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优盈彩票 目录共2162章

首页

优盈彩票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4660章 醒来后

优盈彩票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说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不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道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全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几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脸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儿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来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婉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间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实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动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种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粉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的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开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看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通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道:“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儿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的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道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外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威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厌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我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就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欺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手?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你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住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第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不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儿,我……”“我去洗个澡,洗完澡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背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是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别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我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会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玩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没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开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我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好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烁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后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儿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有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的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们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怒)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们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在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你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你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偷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的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脸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上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灵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都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我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有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说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生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儿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也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一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情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发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的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不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脑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就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知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给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实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吧。”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瞪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现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一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我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着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一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动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了,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客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来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白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样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没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你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理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上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的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那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略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去。“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间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我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到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懊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我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有些尘封的记忆永远不会消散,每当回想起来,都会令人毛骨悚然……我出生在鲁东南一个小山沟里,这里四周都是大山,只有一条小山路,弯弯曲曲通向外面的世界。我记事的时候,我还有个姐姐。在我六岁那年,她死了,我哭的特别伤心,我少了一个贴心照顾我的亲人。听别人说,我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死了。我不知道我们家究竟得罪了什么神灵。我的父母都不识字,都是老实巴交的山里人,没见过世面。他们给我取了个名字,最先叫“大山”。我们这里就这样,名字随便取。比如我的小伙伴叫“小猫”,还有叫“小猪”的。我的姐姐一死,我母亲很着急,她生怕我也没了。我的父亲属于那种没有主见的人,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听母亲的。村子里有个年长的老爷爷,他给我母亲说,在南山前面有个山洞,山洞里住着一个老头。老头是个神仙。要想保住我的命,最好去求他,不过那个老头很难说话。我的母亲在他的指点下,把我家里唯一的一头山猪逮住了,这头山猪是父亲在一个草堆里捡来的,当初还很小,现在养成了大猪。我父亲显然有些舍不得,但是为了我,他最后咬了咬牙,在村子里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大人,抬着这头野猪去南山找那个老头。母亲不放心,也去了。我跟在他们后面,从早上一直走到中午,一路上歇了好多次,才来到那个山洞。这个山洞坐落在南山半山腰上,正好能晒太阳,好在我们来的北面比较缓。我们来到洞前,看见那个老头正坐在洞前一块大石上闭目修养,他的旁边有张八仙桌子。我母亲来到他面前,毕恭毕敬的向他请安。老头脸面看上去像个年轻男子,据说有一百多岁了。老头听到我母亲说话,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母亲,又看了看我们。他问我们来找他有什么事情,他的声音就像老牛叫一样雄浑有力,震得我们耳朵都疼。母亲急忙把来意仔细的虔诚的说了一遍。老头看了看我,然后对着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过去。我母亲很高兴,她急忙过来把我拉过去。老头伸出干枯的右手,搭在我的手脖上。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像火一样滚热。过了会,他说可以帮助我们。老头起身进了洞里,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木制碗,还有三根香。他把木碗放在八仙桌子上,又把三根香插进装了砂子的木碗里。我们大气不敢喘,静静看着老头点燃三根香。香烟缭绕,过了会,只见老头忽然圆瞪双眼,嘴角向下,暴躁起来,又跳又唱的,看上去怒气十足。那个时候还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长大了,才知道那是黄家大仙附体出马了。只见他跳了会,停下来,对着我们说求他有什么事。母亲这个时候显得很害怕,她哆嗦着立刻跪在地上,其余的人也都先后跪在地上。我母亲说要让我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相求大仙给指点。附了大仙的老头说我先天缺水,需要弥补,取名“狗蛋”。老头说完,身子晕倒在地上。过了会,他醒过来,对我们说没事了。我们把野猪绑好了,放在他的山洞里。从这之后,我不再叫大山了,而是叫“狗蛋”。对于这个名字虽然有些不雅,但是却可以保命,所以也就接受了。村子里的小伙伴遇见我,都叫我“狗蛋”。大约在我十岁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穿着长袍的老爷爷,在我们村子里住下来。他在他的家里收学生,教识字。我的母亲对我父亲说我的年龄也不小了,不能像他们一样睁眼瞎。父亲便把我从一棵大树上叫下来,当时我正在和小伙伴爬树捉小鸟蛋。我跟着父亲来到那个穿着长袍的老爷爷家里,他是我们村子唯一一个穿着长袍的人。他的面目清瘦,大约有五六十岁的样子,面容可亲,和蔼。但是他的眼神却很犀利,能一眼看到我掏鸟蛋时落在我肩膀上的羽毛。我父亲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用红布缠裹的小包,递给他。这个老爷爷谦让了会,最后收下了。后来知道那是母亲配送过来的一副手镯子,作为学费,给了老爷爷。父亲走后,我就跟着他学习识字,他家里还有其他几个学生,好在都是我们村子的,这样子也不寂寞。老爷爷说他叫“静弹”先生,并且用一只粉红色粉笔在一块黑板上工整的写上。我从没见过粉笔,特别是粉红色的,于是趁他不注意被我偷了来,至今还藏在我的小箱子里。以致我一看见它,我就想起了“静弹”先生当初书写时的情形。他说不用叫先生,今后叫他老师好了。“静弹”老师很有学问,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们都很尊敬佩服他。有一天,他对我说是谁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我说是南山上那个神仙。他听完后沉默不语。过了会,他说这个名字不雅,要不另取个名字吧。我说这要征得我的父母同意。我回家后把这个事情给母亲说了,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父亲听我母亲的。之后“静弹”老师又给我说了几次,还专门找我母亲谈过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我在跟随“静弹”老师学习期间,对于文学起了很大的兴趣,我写的一篇小说由他推荐给了一家山外的报社,并且发表了,还拿到了稿费。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静弹”老师特地放了我两天假。我像一个出了鸟笼的小鸟,自己一个人爬到了南山上,想去看那个给我取名字的神仙。我偷偷来到那个山洞前,看见洞口都布满了蜘蛛网,蛛网上有很多的小虫子。我感到很遗憾,没有看见那个神仙老头,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成了神仙。事后我问过“静弹”老师,他说人到了一定年龄是会死的。我看那个神仙老头八成是死了,我感到有些伤感。我们几个小伙伴继续跟随他学习。当我在十五岁的时候,我离开了家,我被“静弹”老师推荐去了大山外面的一所镇级中学读初中,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两个伙伴。走的时候,他给我取了个学名,叫“周百川”,是海纳百川的意思。由于我学习用功,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并且升上了县城重点高中。这意味着我有不可估量的未来。每当我回家的时候,我的父母都为我感到骄傲。村子里人更是羡慕。我成了小山沟里的金凤凰。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读高三的时候,我的父亲忽然得重病死了,接着我的母亲也患了重病。我回家照顾我的母亲,她知道我就要考大学了,为了不耽误我的学习,她含泪把我赶走,并嘱咐我一定要去上大学。我没有去上大学,我含泪埋葬了病死的母亲,在村人可怜同情的目光下,踏上了外出打工的路。临走前,我又去看了看那个神仙住过的山洞,洞口布满蛛网,我希望他还活着。我背着一个小包裹,里面装着几本书和几件母亲曾经缝补过的旧衣服,怀里揣着母亲临死前给我节省下来的几十元钱,无精打采的走了两天路来到离村子最近的城镇。这个城镇也是我曾上过中学的乡镇。我舍不得花钱坐车去县城,便在路上搭了辆拉白菜的拖拉机。一路上颠簸着,有几次由于路面不好,还差点把我从白菜上摔下来。幸亏我伸手敏捷,抓住了捆绑白菜的绳子,才幸免于难。。  从蜈蚣沟出来远远的就能看到细沙河。李白脸猛然看到细沙河的河边不知何时已经立起了几个大帐篷,外面还有鬼子兵晃来晃去,看样子鬼子的指挥部就在这里。李白脸暗暗点头,当初王老道就不止一次的说过,打起仗来千万不要小看鬼子兵,这些鬼子一个个的都精着呢。就象现在,鬼子把指挥部立在细沙河边就是件非常有讲究的事情。那细沙河河面宽阔,此时正是隆冬,河面上早已结冰,看上去视野非常开阔。任何部队想要在河对面对鬼子的指挥部发起攻击而想要不被鬼子发现都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对面白石沟许三姑的人马基本就指望不上了,一条细沙河现在对于鬼子来说就成了天然屏障。而在鬼子指挥部的正前方则是牵马岭下的曾家屯,现在整个屯子里听着都乱糟糟的,不用问鬼子兵和伪军肯定是在封锁村子。而且就目前看来,鬼子兵一方面以河为障,拦住了许三姑的人马,一方面又封锁村镇,将正面的威胁消于无形,再派小阎王带着人把李白脸堵在蜈蚣沟里出不来。别看鬼子的人马不算太多,但却在细沙河边稳如泰山,大杀四方,“穷党”的人连一点基本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来。李白脸叹了口气。说实话,他刚从蜈蚣沟出来的时候,还想着干脆就潜进鬼子的指挥部,直接干掉黑田,给他来一招釜底抽薪。可照现在看的话,自己还没摸到细沙河边,就让小鬼子的机枪给打成筛子了。无奈之下,李白脸只能远远的看了几眼鬼子的指挥部,再绕过村子往牵马岭老营而来。真正让李白脸纠心的还是王老道到底咋回事了?难不成真的象小阎王说的那样让鬼子给抓了?要不然的话这老营里边咋一丁点动静都没有?可李白脸又摇了摇头,那王老道可不是个好相此的主,脑袋一转就是百十个鬼主意。要不咋说,他和蝎虎子都能投靠王老道的“穷党”呢,就是觉得王老道这人靠谱,不是那种光凭着一腔热血就和鬼子死磕硬碰的愣头青。李白脸抬起头,从他的位置是可以看到牵马岭老营的,可现在老营里黑漆漆一片,一点灯火都没有,更传不出半点动静,实在让人无法猜到是咋回事。鬼子和伪军已经控制了山下曾家屯,李白脸只能绕村而行,直奔老营。可眼看到了山下了,李白脸心思一动,却没有寻道往老营里去,而是沿山而走。不多会儿功夫,一条山边的小岔路已经出现在脚下。虽然李白脸确认无人跟踪他,却还是四下望了望,这岔路直通一条秘密山洞,是王老道交待给他的应急聚头之处,外人很难知道。可也就是李白脸四下张望的时候,突然间山边的草地里有“沙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李白脸心头一惊。毕竟李白脸在参加“穷党”之前也和蝎虎子一样,是专干那打家劫舍勾当的悍匪,尽管那走路之人极为小心,但绝对逃过李白脸的耳朵。李白脸屏住呼吸,伏于一株枯树之后,暗想若是真有小鬼子的人摸到了这个秘密山洞的话,那小阎王说的就肯定是真的。约么着也就是李白脸心思一动的功夫,那脚步声却突然消失了,李白脸竖起耳朵左听右听,居然再听不着半点声音,不由得心头大骇。他娘的,遇到了鬼不成?正当李白脸起疑的时候,一只手已经人后面轻轻的拍在了李白脸的肩头:“谁?”李白脸只觉得头皮发麻,就凭他李白脸的身手,居然能被人这么悄无声息的摸到背后,这些年的江湖道不是白走了吗?显然对方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身份,要不然的话,先是一刀子捅过来,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枉死鬼了。然而李白脸却没那么客气,今天晚上处处透着诡异,鬼子疯了一样的攻打他的蜈蚣沟,牵马岭老营上又半点声音没有,蝎虎子与曾氏兄弟的人马不知所踪,李白脸现在哪还有心思和陌生人答话?几乎连想都没想,李白脸猛的转过身来,便在电石火光之间,一把匕首刀已经抄在手里。他不敢开枪,怕引来鬼子,但那匕首刀却是直奔着身后之人的要害而来。那李白脸也是在生死存亡的战场上爬过来的,他深知这其中的厉害,一出手就是夺人性命的杀招,那怕是杀错了,也总比枉死的强。“咦?”身后之人果然没想到李白脸会突然出手,但反应却是不慢,李白脸的反身回刺已经是拼尽全力了,可那人却反手一挥,但听“嚓”的一声,匕首刀似乎被什么东西拦住了。听声音不象是木棍,但却也不象是利器。是剑鞘!李白脸猛然醒悟道。果然,那人用剑鞘先是拦住了李白脸的匕首刀,却原势不改,以剑柄对着李白脸,手按绷簧、宝剑出鞘。李白脸暗叫一声不好,但觉得冷锋扑面,不等李白脸后退,锋刺毕露的剑刃已经架在了李白脸的脖子上,但觉得一阵透骨深寒,李白脸吸了口冷气,便知这是一把销铁如泥的宝剑,自己若是再乱动一下,一颗人头估计就不保了。松油火把发出“哔啵”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时尔有冷风从洞口吹进来,将那些火把吹得乎明乎暗,一如人心。白石沟的许三姑今年约有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绿色的花袄,此正拿着一块油布轻轻的擦拭着手里的盒子炮,口中却一言不发。若是被鬼子看见许三姑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按照鬼子的战术,现在许三姑和她的人马应该老老实实的躲在白石沟里才对。却不知,这闾山地形复杂,无论是李白脸还是许三姑这样的敌人眼中的“贼猷”,进出这一亩三分地,还不如入无人之境?只是许三姑的脸上现在看不出半点喜色,甚至是毫无表情。她一边擦着枪,一边或是将弹匣卸出再推进去,或是扣一扣板机,虽然她只是直直的看着手中的短枪,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对面的几个人心惊肉跳。谁都知道,这许三姑当初可是西山火狐狸的部下,有多大本事到是可以放在一边,只是杀起人来却是象火狐狸一样的心狠手辣。因此上许三姑每次看似无意的将枪口抬一抬,都让站在蝎虎子后面的草上飞心头一紧。要说草上飞大小也是见过世面,跟在蝎虎子后面几番枪林弹雨闯出来的,然而今天面对着无声的许三姑,这心里却越来越没有底。他不由得看了一眼蝎虎子,但很明显大哥蝎虎子可是比草上飞更能沉得住气。尽管现在已经是十冬腊月大雪飞的时候,可蝎虎子却只穿了一件老羊皮坎肩,两条胳膊上那一块块铁疙瘩般的健子肉在松油火把下反着古铜色的光,仿佛刀枪不入的金刚罗汉一般坐在那里。有这样的大哥坐在前面,凭谁也会长出一口气。所以与草上飞不同的是,站在另一边的齐三泰就越发显得有些大大裂裂,甚至还偶尔用眼角扫一扫许三姑身后的俏丫头。草上飞暗中踢了踢齐三泰,草上飞可还记得,上一个敢对许三姑的人动手动脚的家伙,是被许三姑大卸八块扔在了细沙河的河滩上,连个敢收尸的都没有,最后是被野狗拖走的。。两包血浆下肚之后,杨枭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他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自己被拔下来的衣服,说道:“闭嘴上衣口袋红色的瓶子”红色的瓷瓶里面都是红色的药面,在杨枭的要求之下,孙胖子将整瓶的药面都灌进了他的嘴里。随后用一瓶葡萄糖水将药面冲进了老杨的肚子里。药面下肚之后,杨枭的脸色又好了几分,起码能说出来整句的话了。他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对着孙德胜说道:“大圣,这个小道士到底什么来头?你是不是故意隐瞒不说,就等着看我的笑话?”“哥们儿,但凡我知道这孩子有这个本事,早就把他供起来了。还能让你对他动手”孙胖子难得的说了句心里话,他先关了病房里面的氧气,随后点上了两根香烟,一根塞进了杨枭的嘴里。另外一根自己抽了一口,缓了缓之后,继续说道:“我还纳闷,高老大怎么对这小道士这么上心,现在多少明白点了。要是用得好,这就是个宝贝疙瘩”“正好”杨枭抽了口烟,随后吐掉了大半没抽完的香烟。随后继续说道:“我进不了鬼市,沈辣去给吴主任办事,你带上这个小道士吧。只要广元冥鉴到手,这一下我也认了。”听到杨枭这时候还惦记着广元冥鉴,孙胖子也开始好奇起来,说道:“老杨,这个什么冥鉴是什么宝贝,你能这么上心的可是不多。还有九河那个鬼市,以前在局里也听他们说过几嘴。当时也没听明白,怎么就鬼市了?”孙胖子自打进了民调局开始,对局里的业务就不怎么上心。他的本事是在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和突发事件上,这个老句长高亮也已经给孙德胜定性了。论起来局里的业务能力,他孙胖子绝对的倒数。趁着自己还在恢复身体,杨枭对着孙胖子说道:“九河鬼市你都不知道?九河是通往阴阳两界的出口之一,偶尔下面会有阴司鬼差将冥府的宝贝偷出来卖掉。只是这个机会十分难得,有人在鬼市转悠了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过几次”听到这里,孙胖子忍不住开口打断了杨枭的话,他说道:“老杨,你先等等吧,阴司鬼差偷下面的宝贝上来卖?卖给谁?卖的钱他们能干什么用?换成纸钱再少给自己?这个不能够吧”听到孙胖子这个民调局的前局长竟然对鬼市一窍不通,杨枭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当初高亮也是瞎了眼算了,我从头和你说吧。阴司鬼差也分好几种,有一种是阳世差。就好像以前跟着郝正义的鸦那样,有特殊的办法可以混迹阴阳两界。替冥府巡视阳间,这些人也是大活人,在阳世也要生活,也要吃喝嫖赌。”“你这么说,哥们儿我就明白了。”孙胖子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那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一旦被什么阎君发现,那妥妥的要剥皮抽筋下油锅啊”“大圣,你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想不到?”说到这里,杨枭四下看了一眼,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要是阎君也偷着卖下面的宝贝呢?听说这一任的阎君喜欢装扮成富商上来办事,他比我可会花钱,想要维持可不是一亿两亿的事情传说他还给有钱人买卖寿命,当然了,这个我是不信的”杨枭是在冥府挂了名的,他可不敢得罪下面。赶紧说的过头了,急忙又把话题拉了回来。对着孙胖子继续说道:“我是在下面挂名的,阴司鬼差想要至于我死地。见了我不动手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把宝贝卖给我?再说说鬼市的事情,那边和这里的潘家园、老簋街差不多,都是卖假古董和旧货的。天不亮的时候就开市了,你记住了,这个时候里面会混着卖宝贝的鬼差,等到天光大亮之后,阴司鬼差就撤走了”孙胖子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到杨枭说这几句话,他才开口说道:“不是我说,再聊聊广元冥鉴,什么宝贝让你这么上心?”“这个你别操心了,知道东西到了手,你自然会知道的。”这么会功夫,杨枭已经彻底缓了过来。他从病床上爬了起来,一边拔掉自己身上的管子,一边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事情拜托你了。千万别让欧阳偏左先弄到手,说句犯忌讳的话,一旦真出现了那种局面大圣,说不得我要送他先走一步了”杨枭虽然下手狠辣,可是却从来不对自己人下手。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那个广元冥鉴对他有多么重要了。孙胖子还打算再劝两句,病房大门打开,那位劝拔了杨枭管子的医生正走了进来。见到光着膀子,露着一身精炼白肉的老杨,医生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了这就是刚才那个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尸体’之后,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不可能——这是医学史的奇迹你不要走,我要给你做全面的身体检查”杨枭连理都没有理这位医生,他回头冲着孙胖子说道:“去九河,记得啊,是广元冥鉴”说完之后,他的身体一晃,随后消失在了医生和孙胖子的面前。看着张口结舌的医生,孙胖子嘿嘿笑了一下,说道:“哥们儿我说这是幻觉,你信吗?要不平行宇宙?”车前子昏睡了也不知道多久,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是医院的病房了。自己身在一辆商务车上面,有人给自己穿了一套税务人员的制服。小道士迷迷糊糊的摸了摸上衣口袋,在里面找到了一张当时税务局的工作证件。车里面只有车前子一个人,车窗外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地方,更不清楚现在几点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推测也就是凌晨三点来钟道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到车上来的。他最后一段记忆是在医院里,好像被孙德胜坑了一把,然后又出现了一个叫老杨的白发男人。他的记忆到这里便消失了这时候,商务车外面终于出现了亮光。透过车窗看到有几个人推着小车,开始在街道两边摆摊子卖货。这些摊子越来越多,开始只有四五家,没过多久变成了十几家,几十家,最后整条街道两边都摆了几百家的小摊位。每个摊口前都摆放着一盏油灯,除非有人亲眼看到,否则很难相信这个电气化已经普及的年代,还会有地方出现这么密集的油灯。不止是摆摊子的摆放油灯,来买东西的也是人手一盏油灯。除了几百盏油灯之外,这些小摊子还有个共同的特点,没有人大声说话。如果有人在这里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买卖双方便会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用两个人刚刚能听到的声音开始讨价还价。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安静的有些吓人这些摊子售卖的货物多种多样,有不知道旧家具、旧电器和旧衣服。还有小孩子玩的玩具,家里用的锅碗瓢盆和菜刀、餐具之类的,甚至还有人摆摊子卖吃食。有个卖馄饨的小摊子就在商务车旁边,一阵一阵馄饨的香气飘了过来。让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东西的车前子,顿时饥肠辘辘了起来。车前子已经顾不上自己有没有钱了,他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到摊子前面找了个长条凳子坐下,随后对着馄饨摊老板说道:“先来一碗馄饨,有没有烧饼?油条也行只有锅盔啊,也行,来俩锅盔。再来俩茶叶蛋咸菜?要,还有酱牛肉啊,要找马上就能吃的,一样先来一份”,王娟伸手摸了一下秦书凯的脸庞,有些无奈的摇头说,是啊,你说的有道理。在发改委工作这一年多,我算是看透了,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套,为了各自的目的不择手段,我自己也是一样。我为了所谓的幸福,不到二十岁就委身刘大明,现在明明已经做了流产的手术,却又利用孩子的名义让刘大明帮我调动工作到市里,从一个无知少女到一个心思缜密的机关人,我付出了太昂贵的代价,但是我心底里也是有羞耻心的,我并不想像现在这样任人摆布,真希望你这样的好人,不要受到我这样的折磨,快点聪明起来吧,至少要学会自保。秦书凯忍不住伸手把王娟搂在怀里,他并没有完全听懂王娟说的话,但他能感觉到王娟言语中的真诚,她对自己是没有任何恶意的。明亮的阳光透过朦胧的窗帘射进卧室里,两个赤的身体相拥着,并没有迸发出以往的激情,只是没有任何阻隔的紧紧拥抱着,各自心里却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秦书凯来到单位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一进门就被邱科长拉住说,小秦啊,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秦书凯想起王娟对自己说过,邱科长为了升官提拔把自己主动送到田主任床上的事情,还有这个女人和刘大明也是不同于一般的关系,并且为了自己的利益,那是不可能得罪刘大明的,因此他看邱科长的眼神不由有些鄙夷。秦书凯心说,真看不出来,表面上正直仗义,做事风风火火的邱科长,背地里竟然也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不惜牺牲自己身体进步的人,平时对王娟那个样子,似乎自己是什么好女人,狗屁,***,看来自己真是错信她了。邱科长见秦书凯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搭理她的招呼,心里不免有些奇怪,走到秦书凯面前疑惑的口气问道,小秦,你这是病了吗?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秦书凯自顾往自己的办公桌上坐下后,又起身去倒水喝,陆长生觉察出秦书凯今天情绪的异常,不声不响的坐在一边瞧着他,却并不出声。邱科长跟秦书凯连说了两句话,却没有半点回应,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再笨的人也感觉到了秦书凯今天情绪的些许不正常,邱科长只好自我解嘲的口气说,看来小秦今天有些闹情绪了,这可是难得的稀罕事。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应和邱科长任的话,陆长生和秦书凯都跟没了耳朵一样,对她的话充耳不闻。过了一会,邱科长拿起一份文件指使陆长生去送给领导人,等陆长生一走,她立即起身把办公室的门关好,径直走到秦书凯对面坐下,一副关心的口气问道,小秦啊,你没事吧?秦书凯看也不看邱科长一眼,无所谓的口气说,邱大姐,我一个办事员能有什么事,很好,还活着。邱科长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说,哦,没事就好,上次你请我帮你找领导说情的事情,你还记得吗?秦书凯听了这话,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邱科长,难不成邱科长还真的帮自己说情了?她会有这么好心?邱科长一副神秘的模样压低声音说,小秦,我昨个亲自去找田主任了,把你的事情跟田主任汇报了一下。秦书凯心说,要是王娟跟自己说的话是真的,邱科长为了自己的事情跟田主任说说,倒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个女人要和领导睡觉,这也是一个理由啊。秦书凯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问道,田主任怎么说?他会阻止刘大明,不让我下乡吗?邱科长见秦书凯的胃口已经被自己吊起,老谋深算的她,不紧不慢的叹了口气说,田主任说了,这件事咱们汇报的有些迟了,除非有办法推翻刘大明的决定,否则的话,就算他是一把手,也不能在这种小事上不给刘大明面子啊?毕竟他不在发改委的这段时间,单位里的大小事宜都是交到刘大明手里处理的,他安排谁下乡都是合情合理的。秦书凯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又没了精神,心里忍不住埋怨道,这个邱科长,既然事情没什么改变,说这么多废话有用吗?邱科长见秦书凯显然没听出自己这句话里的重点,冲着秦书凯使了个眼色说,小秦啊,我还是那句老话,这次的事情要想有转机,要想自己不被别人控制,那么可能就要靠你自己了。秦书凯忍不住蹙眉,很是不谢的说,科长,靠我自己什么?我要是有办法的话,又何必麻烦邱科长呢?邱科长咂巴了一下嘴巴,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说,小秦,你怎么忘了?上次咱们不是说好了,你被王娟老公董云霄那顿打可不能白挨,现在田主任已经回来了,只要你去告刘大明一状,说明这个刘大明不是很忙好东西,那么田主任就有理由收拾刘大明,到时候,我在背后再帮你说几句好话,还怕田主任不撤销刘大明做出的错误决定?秦书凯见邱科长旧话重提,心里一时有些犹豫起来,按照王娟的说法,刘大明已经从陆长生口中知道了自己要背后告状的事情,所以才会决定对自己打击报复,自己现在去田主任面前告他,难道他会没有提前准备?邱科长这个女人,表面上对自己的事情挺热心的,谁知道她背地里打的又是什么主意?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诸多事情,秦书凯也多了一份心眼,他并没有爽快的答应邱科长提出的要求,只是回答说,既然对于下乡挂职的事情没大的改变,自己还需要再想想。邱科长见秦书凯有退缩的意思,一下子有些发急了,她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那就是秦书凯和刘大明闹起来,却没想到关键时刻在秦书凯这颗棋子上卡了壳。邱科长无奈的口气说,小秦,你就听大姐一回劝,这下乡管子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你要是到了乡下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那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你可不能放弃争取留城的机会,我这里可是卯足马力在田主任那里已经帮你做了不少铺垫工作,就差你这把火,事情说不定就有转机了,现在这种关键时刻,你要是掉链子的话,老大姐可就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邱科长越是着急的口气,秦书凯越是感觉到她的动机不纯,见邱科长逼的紧,他只好勉强答应说,邱科长,你让我好好想想吧,这毕竟不是小事情,下午我再给你个准信。邱大姐看出强逼下去,说不定只会有适得其反的结果,只好点头说,那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反正这事情是决定你自己以后前途的大事,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帮忙,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邱大姐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瞧着秦书凯的背影满肚子不痛快,原本她的计划是,秦书凯告状后,她再到田主任那里下点功夫,鼓惑田主任趁机会把刘大明给动了,到时候发改委正好空出一个副主任的位置出来,自己就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却没想到秦书凯突然变的沉稳了不少,说话做事竟然让自己不太好控制了。邱科长任在心里暗想,***,这愣头青,等自己当上了副主任,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明明答应好的事情,竟然言而无信,简直太过份了。这样的下属自己要有什么用?《天枢风云录》《就想吃饱而已》《岳两女共夫》《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优盈彩票》。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76289_609956.html
优盈彩票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