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宝石娱乐场会员注册 目录共9934章

首页

红宝石娱乐场会员注册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4408章 醒来后

红宝石娱乐场会员注册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我登时害怕了。我问这里是不是最近死了人。王哥小声的说:“上个月我们上山砍树,在一处大树下发现有个女子,全身裸露,已经死了。看上去是被人掐死的。我们在那里挖了个坑,把她埋了。”我问王哥是不是附近村子里的人,王哥说不是的,他们通知了附近村子,没有人认识她。我想那个女子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她死后灵魂没有消散,变成冤魂野鬼,附在了那兔子身上。又过了几天,我上山砍伐树木的时候,按照王哥指点,找到了那座坟墓。坟墓很小,没有墓碑,孤零零的呆在深山树林里。中午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一阵哭声从远处的树林深处隐隐约约传来。我们都吃了一惊。林青说我们要不过去看看。我们的队长姓李,是本市人,我们都叫他老李,他长得五大三粗的,有些胆量。他领着我们几个人向着那个声音走去。声音越来越近,我看见有一个人坐在那座孤坟上,耷拉着头,看上去是个女子,在哭。老李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来到她的面前。这时这个女子慢慢地抬起头来,我看见她就是我前几天看见的那个女子。她的嘴咧开了,向外流血,眼睛从眼眶里挤出来,用根筋吊着,挂在鼻子两旁。老李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向回跑。我以最快速度转身就跑,我边跑边想能在白天出现的鬼,一定是个厉鬼。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默默祈祷这个厉鬼千万不要追来害我。她要是敢害我,我操她祖宗,我要她八辈子倒霉,要她倒大霉。我看见其余人都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山下我们住的地方。老李的鞋子跑掉了,脚上磨出了血;老王把膝盖磕肿了,走路一拐一腐的。我把大砍刀也跑丢了。我气喘嘘嘘的看了看林青,他没有说话,而是喘着粗气默默的去喂那个大黄狗。这时大队长从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他带着一副眼睛,听说是刚派来的大学生,大约二十多岁的年龄,姓崔。崔大队长走过来,问我们为何回来这么早。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当时正在反对迷信,破除牛鬼蛇神,有许多信神信鬼的都被抓起来了。最后老李憋得脸都红了,只好说了实话,说我们在山上遇见了鬼。崔大队长一听这话,当时就把我们批评了一顿,说都什么社会了,还信鬼信神。这事要是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一定会处分你们的,还是赶紧回去干活吧。我们情不自愿的又回到了山上,我提心吊胆的继续砍树。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几个人围成一圈,脸向外,边砍树边留意四周动静。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我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山林回到住处。吃过晚饭,我们心有余悸的谈论着白天遇见的那个女子。半夜时分,门外响起大黄狗剧烈的狂叫声,我们谁都不敢起来开门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开门发现大黄狗死了。我们都说这狗死的蹊跷。最后崔大队长下令剥皮吃肉。下午我们从山上回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听伙夫说大黄狗身上一点血也没有,真是奇怪。我们看着一锅狗肉,谁也吃不下去。到了夜里,刮起了狂风。大风把屋门刮得正响。我们躺在被窝里,谁也不敢睡觉。过了会,门外传来敲门声。老李问谁,门外没有人回答。屋里盛水铁桶不知为何倒了,发出很大的响声。我吓了一跳,铁桶好好的没人推它为何倒了。我抬起头,突然看见在屋里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从头发里,隐隐约约看见她的两只流血的眼睛。我心里猛地一紧,不由得尖叫了一声。老李也看见了,也叫了一声,他胆子大些,稍后从身后摸来头枕,扔向那个女子。女子哭起来,然后慢慢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屋门边消失不见了。我一夜也没睡好。她为何来到我们屋子里,她和我们这些人有仇吗。这件事我们谁也没有对外说,说了也没有人信。接下来几天,我们不是在山上的树林里遇见这个女子,就是在晚上半夜时分,在屋子里的凳子上看见她。屋门关的紧紧的,我们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进来的。这个样子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我们都受不了了,有些精神恍惚了,最后商议了会,认为这个女子怕大黄狗。以前大黄狗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女子从没进屋过。我们决定到村子里买只狗养着,就这事我们告诉了大队长小崔。崔大队长说这事要请示上级领导。其实我们自己可以从附近的村庄里买到的,只不过没有领导的批示,谁也不敢去做,不然会被处罚的。白天我们无精打采的继续上山去砍树,晚上回来照样不敢睡觉,担惊受怕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在半夜出现,坐在我们前面的凳子上,向外流血泪。大约过了一个月,上级来了批示,说购买狗的理由不充分,没批准。那个时候人都吃不上,哪有粮食喂狗。这下子我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我们一下子都病起来,集体发高烧,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这一下子愁坏了大学生崔大队长,因为砍树是有指标的,每个月必须完成一定数量,完不成的要处分领导,下属也会被扣分。扣分意味着全年的粮食少了,要挨饿的。崔大队长成天呆在我们屋子里给我们端茶送饭,给我们熬制从山上采来的中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可是我们的高烧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是不退烧。其间那个女子也没有来过。最后把崔大队长愁坏了,秘密的派这里的小赵,在晚上去附近的村子里去请巫师。可是小赵一去就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他死在了半路上。这一下吓坏了小崔,他派了两个人在中午时候去附近村子里请巫师。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巫师来了,他是个七十多岁的一个老头,花白的胡子,背上背着一个破布袋子。他挨个翻着眼皮看,然后又问我们是不是看见了什么脏的东西,我们都点头说是。这个老头从背上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木碗,装上砂子,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插上三炷香,又让小崔装了一碗清水。随着香烟升腾,老头突然跳起来,满脸的怒气。他的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最后把一卷黄纸烧了,把灰放进水碗里。他示意崔队长把那碗放了黄纸灰的水挨个给我们喝了。我们昏昏沉沉的睡了。到了第二天,我们醒过来,感觉好了。崔大队长在没有领导批示的情况下,私自从附近村子里买来一只小黄狗。就因为这个事,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崔大队长后来被革职查办,还蹲了牢房,差点死了,这都是后话。我们好了,又都上山照样去砍树,这回我们换了地方,离那可怕的坟墓远了。可是有一天,怪事还是出现了。我们上山砍树时有意躲避着那个坟墓,尽量离的远些。有一天,我们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来到山上,惊异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的每棵树上都被用红色血迹画了一条长长地竖线。李队长知道这些红色线有些古怪,但是为了不影响上级交给的指标,还是硬着头皮干起来。。我心想这下糟糕了,班第一天没办好局领导交代的事情,事后少不得要被批评。谁知这个少丨妇丨拉开高副局长的门进去以后,高副局长并没有发火,反而从里面传来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声。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先不用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开始正式工作吧。”我察言观色之下,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说道:“好的,高局,那我先回去了。”从资源局出来,我经过青阳市有名的红灯区一条街,街道两旁排列着一家家所谓的洗头房和按摩休闲心。我刚一走到巷口,洗头房里衣着暴露的姑娘们操着各种方言向我眉目传情,勾.引我进去,同时拍打着玻璃、冲我挤眉弄眼的喊叫着……“小帅哥,进来玩玩呗。”“帅哥哥,进来耍一哈子嘛,进来嘛,我家小妹想和你说个话撒。”我没搭理这些女人,加快脚步紧走了几步,快速的消失在了巷口。穆婉兰站在高副局长的休息室窗口,看着我消失的身影,问道:“高局,这个小伙子是你们局里新来的?”“是啊,江州大学的高材生,今天刚来我们局班。”高启荣从床挣扎着爬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满脸堆着笑,调戏道:“怎么?穆总,莫非看这小帅哥啦?”三十多岁的穆婉兰有着少丨妇丨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青阳市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的一对硕大丰满和挺翘的美臀所折服。短短十来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穆婉兰从当初一介小职员,迅速成为手握亿资产的美女富婆。穆婉兰没接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高启荣床边,关心的道:“高局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都不记得我为什么来了呢。”“当然记得,王哥叫你来肯定是有事对你说的嘛。”高启荣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穆婉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摩挲,笑着道:“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穆总,我想你肯定对这件事感兴趣。”高启荣一副色鬼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穆婉兰贴身衣服下那对丰满的玉兔,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穆婉兰见对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欲擒故纵的把高启荣搭在自己大腿的手拨开,穆婉兰神色娇媚的说道:“高局,听说你今天和林老板一起吃饭了啊。”高启荣愣怔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穆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你和老林都想争这开采权,王哥今天叫你来,是想给你透露一下这事情嘛。”说着,他一张肥手又放在了穆婉兰的腿,不怀好意的抚摸起来……回去的路,我一直在琢磨,那个性.感的少丨妇丨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一想到少丨妇丨那丰盈性.感的身材,尤其是那双魅惑的会放电的杏眼,看着妩媚极了,我不禁有些心里痒痒的。“或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应该认识一下她。”回家的路,我仍在思索着这少丨妇丨,看去多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小泉,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方正源追到我身边,笑着打招呼道。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可能是第一天工作,有点不习惯吧,注意力有些不太集。”方正源一听,倒有些紧张了,赶忙劝道:“小泉,工作是很重要,可是也要注意保重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本钱要没了,以后没机会翻身了。”“谢谢方哥关心。”我笑着点头,好地道:“方哥,你在这儿有什么事?”“这个嘛,不太好说。”方正源左顾右盼,见附近往来的行人很多,讲话不太方便,随即改口道:“小泉啊,我出来之后,发现身没带钱,你身有钱没?我去买包烟。”我点了点头,将身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只有这些了,够不?”“够了,够了。”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我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去,转头道:“方哥,你是不是又去赌了?”方正源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点爱好了。”“赌博害人害己,方哥,你还是早点戒了吧!”自从方正源身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面,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有些无奈,只得暗自叹了口气。我还在纠结心事,刚刚走到楼梯口,差点与人撞个满怀,抬头望去,那人却是嘉琪姐,她身穿浅蓝色吊带长裙,红色高跟鞋,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胳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她脸画了淡妆,唇涂着口红,娇艳欲滴,优美的唇线极为姓感,嫩白的脸蛋,带着迷人的笑意,更加显得娇俏艳丽,妩媚多姿。宋嘉琪停下脚步,倚在门边,疑惑地问道:“小泉,怎么了,看你好像是有心事?”“没什么,嘉琪姐。”我笑着回道,想起那天在门外偷听到的争吵内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敢去望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在心底酝酿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让我在面对嘉琪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坦然。宋嘉琪却是神态自若,仿佛早忘记了那件事一般,咯咯一笑,道:“小屁孩,我可是被你吓了一大跳,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呢。”我轻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微微一笑,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轻声道:“嘉琪姐,这是要出门吗?”“嗯,出去买些东西。”宋嘉琪嫣然一笑,再次提醒道:“小泉,你刚才的气色不太好,刚参加工作,这样的状态可不行,要多吃点好的,保证自己的营养,把身体养得棒棒的。”这番话本来很平常,放在以往,并不会引发歧义,可此时听到,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意味,不禁让我怦然心动。“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有些吃惊地盯着宋嘉琪,见她眉宇间满是关切之意,不像是在暗示什么,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行去。走出几米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一路跟来的方正源站在不远处,正在跟宋嘉琪说话,夫妻俩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到谈话内容。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宋嘉琪满面怒容,一手推开方正源,愤然离去,婀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我越想越是烦躁。“徐志,你咬牙切齿的,在想些什么呢?”一道温柔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我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喊了一声,嫂子你来了。对面和我说话的女老师,她老公是我大学时的辅导员刘伟,我毕业后一直叫他刘哥。我能留在上海实习,多亏了刘哥的帮忙。当我到了这家中学的时候,我才知道,刘哥的老婆是我实习那个班级的生物老师。刘哥对我很好,逢年过节都会喊我去他们家吃饭,有了这层关系,渐渐地,我和嫂子的关系也挺亲近的。“早上肯定没吃饭吧,刚刚都听到你肚子响了,喏,先吃点垫垫,别想那么多,先填饱肚子。”嫂子抿嘴一笑,从她的办公桌上,拎了一个保温盒打开,取出饭菜放到我的桌子上。“嫂子,这不合适吧,这是你的午饭。”我有些尴尬,因为今天老婆的事,把吃饭的事情给忘了,想到十点多了,食堂也没饭了,只能等中午凑一顿了,刚刚确实肚子饿的响了。“没事,我最近减肥,你吃吧。”嫂子笑着道。“那要么这样吧,嫂子,我中午请你吃饭。”我确实有些饿了,而且嫂子饭盒里的米粉肉也是我爱吃的,想了想也就不推辞了。嫂子身高一米六出头,时常穿着一身正规的职业裙装,瓜子脸,皮肤很白皙,说话的声音,很温柔,特别笑的时候,显得很亲切迷人,让人有一种碰到亲人的感觉。或许毕业后就当老师的关系,很少接触社会,她看起来有一些腼腆,弯腰帮我把饭盒打开,很温柔的递给我筷子。嫂子不经意弯腰的时候,白色衬衫最上面的钮扣崩开了一个,白色衬衣覆盖下的一对高/耸的雪峰,显现出大半,肌肤白皙,微露淡淡的青筋,颤颤惊惊,我忍不住瞟了一眼,竟然比老婆的D罩/杯还要大上一些的感觉。我知道嫂子穿着挺保守的,没想到她衣服下的身材也这么的棒,刘哥还是挺有福气的。突然一道印痕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露声色的再瞟了一眼,那道淤痕在嫂子雪白的双/峰上,如果不是刚刚嫂子弯腰,我估计还看不到的。那道印痕像是手指大力的捏,揉造成的,带着明显的手指头印。看来当时,用的确实劲挺大的,想到柔弱,略微腼腆的嫂子被这样大力的揉/搓,当时肯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我对刘哥的粗鲁有些不满,“嫂子,刘哥对你还好吗?”我担心嫂子在家受了委屈,听说大学那边最近评先进老师,刘哥难道是为了拿职称,压力大,才把火气发泄在嫂子身上。“挺好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嫂子笑着道。我看了看嫂子,想到她也是成年人了,我也不好太直接去问,毕竟人家是夫妻。不过我心里却咯噔一声,嫂子说挺好的,难道她很享受那个粗鲁的过程?我突然想到,老婆不会是受不了我平淡的生活,才会选择出/轨,寻求更刺激的性体验吧?我想到这里,胸口有些发闷,有些吃不下去了。“怎么了?难道今天做的不好吃吗?”嫂子有些疑惑道。“嫂子我能问你一个事吗?”我突然放下筷子道。“你说,搞的还挺严肃的,呵呵。”嫂子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嫂子我哪里严肃了,只是随口问问,呵呵,你别太紧张,我就是想知道,女人心里是不是都有寻求刺激的想法?”我装作随意的问道,只是不想气氛太紧张。“刺激?当然有,比如我有时候就很冲动的想游泳,不过我不会水。”嫂子笑着道。“嫂子我说的不是游泳这一类的体育运动。”我有一些哭笑不得,看了一眼她保守的职业装下包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脑子冒出一个念头,她去游泳,肯定很多人都盯着看的。我深吸一口气,不敢再乱想。“那是什么?”嫂子不解的望着我。我望着嫂子望过来的眼神,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很想知道她的想法,因为她和老婆性格挺像的,或许我能在她这里,知道老婆的心理想法。我尽可能说的比较隐晦一些,费了好大功夫,才让嫂子有些明白了。“啊。”嫂子脸色刷的一红,有些嗔怪的看着我,我被看的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依然盯着嫂子看过去,我很希望知道这个答案。“其实怎么说呢,太平淡的生活确实需要一些调剂的,这样夫妻生活或许会更好一些。”嫂子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看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我感觉这个时候的嫂子,好似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我其实挺不想去难为嫂子,但是我心里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看到她双/峰上的那几道指痕,我猜想她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嫂子你也喜欢这个吗?”我咬牙再次问道。“你怎么问这个?不回答行吗?”嫂子有些尴尬,避开了我的目光,装作在收拾东西。我张了张嘴,我看出了嫂子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停了一会,嫂子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期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抚了抚刘海,脸蛋挂着一些酡红。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告诉嫂子,虽然这个话题很让她为难,但是我确实很想知道。或许她看出了我的认真,或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让她胆子稍微大了一些,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给我说了。我听到嫂子说,她有时候是不太喜欢的。我皱了皱眉,有时候不爱喜欢,难道大多数是喜欢的吗?看不出来外表端装的嫂子,还挺喜欢刺激的生活,难道外表本分,温柔的女人,内心是很压抑,需要迫切释放的吗?比如出/轨?比如虐待?“嫂子,整个过程,你会感觉……舒服吗?”我没有过多的纠结嫂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直接问道她的感受,因为老婆的表现,让我感觉老婆内心是很开放的。“这……还好吧。”嫂子好似怪我问的太细了。嫂子肯定以为我在故意挑逗她,殊不知,我心里只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我对老婆越来越不理解了,昨天晚上我的粗/暴,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身体的表现却比平常更亢奋,更配合。这让我忍不住怀疑,老婆那条被扣裂捅破的黑丝裤袜,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暴力的直接用手指扣开,然后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一想到老婆在厕所里,在楼道里或是在车上跪在那里,被人从后面暴力的侵犯,我心里有些压抑的难受。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叹息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摆弄着电脑。我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太敢,也不太好意思再和她继续那个话题。过了一会,嫂子竟然走了过来,帮我收拾起了凌乱的桌子,把我赶到了一旁去吃饭。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嫂子会帮我很多忙,其实我挺感激她和刘哥的,依我的资历和背景,如果不是刘哥的帮忙,我肯定没办法就近在上海的一家中学实习。。我一听有这好事,急忙说我正想买这样的书籍。老头让我随他到他家里去。我随着他来到他的家里。他从一个纸箱子里取出来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书本。打开红色包裹,里面露出一本泛黄的书本。他哆嗦着手递给我。我接过来,见书本的封面写着《金刚经》。这本书看起来有些年岁了,装书的线有些都断了。我翻看了一小会,大部分看不懂,有些茫然。老头看出了我的意思,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看不懂,但是以后会慢慢看懂得。我给老头一些钱,老头说什么也不要。我和老头又说了会话,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我回到厂子里。到了第六天,朱厂长对我说,今天有辆大货车要去呼兰林场,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我跟着两个人上了车。车子一路无事,在中午时分到了那座小桥。从玻璃窗里,我看见在小桥旁边树林里,有两座坟墓,坟墓上有两个破旧的纸扎的自行车。我想这两个纸扎的自行车就是那晚上两个僵尸人骑得吧。车子到了小桥的对面,在右边有一座坟墓,上面显得很光滑,一看就知道上面经常有人爬行。我脑子里立刻想到了那个老太婆,苍老的脸,满脸皱纹,怪笑着。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出于好心,我特地提醒两个司机师傅晚上不要从这里过路。其中一个四川人,会喝酒,操着浓重的四川话对我说:”没求得啥子大不了勒得!“。我说这里有个脏东西,很吓人的,你们是斗不过那个东西的。他接着说:”啥东西也不怕,想当年老子在四川想打那个打那个,如今到了东北老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我知道他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只好作罢,心里默默的替他们祈祷,希望他们回来的时候一定选择白天,千万不要在晚上经过这里。经过一路的颠簸,终于在下午快黑的时候到了呼兰林场。虽然只有短暂的几天,但是我还真的很想念他们,尤其是王哥,林青,还有老李和大学生小崔。他们见我回来了,也是很高兴,看上去他们也很想念我。他们问这问那的。吃过晚饭,开始装车。车子开走的时候,又到了十一点钟了。我们累了一天,很快躺在铺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身子发凉,我用手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又昏昏沉沉的睡了。又过了一会,我察觉到似乎有人在向下掀被子。我睁开眼睛,发现一团红色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我当时惊得一骨碌爬起来。我看见面前站立着一个女子,面上的皮肉向下一块块的掉落,双眼向外冒血。我的头皮发麻,全身发凉。我尖叫起来。我旁边的王哥被我的叫声惊醒了,其余人等也相继从被窝里伸出头来惊恐的看着。这个女子转过身子,慢慢地走到屋门口,瞬间消失了。不知道这个女子为何喜欢我们的屋子,里面到处都是脚丫的臭味。早上起来,我们发现屋子里到处倒是鲜红色血迹。屋门外,那个小黄狗全身发抖,尾巴耷拉着,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们,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所致。我知道这条小黄狗的阳气是抵挡不住那个女鬼的。白天我们照样要到山上去砍树,但是我们砍树的时候还是十二分的小心,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向山下跑。晚上吃完饭,我便钻到被窝里看那本《金刚经》。《金刚经》是古印度一本古书,书的全名叫做《金刚波若波罗蜜多经》。主要讲解一些人生悟道的佛学。《金刚经》也是个大寺庙里主要修习的书籍,比如给人驱鬼降魔都会用到。其内容极其深奥难懂,没有老师的讲解,几乎难以领会。我看着里面枯燥的经文,有些昏昏欲睡。目前流行的版本是由鸠摩罗什叶大师翻译的,解释的也比较好,只是无法找到解释原文。就这样过了几天,拉木材的车又来了,来的司机不是上次的那两个,听他们说那两个四川籍司机经过一座小桥时出了车祸,车子翻倒在桥下被木材压在水里淹死了。我对小桥两旁的墓穴不由得变得谨慎起来,我想以后千万不能在夜间从那里经过。一想起那个瘆人的女鬼,我打心眼里就害怕,但是为了完成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还是照样上山去砍树。有一天,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到一块大石后撒尿,偶然看见在大石的下面有个洞穴,洞穴里隐隐约约有个动物。我当时大喜,认为里面不是兔子就是黄鼠狼。我找来一根树枝,伸到里面试探,它没有动,我撤回树枝的时候,却把它拽了出来。我仔细看,见原来是一张狐狸皮,这张狐狸皮呈紫色,异常鲜艳,就像刚从狐狸身上脱下来一样,我想这是谁把狐狸的肉吃了,却把狐狸的毛皮藏到了这里。我的猜测完全错了,接下来的事情简直令一个正常人发疯。我当天砍完树,拿着狐狸皮回到了住处。大家伙看过后都笑着说这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的皮,据说要五百年才能蜕一次皮,都提醒我要小心了,说不定是个女狐狸,别被狐狸精吃了。我没有当回事,就把它放在了头枕下,想着当冬天来临时作一件坎肩御寒,听人说东北的冬天是很冷的,冻死过人。我吃过晚饭照样钻到被窝里看书,其余人围在一起玩牌。到了很晚,别人都睡了,我还在看书,我看着看着,忽然感觉到身子一阵阵的发热,还打起哈气,不一会流鼻涕,淌眼泪,不仅如此,脖子后面还疼,耳边感到有呼呼的风声,我想我是不是感冒了。为了明天的公分,我急忙钻进被窝里睡了,迷迷糊糊之中,我看见有个漂亮的美女来到我的床前,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把一块白色的丝巾扔给我,然后轻轻地向我吹口气,我感到全身软绵绵的。她笑着对我说,今后我就是她的弟子了,因为我和她有缘,我问她是谁,她说她是山上的千年狐仙。我心里一惊,醒了,我从被窝里坐起来,借着灯光,我看见我的被子上确实有条白色的丝巾,还飘着香味,我急忙向旁边看了看,见王哥,林青等都睡得死沉,我急忙把那条丝巾从被子上拿过来,塞到我衣服的口袋里。我心里默念我从《金刚经》上面学到了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当我念得时候,我心里充满了能量,这是我以前不曾感觉到的,我躺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到了半夜时分,我还没睡着,门外的小黄狗惊叫起来,狗深夜惊叫无非就是有冤魂经过,如果狗叫个不停,说明那个冤魂停在那里不想走,如果狗叫了几声,然后低声呻吟,并且夹着尾巴,说明那个冤魂是个厉鬼。对于鬼类,只有厉鬼才能伤害人类,他们不遵守异次元的空间规程,擅自穿过空间单元来到人间,由于他们都带有极高的阴毒寒气,所以遇到阳气衰弱的人就会侵害人。哪些人是阳气衰弱的人,根据我从书上及老人讲过的实践经验来看,那些喝酒贪杯的人,贪恋女色的人,贪得无厌的人,狂妄自大的人,凶狠残忍的人,不务正业的人,品性不端的人都在此类。,杨主任怕事情闹大,赶紧对季幼青道:“季老师,你去劝劝。”季幼青抿了抿唇,没有拒绝。她离开了冰冷的墙壁,走向大哭的女人,弯腰将她拉起来,“大姐……”然而,中年妇女完全不给季幼青开口的机会,猛地推了季幼青一把,破口大骂:“你们学校是干什么吃的?我把好好的女儿送进来,结果你们却害她自杀?我告诉你们,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呜呜呜……你们赔我女儿!”季幼青猝不及防的被推,差点就没摔在地上。好在,杨主任在身后扶了她一把,才让她免于与医院的地板亲密接触。四周都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让季幼青的感觉非常不好。她一直在强撑着自己的精神,现在被这么一推,脸色就有些苍白起来。杨主任一边扶着她,一边对学生家长道:“家长你的心情我理解,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孩子没事,至于她为什么自杀的原因,等她没事后我们会好好调查的。学校这边绝对不会做出让学生自杀的事,也请你理智一点不要迁怒。今天,要不是有这位季老师,你恐怕就真的见不着你女儿了。”他说得很客观,但中年妇女却根本不听。这边的吵闹,很快就引起了其他病人的注意。听到是有学生自杀,再加上季幼青衣服上都还残留着血迹,不少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对着几人指指点点。骚乱,很快引来了医院保安。在保安维持秩序的时候,杨主任见季幼青一身狼狈,精神恍惚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个年轻老师,才刚来学校上班不久,就遇上了这种事。于是,杨主任善解人意的道:“季老师,这里交给我,你先回去休息吧。下午就不用回学校了,我会帮你请假的。”“谢谢杨主任。”季幼青没有拒绝。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确实不适合返回学校。衣服上,手上沾染到的血腥气,一直都在刺激着她,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换一身衣服,然后躺在床上彻底放空自己。告别了杨主任,季幼青没有再去管还在哭闹的学生家长,拖着身子向外走去。身边经过什么人,发生了什么,她根本没在意。唐钰从处置室中出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也是刚来这家医院报到不久,干的都是一些杂活。就像刚才,帮着一起把自杀的病人送进抢救室后,他就离开了。现在,也是刚刚忙完手中的事,一出来,就看到了那个害得自己手机屏幕摔碎的女人。“喂……”唐钰喊了一声,想要把这事说说清楚。赔不赔的先不说,起码得有句道歉吧。然而,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居然对他视若无睹,就这样从他面前走过去了。“???”被忽视的唐钰小脾气一上来,快走两步伸手就要去抓她。然而,在他的指尖刚刚碰到季幼青肩上的衣料时,后者却反应极快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啊啊啊手手手……痛啊……”唐钰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这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听到有人痛呼,季幼青才好像刚反应过来般,手松开了,向后退了一步,头都不抬的说了声,“抱歉。”然后……人就跑了。“……”揉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唐钰看着她‘肇事逃逸’的背影,心里一口气憋着,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算我倒霉!”最终,唐钰只能带着满腔愤恨的咬牙道。到了换班时间,唐钰收拾好下班。刚走出医院,就看到了一辆颜色十分骚包的玛莎拉蒂。里面的人也看见了他,高调的按了声喇叭。唐钰朝玛莎拉蒂走过去,在四周的众目睽睽之下上了车。线条流畅的跑车,在急诊大楼门口漂亮的调了个头,留下一道优雅的弧线后,嚣张的扬长而去。留下羡慕的人群,在猜测开车的人是帅哥还是美女。“去Mbar?”开车的男子转眸看了一眼唐钰问。“不去。”唐钰坐在副驾,放空自己,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好友的提议。“哟嚯,这是转性了?我今天可是要庆祝你过上了自力更生的日子,你可不能扫兴啊!”付钦笑得玩世不恭。两人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到大的关系,他可不信唐钰离开家后,就‘退出江湖’了。吃喝玩乐,醉生梦死不一直是他们的标配吗?“真的没兴趣。”唐钰神情恹恹的道。付钦见他不似开玩笑,才收敛了笑容,关心的问,“这是怎么了?才去为人民服务了几天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今天,我们科送来一个割腕自杀的女学生。”唐钰突然看着窗外的风景道。“啊?”付钦愕然,随口问了句,“人没事吧?”“救回来了。”唐钰道。付钦不太理解他的低落,见他这个样子,只好安慰。“救回来就好,只要人还活着,就不是什么大事。你说现在这些孩子,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通要自杀?”唐钰没回话。付钦皱眉,“你什么情况啊?这上个班,还让你上出真情实感来了?你跑去当男护士,又不是为了救死扶伤,不只是为了让你爹妈知道你志不在接手公司吗?”“是啊……”唐钰没有反驳。在好友的疑惑中,他缓缓的道:“我只是觉得……人这条命,还真挺脆弱的。”“别!你这突然变得多愁善感,我不适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付钦夸张的打了个冷颤。唐钰白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真蠢。和这种只知道游戏人间,不知道人间疾苦的二世祖说什么?见好友不想说话,付钦也没有再多嘴。他没去酒吧,而是直接把唐钰带到了一个红酒庄。熟练的把车停在了停车位上,两人下车,一起走进了酒庄里。“你把我带到这,我一年的工资都不够消费一次的,账单你的啊!”下车之后,唐钰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付钦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哥俩好的道:“电话里不都说了吗,我请我请。”“付少,唐少,二位请跟我来。”两人都算是这家酒庄的熟客,一进来,立即有人把他们带去了经常去的包厢。这样就不会受到打扰,也能随心所欲一些。“二位今天想喝点什么?”服务员面带职业微笑询问。唐钰眉梢一抬,笑得肆意,本就帅气好看的五官更具魅力。“今天是付少请客,他的品味,你们懂的。”服务员心中明了,又看向付钦确认。付钦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后,他便躬身退下去准备了。“这么狠心宰我?”只剩两人后,付钦笑骂着踢了唐钰一脚。这只是两人之间的玩笑,力度并不重,唐钰也没有避开。“不是你说的要替我庆祝吗?”付钦大笑起来,忙说没错没错。接着,他又好奇问,“你真的把身上的卡,车,房子都交上去了?”唐钰挑眉点头,“哥们帅吧?”“牛啤!”付钦佩服的比出大拇指。“你这为了表决心,还真是对自己狠得下心。叔叔阿姨也是宠你,任由你胡来。”《当深谷里透进一束光》《我是丧尸NPC》《岳两女共夫》《青春时光纪念册》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红宝石娱乐场会员注册》。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57363_921496.html
红宝石娱乐场会员注册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