后,只能自叹倒霉,吹了几声口哨之后,悻悻离去。我不知道朱月茵什么原因会如此失态,在我印象,这小丫头还挺乖巧的,虽然大专都没有考,但听说朱长志走了后门,对方已经在青州职业学院学了。而且这小丫头还算懂事,起朱荣鑫来好多了,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已经快半夜了,算将朱月茵送回去也不太妥当。“小茵,小茵!醒醒啊!”我拍了拍朱月茵丰满的脸蛋,道“你该回家了。”“我不回去,不回家!”突然间,朱月茵像是爆发似得大声叫嚷,挣扎着,风衣一下子落在地,朱月茵内里只穿了件薄羊毛衫,饱满的胸脯鼓鼓囊囊,里面胸罩的外形隐约可见,下身一条弹力九分裤,把少女修长的双腿勾勒得格外优美。看她衣衫不整的,也不知道她的外衣丢哪儿去了,我摇了摇头,拣起风衣替她裹。“我不回去,都不待见我,连家里都嫌我。”朱月茵醉眼朦胧,一把拉住我,“小泉哥,你干嘛要把我从车拉下来?你让我走,我想跟他们去!”“小茵,你喝醉了!”我皱着眉头道。“我没喝醉!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不是想脱我衣服,摸我身子么?我不在乎!”朱月茵泪珠滚滚而落,情绪有些失控的呜呜哭了起来,抽泣道:“小泉哥,我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你既然知道那些家伙不是好东西,你还想跟他们去?”我叹了一口气,扶起少女跌跌撞撞往前走。“那我哪儿去?”少女失声痛哭,道:“我没有地方去,小泉哥,你把他们赶走了,那我跟着你了,你要管我,管我一辈子!”我尚未反应过来,少女突然一把掀开自己羊毛衫,拉起我的手按在自己胸脯,赌气的道:“小泉哥,你摸摸,大不大?你说呀,舒服不舒服?他们不都想摸我这儿么,我只让你摸!你想摸我让你摸个够!”猝不及防之下,我的手掌下意识的揉捏了两下,那火热而又软带硬的大白.兔竟然如此丰硕饱满,简直不像是一个才十七八岁女孩子的玉兔,更像是一个熟透了的妇人乳.房。但是那份坚.挺、结实却又似曾相识,初识穆婷婷和图书馆那天在孔香芸的身,我也曾经体会到少女的滋味,这让我一时间身体某个部位顿时膨胀起来。农机厂这里的女孩可不能瞎玩,要是弄得满城风雨的,宋叔叔和英阿姨还不剥了我的皮啊?我像是被烫了一般闪电般的收回手,双眼飞快的扫视了一眼四周,还好,这深更半夜的没什么人,我赶紧道:“小茵,你怎么了?是不是遇什么事情了?走,先回去吧。”朱月茵却执着的不回家,让我也是无可奈何,两人在那里一阵纠缠,朱月茵索姓丢开风衣,赖在我怀,让我抱她也不是,推也不是,少女的体香和胸前那对蓓蕾不时碰撞着我的胸膛,肢体纠缠间,让我越发有点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劝说了半晌,见她仍是执迷不悟,我一怒之下,一把将朱月茵翻过来,照着对方饱满的臀瓣狠狠的来了几下,清脆悦耳的掌击声在夜里显得格外响亮。打完后,我将她裹在风衣,径直扛在肩头,推着车快步向自己家走去。朱月茵一惊之下酒意渐消,但是反倒是被我的这一番举动刺激得情火燎原,她原本对我有一丝情意,被我这么一弄,更是情思荡漾,伏在我肩头不停扭.动,还咯咯娇笑不休。一直到进入生活区,我才示意对方噤声,而朱月茵也颇为知趣的闭了嘴巴。“我送你回家。”我并没有意识到,短短的一段距离会让一个女孩子心产生遐思,像一颗石子投在水潭激荡起无数涟漪。“我不回去!”肩头的女孩态度异常坚决。“那你要去哪儿啊?”我恼怒的将她放了下来。“要不你把我送到厂里酒店,要不我在你家待一晚。”朱月茵眼睛在黑夜闪动着魅惑的色泽,这个丫头是和一般女孩子有些不一样。“我家住不下,你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啊?”我皱起眉头。朱月茵瞟了一眼我,道:“哼!我知道,嘉琪姐姐回家住了,但是你在市里不是有房子吗?”“咦!你对我家的情况倒是很了如指掌嘛!”我惊讶的扬起眉毛,打趣了一句。朱月茵俏脸微微一热,自从我次救了她之后,小丫头对我感兴趣起来,有意无意的打听了宋叔叔家里的情况,也知道我在市里有房子,平时很少回农机厂。我现在要是带着朱月茵回到英阿姨家里,向他们如何解释?另外,算宋嘉琪一家人都相信我,不说什么,但家里两间屋子,怎么睡觉呢?莫非让朱月茵和嘉琪、我们三人挤在一起?得了,我暗自一摇头,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司机在里面打盹等客,我走前拍了拍车顶,拉着朱月茵了车。回到家,我和朱月茵进了房,打开电灯,朱月茵裹着风衣立即蜷缩在床去了,顺便也把床的被子盖在脚下。“咦,你怎么我床了?”我一边洗漱,扭过头问道。“不你床,我谁床?”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但是朱月茵却好像根本不在乎。“喂!小茵,咱们俩孤男寡女在一块儿,你也不担心坏了自己的名声?”我洗了个脸,又泡了泡脚,然后才满意的作了几个深呼吸,一头栽倒在床。“名声?哼,你觉得我还有名声么?”朱月茵轻哼了一声。我听了一窒,前阵子听韩建伟他们也说过,朱月茵在学校好像不大合群,主要原因一是她的长相,另外小丫头有些孤傲清高的姓格,也让她在同学们心目变成了另类,自然被同学们孤立起来。在厂里却因为她哥哥本来是招人厌的角色,朱长志虽然是副厂长,但也管不了人们的嘴巴,连带着她也受了池鱼之灾,什么小狐狸精啊这一类的污水也泼在了她的头。,宋嘉琪像是触电一样,忙把腿后撤了一下,小声抗.议道:“睡觉老实点,别乱动。”我并不理会,反而更加大了胆子,伸出胳膊,隔着被子,把她揽到怀里,轻轻拍了拍,微笑道:“嘉琪姐,你胆子倒是不小,这样过来,不怕我吃了你?”宋嘉琪眯着眼睛,微笑道:“不会的,你答应过,咱俩要当一辈子的好姐弟。”我有些无语,低声道:“那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能当真。”宋嘉琪蹙起秀眉,嗔怪地道:“那怎么成,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带反悔的!”我笑了笑,轻声说道:“那时情况不一样。”宋嘉琪眨着睫毛,纳罕地道:“怎么不一样了?”我盯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沉吟的道:“那时你还在生气,没有办法,只好妥协了。”宋嘉琪嫣然一笑,摇头道:“这不是理由!”我笑了笑,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那个粉红色的本子,轻轻一晃,轻声道:“那么,这个理由充分吗?”宋嘉琪愣了一下,随即俏脸绯红,羞恼地道:“小泉,你太不象话了,居然偷看人家日记!”我笑了笑,低声道:“嘉琪姐,要是不看到日记,我哪里知道你的心思。”宋嘉琪板起面孔,伸出小手道:“还给我!”我点了点头,把本子递了过去,嘿嘿一笑,道:“白天当姐弟,晚当情侣,怎么样?”宋嘉琪收起本子,摸了下发烧的面颊,佯怒道:“去,去,别闹了,不然,姐姐真生气了!”我心里没底,试探着道:“生气会怎么样?”宋嘉琪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一脚把你踢下去,然后绝交!”我有些愕然,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道:“真的?”宋嘉琪把嘴一撇,气呼呼地道:“当然了!”“那你踢吧!”我伸出双手,揽过那具柔软娇嫩的身子,用力抱在怀里,体会着那份绵软滑腻,心情好到了极点。宋嘉琪有些紧张了,拿手推着他,结结巴巴地道:“小泉,小泉,别这样,快松手。”我笑着摇头,轻柔地压了去,盯着那张彷徨无计的俏脸,小声道:“别怕,你像那晚一样,装睡好了。”“不,不行!”宋嘉琪挥起粉拳,敲打着我的前胸,有些着急地道:“臭小子,快下去,你压得我喘不气了!”“别紧张,放松一些!”我捉住她的双手,低下头,温柔地吻了下去。宋嘉琪又羞又恼,左右摇晃着脸蛋,不肯让我得逞,虚张声势地恫吓道:“小泉,再这样,我可要喊人啦!”“别喊,亲一下好。”我连劝带哄,也不见奏效,索性把心一横,硬是堵住她娇艳的嘴唇,用力将她的牙齿顶开,缠住那条柔软滑腻的香舌,热烈地吸.吮起来。“唔,唔唔!”宋嘉琪惊慌失措,双手推着我的肩膀,眸光逐渐迷离,鼻息也渐渐沉重,只一会儿的功夫,放弃了抵抗,扬起下颌,任我大肆侵略。我趁着这机会,把手探进她的睡裙里,温柔地游弋着,像极了在水草游荡的水蛇,在平静的水面,激起一道道涟漪。“啊”宋嘉琪霞飞双靥,满面晕红,身子在不停地摆动着,如同一尾搁浅的美人鱼,高.耸的胸脯更是急促地颤动,秀眉轻蹙,似嗔似喜,口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媚态十足。只是,当我将她的蕾.丝内.裤剥下,丢到旁边时,她好像突然惊醒,赶忙握住我手腕,仓皇地央求道:“小泉,不行,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轻轻摇头,拉过那双纤细秀美的美腿,放在肩头,悄声道:“嘉琪姐,你乖些,要听话!”“不嘛!”宋嘉琪扭.动着腰.臀,带着哭腔,拉长声音道:“小泉,你别这样,我不许你这样!”我有些哭笑不得,也不吭声,只是拉开架势,轻轻地点击着,似乎随时都将策马扬鞭,一跃而入。宋嘉琪娇.喘连连,两只小手攥成了拳头,紧紧地贴在腿边,在一波电流般的悸动之后,她忽然扬起身,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握住了那里,轻轻挥动着,哆哆嗦嗦地道:“用……我用手好啦,小泉,你别乱来。”感受到那份柔软滑腻,我倒吸了口凉气,下面愈发地英姿勃发了,他微微一笑,只伸出手,轻轻一推,宋嘉琪那柔美的身子,便轻盈地倒了下去。“唔!”宋嘉琪意识到了什么,用手捂住面颊,呜咽一声,慌乱地扭.动腰.臀,试图做出最后的抵抗。“乖哈,别乱动!”我深吸一口气,找准了位置,将小小泉缓缓地挤了进去……“呀,疼……好疼!”宋嘉琪双肩微颤,俏脸忽然痛苦地扭曲了,十根尖尖玉指,猛然抓住我的肩头,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肉,身子也像弓弦一样绷紧了。我俯下身子,轻吻着她滚.烫的面颊,温柔地道:“没关系的,一会儿好了。”“不嘛,你出去,快出去!”宋嘉琪咬着嘴唇,泪如雨下,拼命夹.紧双腿。“乖,听话!”我吻着她脸的泪痕,开始轻轻发力,大床开始吱呀吱呀地,有韵律地晃动起来。“啊!别……哼!不要!”宋嘉琪满脸通红,拿手捂住小嘴,可下身传来的感觉,还是让她忍受不住,低低地呻.吟着。我心里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盯着那张红艳艳的俏脸,起伏有致的娇躯,骤然加快了速度,发起更加凶猛的进攻。宋嘉琪只觉得身子软绵绵地,娇酥无力,几乎身下的每一次冲撞,都让她在疼痛之,感到到异样的满足,那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她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两只玉足却绷得笔直,不时地颤动着。我征服欲大起,捧住宋嘉琪的俏脸,让她不能摆动,身下加大了幅度,狠狠地撞击过去。宋嘉琪神态娇媚,闭美眸,双手拉扯着床单,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那声音柔美动听,仿佛天籁之音,充满了销.魂蚀骨的魅惑。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迅猛的冲刺当,宋嘉琪的俏脸扭曲着,她忽然睁开水雾缭绕的双眸,猛地坐起,狠狠地咬住我的肩头,轻声道:“小坏蛋,快一点……”她咬得是那样用力,令我有种错觉,似乎自己肩头的一大块肉都被她咬了下来,疼痛激发了我体内的兽性,抱着她耸动起来,宋嘉琪松开檀口,伏在我肩头大口地喘.息,那气息如麝如兰,芳香宜人,吹在耳边麻酥.酥的,让人难以自持。日期:-- :《起航1992》《乡村灵异日记》《岳两女共夫》《重生之才女逆袭》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怎么投诉竞彩258》。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80448_929291.html
怎么投诉竞彩258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