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怪猴子pt 目录共4341章

首页

古怪猴子pt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4440章 醒来后

古怪猴子pt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胡长贵拿到上次秦书凯的报告后,又是刘大明带来了,就显得很重视,认真的看了看,不是没有操作性,但是秦书凯和刘大明握手言欢,让胡长贵想不通,就想在这件事上出点难题,看看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何能走到一起的。同时,也想看看刘大明到底有什么能量。男人如果有想法,肯定会付诸实施的。胡长贵就走进田主任的办公室,说起了这件事,说是刘大明带过来的,看看怎么处理?因为知道刘大明和贾仁达的关系,田主任对刘大明现在是很看重的,就问胡长贵,这件事操作会有什么害处,会有什么不良的社会影响?领导人做任何事,都不能给自己留下什么坏影响,名声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胡长贵就别有用心的说,这件事表面上看似乎合情合理,但是从人事纪律的大环境看,很不符合凡进必考的原则,很容易被人抓住什么。再说,从照顾关心下属的角度来看,可以网开一面,但是胡丽丽和秦书凯还没有结婚,谁知道能不能走到结婚那一天,现在谁把男欢女爱当回事,所以我认为,只要秦书凯和胡丽丽没有拿结婚证,就不能办这件事。田主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胡长贵,希望他继续说下去。胡长贵就继续说,对大学生村官,全市也有很多优惠政策,有事业编制优先考虑,招录公务员提供一定岗位等,所以解决胡丽丽的事即使我们单位不照顾解决,到时候也有政策给予解决,为了对秦书凯个人负责,为了对单位负责,暂时不考虑,以后看情况再决定。田主任就说,胡主任,你是分管领导,政策把握的比我好,该怎办操着就怎么操着,不能破坏规矩,如果他们问起来,给予耐心的解释吧。再说,秦书凯还没有和胡丽丽结婚,就不能以关心下属家庭的名义来解决。有了田主任的指示,胡长贵就很有底气的给刘大明解释说,刘主任,秦书凯对象工作安排的事正在研究,有结果我就通知你,大家多年同僚,你也知道我的个性,对你的指示肯定坚决落实。胡长贵没有说出暂时不能解决的原因,就是要让刘大明慢慢的等,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最好的东西,就可以看出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之间有什么联系。“什么时候能有结果?”“这个就无法解释了,要不,你问问田主任,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胡长贵心想,有本事你就让田主任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当然,胡长贵没有给刘大明透露田主任的真实想法,就是要看看刘大明是如何与田主任沟通的。所以说,机关没有朋友,只有捣乱。刘大明就和田主任打电话,先是汇报了挂职这边的情况,说在领导的关心下,各项工作开展的很好,受到乡村干部的高度评价,今年和秦书凯继续努力,争取一块挂职先进单位的牌子回去。田主任就说,辛苦了,挂职结束后,会向县委积极推荐的,让干事的人流汗不流泪。刘大明就说,感谢关心。后来,就提到秦书凯对象工作的事,问能不能关心一下,当然怎么决定,肯定是领导拍板,只是向领导传达小秦的心愿。很多时候,作为下属,肯定不能要求一把手做什么。田主任想了想说,这件事我也听胡长贵汇报过,安排一个人不是小事,凡进必考,所以这件事要好好的研究,不能出问题,否则,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别着急,我会安排胡主任认真研究的。谁都知道,任何事就怕研究,研究研究,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刘大明不知道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变的这么难操作。胡丽丽的事没有实际的进展,刘大明就感觉到吴龙的举报有点超前了,到时候秦书凯不配合,举报肯定无果而终,那么就打破自己经营多日的计划。刘大明就希望,市里对张富贵和刘小娟这件事能推迟一点调查。任何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吴龙按照刘大明的指示,写了一封人民来信,邮寄到了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反映市财政局干部在驻村挂职期间,和已婚妇女有不好的来往,和乡干部刘小娟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对全市驻村干部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对市级机关干部的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希望市级管理部门能认真对待这件事,抱着教育本人警戒他人的原则,从维护干部的整体形象出发,认真查处,对相关当事人进行教育。最近几年,从上到下,对干部管理的原则是教育为主,处罚为辅。处理的原则采用不举报不过问的原则,现在有人来信举报了,市纪委和组织部肯定高度重视,决定联合派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市委组织部和市纪委的干部都是研究人的人,知道张富贵在市里的背景,为了对本人负责,对单位负责,对市委负责,在没有弄清举报是否确实之前不敢随意下定论,那可是要得罪市委常委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冒这个风险。怎么调查,就成为两个部门领导头疼的问题,多次协商后,决定抱着对举报信的内容调查的形式去乡镇进行走访座谈,弄清楚真相。调查组是市纪委的一个室主任带队前往的,到了乡镇后,直接和姜照光进行接触,说明目的,就是确定人民来信反映的事是否属实,希望配合。姜照光知道张富贵的背景,官场成精的他知道不能乱说话,否则,有可能丢官失位置。做官,没有了位置,活的狗都不如。再说,你对调查组说了什么话,就会被人传出去的。张富贵不能得罪,刘小娟也不能得罪,她的公公可是县里的副县长,巴结还来不及。姜照光知道如何应付调查组的人,他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说:“我在这里很多年,刘小娟副乡长的为人我还是非常了解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是不是谁有着什么目的,进行乱举报,现在,这种无聊的人很多,看不得别人的一点好,只要看到别人进步或者什么的,就随自己的意愿去瞎想。至于张富贵,干劲很足,也能做事,去年为码头镇联系了很多的资金和项目,为码头镇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至于说作风问题,我很负责的说一句话,肯定是谁抱着什么目的,想打击他,无中生有的举报。”姜照光这么说,调查组心里很高兴,不出问题就可以顺利交差,这么回去也有点为难,不好给领导讲述,于是就问,作为乡镇一把手,张富贵在码头镇这么久,是否发现什么不好的迹象?听人说过什么?姜照光就挠着头说,你们也知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针眼就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乡镇工作千头万绪,我很难有时间对每个人进行观察,至于和下面的人交流都是工作,所以说细节就不了解了。在此,向市领导道歉,说明平时和挂职干部联系不够,以后会认真改变,多加沟通。姜照光心里说,想从我嘴里得出什么东西来,简直就是从牛屁股里掏青草,不可能的。如果,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来,那么在官场多年也算是白混了,也不可能到现在这个位置。调查组知道从做官成精的姜照光嘴里是得不到任何的信息,就先后找来乡里的镇长、副书记、副镇长以及部分中层干部来调查。。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  砍着砍着,在我左边的王哥忽然尖叫着跳起来,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看见王哥原本满头的黑发忽然间没了,成了一个光头,地上到处都是散乱头发。这还不算,接下来我们中的一个成员姓黄,硬生生的被一根树枝缠住挂在树上。他拼命的喊救命。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救下来,李队长的胳膊忽然靠在背上,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推到在地上。我们正在惶恐之时,那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仍然哭丧着脸,眼睛冒出血。我们当时吓坏了,赶紧扶起李队长,两个人架着他飞速的向山下跑。我们恨不得长了翅膀,接连摔了几脚之后,只能怨父母生我们时长的腿太少了。我们好不容易跑到山下住处,迎面正好碰到上级下来检查工作的领导,领导看着我们狼狈的样子,当时不分青红皂白训斥了我们,说我们不好好工作,在山上打架,并扣了我们几个人的公分。我们是有苦难言,有言难辨。领导走后,崔大队长知道我们的苦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地摇头叹气。今年注定我们要挨饿了。上级扣了我们分,我们就没有足够的粮食。最后大家商议后,一致决定自己开荒种粮养活自己,为此我们种了很多的马铃薯,还栽种了一些李子树。那时来林场拉木材的是一辆大解放牌货车,司机是湖南人,姓廖,说话很是幽默。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助手,因为当时政策规定,必须要有两个人一起才能来拉木材,否侧就是违规。当廖司机来拉货的时候,我看见他是一个人来的。李队长问他原因。廖司机说他的那个助手在半路上得了病,只好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里。崔大队长便让我和廖司机一起去松花江区送木材。我也很想暂时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躲避那个女鬼,求得一时的清静。当晚装完木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和廖司机上了路。货车从我们居住的左面一条山谷小路里开出去,然后进入大路。那时大路没有现在这么好,那时都是些土路。到了大约半夜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处小山坡前,车子由于装了很多的木材,非常沉重,上坡的时候像蜗牛一样慢腾腾的向上爬。听司机师傅说,这辆车是年产的,出自长春汽车厂,质量还是不错的。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这辆车子的性能和优越性。从他的说话里,我知道他是个很专业的司机师傅。车子终于爬了上去,从汽车的灯光里我看见下面的路还是比较陡。廖司机换了空挡,让车子自己自动向下滑行,这样可以节省些汽油,当时汽油是很珍贵的材料。当车子行驶到一座小桥边上时,车子忽然熄火了。廖司机有些意外,他咦了一声,然后重新启动。可是他试了很多次,还是没有成功。这下子可把他这个办事很有原侧的湖南人急坏了。他来的时候给我说,要在天亮前准时把这车木材安全送到木材加工厂,为此他还给领导保过票。我说很有可能是线路出了故障,他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手电筒,交给我,我们一起下车去检修。这里是一片荒野,今晚上没有月亮,四周黑漆漆的。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他准备打开前车盖,检查里面线路。这时从旁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深更半夜的,又在荒芜人烟的地方,哪里来的人。我急忙把手电筒照向那个地方。灯光照到之处,我看见有个新坟墓,在坟墓之上端坐着一个老太婆,眼睛闪着寒光,我看见她正对着我们咧嘴笑。我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惊叫了一声,慌忙跳上了车。廖司机尖叫了一声,紧随其后,跳上来。我们把车门关紧了,他又慌忙启动车子。幸好车子启动开了,廖司机立刻踩足了油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小桥。我见车子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心里稍微平静了些。当我们到了小桥中间的时候,我看见从对面忽然过来两个人,他们骑着车子。廖司机急忙踩刹车,可是无法使车子停住,车子好像失控了。我们撞了上去,一阵金属相撞的声音,我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对岸。这时车子缓慢下来,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更不敢下车去查看,停了一下之后,廖司机继续开着车子向前飞奔。大约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松花江区一个十字路口。这时路上已经有很多人了,打扫卫生的工人正在卖力的工作。前面有个交警向我们挥动旗子,示意我们停车接受检查。我们的车子停靠在路旁,我和廖司机下了车。这个丨警丨察指着车子的前部问我们出了什么事。我看见车子前面的保险杠被撞坏了,上面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这分明是撞了人。我们被带到了丨警丨察局接受询问。我们只好原原本本的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询问我们的丨警丨察满脸的疑惑,我知道他们是不相信的,最后他们说要勘察现场后再做结论。我们被临时关进了小屋子。过了几天,前去调查的人回来把我们放了,放得时候那个人脸色凝重,嘴里说这怎么可能。事后经过打听,得知我们撞死的那两个人皮肤早已经腐烂了,据当地人指认,他们是不远处村子里人,因为车祸死了已经快一年了,被埋在离小桥不远处一座树林里。我们把木材送到了木材加工厂,领导为此事大发雷霆。廖司机因没有按时送来木材影响了整个工厂的生产秩序被开除了,我只好自己想办法回林场。我去问木材厂的厂长,什么时候发车去呼兰林场。厂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是本地人,姓朱,都叫他朱厂长。朱厂长说要等到三天之后,我只好住在厂子里,等着他们。闲来无事,便到外面闲逛。我早就想买本诗歌的书籍看看,于是出去转转,在大街上书摊前,除了毛主席的诗词,没有发现别的书本。在呼兰林场的时候,工作之余,写一点小诗歌,同事们都亲切叫我“小诗人”。可是自从遇见那个可怕的粉红色女子,还有那个苍老的老太婆,以及那两个身子腐烂了却能骑车行走的僵尸以后,我的心里就有些改变。我在大街上闲逛了会,最终决定不买诗歌书本了,如果有可能,想买本佛学方面的书。我记得上学时曾接触过一点这方面书,叫做《金刚经》。《金刚经》据说是佛祖所写的,意义深奥,都是一些讲解世间万物变化的,非常神奇的一部书籍。我在上高中时曾听老师说过此书,只是一直没有看见过。学校的图书室里也很少开放,即使偶尔开放一次,也尽是些我不爱看的儿童性质的读物,看来毫无兴趣。这本书很难买到。我问了几个卖书的,都说没有这种书。最后我在一个小巷子里,看见有个年长的老头,估计有八九十多岁了,花白的胡须,坐在一个凳子上晒太阳。我过去和他攀谈起来。这个老头很健谈,我们说着说着,便拉到了鬼怪上。这个老头似乎对此很有兴趣,他歪着头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别人,便对我说他有本这方面的书,他说自己年纪大了,眼睛花了,如果我想要可以免费送给我。。我来到了县城,打算坐火车去东北。因为那个时候东北是个很诱人的地方,听人说金银遍地都是,很多在家里过不下去的人都拖家带口的去了东北。我不知道县城火车站在哪里,虽然我在这个县城上了近三年的高中。我看见在路旁有个打扫卫生的大伯,便走过去问路。他很和蔼的告诉我如何走。我谢过老伯之后,按照老伯所指点的方向,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人山人海的火车站。战前人群攒动,比肩接踵。我好不容易挤到售票口,买了张去东北哈尔滨的车票。这花去了我大部分钱。我把车票握在手里,生怕丢了,被别人抢了去。这个时候正好是年初春,在这时发生了很多大事,国际上印度前总理夏斯特里逝世,飞往纽约的印度航班在阿尔卑斯山坠毁,死了人。国内邢台发生了.级地震,也死了好多人,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在百忙中前去慰问。火车内的人们都在谈论上面的话题。有些年纪大的人坐在座位内抽着自带的旱烟,整个车厢内缭绕着刺鼻的烟味。我是第一次坐火车,感到有些刺激,有些兴奋。慢慢地忘记了失去亲人带来的痛苦,加入到人们的谈话中。坐在我身旁的是个妇女,她的左脸上有一颗黑色的胎记,大约三十多岁,怀里抱着个孩子。她好像对于我们的谈话无动于衷,她扭头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黄河”,有人忽然喊道。我看见众人都趴在窗户上向外看。我看见有一条河,特别浑浊,河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宽阔。也许是还在初春的缘故。我记得上学时曾学过关于黄河的诗句,好像是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该是那种很气势磅礴的河流。火车很快过了黄河,进入沧州境内。我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人推我。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身穿警服的人站在我的前面,要我出示火车票。我急忙找车票,我记得车票在我的手里攥着的,可是发现没有了。难道是落到了车厢里,或是被小偷偷了。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我没找到我的车票。列车员让我补票,不然就让我下车。我极力争辩,说我确实买过车票。最后列车长来了,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我说明了情况。列车长是个很和善的人,他用他的钱给我重新买了张车票。一路无话,我紧紧握着手里的车票,感到热呼呼的。出了车站检票口,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时不知道干什么好。不过来的时候,听县城一个同学说他的一个表哥在呼兰镇一个林场工作,叫林青。我还就此事专门详细的问过。我凭着记忆,用剩下的钱买了去呼兰镇的汽车票。到达呼兰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首先映入眼脸的是一座高耸的教堂。主体由左右对称的两个钟楼构成,共五层。据说是由法国传教士戴治达主持修建的。这个镇比我上初中时那个城镇要大些。这里的住房看上去要比我家乡的房子矮小些。这里出过一个著名作家萧红,我曾读过她写的一本书《生死场》,里面内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通过对赵三,王婆,金枝的描写,反应了那个时代农民尤其是女性悲惨的命运。我在一个老头的指点下,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艰难的爬过一座小山岭,然后我看见在山脚下,有一个院子,里面有几排房子。我想,这些房子也许就是我要找的林场住处。我来到一个房子面前,这时天色已经黑了。我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便敲了敲门。有人把门打开,这个人大约三十多岁,身材魁梧高大。他看了看我,问我有什么事。我急忙把我的来意说了一遍。这个人转身叫过来一个人,个子矮小身材瘦弱,他看了看我,然后把我让进屋子里。我想这个矮小的人一定是我同学他表哥林青了。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他得却是林青。在林青的帮助下,我被安排在他的小分队里。我说我饿坏了。林青带着我来到一处房屋里,我看见这里是个伙房。在一个大铁锅里,有些吃剩下的饭,我用火热了会,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我就跟着林青他们几个人一起去山上砍伐树木。我所在这个队是第一队。我第一次使用砍刀,感觉特别豪爽。我握着锋利的砍刀把,和林青砍起树来。中午的时候,是在林场内吃的带来的饭。吃饭期间,林青告诉我,不要独自在树林里游逛,万一看见什么,赶紧大声喊叫。在天色快黑的时候,我们回到住处。起初的几天我对于原始森林感到刺激又有些紧张。我肩膀感到很累,顺下力气来之后慢慢的好了些。我想起我在学校念书的情景,我真的好想回去念书,我更想我的父母。想到这里,我的喉咙被什么堵住了,憋得透不过气来。大约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我把林青对我的警告忘记了。有一天傍晚,快停工的时候,我去小解。我在一棵大树旁看见远处有一只兔子,是粉红色的,它正趴在地上吃草。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颜色的兔子。它特别大,比一般的兔子要大一倍。我想东北原始森林里的兔子真大,逮回去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打打牙祭解解馋。我蹑手蹑脚的从兔子后面走过去。当我就要扑上去的时候,这只兔子忽然凭空消失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一只这么大的兔子说不见就不见了。我想说不定附近有兔子洞。我在近处找了个遍,也没有看见兔子洞。当我提着砍刀转身要走的时候,一个人影在我眼前闪了一下,消失不见了。那个人影走动的时候似乎是脚不着地。我有些害怕了,由此想起林青的警告。我慌忙转身向回走,这时我看见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站着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她披散着长发,背对着我。我想这个女子也许是附近村子的,来采山蘑菇的。这么晚了,她为何还不回家。我慢慢地靠近她,当我来到她的身旁时,这个女子蓦然转过身来,我看见她的嘴唇快速的裂成三瓣,脸上的皮肉一块块炸开来,两个眼向外冒血。我登时吓坏了,惊叫了一声,这太可怕了,我头皮发麻,一股凉嗖嗖的寒意遍布全身。我大喊大叫着,撒腿就向林青那里跑。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想着白天在树林里发生的事,一直睡不着觉。那个女子究竟是谁。也许林青知道她,他曾经警告提醒过我注意森林里的那个什么。那个时候我们睡得是通铺,睡在我旁边的是王哥,他大约有五十多岁了,也是从山东逃荒过来的,算作老乡。他见我睡不着觉,便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便附在他的耳边把我白天看见的事说了一遍。王哥看上去有些紧张,他抬头看了看关紧的大门,然后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小声对我说:“那是个女鬼,在这树林里有些时间了,只要不是晚上去山上砍伐树木,她是不会下来害人的。”,我急忙拿出电话,拨通了老婆的手机,一次没有通,我继续拨打了几次,似是看出了我很着急,老婆的电话最后接通了。“你在哪里的?”我急问道。“在医院,刚刚帮人扎针的,忙好才看到你的电话,老公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老婆温柔的说道。该死,还在骗我,她竟然还在撒谎。我第一次产生了把她捅死的冲动,她肯定是自愿的,我竟然天真的认为她是被胁迫,无奈之下才屈服于其他男人的。我真傻。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的背景声,很安静,只有一个原因,老婆离开了商场人流多的地方,去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那只有顶楼的酒店区了。而她刚刚主动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那个秦主任交代的,这样我就不会再打电话,打扰他们的好事。我没想到老婆,这么听从他的话,我的心很痛。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我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一直跟着过来了。难道他们已经进房间了,虽然我早该想到,也正是朝着酒店跑去。不过确认之后,我心里还是猛的一揪,尽管知道他们早就不止一次,我痛苦的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老公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这边挺忙……的。”老婆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急促,随后传出一道惊呼声。我脸色铁青,必须要尽快找到她,内心深处我不想那种事情再次发生,尽管我痛苦的知道,他们很可能不止一次了。我开口想直接拆穿她谎言,告诉她,我也在商场,让她立马滚出来的。不过那边电话突然挂了,我再打过去,却是打不通了。我着急了,想到自己老婆此时在别的男人身下,特别想到她突然挂掉的电话。肯定是秦主任已经急不可耐,夺走了她的电话。我脸色铁青,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我忍不住摸了摸怀里的那把水果刀。我脑海里再也没有担心,这么干是不是会犯法,此刻,我只想杀人。我阴沉的脸色,被我撞到的路人竟是躲的远远的,倒是让我速度很快的到了顶楼。顶楼这块区域,除了七八家酒店,还有几家足疗店和体疗馆,我连续找了几家酒店,不过都没人能明确告诉我,老婆是不是来过,这里人流量太大,很难查得到。时间一分钟的过去,依那个混蛋的猴急,老婆那么性.感的身材,我突然痛苦的喘.息着,坐倒在了地上,没有理会行人诧异的眼神。我闭着眼痛苦的流下泪,两个人肯定已经开始做了。我颤抖的掏出手机拨过去,希望电话可以阻挡他们的进程。嘟嘟嘟电话一直处于忙音中,再过了一会,电话竟然关机了。我气的差点想把手机扔了,又担心她会打过来,错过了阻止并抓住他们的机会,握着手机的手指捏的咯吱咯吱作响。我放好手机,一直在那里守着。只要发现他们从酒店出来,哪怕老婆不承认,哪怕她有再多的解释,我也会捅死这对奸夫淫妇。我不间断的打老婆电话,却一直处于断线中。我想进宾馆找查,可又怕他们突然出来,错过了。心乱如麻,却不敢有一点放松。很快一个下午过去了。临近五点多的时候,这个时间点老婆医院应该下班了,果然没过多久,老婆打来电话,告诉我手机下午摔坏了,刚好下班回家顺路才修好,还问我怎么还没有到家。我冷笑一声,还真是够巧的,我一打电话你就摔坏了手机,真当我是傻子了,我强忍着愤恨,扭头下了商场,直奔家里。没过多久我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看到老婆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我冷笑一声,装作随意的样子,想看她等会怎么解释。她做的一手好菜,冬暖夏凉也会给我爸妈买衣服,家里几乎不用我费心,很贤惠,不过这不是她可以出/轨的理由。“老公你回来了,今天去哪里玩了,回来都没见到你,我好想你。”老婆放下手里的盘子,在身上飞快的抹了抹手,笑容喜人,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换做之前,我会高兴地抱着她亲一口,抚摸她玲珑浮凸的身体,但现在我没有一点这样的心情。“老公快吃饭吧,我刚刚做好,就说打电话给你的。”老婆笑着拉着我的手,让她坐下来,从卫生间拿起毛巾帮我擦了擦手。我气愤的甩开了她的手,她的殷勤表现让我感觉有一种愚弄我的感觉,难道她以为凭借这些讨好,我就会屈服,放任她的欺骗,任由她在外面和那个秦主任给我戴绿帽子吗?“老公你今天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老婆撒娇的用胳膊碰了我一下,作势依偎在我的怀里。她的身材非常好,胸前的雪峰最近更是达到了D罩/杯,高高/耸起,偏偏腰身非常纤细,特别紧致的包臀裙的拉伸下,魔鬼一般的傲人身材,每一次靠近我的身上,都会让我很是兴奋。老婆今天主动坐在我的腿上,我感觉到了她臀部的柔软,她更是拿起了我的手放到了她小腹上,似是想讨好我,用性来讨好我。“今天去哪里了?”我装作很随意道,我希望老婆能主动给我坦白。“当然是去医院了。”“上午也在医院吗?”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婆,想从她的眼神内看出慌乱和后悔之色,不过可惜,她掩饰的很好。“恩,上午也在医院,当时挺忙的,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来了好几个病人要输液。”老婆站起身来,弯腰去盛饭。我心里一寒,没想到老婆竟然还不愿意坦白,看来她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公,没有这个家。“我记得你昨天晚上去加班了,怎么今天还加班?”我冷笑一声,说实话,我已经不想再问下去,只想找到他们出/轨的证据。“老公对不起,我昨天是临时要加班,没陪你一起吃饭。我答应你,下周末一天都在家陪你。”老婆笑着走过来,抱着我的胳膊歉意道。我心里冷笑,歉意不是因为不陪我,而是感觉对不起我吧,哼,她还算有些良知。我皱眉有些不懂,是什么原因,让老婆到现在还不愿意坦白,难道她为了那个男人,要毁了这个家吗?“对了,我记得昨天纸篓里有一双裤袜,怎么扔了?我记得你刚穿第一次,怪可惜的。”我其实不想提裤袜的事,上面的精/液和捅破的窟窿让我感觉耻辱,只不过老婆的谎言让我失去了耐心,我忍不住把裤袜的事抖了出来。“不小心破了,所以就扔了。”老婆有些慌乱,转身想要跑去厨房,不过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没有让她走脱。我深吸一口气,认真的望着她,停顿了几秒钟,她还是没有说。我最后放开了她的手,轻轻的嗯了一声,告诉她既然质量不好,就不要再买那个牌子了。望着老婆快步走进了厨房,我明显感觉她有点躲避我的感觉。我突然瞟了一眼,老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发现确实有擦痕,当我想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我输入的密码不对。《等君归来陪汝变老》《失恋初体验》《岳两女共夫》《朕!大秦天子,君临天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古怪猴子pt》。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65701_631642.html
古怪猴子pt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