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官方下载 目录共7256章

首页

星际官方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1915章 醒来后

星际官方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ttchifan.com

等了一会,高启荣老婆还没到,但包厢里谭大秘玩的兴致盎然,倒是想和美女们玩起真枪实弹了,对高启荣说:“高局,时间差不多啦,咱们走吧,这四个美女都带一起嗨!”高启荣喝的有点高了,呵呵笑着,脚步漂浮的走近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谭大秘身边,笑着打趣道:“小谭呐!想不到你胃口还挺大的嘛!哈哈!”谭大秘轻笑了一声,道:“嘿嘿!高局,我玩的这可都是小姐,你那个可不一样了,卫生间里面那妞我怀里这几个要有味道多了吧?哈哈……”高启荣嘿嘿一笑,在谭大秘肩膀轻轻一拍,说:“我去叫她出来,咱们这散场,你玩的开心点,套房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两人商量了后,高启荣转身准备去叫穆婉兰出来,但一转身子东倒西歪的,谭大秘打发怀里的小.妞赶紧去扶住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门口,啪啪啪的拍着门,朝里面醉呼呼的笑着,喊叫:“穆总!穆总!你在里面干什么呢,这么久了还不出来啊!谭大秘想走了,快点出来啊!”穆婉兰在里面摁了一下抽水马桶,装作才完厕所,站起身来的时候,心里还嘀咕这王八蛋的老婆怎么还不来呢。她正嘀咕着,包厢的门“咣!”一脚被人从外面踹开,高启荣的老婆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摆出一副骂街的姿势,一脸怒火的冲高启荣大骂道:“好啊!你个老王八!你给我说说,你今晚不是去省里出差嘛?你个王八蛋,敢骗老娘是吧,跑到这里风流快活来啦!”大骂着,她冲去一把揪住高启荣的耳朵,已经半醉的高启荣一听这震耳欲聋的骂声,立刻惊醒过来,一脸慌张,被她揪着耳朵朝外拉着,乖乖的一点也不敢反抗,口里哀求道:“老婆,疼,疼啊!快松开,疼,丢人的很,快松开。”“你个臭不要脸的还知道丢人?背着老娘跑这来花天酒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高启荣老婆一身肥膘,块头高启荣还显得高大,揪着他耳朵几乎将他提在半空了。高启荣只是嗷嗷叫着恳求:“老婆,我这是陪领导出来放松一下,你快松手啊,别这样啦。”“老娘才不管啥狗屁领导呢!你背着老娘在这花天酒地和小姐搂搂抱抱不行!给我滚回去!”她拖着高启荣,像牵着一只不听话的狗一样,骂骂咧咧的出了大富豪娱乐城。谭大秘是个衣冠禽.兽的胆小鬼,一直等高启荣老婆拉着他离开后,才手忙脚乱的带着四个小姐溜了出去。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音箱里传来的歌声。这时,穆婉兰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个人在沙发坐下来,喝了口酒,愣怔的坐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她看见桌高启荣遗留下来的香烟和打火机,竟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呛得连连咳嗽,忙喝了口饮料。想到叶庆泉还在家里,明天对方还得班,起身出去,在前台签了单,径直走出大富豪娱乐城,开车回去了。穆婉兰回到家时,我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穆婷婷一直和我赌气,钻在自己房间没出来。“小泉,婷婷呢?”?穆婉兰将手袋往沙发一扔,问道。我指了指卧室,说:“房间呢,估计睡觉了吧。”穆婉兰脱掉外套挂在衣架,里面穿着紧身的打底衫,那一对丰硕的莲房高高.耸立,甚是诱人,但我只是瞄了一眼,刚刚才释放掉激.情,看见这美景,好像暂时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穆婉兰笑眯眯的走到我身边,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对我抛了个媚眼,小声说道:“小泉,去我房间。”我被穆婉兰妩媚的风情吸引住了,竟不由自主的起身跟着她进了房间。刚进屋,穆婉兰转身将房门反锁了,眼神火辣辣的直视着我,问道:“小.弟弟,想姐了没有?”我见她脸色红润,知道又是去喝酒了,没正面回答她,问道:“兰姐,今晚又去应酬哪个领导啦?”穆婉兰靠在门,丰润的嘴唇微微张着,直勾勾的凝视着我,也没回他的话,但一颗少丨妇丨的春心已经是骚动不已,想等待这个壮实的小伙来滋润她。我实在是有点筋疲力尽了,看见穆婉兰的眼神反倒有点害怕,笑着说道:“兰姐,干吗这样看着我啊?”穆婉兰杏眼含情,眸子直勾勾的凝视着我,嘴角微微蠕动了下,还是没回答我,渴望的表情让我有点难以招架,挤出一丝苦笑,说道:“兰姐,别这样看着我呀,看的我心里发毛。”穆婉兰丰润的嘴唇轻轻开启,挤出几个字:道:“小.弟弟,你过来。”我假装不知所以,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穆婉兰丹唇微动:“过来。”我见穆婉兰的表情似乎要吃了自己一样,缓缓走近她,道:“干嘛?兰姐。”和我猜想的没有错,我一到她身边,穆婉兰像发了情似得,一下扑来,挂在我脖子,性.感丹唇盖住了我的嘴,带着酒气,用舌头拱着我紧闭的双唇,含着我的嘴唇拼命的吮.吸起来。我又一次把持不住了,被她激烈的举动点燃了熄灭的欲.火,拦腰抱起穆婉兰,走到床边,甩到床,如狼似虎的扑去压在她身,两人紧抱一团,在宽大柔软的床打起了滚……一夜贪欢,让我精疲力倦,班以后,我强打起精神,才算是把一天的工作撑了下来。过后几天,我都老老实实的班后回家,直到周三下班之后,我觉得好久没看见宋嘉琪了,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宋嘉琪的服装店,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和她见面,心里很是挂念。十几分钟后,来到嘉琪服装店门口,我慢悠悠地进了屋子,却没看到宋嘉琪,只见店员吴传芳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正双手捧腮,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小芳,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失恋了?”我以前经常过来,和她很熟,偶尔也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小芳叹了口气,拿起一面小镜子照了照,摇头道:“我倒是想失恋一次呢,可惜啊,要长相没长相,要家境没家境,哪有人追求我呀,要不这样,小帅哥,咱俩处处怎么样?”我呵呵一笑,走到墙边,伸手拿起一件黑色连衣裙,摆弄着道:“可以啊,不过,你要把爱吃臭豆腐的习惯给改掉,不然,接吻的时候会有心理障碍,很影响情绪。”“去你的,说什么呢!”小芳白了我一眼,起身走到门边,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表情似乎有些紧张。我把衣服挂起来,微笑着问道:“小芳,怎么你一个人在店里,嘉琪姐呢?”小芳转过头,悻悻地道:“这些日子,总有人过来捣乱,嘉琪姐有些害怕,两天都没过来了。”日期:-- :。回到蓝家祖宅,张琦拍了蓝昊后背五六分钟才止住了呕吐,蓝昊站起身:“她这是谋杀,太坏了!”“蓝哥,你小点声吧,老爷子可很喜欢林姑娘,一心想要她做孙媳妇。”蓝昊不怕别人就怕爷爷蓝洪,立刻住嘴,一肚子的火气不知道和谁撒呢,陈晓东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谁呀,等等。”张琦拦住了陈晓东。“我来找语苏,语苏,语苏我是陈晓东!”蓝昊正愁没地方发火呢,陈晓东自己找上门了,林语苏出来见到陈晓东也是奇怪,刚刚分别来的太快了。推开张琦,陈晓东来到林语苏面前献媚:“语苏,这是最新款的欧米茄手表,我给你戴上。”林语苏没有反对,蓝昊有心无力,但他知道以长补短,让张琦准备食材,他要大显身手,绝对不能输给陈晓东。“原来是晓东兄弟呀,来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出去迎接你呀,来来来快看看我的家,院子大吧?”蓝昊一直都不承认陈晓东比他大,叫兄弟已经叫顺口了。陈晓东不是傻子,在石头城能有这样一栋大院没个几千万是下不来的,他是有点本事,但想要买下这样的院子目前办不到。“兄弟祖上的确不简单呀,能留下这么大一处院子,兄弟好福气。”陈晓东意思是院子不是蓝昊自己赚来的。“哎,你说气人不,谁叫我有个好爷爷呢,晓东兄弟刚刚也没有醉,不如我们再好好喝一顿。”“那我和语苏就麻烦蓝兄弟了,刚好我要送给语苏很重要的东西,蓝兄弟做个见证。”情敌已经杀到家里来,蓝昊处于下风,得给爷爷争气,走进了厨房,先给自己的小弟张扬打了电话,得有人给他捧场戏才好唱下去。张琦买菜回到祖宅,见蓝昊窝在厨房,上前说道:“蓝哥,白天陈晓东得得嗖嗖,晚上我来办他。”“白天晚上都不能输给他,先练练我的手艺,等一会儿有他好瞧的。”蓝昊龙飞凤舞,一桌子菜一蹴而就,林语苏总算夸了他一句:“蓝昊,你可能就做菜可以。”陈晓东更加得意:“语苏,你租下蓝兄弟的房子不如去我的公司,我那公司有的是房间让你开侦探社。”张琦白了一眼陈晓东,嘟囔道:“看把你能的。”话音刚落陈晓东就接到了电话,端起来的酒也喝不下去了,站起身到一边说道:“老付你不能这样办,我的公司刚刚有了起色你不能把大厦收回去呀……”蓝昊笑了,张罗着吃饭喝酒,林语苏哪还有心思吃饭呀,陈晓东搞科研一步一步做起来的,把房子收回去,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不能按时交货的话,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林妹妹,晓东兄弟太忙,咱们吃啊。”林语苏根本不理蓝昊,心思都在陈晓东的身上,陈晓东挂断电话说道:“我不能陪你吃饭了语苏,我要回公司去。”“哟哟,晓东兄弟也有为难的事呀,你要是求求我,或许还能帮你解决呢。”陈晓东心中恼火,瞪着蓝昊:“你要是能让人不收房子,我管你叫爷爷!”曾几何时陈晓东也是城府极深的少年,凭借自己的头脑闯出了一番天地,以笑脸迎人闻名圈内,可在蓝家祖宅面对蓝昊,没有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对手越是恼怒,蓝昊就越是淡定:“好啊。”说完还不忘夹一口菜放进嘴里满满的咀嚼,品尝陈晓东暴怒的味道,林语苏在旁边说道:“晓东遇到了困难,你就不要说风凉话了。”陈晓东不相信蓝昊有那本事,一个卖烧纸的怎么可能认识那些做房地产的大人物,转身就要走。蓝昊叫住陈晓东:“我一个电话,你租的大厦就不会收走。”话说的没滋没味,但陈晓东听在耳朵里字字挖心,迈出门口的脚又收了回来,重新回到蓝昊面前:“你如果真有本事,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等着啊。”蓝昊拿出电话给张扬拨过去。“小张,你是不是知道天源大厦被人收回的事呀?”说话的语气很强势,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张扬的回话,电话放出的外音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得到。“大哥,你想用天源大厦呀,我现在就让老付去收房子,你晚上过来就办手续。”张扬和蓝昊在演戏,陈晓东的身体僵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蓝昊问他什么意思,没什么反应,林语苏碰碰他才回道:“蓝昊大哥不要让他收回房子。”“小张你都听到了吧?不要收回房子,人家做的好好的,别断了人家的买卖。”“没问题大哥,还有什么指示?”蓝昊寒暄几句挂断了电话,立刻翘起了二郎腿,摊摊手说道:“没办法,就这么简单,晓东兄弟我们之前可说好了叫爷爷,不会忘了吧?”陈晓东脸色立刻变了,林语苏不想陈晓东难看:“蓝昊差不多就好了,你不过一个电话,不要太过分。”“好了好了,我不过开个玩笑,晓东兄弟咱们继续喝酒。”表面上蓝昊非常淡定,可心里面早就波澜壮阔了,从来都是别人踩他,今天这踩人的感觉还真不错,但在林语苏面前得表现出大度。陈晓东哪有喝酒的心情,来到蓝家祖宅是埋汰蓝昊的,却被蓝昊埋汰的体无完肤,愤愤而走。“不送了陈老板,科技精英!”蓝昊不忘记给陈晓东的心上扎一刀。林语苏出门去送陈晓东,憋了半天的张琦从椅子上起来又唱又跳:“咱们老百姓呀今个儿真高兴,高兴……”听到蓝昊咳嗽,张琦也没有反应过来,手舞足蹈的非常滑稽,蓝昊咳嗽的越来越厉害,张琦说道:“蓝哥,我那有咳嗽药我给你拿去。”蓝昊一脸的无奈,双手捂住脸不敢看张琦的表情,林语苏在张琦跳舞的时候已经在门口站着了,可惜蓝昊提醒张琦,他没有懂。哼了一声,林语苏留下了尴尬的张琦和蓝昊出了餐厅,回了自己的屋子,蓝昊说道:“张琦,以后说话背后得长个眼睛,林妹妹就喜欢小白脸,我给小白脸办这么大的事都没有给我好脸子。”“哥,我相信你的实力,要不我给你唱一首回心转意呀?”“一边待着去,准备准备晚上开工了。”有什么别有病,忘了什么别忘了赚钱,看看通灵商店这两天的账本蓝昊激动的都痉挛,半天踩缓过来。“天色不早了,快把夏白化他们叫过来我要开个会。”蓝昊精神抖擞,出了餐厅,到了门市房。张琦已经把夏白化他们都给叫来了,蓝昊让他们坐好:“大家都不要紧张啊,虽说我玉树临风,身材伟岸,但做买卖不是靠帅就能成事的,大家业绩都很好啊,所以每人发两刀纸作为奖金。”“蓝老板大气,能为你这么大方的老板做事,真是我的荣幸。”夏白化没有白叫这名字,一通瞎白忽。做为保安的尚武和独孤勇就没有那么会说话了,声音却也洪亮:“好!”蓝昊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谁还没点虚荣心呀,过惯了人人喊打的日子,突然有了一批非凡的员工为自己打工,自己跑火车的嘴再也不是空穴来风了。。  “唉!这不是林总吗,好久不见啊!”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年过四十的油腻中年男人站在我面前,表情夸张地跟我打招呼。“不好意思,请问你是?”我回忆着,却一时想不出我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个人。只见那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轻蔑一笑,阴阳怪气道:“哎呀,林总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朱由啊,以前在你公司当过组长的。”说着,朱由朝我伸出右手,我下意识地和他握手,眼睛却盯着快要走出中庆广告大门的那个女人。“不过,后来林总你把我开除了。”朱由戏谑的声音传来。我感觉右手手掌一紧,连忙回过神来看向朱由,这时我终于想起来了,我的确认识眼前这个叫朱由的。当年,朱由是我公司客户部的一个组长,因为暗中吃回扣,被我发现后给开除了,还根据合同让他赔给公司好几万。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他了,估计他现在就在中庆就职吧,而且看他样子还是来嘲讽我的,真是一落魄,什么阿猫阿狗都想着压我一头。对于这种人,我并不想过多纠缠,况且还有正事要去办呢。“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忙。”看着那个女人快要消失在大门口了,我连忙抽回手掌想要追过去。然而,朱由却死死握着我的手掌不放,他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不耐烦,却还是带着一丝冷笑,道:“林总,别这么着急走嘛,我俩都这么久没见面了,好好聊聊呀。”“我还得当面感谢你呢,当年要是没有你把我开除,哪里有我今天在中庆当组长的日子,还是林总为我着想啊,知道公司迟早会倒闭,还特地给我一个择良木而栖的机会。”说话间,那个女人已经出了大门,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既然朱由都把嘲讽我的意味表现得这么明显了,我也没必要再客气下去。我右手猛地发力,朱由很快就败下阵来,脸色铁青地松开我的手掌,被我捏得发白的手掌微微颤抖着。“我有事情要忙,你还是不要打扰为好。”朱由瞬间脸色阴沉,他指着我的鼻子怒骂道:“林子阳我告诉你,我给你脸才叫你林总的,你踏马别给脸不要脸!真当自己是个大人物呢?还说有事情要忙,瞧你穿的穷酸样,你个死破产废物能忙什么大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是穷鬼一个,怎么,最近是不是缺钱花啊,我这里有大把钱,你跪下学声狗叫,我全给你啊。”说着,朱由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红色大钱,狠狠地扇在我的肩膀上。看他生气的程度,要不是这里人来人往,恐怕他会直接动粗吧。“我忙什么事,关你屁事?”我怒了,但还是忍了下来,朱由和那女人孰重孰轻,我还是分得清楚的,这种时候没必要节外生枝。我用肩膀撞开朱由,朝大门外走去。朱由在我身后喊道:“林子阳你踏马给老子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我无视他的威胁,径直走出大门。只是,被朱由这猪东西一耽搁,我已经跟丢了那女人,这大街上哪还有她的身影。我暗骂一声,无奈之下又打开手机,给那个联系人转了一笔钱,点名要赵泰老婆的相关信息。片刻后,对方回了一句:难度大,得加钱,加三倍。我虽然心疼钱,但更迫切想拿到赵泰老婆的信息,于是又转了一笔钱过去。然而这一次不是等一个小时,而是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手机才收到信息。我回到车上打开手机,开始认真浏览这些花大价钱换来的资料信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把我吓一大跳。资料显示,那个女人名叫周雨夕,五年前和赵泰领了结婚证,现在于一家制药公司中任总经理,而且她的真实年龄是三十四岁,看来保养得十分不错。更让我吃惊的是,原来周雨夕她亲舅舅就是中庆广告的董事长,怪不得能让赵泰这种纨绔服服帖帖了,而且她亲生父亲居然是滨江市某大型企业集团的老总。这下子,事情变得复杂而有趣起来了。浏览过一遍后,我也算基本掌握了赵泰两夫妻的信息,然后把文件锁好,以防妻子趁我不备偷看我的手机。其实妻子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和她谈恋爱开始,她就很反感我跟其他年轻女性说话,结婚之后更是可怕,就连我和当时公司的女下属为交代工作而谈话,她也十分介意,并经常疑神疑鬼的突击我的手机,试图找我的出轨证据。讽刺的是,我对她很忠诚,她却背叛了我。说好了今晚跟老板应酬,于是我在外面逛到很晚才回家。可是一进门,屋内的景象却让我惊呆了。屋内没有开灯,客厅中摆着一张长方桌,上面的几根长蜡烛散发着昏暗柔和的火光,桌上还有红酒和牛排,香气诱人。“老公,你终于回来了,饿不饿呀,桌上有牛排,沙发上有我,你想吃哪个呀?”妻子娇酥诱惑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只见妻子双手撑着跪在沙发上,两条大白腿在火光中若隐若现,正扭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当然知道妻子想干什么,还不是满脑子都想着那五十万。而且,她还把我当成和那*夫一样的人渣了,以为凭借搔首弄姿般的诱惑就能把控住我。就算是放在以前,我对她那样百依百顺,很大原因是因为我真的很爱她,而不仅仅是馋她身子而已,更别说现在我知道她是个出轨的贱女人了,这种伎俩怎么可能还对我奏效。不过,戏还是要演足的,我现在更要对她依顺,这样才能让她放松警惕,露出更多马脚,就像她之所以被我在酒店撞破奸情,不就是因为她以为我不会去那种地方嘛。这一招,就叫做欲擒故纵。“我能不能两个都吃?”我假装意味深长地笑道。说着,我走到她身边,轻轻扶起她的细腰,拉着她的手来到桌子旁。“咦,讨厌死了,想两个都吃,你胃口也太大了吧。”妻子娇羞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就是这个笑容!我突然在她身上看到了多年前我刚认识她时的影子,仿佛她还是那个清纯而又带点媚,和我调情时就十分容易害羞的小女生。但我心里又有另一种声音在告诉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对你不忠诚了,她根本不是你的老婆!我定了定神,扶着她坐到椅子上,自己则坐到她的对面,笑道:“要不,我们先享受这烛光晚餐吧。”妻子的神色变了变,估计是没料到我先选择了牛排红酒而不是她,但她还是微微点头,假装不在意。我心里冷笑,黄晓莉啊黄晓莉,你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有连块牛排都比不上的一天吧。在刀叉声中,妻子频频看向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老婆,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我明知故问。妻子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晚我在卫生间的时候,听到咱妈给了你一张银行卡,所以想问问而已。”“哦,原来是这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蓝昊和张琦忙的不亦乐乎,一名销售一名宣传,生前都是做掌柜的,能说会道会算计。两名保安就更不得了了,身上带着功夫呢,一般灵人根本就近不了身,一个二品带刀护卫,一个全国散打冠军,蓝昊给张琦竖起了大拇指。大功告成,蓝昊和张琦一块动手,为销售、保安和宣传员做了两款纸做的制服,销售和宣传一款两身,保安一款两身。“销售夏白化,宣传董航庆,保安尚武、独孤勇上前领衣服,以后我就是你们张经理,那是你们蓝老板。”一边说一边给他们烧衣服。他们几个灵人穷了几十年了,现在有给钱的活儿,齐声喊道:“蓝老板好,张经理好!”“大家好,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通灵商店的员工了,酬劳会按时发放给大家,而且有提成,大家共同努力创造辉煌,以后大家不单单是员工的身份,我还会给大家发放股份!”一通忽悠比集团公司董事长还能嘚瑟,张琦已经习惯,林语苏嗤之以鼻,但重点不是他们两个,新招收的几个灵人员工听了蓝昊的鼓动情绪非常高涨。林语苏实在看不下去回屋睡了,蓝昊可做足了当老板的瘾,一直吹到快天亮才叫张琦给几个员工安排了房间住下。有了几个灵人员工,张琦和蓝昊睡的踏实多了,睡到中午才起来,招呼林语苏去埋人,如果不去的话,蓝昊不光不还钱还不给她提供探案线索。林语苏没有办法,只能和他们一块到了石头城西山墓地,张琦挖坑,蓝昊把南宫岩的骸骨放规矩递给张琦,张琦上来后,两人一块埋土,并且把刻好的墓碑立在坟墓前。张琦的手艺没得说,把南宫岩的墓地做的非常漂亮,两人还在南宫岩的墓前哭了几声才走。三人没有回家,奔着袁武的文玩店就去了,有老物件不能一次性卖掉,会让袁武起疑心,这次带着一对金耳环和贝勒爷的玉牌。“袁爷,两件东西您看着给价,不是我们的,看到门口那位美女了嘛,托付我们来的。”蓝昊把老物件的归属安在了林语苏的身上。“好东西,真是好东西,金耳坠三千块,虽说是超过了十克,但我也得赚点,玉牌就不同了,贝勒爷的物件,三百多年的好东西,玉质上佳,五万块。”蓝昊和张琦对老物件都不是太懂行,白捡的物件,五万多块没什么意见,但蓝昊的话还是要到位:“袁武,你可别糊弄我们,我们的好物件以后可能更多,如果骗了我们,从今往后别指望我们再登门。”“哪能呀蓝爷,你和张爷就是我的财神,不照顾谁也不能不照顾你们二位不是,放心好了都是公道价,多少让我也赚点。”袁武一脸的委屈,称呼都变了。蓝昊这才拿了钱和张琦出了文玩店,钱到手了蓝昊可不毒,南宫岩的墓地和刻碑的花销都是张琦出的,回到祖宅张琦分了三万,林语苏没有分到,她也没上手帮忙。“钱我不稀罕啊,最近我手头可有个案子,订钱人家都出了,一直都没有进展,蓝昊你可得给我提供线索。”“没问题,晚上你拿个死者生前的物件。”林语苏“切”了一声,案子里没死人,一对老夫妇做生态园的,二十年前从农村来到市里,女儿和他们走散了,现在悬赏二十万要找回他们的女儿。“口误口误,找人不是什么难事,晚上我就把这事给办了。”蓝昊全仗着蓝洪呢,白天他不敢打扰蓝洪睡觉,晚上才能为林语苏提供线索。到祖宅两天了,林语苏多少了解了蓝昊的性格,没什么真本事,跑火车一套一套的,找人的事全凭蓝洪现身呢,心里明白嘴上不能揭穿,再怎么说蓝洪他们也是一家人。蓝昊心里高兴,在厨房龙飞凤舞,林语苏和张琦大饱口福,晚上喝了一瓶红酒庆祝通灵商店和语苏侦探社生意兴隆。“张琦,天也黑了,你给员工也送点吃的喝的,别亏待了他们。”张琦摇摇头,自己去拿着纸做了两盘菜,点上两炷香,烧给新招收来的灵人,待遇不是一般的高。待遇高,员工干活就勤快,蓝昊他们也可以安心吃饭了,有夏白化叫卖比张琦的效率高,账本上要兑现的物件一个多小时就成交了七八笔。尚武和独孤勇在通灵商店门口一站,很多起了歪心思的灵人也退到了后面,不敢上前了,蓝昊看着满意,顺便叫出了蓝洪:“爷爷,出来喝两杯吧。”蓝洪眨眼之间坐在了蓝昊身边,酒是没有喝,菜的香味可没少闻,微笑着说道:“吃饱了,快说有什么求我的,你小子没事肯定不叫我。”蓝昊听了蓝洪的话就要跑,也不能全怪蓝昊,蓝洪出现蓝昊就要挨揍,已经杯打怕了。站在门口蓝昊笑嘻嘻的说道:“爷爷,做好吃的哪能忘了您老人家呀,您随便闻,不行我再去炒俩菜。”不忍直视,张琦和林语苏都把头转了过去,蓝昊的脑袋上又多出来一个包:“让你长长记性,有事坐那说,我困着呢。”脑袋疼的晕晕乎乎,蓝昊哪还又心思管林语苏找人的事呀,林语苏着急了,拿起牛油抹在眼皮,对着仙风道骨的蓝洪说道:“我要找一个姑娘,二十三岁,二十年前在石头城走失,这是一双她三岁时候穿过的鞋子。”说话之间林语苏把小鞋子递了过去,此时的林语苏已经习惯了蓝洪和灵人的存在,胆子比刚来时候大多了,与蓝洪直接对话也没了惧色。蓝洪没有立即帮林语苏找线索,而是把蓝昊叫到了一边:“姑娘可不错啊,你可要抓紧。”“爷爷,你少打我几回行不,还关心上我终身大事了?”说完蓝昊也后悔了,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蓝昊脑袋上再次多出来一个包:“我走之前要抱重孙子,姑娘都住我们家来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懂吗?”蓝昊可不敢反驳了,捂着脑袋和蓝洪回到饭桌上,蓝洪笑着帮林语苏感应小鞋子的信息,屋内谁也不敢说话,当蓝洪把手撤回去,林语苏问道:“洪爷爷有什么线索?”“清风逐水,竹林悠悠。”话音落下,消失在三人面前。三人都没有听懂蓝洪说的是什么,林语苏看向蓝昊,蓝昊说道:“别看我啊,我没理解,有可能是地名吧。”“没错,就是地名,又清风有水,有竹林,在石头城这样美的地方并不多,应该好找,你们两个商量吧,我去前面门市房看看,该给灵人送钱了。”张琦不想参与林语苏什么侦探社的事儿,没有通灵商店来钱快,看账本到铁桶旁边烧纸送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蓝昊和林语苏之间的关系微妙,张琦怕坏了好事,多嘴讨人厌的事他可不做。“张经理,老板娘好像很不高兴。”夏白化递过账本让张琦烧纸,顺便带上一句话。“嘘,她现在还不是老板娘,你们可不要乱说,别好心办坏事,否则我可手下不留情,扣工资啊。”钱上说事,全部闭嘴了,专心干活看都不看蓝昊和林语苏那边做什么,蓝昊这边可上心了。“明天我让张琦照应店里的事,我陪你去找。”,从中走出来一个十分彪悍的男人,上身没穿,手中拿着衣服,见我来了,嘴角也浮现出一种轻蔑的神色来。“哟,生意挺好啊,刚走就又来一个!”我听完这话,如果我能打的过他,我真想扁他一顿。我来接龙来了?男人侧身而过,一股氤氲之气便飘散而出,直接从我的鼻前掠过。昏暗中,我也稍稍看清楚了男人脸上的样貌。脑门塌陷,命宫晦暗,双眉之间更是有道刚刚干涸的疤痕矗立着。玉尺经此时再次翻开,显出几条文字来。印堂地陷两眉旁,眉交更堪克父娘,眉曲纹生天地破,沟纹横乱被刑伤。若生理痣他乡死,更见疤痕即祸伤,便佐为官少超达,终须贫贱走忙忙。不对!这男人有血光之灾!我心中一阵激灵,可从来没见过如此糟糕的面相。那男人走了出去,似乎刚快活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走起路来也十分嚣张。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世界上死的人多了,要是我都管,那我还管的过来嘛。刚关好房门,另外一屋中,一身穿轻纱薄衣的女子就开门走了出来。见是我来了,脸上多了点兴奋。“我还以为是客人来了呢,还好是你回来了。”她叫徐幽幽,从我住进来到现在也跟我一起住了三年有余。平日里也见她挺勤快的,却不成想,她是做皮肉生意的。不过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何必去对她说三道四呢。至少她没偷没抢,也是干活赚钱啊。“嗯,要是没人来,那我可锁门了啊。”我朝着她说了一声,她也点头答应下来。她摇着曼妙的身材朝着我走了过来,轻纱下,刚被摧残完的身体看的一清二楚。“饿了吧,要不一起吃点?”她指了指桌上的残羹冷炙朝着我问道。我摇了摇头,或许是对她的一丝怜悯,也终于说出了口来。“刚才那个男的明天若是有人问起,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她狐疑的看着我,而我却已经走进了房间里。明天,势必会有丨警丨察上门追查事情经过,因为那个男人必死无疑!徐幽幽若是不想惹上官司,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了事,总比杀人来的强。一晚上,我都沉浸在玉尺经中,久久无法自拔。第二天一早,还未等我出门,门就被砰砰砰的敲响了。看来,丨警丨察提早上门了。我主动把门打开,门外如我所料,是几个身穿制服的丨警丨察。“你好,同志,见过这个人没有?”他拿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的正是昨天在这里享受的男人。我果断点了下头,朝着里头指了指,说道:“昨天在她那边的,我回家的时候正好在门口见到过。”丨警丨察也没闲着,进了屋中,和徐幽幽了解起了情况。徐幽幽一开始还想着隐瞒自己是小姐的事,但丨警丨察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不想抓这种小角色而已。“死者叫张达明,是龙城张家的二公子,既然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那请你们这些天不要离开龙城,有事我们会立刻传唤你们。”张家?二公子?顿时,我眉头紧皱,难道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张家?而这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苏满城打来的。“方大师,昨天没人回应,但我打听到张家昨天死人了!”两家都是张家出事,这难免也太巧合了。我肯定不会相信,必须去苏满城那边,如果真是张家人死了,那这件事就蹊跷了。我刚想说话,苏满城又赶忙说:“方大师,只要您能来,钱绝没有问题!”我可没想着要钱,但他既然想给,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我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就发现手机上已然发来了五万块钱,苏满城还真是大方,一次比一次多。我可不想苏满城来接我,这地方,他一看到就认为我并不是个真正的风水师了。既然现在有钱了,自然我就不会那么省着了。我在旧楼区外打了辆车,直接前往了苏家。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苏芮在门口等着我,见我下车,脸上的阴沉也逐渐消失开去。“方易,您总算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沉默不语,两件事这么巧合,自然需要算上一卦。玉尺经中,也有关于蒲瓜算命的章节,虽然没有堪舆风水来的篇幅多,但却也包含众多。“先进去再说,去找几个铜板来,最好是五帝钱。”我的话她自然明白,五帝钱虽然也分大五帝和小五帝,不过算卦都差不多。苏满城此时也在大厅中焦急的踱着步,见我来了,赶忙跑到了我的身边。“方大师……”我一挥手,并没有让他再接话,径直坐了下来。苏芮很快拿着十来个铜板回来,送到了我的面前。我从其中挑选了六个品相最好的便和于掌中。“你们先出去吧,我卜卦时不许任何人看!”我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十分紧张,毕竟第一次用玉尺经中的卜卦能力,万一失败了,被别人看到,那可不太好。苏家父女连连点头,不敢再站在我的身边,老老实实的走出了大厅。见他们出去后,我这才摇晃起了手中的六个铜板,心中默念着张家的事,随着手打开,六个铜板也从左到右依次排开,正反面随机呈现出来。“字图字图字字,风雪满途之卦。”看到这里,不禁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什么好卦,此乃异卦(下艮上坎)相叠,坎为水,艮位山,跋行艰难,山高水深,困难重重,人生险阻。玉尺经中,根本没有一句话好话,看样子,今天这一卦已然是出了结局了。而我心中所想是张家,那这事和张家结合起来,自然,如果我们去找张家,那出现的也只会是困难。“好了,你们进来吧。”我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他们也赶忙跑进来,坐到了我的身边。“怎么样,方大师,到底怎么解?”“不要去找张家,这件事一定是张家弄的,但想要了结这件事,绝非易事!”苏满城听着,当然不太愿意,若是张家所为,不去找他,那还是他苏满城嘛。“他娘的,居然敢搞我苏满城!”我听他的话似乎还另有意思,莫不是想去找张家吧?“对了,叔,你说的那个叫张达明的家伙真死了,他到底是谁啊?”“张家二公子,是个纨绔子弟,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没个正经事,不过他大哥却是个不好惹的主。”我听完,深深觉得,这卦象便是朝着他大哥去的。可我们正在里面说着话呢,就听到门口哐啷几声玻璃碎掉的声响,眼神也立马朝着门外看去。苏芮立马冲了出去,我也跟着跑出去,一到外面,就看到一个长相十分俏丽的姑娘手中拿着砖头正狠狠的砸着门。那姑娘长得俊俏,齐肩短发,英姿飒爽,倒也不失几分英气。更为了得的是她身穿一套极为干练的迷彩服,脚上一双大头皮鞋,若是不仔细看,绝不会认为是个女的。《重生之皇冠还是紧箍圈》《美利坚的凯撒》《岳两女共夫》《我的技能没伤害》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星际官方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ttchifan.com/wapbook/29623_858986.html
星际官方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