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鹰娱乐 目录共3665章

首页

飞鹰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4114章 醒来后

飞鹰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怎么了?今晚你要跟我大战回合?”“还是想着喝醉了让我买单?”“去你的,今晚随便吃,随便喝,不喝到天亮你就是我龟孙子!”老王霸气的把钱包甩在桌面上,钱多多用眼神瞄了一下,钱包鼓鼓的,看来今晚就算他醉了也不愁没人买单了。想到这里,钱多多就来劲了,随手招呼服务员再来两碟韩牛,然后殷勤的帮老王把酒倒的满满。“你今天干嘛了?”“女人都是王八蛋!我那么努力工作,为什么她要走?”得了,看来又是感情那种破事,这个就没什么好劝说的,毕竟鞋子合不合穿只有自己才知道。不过感到好奇的是老王的女朋友也是他们公司的,她是多多的一个小师妹的,平时两个人恩恩爱爱的嘛,今晚这是在搞什么?钱多多也没追问,认识老王多年,等他再喝几杯不问他都会主动说出来。可能老王刚才声音有点大,因为他们坐的位置不是包间那种,只是把两边隔开,大厅里的人还是能看到。钱多多对着周边的人抱歉示意老王喝多了,毕竟在坐的女士起码有一半,刚才老王可是开了地图炮。缘分,妙不可言。钱多多在这里又看到了我的邻居,至于为什么他能认出一个全副武装的女人。废话,她还没洗澡,还穿着白天的衣服,这是一个多懒的女人啊。钱多多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这么巧,你也过来吃夜宵吗?”废话,这个钟点来烤肉店的人不吃宵夜干嘛?话出口后钱多多也觉得自己犯傻了,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发。“是啊,好巧。”这应该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轻声细语的话让人心痒痒的。老王看到钱多多碰到熟人,抬头示意介绍一下。“我邻居,今天刚认识的。”“那就是大大的缘分,要不一起吧?”做导游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热情,不客气,不认生,厚脸皮!老王看到是钱多多认识的人,也不矫情直接邀请,虽然对于那么晚还戴着口罩感觉有一点疑惑,但也没多问。毕竟可能是个人爱好呢?或者丑到见不得人呢?“谢谢您,不过我订了包间,你们吃的愉快。”这才是正常操作嘛,哪有连名字都不认识的就坐下来一起吃呢?“要不,你们过来跟我一起?”得了,这是一个谦虚的女人,明显她只是客套一下,因为她说完就已经准备调头继续走了。但可惜了,她永远不知道作为一个导游有时候会有多厚的脸皮。她话才说完,钱多多都没来得及说话,老王就直接起身示意服务员过来收拾东西搬到包间去。“那行,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钱多多尴尬的示意都是开玩笑的,哪知道她大气的示意没事,反正她都是一个人过来吃饭。进到包间,等她脱开口罩时,钱多多跟老王还感到不可思议。这不是那个恋爱时代的面门担当林小鹿嘛?虽然他们不追星,但就好比在华夏华仔跟你一起吃饭,你不感到惊喜?客套了一下,两个人也没多想,反正就当拼个桌,难不成还会有什么狗血的故事发生不成?不追星的人惊喜过后就还是各过各的。明显他们这样的行为让她感到开心不已,毕竟这样认识新的朋友,新朋友还对她明星的职业没有多大的区别对待,这明显会让她感到舒服。坐下后,老王把他今晚约钱多多出来的事情说了一些。老王跟他女朋友谈恋爱三年了,本来准备谈婚论嫁,但是女方家里不同意。因为女方这边跟钱多多一样,都是国内过来工作的,现在上了年纪也要考虑成家的事情,还有家里还有父母。虽然说女大不由人,但是又有谁家的独生女舍得远嫁国外?更不要说她家还想着找个上门女婿,就算不上门也要当地的吧。而老王是一个纯正的半岛人,他也有自己的家庭,不可能抛弃自己父母去国外做一个上门女婿吧?这就是矛盾所在,老王说他们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吵了好几个月了。小鹿明显对于这种事情感到好奇不已,不要说女人天生就八卦,这种狗血的八点档明显很符合她的口味,毕竟她也没有这种类似的烦恼。兴致上来她还主动倒酒,一点也不见外,边****的吃着烤肉一边还催促老王继续说。“你知道公司前几天要派人回国吧?”这个事情钱多多当然知道。当时公司老总还问过多多要不要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来着。主要是现在半岛旅游市场渐渐的开始走入下坡。然后总公司那边就把一些外派的导游调回国。“莉莉她主动申请回国,公司批准了。”老王苦涩的把杯里的烧酒灌入心肺,钱多多示意小鹿抽根烟不介意吧?虽然不喜欢,但她只是扁了一下嘴后还是表示没关系。烟雾把钱多多的脸都挡住了,这种事情完全就是无解,总要一个人妥协,但,看起来没有人原因退步。或者是爱的不够深?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钱多多也没多说,只是开了两瓶烧酒跟老王碰了一下。“喝吧,喝完这瓶就散了,分了就分,没什么大不了,或者你明天就会碰上一个大美女哭着喊着跪下顺嫁给你呢?”“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小鹿不开心的用力打了一下我肩膀:“人家都说劝和不劝离,哪有你这样做朋友的。”“那你说怎么办?”听到钱多多的问话,小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在她有限的日子里面还没有碰到过如此复杂的问题。更何况结婚,对于她来说更加遥遥无期。小鹿想到自己的胜基oppa,最近因为可能要入伍了,又忙着拍戏都好久没有见面了。今晚还吵了一架,不然她也不会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吃夜宵。她郁闷的表演了一下徒手开烧酒,获得钱多多跟老王两个观众的喝彩,她今晚第一次倒了一杯跟他们碰了一下。小鹿想着:如果这样的话,胜基oppa入伍其实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嘛。辛苦的把老王送上出租车后,注意到在一旁的林小鹿静俏俏的在灯光下等待着,钱多多不由得好奇问道:“你怎么还未走?”“我们这不是邻居嘛,当然一起回去啦!”如果在深夜一点钟有个大美女这样邀请你,你会不会心动?反正钱多多是心动了,可惜的是没有开车过来,更可惜的是烤肉店就在我们小区的对面。。。“那一起走洛。”钱多多发出了邀请,她也没有拒绝,两个人漫步在凌晨的小区。今天老王的话触动了钱多多埋在心里的往事,虽然今晚没有喝多,但几瓶烧酒下肚,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晕晕的感觉。据钱多多的网恋女朋友所说:“每个男人变身渣男的过去,都有一段不堪往事的故事。”其实钱多多很想反驳她头发长见识少,因为他知道有些渣男是无师自通的。。“苏姐不能这么做,你给我的温柔浓情,我担心那一天会掉进你的多情陷阱里,会不小心爱上你。”“可是,我已经掉进了你的柔情陷阱里。”我伤感地说,抓着苏雅的手,揉着,舍不得放开。苏雅抹了一下我的脸蛋,那天晚上,她在我的铺上,压着我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弄我的脸蛋。动作轻柔,眼神里有爱意,就像是在爱她的初恋一样。“安夏,听苏姐的话,回家睡觉吧。忘记对苏姐的情,姐会耽误了你的青春,你会在生活中遇到真正值得你去爱的女孩子。”“我不明白,我的苏雅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姐是结过婚的女人,难道,你会让你身边的朋友们都笑你,你爱上的女人,是一个结婚过的女人吗。姐是为你好,有时候,流言蜚语不光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伤害到你的亲人。”“我不在乎。”“不要再使性子了,快回去吧,别让姐生气。”苏雅说完,把头侧到了另一面,不再理会我。“苏姐,我走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哽咽着,说完这句话,下了车。一步一回头,看着车里的苏雅,有种依依惜别,惆怅万千的伤感。苏雅的车调了头,缓慢地消失在夜幕中。我掏出手机,给苏雅发了一个短信过去。“苏姐,今夜,你又把我的魂带走了,注定我今天晚上会彻夜无眠。”苏雅离开了,我回到家中,脑子里,还是苏雅刚才留下的欢笑和清香。我惆怅地蜷缩在沙发上,没有心思地翻阅着电视,似乎,心中在期待什么。我拿出手机,凝视着,上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原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在等待苏雅的信息,或者电话。夜,变得越来越安静,我对苏雅的等待,让我很失落。苏雅没有给我发来信息,直到我躺在chuang上,无法入眠。此刻,我好想再给苏雅发一个短信,告诉苏雅,我好想念她。好想在这样的夜里,拥抱着她,闻着她发丝里的香味,宽心地睡觉。犹豫了一会儿,我把编辑好的短消息删去,干脆关了手机,钻进了被窝。苏雅不回我信息,一定是不希望我在感情上对她骚扰,为了不影响到苏雅的生活,我只能忍受着对这个女人的思念,压抑着对苏雅的情感。真是上天捉弄,当我快要把苏雅从我的生活中忘记的时候,命运再次让我和苏雅在这个城市中相遇,苏雅的出现,又一次点燃了我对她的期待和向往。想着苏雅,我从chuang上起来,找出一本没有用过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我要把有关我和苏雅的点滴,都写在日记里,写下我对她的感受,写下苏雅的生活。这是我为苏雅写的第一篇日记,合上本子,我想着苏雅迷人的身体,还有被她拥抱亲吻时的舒畅,熬了好半夜才睡去。第二天早晨,闹钟将我吵醒。我想到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安雅公司上班,闹钟响后,赶紧起chuang,认真的洗刷了一番。出门的时候,电梯刚要合上,外面一个女孩大声地叫着。“等等,等等。”我赶紧把快要关上的电梯重新拉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娇美的女孩,拉着一个小拖箱,闪的一下,钻进了电梯里。“谢谢!”她进了电梯,礼貌地对我点了头。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她刚搬到我隔壁两天,搬家的那天,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一面。“你住?我叫安夏,住。”她笑着,迷人的笑,很自然,两边微凹的小酒窝,让这个女孩子在美丽的外面中,带着几分*。说话的时候,她依然轻快地笑着。“我知道,刚搬来的那天,我见过你一面。我叫白颜,以后就是你的邻居。”“有邻居好,热闹。你是要出差吗?”“对啊,我是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出差。习惯了,工作就是这样。”“那你真辛苦。”出了电梯,白颜拦了一辆出租,我帮着将她的拖箱放在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这是我的电话,记住了吗,我叫白颜。”白颜上了出租车,写了一张纸条,递了出来。我接过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条,对白颜挥手告别,“路上小心,我叫安夏,会记住你的名字,白颜。”“邻居,再见。”白颜可爱地笑了笑,随着出租车慢慢远去。我把白颜的电话号码存入了手机,接着给白颜发了一个信息。“我的美女邻居,安夏祝你一路顺风。”“美女邻居记下了你的祝愿。”白颜在信息的后面,还发了一个顽皮的笑脸。我心里乐着,因为白颜的可爱,这个早晨,碰上白颜,她带给了我一份很好的心情。到了安雅公司,我的心情特别的愉快。一个年轻女孩从行政部办公室出来,走到我的身边,当时,我正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先生,请问你是找苏总的吗?”“不,我是来报到的,我叫安夏,是公司新聘用的员工。”女孩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试探地问着:“你就是安夏啊,我知道你的名字,刚才苏总给我来过电话,说有一位叫安夏的先生要到公司上班,原来就是你。”我笑着回答:“是的,我就是安夏。”女孩子热情地笑着,给我一种很和蔼亲近都感觉,似乎第一次来到安雅尔公司,他们就是我的老同事一样。没有给我陌生感,而是亲切和热情。“安先生,苏总上午有点事情,要不你先到我们办公室里坐会儿吧。”“胡总呢,他在吗?”“你是问的我们行政部的胡经理啊,他在,我带你去吧。”女孩走在我旁边,引领着路,“安先生,你以前做什么的呢?”“HR公司。”“原来也是做服装的啊,我叫冉倩,你可以叫我倩倩。”冉倩的性格很活泼,她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很从容。谈话间,我们就像是相处了很久都朋友。只是,她把我安先生安先生的叫着,我听着有些别扭。“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倩倩。”冉倩带着我来到行政部经理室门口,门虚掩着,冉倩敲了几下门,把门推开。我看到胡明坐在转椅上,专注地敲着键盘。胡明异常的热情着,主动起身和我打招呼。我惶恐着,有些失措。“小安,坐,坐。”然后,他又吩咐和我一起进来的冉倩,“冉倩,给小安倒杯水。”冉倩倒来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离开了办公室。胡明挨着我,坐下。“小安,早晨苏总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是你到了公司,她不在,就让我好好接待一下你。看来,苏总对你期望很高啊。”“苏总真是太客气了,她是领导,我只是新来的员工,让苏总这样为我操心,我真是过意不去。”“苏总在公司里,平时是很严厉的,对你,苏总好像是特别的热情。小安,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方便就说,不方便就算了,当我没问。”“胡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事,只管问,大家都是一家人。”胡明嬉笑着,一脸讨好的样子,这个场景,要是在外人看来,我倒成了他的领导,对我恭敬着。。  龙城,农历七月十五。今天正好是我二十岁生日。可惜,别说蛋糕,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唯有走进面前的当铺。“当了!”我摘下身上仅存的玉佩,递到了高高的柜台上。一双鼠眼目光深邃,滴溜溜的朝着柜台外瞧了一眼,这才把注意力放到玉佩上。“破玉佩一块,价值三个大子儿。”闻言,我一把拉住玉佩的红绳,抢夺回来。“你爷爷的,三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我气的不行,拿上玉佩就走出当铺,好歹也是块玉啊,这么不值钱?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起了革命,饿了三天,粒米未进,我早已饿的头晕眼花。“三块钱?打发要饭的,哼!”我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朝着当铺门口啐了一口。我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可不会吃了这亏。我噗通一声坐倒在肮脏的角落中,看着玉佩上简单刻画的方字,无奈的叹出口气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路灯都舍我而去,让原本就饿疯的我更是进入了绝望的状态。眼前也渐渐出现了我的家人,但他们渐渐离我远去,我根本追不上。除了我一个,全家人一夜之间便患上了绝症。只不过一个星期,全都离世而亡。我那时候还小,除了哭,根本听不懂他们所说。除了爷爷,用最后一口气告诉我,我的命很奇特,锁命之相。若是想保住方家,二十岁前,隐于世中,等他们时候,不用敛尸,更不能回家!如能挺过二十岁,锁命便会有改变,但却还需改命才行。爷爷也是在这个时候,把玉佩给了我,让我死也要带在身上。如有机缘,便能找到龙城张家。这也是我流落到龙城,一直逗留于此的原因。但在此之前,务必不能透露自己身份。爷爷跟我说完这些,便也没了气息。可留在这时候,一个小小光点在胸口微微亮起,我从来没见过玉片有这种样子,眼中霎时显出了一丝惊讶。突然,玉佩上的房子瞬间就发出了晶莹的光辉来,光芒透着微薄的衣服,散了出来。我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胸口的玉佩变的炙热起来,我想要去拉下那块灼热的玉佩,可当手刚刚触摸到玉佩时,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似乎有很多讯息透过手中的玉佩传递到了我的脑中。无数的星光不停的被吸入到体内,原本灿烂的星空也顷刻昏暗无比。我连连抽搐了几下,身体也紧跟着无法动弹起来。玉佩光芒大盛,直穿天际,巨大的光柱直指天空中一颗未知的星辰。这便是像是激活了某种能量一般,星辰也紧跟着挥洒出奇异的光辉,洒在了玉佩上。由于我不能动,只能任由这种光辉洒在身上。玉佩就像是某种媒介一般,不断的温润着我的身躯。我的身躯也逐渐透亮起来,闪烁着荧光,持续不断……良久,光辉消失,整片天空再次陷入到沉寂之中,星辰也再次被城中灯光遮蔽。我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这里仿佛经历过一场世纪大战一般,异常疼痛。可窝最关心的额还是胸口那块玉佩,拉开衣服一看,却发现脖子上只挂了一根红绳。红绳下面的玉佩早不见,我赶忙伸手去摸,却只是摸到了一块异常坚硬的皮肤。就像是烙印一般。那微微发着银光的玉佩此时早已镶嵌进了皮肤之下。我用手去触摸的时候,硬化的皮肤微光一闪,没入了皮肤之下,从表面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玉尺经?”我稍稍恢复了净身状态,突然就发现了脑海中多了一本经书,立马紧张起来。任凭我看过再多的小说,此刻在脑海中莫名其妙出现一本经书,没吓坏就不错了。而且经书能在我的意识下翻阅,脑中的玉尺经文字也变的越发清晰,这又让我惊喜不已。可是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这关乎我家的职业。爷爷曾是一名风水大师,在我小时候就教过我一些堪舆风水上的知识。爷爷曾说过,现在所流传的玉尺经并不是真迹,只有方家才有,但这么多年,爷爷也从未找到。看样子,我脑中的玉尺经并不是后人伪造,是方家努力寻找的那本。这里面缩写的东西可要比小时候看的书精妙多了,光是前面的一段介绍,就让我赞叹不已。我草草的先翻阅了一遍这本经书的大概,顿时,双眸中散发出了烈烈余晖。玉尺经主修风水、堪舆,更有一些诸如算命、卜卦、奇门、星象之篇章,繁复杂乱,却又井然有序。眼下正是夜晚,此处又没人烟,只有一盏路灯散发出惨白的亮光。我便不再顾及,索性盘腿而坐,重新闭上双眼回到脑海中,仔细翻看玉尺经。在灯光下,我不时的呼出一口浊气,又缓缓的吸入,动作从笨拙缓缓变的轻盈。每有一口浊气吐出,我胸口便发出莹莹绿光,旋即又消失在空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气温也逐渐下降,但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就连身上的衣物被露珠打湿,依旧沉寂在某种状态之中……翌日。当一抹晨曦照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也从沉寂中缓缓苏醒了过来,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三天来没吃过任何东西,却根本看不出憔悴来,反而显得更加精神奕奕。“真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还真是入迷了。”我自嘲的摇了摇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玉尺经中记录的东西居然这么精彩。一晚上没睡不说,还能这么入神的观看一本经书。在我记忆中,除了连环画能这么用功之外,也别无他物了。咕咕咕。“得先想办法把吃的解决了。”我揉了揉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出了这片旧楼区,朝着大街上而去。此时正是清晨时分,街面上除了早餐店有人外,似乎也没多少人走动。却没想到,刚走上大街,便和一急匆匆的女人撞了个满怀。“你这人有病吧,见到人还撞上来!”眼前的少女长的相当精致,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亮丽的眸子正一刻不停的盯着。那微皱的眉头配上玲珑的鼻子,显得十分秀气。但偏偏鼻头上多了个小黑点。咕咕咕。肚子再次发出了几声抗议。三天没吃,身体早已有些支撑不住。我想着要不就从这丫头身上弄点钱花花,反正自己饿的都有些头晕眼花了。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女孩还以为我要占她便宜,不停的往后退,嘴里也骂了起来。“你别过来啊,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可喊非礼了!”被女孩这么一说,我淡淡一笑,回答道:“别怪我多嘴,你今天要有口舌,会破财。”我为什么这么说,也正好是昨天一夜的功劳,正好他通读了面相十二宫的那部分,根据玉尺经中记载,鼻头那里叫准头,也就是所谓的财帛宫,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天绣的稀有程度虽然比不上古董,但在特别的人眼里,却是愿意高价求购的好东西。董雅洁专做女人生意,她比谁都知道,那些有钱的贵妇会花多少钱来买一件独一无二的天绣制品。“刚才我说要多少有多少,确实是夸张了点,”萧晋适时开口道,“但是,像这样的,一个月二十件,还是没有问题的。”董雅洁不太关心数量,她的公司走的就是高端订制路线,稀少,才能昂贵。“为什么都是……肚兜?”“呃……”总不好说这些都是从一个小寡妇那里拿的,萧晋尴尬的挠挠头,胡邹道:“那什么,这个……拿着方便。”董雅洁不疑有他,点点头,又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这才正色看向萧晋,问:“你想怎么合作?”萧晋说:“很简单,你提供图样、布料和针线,我负责找人绣制,不过你要先预付百分之三十的款项。”“价钱怎么算?”“按针数算,”萧晋又拿起那件绣有红牡丹的肚兜,说,“董小姐刚才愿意花一万元买这件天绣,那咱们就以它为准,它的针数正好大概是万把左右,一针一块钱。”“这不可能!”董雅洁想都不想就拒绝道。天绣不同于其它绣种,因为针法独特,所以有自己独有的针数计算方法,董雅洁对这个是了解的,因此她并不怀疑萧晋会在针数上作假,之所以不同意,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利润太薄了。虽说奢侈品价格昂贵,但它的成本也是比普通商品要高得多的,毕竟有钱人没几个是真傻子,你造一老头代步车,非说它是劳斯莱斯,那也得有人信啊!董雅洁要把天绣制品推向市场,光是前期的宣传投入就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每件制品都让萧晋分走那么多,她就算还有得赚,一时半会儿也是不可能收回成本的。“萧先生,刚才我之所以会出一万的价,那是以为只此一件,而且给的也是零售价,你以此作为我方的进货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萧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过分的。”董雅洁刚要松口气,却见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可恶的坏笑,心脏不由瞬间被提了起来。果然,那货在片刻之后就又开口道:“可是,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我能为董小姐提供这种产量规模的天绣,纯粹的‘卖方市场’下,您似乎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董雅洁虽然是个女人,但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深知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有心起身离去,却又实在不甘心“天绣”这么珍贵的商品被竞争对手得到。想了想,她故意冷起脸,说:“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公司主营高端私人定制,不是走量的商贸公司,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件商品的利润太低,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它的必要。”“这个我当然明白。”再怎么说,萧晋也出身大家,自然不会被董雅洁唬住,老神在在的说,“但是,请董小姐注意,‘天绣’本身就有其不容忽视的价值。现如今,还在世的天绣大师可能已不足一手之数,且轻易不会有作品面世。”顿了顿,他身体前倾,沉声接着道:“也就是说,诗咏国际推出的天绣制品,基本上就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这会给贵公司的品牌带去多少升值?会拉动贵公司旗下其他品牌多少增长?我想,董小姐不需要我给你算这笔账吧?!”董雅洁听完萧晋这番话,眼中就闪过一丝讶异。她当然不需要萧晋替她算什么账,甚至,“天绣”能够给她带来多少好处,刚才她就想出了个大概,除了萧晋所说的那两点,还有另外一样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推广“天绣”,起码也能为她赢得一顶“弘扬传承民族传统工艺文化”的红帽子,这对于商人来说,万金难求。她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萧晋会有这份见识。这家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像个地痞流氓。可是,这流氓却出手不凡。嬉笑谈吐之间带着骨子里的自信,拥有月出二十件天绣的珍贵“生产力”,一身破破烂烂却用着最专业最顶级的户外背包,医术更是令人惊叹。这些光环已经足够耀眼,没想到他竟然对商业也知之甚详,以二十来岁的年纪来看,堪称精英中的精英。如此人才,非大富之家不可能培育的出来。见董雅洁久久沉默不语,萧晋抿了口咖啡,适时又道:“话说回来,利润真的会很低吗?那件牡丹肚兜只是成品,董小姐都愿意花一万块来买,那如果按照你心目中的图样‘量身打造’出专属于你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绣,我收你两万块,你愿不愿意付账呢?”听到这番话,董雅洁就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专属”二字,就值得多花一倍的价钱了。眼前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知己不知彼,这让她非常的郁闷,于是便问道:“还没请教,萧先生在哪里高就?”萧晋耸耸肩:“董小姐客气,我只是一名山村支教老师而已。”董雅洁瞪大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而且看样子,他的语气似乎还非常的诚恳。支教老师?什么鬼?富二代上山下乡再改造么?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让她不想再绕圈子,直接问道:“萧先生哪里人?”萧晋呵呵一笑,说:“董小姐不用再猜测什么了,我老家在西北,大学在省城,毕业后暂时没有生活压力,所以就跑去支教,好给履历镀镀金,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普通人。”这个身份,是爷爷在战争年代救过的一位开国老人给安排的,一般人根本查不出来真假,所以他说的非常坦然。董雅洁无法分辨他所说是真是假,沉思片刻,说:“既然如此,请恕我对于萧先生‘一月出产二十件’的说辞表示怀疑。”“那你要怎样才会相信?”“眼见为实。”“那算了,拜拜。”萧晋起身就走。笑话,他跟囚龙村的村民又没什么多亲密的关系,要是让董雅洁知道她们就是绣工的话,以她的能力,稍稍使点手段,就能把他跟村民们割裂开来,那他还赚个屁钱?当然,他并没有想在村民身上喝血的意思,赚钱是为了修路,如果没有路,村民的富裕,只会加快囚龙村的消亡,那样一来,这一切就都没了意义。董雅洁见他竟然真的要走,连忙出声道:“萧先生,我不明白,在合作之前考察一下合作伙伴的生产能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吧?!”萧晋回过身来,语带讥讽道:“董小姐,我很好奇,你吃相这么难看,是怎么保持身材的?”董雅洁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不懂萧先生的意思。”“刚才你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好,咱就把话摊开了说。”萧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天绣的人吗?既然我不会,那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中间商,就是一个‘倒爷儿’,之所以敢要你一半的收入,那是因为我奇货可居,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谁想要做天绣生意,都只能来找我。,“噢,我知道了。”杨浩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着脑袋,望着远处的叶庆泉,露出畏惧的表情。直到此时,他还有些弄不明白,叶庆泉这穷小子是怎么会和两位副市长扯关系了?这尼玛真是怪事情了!同样迷惑不解的,还有宋嘉琪,在我们俩回家的路,她清点了一下购买的衣物,好地问道:“小泉,你怎么会认识市政府这些大领导的?”我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偶然认识的。”“偶然?”宋嘉琪睁大了眼睛,有些不信地道:“那些当官的,平时都在政府大院里面班,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你怎么会有机会偶然认识呢?”我摸着下颌,偷瞄着她那饱满的玉兔,嘿嘿一笑,道:“有些机会,嗯!是要靠自己创造的。”“神经!”.宋嘉琪白了我一眼,没有再刨根问底,而是摆弄着一件漂亮的粉红色小褂,轻声的道:“款式真的不错,做工也精细,下次,我也要进点同样的衣物,肯定很好卖。”“嗯!确实很漂亮。”我笑着点头,脑海里却在回味着,与彭克泉之间的交谈,刚才的对话当,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那是,尚市长有意让自己去他身边工作。这对自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我非常清楚,从政之路,是标准的金字塔形式,越往路越难走,在官场没有靠山,缺少足够的政治资源,以至于和竞争对手角力时,处处受制,始终处于下风。而现有的社会秩序当,官员的地位,自然是最高的,以至于那些商界新贵,无论资产有多么丰厚,都要寻求高.官的庇护,还有很多生意人,正是靠着有政界朋友这种得天独厚的资源,才能发展得顺风顺水。当然,这样做的难度也不小,我以前虽然对官场并不了解,但也知道,政治风云变幻,局势错综复杂,仕途,处处都是机关和陷阱,同僚排挤、政敌倾轧,更是屡见不鲜。从某种意义来讲,官场角逐的激烈程度,要远远高于商界,若是在较量失势,折戟沉沙,恐怕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你在那磨蹭什么呢,走快一点呀!”宋嘉琪见我落在身后老远,不禁有些心急,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用手指了指腕的坤表,娇嗔的道:“再晚没车了,妈住的那地方在郊区,离这还远着呢,打车好贵的呢,咱们去的时候坐公交车,回家再打车。”我赶忙加快了脚步,不禁心里有些好笑,心说女人是女人,没想到嘉琪姐当了几年服装店的小老板,过起日子来,却依然是算得这么精细。在站台等了有十来分钟,还不见车来,我有些着急,道“嘉琪姐,咱们还是打车走吧,大不了车费钱我掏。”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娇嗔的道“小泉,你别总是大手大脚的,以后你结婚要花不少钱呢!”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在言语,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还没等点,路公交车摇摇摆摆地开过来了。“这车开的蜗牛爬得都慢,开到英阿姨那里还不得后半夜去啊。”我吐槽了一句,接着又劝道:“打车打车,听我的,嘉琪姐,咱们不遭这罪。”“神经,快点跟我去。”宋嘉琪头也不回,手脚麻利地向前挤了挤,最先了车,我没有办法,也只得跟她的步伐,慢吞吞地裹在人群里挤车。车人不多,但没有座位,宋嘉琪买了两张票后,见周围那些男人的目光都扫过来,不好意思站在前面,拉着我走到车厢的最后面,那里还松快一些,只是摇晃得太厉害。去郊区的路况明显很差,可公交车的车况更糟,开在路一耸一耸的,随时都像要散了架一般,两人的身体不停地东倒西歪。我用眼角的余光望去,只见身边的宋嘉琪双手吊在扶手,身子如同风杨柳般左右摇摆,体态婀娜,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有几次车摇晃得太厉害了,我忍不住用手去扶了下嘉琪姐的小蛮腰,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能感觉到那滑腻如脂的柔软。我不禁心头一荡,有些心猿意马,赶忙收摄心神,四下里张望,看能不能帮嘉琪姐找个座位。“这可是嘉琪姐,你可千万别动歪脑筋。”我暗自警告自己,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转过头,轻声问道:“嘉琪姐,你说是当官好,还是经商赚钱好啊?”宋嘉琪轻笑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做官了。”我摸着鼻子,微笑道:“为什么?”“很简单啊,你要是当了官,那些工商税务的人再敢来我小店找麻烦,我报出你的名字,把他们都吓走,那多威风呀!”宋嘉琪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被嘉琪姐的话逗乐了,我脱口而出道:“嘉琪姐,你说的对,那这样定了,以后我在政界发展,你从事商业活动,咱们俩争取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嗯,这个建议很好!”宋嘉琪很痛快地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道:“小泉,你要是当了官,那以后前途光明了,不像姐姐,书读的太少,只怕是没什么发展了。”我摆了摆手,笑着安慰道:“那可未必,嘉琪姐,其实你有自己的优势,也许再过几年,你会变得十分厉害呢!”“优势?”宋嘉琪睁大了眼睛,惶惑不解地道:“我哪里有什么优势?”我笑了笑,凑到她的耳边,盯着那白腻秀直的脖颈,悄声的道:“这你还不懂?女人漂亮是优势啊,无论做什么,都一般人成功的更快!”“臭小子,别胡说!”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即又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漂亮又有什么用,命运不好,也是白搭。”我摆了摆手,轻声的道:“嘉琪姐,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宋嘉琪笑着摇头,捉了一绺秀发,拿到鼻端嗅了嗅,有些惆怅地道:“没用的,很多事情,等你结了婚后会明白的!”“也许吧。”我把头转向车窗外,望着路边几个嬉戏的孩子,陷入了沉思当。我正琢磨着心事时,公交车突然“嘎!”一声停住了,我有些怪,明明还没到站,怎么在半路停车了?正疑惑间,司机打开车门,外面呼啦啦地挤进一群人来,原来前面的线车开得太急,跟一辆出租车撞到一起,两边的司机站在原地吵架,乘客们见车一时半会开不了,全下了车,挤进后面这辆车,顿时车厢里人头攒动,很快被塞得满满地。当公交车再次开起来的时候,车厢里争吵声不断,一会有人喊干嘛踩我的脚,一会又有人喊臭流氓,把手拿开。宋嘉琪心里正在后悔,寻思着早知道这么挤,还不如听小泉的话打出租车好了,她很担心哪个人不小心拿包刮破了她的衣服,那可是她个月花了八百块大洋刚买来的,平时她都宝贝着呢。正担心时,后面不知是谁偷偷伸手在她腋下摸了一把,宋嘉琪立时紧张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不知道那人是色.狼还是小偷,也不敢大声声张,赶忙抱紧手的包包,想将身子用力向旁边挪动,却挤不动,于是赶忙凑在叶庆泉耳边,声音惶恐地道:“小泉,快站到我身后来。”《山河殇之刀剑红尘》《娘娘一心当富婆》《岳两女共夫》《重回九零追帝少》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飞鹰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98678_736016.html
飞鹰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