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花平台上分 目录共6168章

首页

金花平台上分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3523章 醒来后

金花平台上分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众人的眼神焦点全都聚集在秦书凯和孙平的酒杯上,邱科长关切的眼神看着秦书凯说,小秦今晚已经喝不少了,我建议就喝四杯,事事如意吧!秦书凯对邱科长的及时挡驾,心里很感动,他冲着邱科长报以无所谓的微笑后,端起就被站起来,冲着孙平说:“孙主任这么看得起小兄弟,我很感激,不过单位的几个领导都在这里,喝一碗是不是太让领导小看我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现在不是都流行说,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说到这里,很多领导就吃惊,一时猜不透秦书凯到底想要整什么花样。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秦书凯让服务员拿两瓶酒过来,直接打开,递给孙平一瓶说,要喝就要喝出咱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和水平来,来,孙主任,每人一瓶,小兄弟就先干为净了。说完,不等任何人多言,就把一瓶酒咚咚的喝了下去。此刻的秦书凯心里不由想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能翘起地球。用在这里,可以转换为,给我一次机会,我能把不服气的人全部喝倒。众人带着诧异看着秦书凯把酒喝完后,立即鼓掌,然后把眼光转向孙平。酒桌上,没有仗义的人,都想看别人的笑话,就像牌场上没有好心人,都想赢别人的钱。孙平别无退路,这场面原本就是他主动挑衅才有的,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哪怕是拼了这条命,孙平也得把那瓶酒喝完,可惜孙平的实力太差,一瓶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滑落到了酒桌底下。在众人的哈哈大笑声中,原本想要让秦书凯出洋相的孙平,自己倒是成了众人眼里最大的笑话。其他人看到秦书凯一瓶酒下肚后,居然面不改色,说话逻辑清楚,没有人再敢挑战。田主任瞧着秦书凯的表现,心里很高兴,想不到单位还有这么一个人才,早知道就不用为每次上级领导来检查陪酒问题伤脑筋了。田主任心想,这个小伙子,工作干得很不错,很有才气,喝酒又这么牛逼,只可惜,呆在发改委这么长时间,自己居然没发现,这可真是埋没了人才。要为机关领导最头疼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饭局多,既然有人邀请,必定有些缘故,上了饭局后,必定要喝酒,喝了酒还要去唱歌,唱完歌可能还要继续喝酒,在这个时候,一个领导身边要是能够有一个能喝酒的人才,那是多么的重要,甚至比学历、文凭、甚至工作经验还要重要。田主任今天是有心想看看秦书凯酒量到底有多大,意思开口说:“小秦后天就要到村做挂职干部,大家一定要把他的酒陪好!”田主任话里的内容很明确,来的人该陪秦书凯喝酒了。邱科长和其他一些副主任都不是傻瓜,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表现的时候了,领导看一个人是否忠诚,最主要的就是要看在关键时刻,底下这帮人是不是都能一马当先的执行自己的指示。酒桌上考验每个人真功夫的时候到了。又有人站起来,主动提出要跟秦书凯喝一碗,秦书凯还是那句话,要喝就是一瓶,喝一碗实在是小儿科,要么就不喝。听着眼前的年轻人说话居然如此的牛逼,激起了很多人的斗志。那天晚上,几个副职以及邱科长都放胆和秦书凯喝了一瓶,结果有两个当场吐了,一个跟孙平一样,滚到了桌子底下。田主任看着,喝倒所有对手后,依旧斗志昂扬的秦书凯,笑着说,今晚的酒就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再喝。这次的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心里也很高兴,原来自己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才,只可惜已经因为刘大明的缘故被选派下乡了,否则的话,对自己来说,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助手。邱科长看出田主任的心思,凑在耳边低声说,一年的下乡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田主任要是看好小秦,到时候提拔重用也不迟嘛。田主任有些暧昧的眼神看着邱科长,那意思,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思。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就说下面的节目他不参加了,希望各位都玩的尽兴,当领导的,知道要想底下人玩的痛快,就必须适时退让,再说了,刚才在包间里,邱科长趁着跟他说话的时候,伸手悄悄的捞了一下他的两腿中间,这让田主任有点酒后乱性的冲动,所以得赶紧奔赴下一个战场才行。瞧着田主任一走,底下一帮人顿时像解除枷锁的囚犯有种重获自由的冲动,有人提议说,今晚是公款消费,不玩白不玩,要玩就玩点高档的。这句话一说完,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有质疑的声音说,怎么着?你之前玩的都是低档货?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后,秦书凯随着一帮同事往前走去。饭后洗浴也是这两年才有出现的休闲活动,一些领导干部吃饱喝足后,酒桌上的情谊继续往下延伸,总得有个合适的场所,于是洗浴成了很多人不约而同的选择。头一次走进高档的洗浴中心,秦书凯更多的是好奇,单位里有几个经常过来消费的领导,一进门就被熟悉的小姐给拉到一边了,秦书凯还在对装潢的富丽堂皇的洗浴中心大厅啧啧称赞的时候,有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走到他身边,柔声问道,帅哥长的可真是一表人才,我可得帮你找个配得上您这气质的好姑娘过来陪你。秦书凯刚想要开口说,我不用找人陪,话没出口,见洗浴中心的内场袅袅婷婷的走出来一个二八少女。姑娘的容貌立即让秦书凯想到国色天香四个字,实在是太美了,淡淡的柳叶眉和眼影,鲜艳的嘴唇,标准的鹅蛋脸型,皮肤白里透红,水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掐一把。还有那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圆润的地方也很圆润,这姑娘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美女,比王娟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刘先华却摆了摆手,淡淡地道:“不!这人品质不太好,咱们农机厂不能和他打交道。”宋建国听了,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不再吭声,陪着几人走了出去。出了饭店,彭克泉抬头望去,忽然发现,几米之外的电线杆下,站着一个漂亮少丨妇丨,那人穿着浅蓝色的裙子,身材高挑,肤白如脂,眉眼如画,不禁愣了一下,轻声道:“好漂亮的女人。”尚庭松听了,顺着视线望去,也是眼前一亮,不过,当看到漂亮少丨妇丨旁边的叶庆泉时,他不禁笑了,努了努嘴,轻声道:“刚才还提起这小子呢,没想到,这么快见面了,走吧老彭,过去认识一下,这可是咱们青阳市的一颗好苗子,要好好培养!”我也微微一怔,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遇见尚庭松,看到宋叔叔也在其,更加感到意外,赶忙前,笑着打招呼道:“尚市长,您好。”“好,好。”尚庭松抱着小腹,微笑着点头,又转过头,轻声道:“彭市长,这位年轻人是叶庆泉,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思维敏捷,笔极佳,又懂经济,好好培养,将来必成大器。”“尚市长,您言重了。”我听了倒有些不好意思,斜眼瞄去,却见宋叔叔的脸,露出难以掩饰的自豪感,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彭克泉点了点头,先是在一旁下打量着我,之后主动递过右手,笑眯眯地道:“你是叶庆泉啊,最近常听尚市长提起,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要不是因为你刚分到资源局里,他都想把你调到身边做秘书了。”我笑了笑,谦逊地道:“彭市长,这我可不敢当,市政府机关里面人才济济,无论是学识还是阅历方面,我都欠缺很多,实在是难以担当此任。”“呵呵!小伙子很谦虚嘛!不错!”彭克泉摸了下额头,爽朗地道:“你那篇章我看过,水平确实很高,不光理论扎实、观点明确,提出的解决办法也具有很强的操作性,适合在很多国营企业里推广。”我认真地听着,若有所思地道:“彭市长,次因为赶时间,写的时候急切了些,如果领导有这方面的需要,我可以再细化些,争取拿出更加完善的解决方案。”彭克泉笑着点头,善意地提醒道:“好好,小伙子潜力很大,不过,你刚分到资源局,现在大概还处在学习了解阶段,你要先尽快熟悉掌握局里的工作,可不要顾此失彼啊!”“不会的,小泉学习能力很强的,以前是我们省的科状元呢!”宋嘉琪笑靥如花,抢着给弟弟捧场道。彭克泉哈哈一笑,点头道:“呵呵!这事情我知道,我毕竟是分管教育工作的嘛。但小叶啊,你还得再加把劲,等在资源局锻炼一段时间,以后过来帮我吧,我要挖尚市长的墙角哩!”“想挖我墙角?”尚庭松把手一摆,半开玩笑地道:“你想都别想,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这小子我要定了!”“看见没有,尚市长拿你当宝贝了,别人可不敢惦记。”彭克泉心情很好,开了个玩笑,眼角的余光,落在宋嘉琪漂亮的脸蛋,背过双手,故作矜持地道:“这位女士是……?”“彭市长,我叫宋嘉琪,是做服装生意的。”宋嘉琪粲然一笑,落落大方地道。“哦,你好。”彭克泉有些动心了,很想递过名片,留下联系方式,但碍于尚庭松在场,还是忍住了。他拿手搔了搔头发,看了下手表,笑着道:“那这样,家里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一步了,以后再联系。”“一起走吧,还有件事情,要和你单独谈。”尚庭松笑笑,在旁边插话道,最近一段时间,两人走得很近,在政府那边,也互相帮衬,关系处理的极为融洽。“也好。”彭克泉点点头,两人在众人的陪同下,说说笑笑,极为默契的了车,一起离开。刘先华和周衡阳都是明眼人,见了刚才的情景,更加意识到,尚庭松对叶庆泉并非只是一时的热情,而是有心栽培了。因此,他们两人也站在路边,一阵嘘寒问暖,对我的工作、生活情况表示了关心。过后又和宋建国套起了近乎,再三表示,如果遇到什么难处,尽可以向厂子提出,能办到的,厂领导一定会尽力。宋建国站在两位厂领导的身后,笑吟吟地望着我和嘉琪姐,始终没有说话。不过,当坐小车之后,他摇下车窗,伸出拇指朝我晃了晃,一脸欣慰的样子,让我见了后心里一阵暖融融的。饭店里面,一家三口看到外面的情景,面面相觑,杨志鸿脸色铁青,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寒声道:“浩,这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家境很普通的叶庆泉?”杨浩被他老子瞪得心里发虚,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嗫嚅着道:“本来是嘛!我又没有撒谎,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意外?”杨志鸿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紧皱着眉头,怒道:“世从来没有意外这种东西,要是你也有他那样的能力,让两位副市长主动过去打招呼,那才真是一个意外!”杨浩被教训的急了,霍地站起身,瞪圆了眼睛,急赤白脸的分辨道:“明明是你没有本事儿,摆不平事情,让人家看了笑话,却还反过来埋怨我?”“你说什么?”杨志鸿气得火冒三丈,猛然站起身,轮圆了手臂,‘啪’地一声,抽了儿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怒不可遏地大骂道:“你个混帐东西,还敢犟嘴?”“你、你居然打我?”杨浩眼冒金星,耳膜里嗡嗡作响,一时间懵了。“打你?打你都是轻的!”杨志鸿用手拍着桌子,扯着嗓子吼道:“知道你捅了多大的篓子吗?这下和农机厂的生意肯定是泡汤了,还得罪了市政府的重要领导,以后我公司的经营会变得更加困难了,你们娘俩这回满意了?马勒个壁的,都等着喝西北风去吧!”“志鸿……”妇人欲言又止,心情也极为复杂,她哪里会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本想相劝,但看到杨志鸿咬牙切齿的样子,她赶忙缩着脖子,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杨浩也有点害怕了,拿手捂着面颊,哆哆嗦嗦地道:“爸,那……还有挽回的余地吗?”杨志鸿叹了口气,拿手揉着太阳穴,走到窗边,望着路边的叶庆泉和宋嘉琪,叹息一声,道:“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以后别再去惹那小子了,人家背景很深,不是咱们能得罪得起的。”日期:-- :。  丁志华像是得到了许可,有些激动起来,开始大胆地在杜睿琪全身摸索起来。杜睿琪心里却想着他能快点进入主题,快点结束。因为她对丁志华真的是一点儿渴望也没有。磨梭了好一阵子之后,丁志华才算进入主题。这次他终于尝到点滋味儿了!丁志华兴奋不已,开始增大幅度,杜睿琪依旧闭着眼睛,正有点感觉的时候,没想到丁志华突然又不动了!“怎么了?”她睁开眼睛问道。“对不起,我——我又没控制住——”他很是懊丧地说道。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懊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丁志华,本想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想想还是忍了。“没事,可能太累了,睡吧!”她推开他的身体说。“唉!”一声沉重的叹息,他滚下她的身体,躺在床沿边。“怎么每次都这样?难道真的有生理缺陷?”连续几次都是这样刚刚兴起就偃旗息鼓了,杜睿琪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疑问,却不敢随意下结论,这可是男人致命的缺陷啊!但愿不会。丁志华背着杜睿琪躺着,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怎么还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这方面不行?不可能,不可能啊!明明是治好了的,为什么总是没开始就结束了呢?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再去那个医生那里看看?可这怎么说得出口?丁志华抱着脑袋,又是一晚挣扎难眠。星期一一大早,朱青云就起床了。吃过早饭,他坐最早一班车赶到了黄麻镇政府。当车子停在政府院子门前时,朱青云才反应过来自己到了。下车后,朱青云有些茫然,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舅舅王建才的办公室在哪里。院子两边种了很多法国梧桐,枝繁叶茂的,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树两边是两排房子,左边是平房,右边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看起来都很陈旧。朱青云想舅舅应该是在楼房里办公,于是就往右边走去。正寻找着舅舅的办公室,前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身材很好,样子也长得标致。朱青云上前问道:“请问王书纪的办公室在哪儿?”“你找王书纪什么事?”女孩很警惕的样子。现在的刁民很多,经常有告状的过来,王书纪交待了,不能随便让人进他的办公室。“我是他外甥。”朱青云说。“外甥?没听说过啊。”女子撇撇嘴说,看他也不像告状的,就朝楼上指了指,“二楼,右边第一间。”“谢谢!”朱青云走上楼,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只好站在门口等。此时王建才正在食堂里吃早饭,回来发现朱青云正提着个箱子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上去很拘束。看着朱青云那一副老实的样子,王建才心想,还好,这小子还有得救!“来啦!”王建才走过朱青云身边并没有停住,只是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嗯。”朱青云跟在王建才的后面进来了。朱青云是第一次来王建才的办公室,原本以为一个镇丨党丨委书纪的办公室应该很气派,没想到却是这么破旧和简陋。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套藤条的沙发,已经有些地方出现了断裂,扶手上也是斑驳不堪,看上去用了很多年头了。办公桌很小,上面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靠墙放了两张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夹。这么寒碜的办公室和杜家庄小学校长的办公室没什么不同,朱青云在心里想。“站着干嘛,坐吧。”王建才说。朱青云在藤条沙发上坐下,他只是把半个屁股放在上面,不是不敢坐,而是怕一屁股坐下去把椅子给坐塌了。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让司机小吴送你过去。”王建才往外走,说:“跟我来!”走在楼梯上,王建才拍了拍朱青云的肩膀,说,“小子,好好干,男人有能耐了,不愁没有女人!”到了楼下,王建才朝办公室探了一下头,说:“小吴,你来一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马上跑了出来,说:“王书纪,要去哪儿?”“你把他送到中心小学辅导站那边去,马上回来。”朱青云看了王建才一眼,本想说“谢谢舅舅”之类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边跟着小吴上了吉普车。黄麻镇辅导站设在镇中心小学里,离镇政府不远。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中心小学门口。朱青云下来车,说了声谢谢。站在大门口,几个妇女正坐在门口的小卖部那儿聊天。朱青云不知道辅导站在哪个楼,更不知道钟站长在哪间办公室,一时竟有些茫然。他便走向那几个聊天的妇女,鼓足勇气说了句:“请问钟站长在哪里办公?”几个妇女马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抬起头,上下看了他几次:“问道,你找钟站长有什么事?”“我是新来这里工作的。”朱青云说。“哦。”胖妇女点了点头,“老钟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这里上去,二楼右边第一间。”朱青云道了声谢谢,顺着胖妇女指的楼房走了进去。此时的他哪里会知道,这个胖女人就是钟站长青梅竹马的文盲妻子钟来凤。朱青云来到二楼右边的第一间,外间空空的,并没有看到钟站长,朱青云呆站着,不敢往里面走,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笑容灿烂地望着他,说:“是朱青云吧!你舅舅说你一会儿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看来四个轮子就是跑得快啊!”说完又呵呵呵地笑起来。“钟站长,你好!”朱青云说道。“好,来,坐吧!刚刚过来,先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我让高竿事带你去到处转转。现在临近期末,各个学校都在进行期末复习和总结工作,你熟悉之后呢,就先跟着高竿事,他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干事干事,就是要干干事情的了!”钟和平笑着说。朱青云听钟和平这话的意思是让自己当干事?可舅舅不是说先打杂吗?转念一想,干事就干事吧,总比打杂强啊!“好,我听站长的安排!”朱青云满心欢喜地说。钟和平是个聪明人,对朱青云的安排其实上面已经说了,以后就留在黄麻镇辅导站当干事,这个月算是临时借调,手续还没有正式过来,可以先安排打打杂。可是这个朱青云是王建才的亲外甥,这个王建才可是个厉害的主,当年他和钟和平一样,也是个民办教师,后来两人在前后一年的时间先后通过招考转为了公办教师。。我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了她一会儿,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随即开玩笑的道:“你不怕我的酒里下药啊?”小美女已经脸色微红,眼神都有点飘忽了,说道:“切,谁怕谁呀,我才不怕你呢!来,有本事我们俩来喝呀,看看谁怕谁。”我原本觉得无聊,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是我喜欢的类型,继续陪她玩下去了。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她不胜酒力,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满身大汗的回来,有点醉醺醺了。我看她一脸绯红,有点醉了,问道:“唉!小妹妹,你没事吧?”小美女这会儿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一双大眼睛不时翻着,有点飘忽不定,耳根和脸蛋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迎接着她这样的眼神儿,倒有点不自在起来,考虑了一番,在她面前晃晃手,问道:“小美女,你没喝多吧?”说着,我绕过去,拉着胳膊架起了软软的她,她倒是挺顺从,我架起她出了黑夜精灵酒吧。走到门口时,小美女趴在我肩迷迷糊糊的说道:“我有车,你……你开我的车送……我。”这时我哪还顾得她的车啊,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将她塞了进去,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丫的,真是傻叉!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我有身份证。”?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我扫了一眼身份证,穆婷婷,居然才十七岁!我暗自窃喜,这次赚到了,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但胜在年轻水灵啊。开好了房,我把身份证给她塞进了皮包里,搀扶着她进了电梯。她趴在我的肩,喘着气,那股热乎乎的气息扑打在我的耳根和脸,痒痒的,极具诱.惑性。在电梯里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捏她两把了,转过脸,用嘴试着在那水灵灵的脸蛋嘬了一口,小美女醉态朦胧的说道:“讨厌呢!”但也丝毫没抗拒我的意思。我来劲儿了,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衣服朝挤在了一起,我很顺利的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感觉像摸到了电源一样,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电梯到了楼层,我扶着她找到房间,打开门之后,将她放在了床,解开衣服全部的衣扣,轻轻向下一拉,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身子,那种感觉,像是轻轻剥开一段鲜嫩的小葱。小美女并没穿胸罩,望着她身体肌肤晶莹白.嫩,我的欲.火一下子被勾了起来,酒劲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最原始的欲.望。轻轻褪下带有卡通图案的小内内,小美女终于被我解除了全部武装,我把她剥得一丝不挂,轻轻抚摸着那柔软细腻充满弹性的胴.体,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运转,浑身发烫,呼吸也急促起来。而此时,小美女翻了个身,不在动弹。我从床坐起,有些激动地趴在小美女身,双手揉.搓住那对刚盈盈一握的酥胸,不住把玩,并低下头去,从向下,一路温柔地亲了下去……一大早,这个叫穆婷婷的嫩妹子还躺在被窝里睡觉时,我起来了,看见自己的衣服皱巴巴的,于是我立马先赶回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门去班,恰巧在经过嘉琪姐楼下时碰见了她,宋嘉琪病恹恹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嘉琪姐。”我停下脚步,轻声打着招呼。宋嘉琪勉强一笑,温柔地道:“小泉,去班吧,别迟到了。”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嘉琪姐,班的事情不急,我是想问问,你次说去珠城进货,打算什么时候去?”“珠城我没去过呢,正源也不同意陪我去,一个人去,好像不太方便。”宋嘉琪咬着嘴唇,苦恼地道,漂亮女人也有很多烦恼,孤身一人去外地,很难保证安全。我清楚她的顾虑,笑着道:“那再等等吧,等我有了假期,陪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或许是逆着阳光的缘故,宋嘉琪忽然发觉,叶庆泉的笑容很是温暖,让她原本焦虑的心情渐渐好转,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宋嘉琪点点头,眼波里满是温柔,笑盈盈地感慨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居然一下子长大了,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我笑了笑,语气诚恳地道:“嘉琪姐,以后若是遇到烦心事,尽可以跟我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我……”宋嘉琪嘴唇翕动,只说出一个字,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眼角也随之湿润了,美眸之,闪动着一片晶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愈发惹人怜爱。我见状,竟然有些心疼了,很想前一步,轻轻的将宋嘉琪揽入怀里,安慰一番,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去做,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忍住了。宋嘉琪粲然一笑,伸出纤巧白.嫩的小手,抹去眼角的泪痕,扬起俏脸,娇嗔地道:“你这小屁孩,倒会安慰人,经你这样一说,心里舒坦多了。”我凝视着她,低声道:“舒坦了好。”宋嘉琪轻抚秀发,迟疑着问道:“小泉,去珠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她此时正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是继续经营下去,还是关门转让,这是一个极难的命题,之所以和我商量想去珠城试试,也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心里其实还是没底。我笑了笑,道,“嘉琪姐,乐观一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言放弃。”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展颜一笑,道:“好的,我决不放弃。”我竖起拇指,笑着道:“不错,这才是我心目的女强人,没有自信,哪能成功?”宋嘉琪双颊绯红,妩媚地白了我一眼,催促道:“小泉,快去班吧,不要迟到,你以后要是当了大官,姐姐可有依靠了。”我笑了笑,凑趣的道:“嘉琪姐,对我有点信心嘛,区区大官,不过尔尔,何足挂齿哉!”宋嘉琪‘扑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面孔,嗔怪地道:“你啊,还是那个小屁孩,喜欢说大话。”我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哪有,这可是事实!”宋嘉琪撇了撇嘴,轻笑道:“好吧,瞧把你能的。”我听了哈哈一笑,迈着轻快的脚步,转身向小区外走去。宋嘉琪单手托腮,站在楼下,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秀眉紧蹙,俏脸又泛起了愁云。昨天晚,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软磨硬泡,哄她范,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来维系香火。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对于‘借种’这样的事情,本身极为抵触,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面红耳赤,羞愧难当。,萧逸看着这对母女纯洁的笑容,觉得一切都值得。“萧逸,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那个......”“小七,你这狐狸精,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种人。你给老娘出来,今天的事让大伙儿评评理。”“大伙儿快来看啊,有人表面上清高,没想到背地里却是个**。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吗,以前听说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还不信,今天我信了。大家都出来看看狐狸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在小七想要和萧逸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难听的骂喊声。小七看着萧逸脸色一阵苍白。“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我也不知道,萧逸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厂里的领导没关系”小七吓得都快哭了。丫丫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一个人躲在沙发角落。“狐狸精你给老娘出来,有本事别躲着啊,厂里面明明说好的让我儿子去当保安,没想到却换成了这个狐狸精的男人。要说这里面没鬼,谁信呢,我看你八成是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我没有”小七在屋里面哭着说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萧逸这下全明白了,不过他相信小七。“你给老娘出来,今天你要不给老娘给说法,老娘天天堵着你门骂”听着外面越骂越凶,萧逸直接把门打开:“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敢做就别怕别人说啊,你个窝囊废,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了,你是不是还很得意,你的工作是你老婆爬上别人的床换来的”萧逸一个耳光就对着这个妇人抽去。“打人了,烂赌鬼打人了,老娘不活了,老娘今天就要死在你家门口”这个妇人一下子坐到地方把衣服撕开,把头发弄乱,看起来很是狼狈,周围的人对萧逸和小七也是指指点点。“陈大娘你先起来,有什么好好说,我真的没有”“看我们家孤儿寡母好欺负啊,你抢走了我儿子的工作,你男人又打我,你们一家子这是要逼死我这个寡妇啊”“陈大娘,你别这样,我们怎么会欺负你”“还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陈大娘说着说着变成了嚎啕大哭,萧逸听的一阵心烦意乱,这都什么破事啊。就一个破保安值得吗。“闭嘴,再哭哭啼啼小心老子抽你,你也知道我是个烂赌鬼,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你”陈大娘一下子也被萧逸唬住了。“赶紧起来滚蛋,一个破保安以为老子稀罕啊,请老子去也不去”“真的?”“赶紧滚蛋”“小七你也听到了,这是你男人说的,你们家可不能反悔啊”“陈大娘,不....”陈大娘像是没事人一样,留下一句话赶紧跑了,生怕被小七叫住一样。“一个破保安至于么”“萧逸,你知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你知道我...,算了陈大娘的儿子想去就去吧,她一家也不容易”小七又是难受又是无奈。“要不是看她一个女人,就凭她这张嘴,非抽她不可”“萧逸,你也别怪陈大娘,陈大娘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前些年丈夫得病去世了,给她留下一个有残疾的儿子。这个年头一个寡妇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太难了,陈大娘要不是这么泼辣,早被人欺负死了。厂里面也一直说要帮着解决她儿子工作的问题,这些年陈大娘求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腿,难怪她这次闹这么大。要是早知道是她要这个工作,我就不抢了。”“别多想了,这不怪你,再说这不是把工作给她了吗,放心吧,以后我一定找个比保安强一百倍的工作”萧逸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揉着小七的头。“你干嘛呢,孩子还看着呢”“哥,咱们已经坑了苏少杰一次,现在还找他帮忙成吗”“什么叫坑,哥们儿之间的事情能叫坑吗”“嘿嘿”三宝冲着萧逸笑了笑。萧逸目前要想做事,只能是空手套白狼了,而没有苏少杰的帮忙,他连对方的信任都不能够取得。果然这次萧逸找苏少杰,苏少杰很是警惕,萧逸承诺只要苏少杰帮忙,半个月肯定把钱还他。“这可是你说的”“放宽心吧,现在就去,不过去了一切都听我的,不然这钱我可不敢保证啥时候还”在萧逸的威逼利诱之下,苏少杰总算答应帮萧逸的忙了,说来也简单,萧逸现在需要一个身份,他需要借助苏少杰的身份让别人误以为他们是一个档次的人。苏少杰不算什么,可是苏少杰的老子苏耀宗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名气还挺大的。“三宝,待会儿上去叫我少爷”“少爷?”“就是装样子给外人看的”“明白了”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之前打探的房间。咚咚咚“你找谁?”“少爷,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三宝按照事先约定的超着萧逸看去。“你们是?”“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眼前不认识的陌生人,很是警惕。但又觉得萧逸和苏少杰的穿着明显不是一般人。“在门外谈事可不是个好习惯”萧逸不等眼前这个男人同意,直接就走了进来。“王长河,王经理,大半夜突然来有点冒昧,不过先允许我介绍下。这位是苏少杰,苏少,你可能没听过他,不过他爸你应该听过,他爸就是苏耀宗。至于我叫萧逸,身份嘛就不方便介绍了,家里不让招摇”“理解理解,不过两位找我什么事?”“还真有点事情找王经理谈”萧逸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样子说不出的潇洒。看的苏少杰眼睛都直了,这货看起来还真有模有样,比他老子气势还足,要不是知根知底,他还真会觉得这货就是个豪门大少。“萧少说笑了,咱们第一次见面,再说我也没有生意和您谈啊”“我这人比较直,就直说了。王经理这次是来八一厂要钱的吧”“哎,谁说不是呢,这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能帮你把钱要回来。”“什么?”王长河直接惊得站了起来。“萧少这....”连苏少杰都惊了,现在谁不知道八一汽水厂马上就要倒闭了,哪有钱啊,萧逸居然说能要到钱。“不过呢,我肯定不白帮忙。”“您说,只要能要到钱,让我做什么都成”“事成之后,我要欠款的百分之十”嘶屋里面除了萧逸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百分之十就是十万啊。这笔钱在这个年代,搁在个人身上可不是小数目。苏少杰家里虽然有钱,可是那是他老子的,目前还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萧少,这....这是不是太多了,我没有这个权利啊”“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一定帮你把钱拿到”“这.....这”“机会只有一次,要不是这段时间老爷子不给零花钱,我至于这样嘛”《末法行》《工业战神》《岳两女共夫》《神劫之键盘侠》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花平台上分》。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75085_563365.html
金花平台上分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